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六百零三章:交代

六百零三章:交代

        “不因言废人,亦不因人废言。这不是云祖留下的至理名言么。”

        徐潇淡淡道“只要是真正的道理,由谁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即便是灭族的仇人,也不妨碍这道理的践行。”

        “一个双手沾满无辜鲜血的刽子手,也是讲道理的么!?”

        云秀不屑地笑笑,再一次向徐潇冲杀过去。

        实力不如,冲得有多鲁莽,败得便有多仓皇。

        徐潇画剑成劳,以千百道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罩住了云秀,任凭其在里头左突右冲却还是只能原地踏步,终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别费力气了,还有个问题想要请教。”

        挥手散去剑牢,徐潇望着浑身是伤,气喘吁吁的云秀问道“先哲曾言,有心行善,虽善不赏;无心作恶,虽恶不罚。姑娘以为然否?”

        “荒谬!”云秀含怒出声“论善自是论心,否则贫家何出孝子?而论恶,便是论迹,无心之失亦是失,无心之过亦是过。若是光以心论,世上焉有善人!?”

        “呵是啊。”

        徐潇摇摇头道“识人不明此为一错;剑假他手此为二错;挥剑非吾,可剑锋却是亲手所铸,又怎能撇清关系呢。”

        闲话叙尽,云秀又要冲杀,却被徐潇挥手拦下,这次元洲神剑动用的,便是真正属于凶境的力量。

        强横无匹的神魂搅动天地元气,滞缓地灵气让云秀好似踏入泥潭沼泽,本就气力大损的她哪能与天地脚力,滑稽的被锁在半空,无法动弹。

        “上古龙州圣战,先祖力排众议驰援,战中与云祖意气相投,结成莫逆之交,而后更是共同改造朝昌的妖圣洞府,后成徐氏与云氏结成兄弟之族,本以为两族将会各通有无,绵延情意。谁知后来云祖昭告天下云氏弃武从商,两家的联系也就断了。”

        自小熟读经史的徐潇语气平淡,将云氏与徐氏上古时的秘辛道出“但先祖曾言,平生最敬重的强者唯有两个,一是定八荒,平六合的韩圣;二就是躬耕龙州,庇护人族的云祖。却没想到”

        看了看云秀手中的仙云飍魄,徐潇轻叹一声,摆手手散去元气捆缚。

        云秀只觉浑身一轻,跌落在地。

        “随我来。”

        徐潇淡淡一句,便领步向前,剧烈摇晃的大地上,这文质彬彬的剑者却走得很是平稳,那直挺的背部好似一柄精钢长剑,宁折不弯。

        随着徐潇走到督天鉴的门口,原本稀稀拉拉站着聊天的火部成员们一下子站得笔直,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家统领。

        “宣布几件事。”

        “第一件,自今日起,徐潇与督天王巡一刀两断。不再担任火部巡天使一职,日后任何督天王巡相关事宜,不再过问。”

        谁也没想到,徐潇出面后说得第一句话竟是这,一些刚加入火部的徐氏剑修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但一些在火部的老人却欢呼出声。

        “统领英明,这狗屁王巡我早就不想呆了!”

        “说是平定天下的正道,却特么全是捞资历,找下属的蛆虫,呸!”

        “哇,终于可以回元洲了,我再也不想呆在这儿了,这儿的人全都有病!”

        摆手让这群情踊跃的言缓一缓,徐潇又道“第二件,请徐景亮和徐圣阳队长,帮一个忙。”

        ???

        两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直肠子的徐景亮一拱手道“统领有话尽管吩咐,帮忙什么的,太生分了吧”

        “请两位队长,将七星龙渊和清霜紫电带回东山剑阁,交还剑主!”

        说着,徐潇解下腰间两柄神剑,郑重地交到徐景亮和徐圣阳的手中。

        “统领,你这是”

        “务须多言,照我说得办便是!”

        徐潇摆摆手,打住了两人千万个疑问,沉声道“另外禀明剑主,徐潇以神剑军东山部前统领之名建议,混元剑令永不假外族之手,打击目标必须为族中风媒确认对象,此为七星龙渊之神剑敕令!”

        火部众人皆是有些不解,毕竟谁都清楚,混元剑令最大的特点,便是跨地域甚至跨州府的远程打击,只要有准确的坐标和足够的掌控力,至于被打击的目标是谁,反正肯定是邪魔外道就对了。

        毕竟曾经的火部最出名的就是徐潇那句,不问敌人有多少,只问敌人在哪里。

        怎么今天突然就变化了?

        下属的迷茫徐潇自然是看在眼里,而他最后要做的事,便是向众人解释,一旦神器假他人之手,将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

        随手一摆,把伤痕累累云秀拉到身边,徐潇朝神火部众人介绍道“她叫云秀,是朝昌云氏的宗脉后裔,也是朝昌云氏的继任家主。”

        “云氏被灭这件事,诸位应该都有耳闻,但你们知道,摧毁云氏族地大阵,剿灭云家主脉的元凶是谁么?就是我,就是那道火部引以为傲的混元剑令,而它所指的目标,就是龙州的朝昌!”

        “不可能!”

        徐景亮惊惶出声,作为拿到剑令的亲历者,他觉得自己最有言权“王裳不是说被引下剑令的王境逃犯跑到了外海,怎么会在朝昌呢!?”

        “这些,都不重要了。”

        徐潇摆摆手“今日,徐潇便是要给云家的继任家主,一个交代。”

        转身面对云秀,徐潇淡淡道“云家主,聚合剑令的是徐某,出剑令的亦是徐某。大错已经铸成,说再多亦于事无补,今日便将这条命赔给云家冤魂,希望可以平息九泉之下的怒火。”

        “不要啊统领!”

        意识到徐潇要做什么的火部众人悲声阻拦,却哪能拦得住死意已决的徐潇。

        魂火沸腾,灵气消散,混元剑体有多强横,这燃魂散功的动静便有多大。

        齐整的束被灵力冲散,如银蛇狂舞的丝前,是一张骄傲得不可一世的脸。

        元洲剑神,魂陨寂灭,熄灭神火后的残躯回落地上,却如青松般踏在摇晃的大地上,毫不动摇。

        火部众人看着徐潇紧闭的双目,一些跟随最久的老人已经泣不成声。

        徐景亮更是红了双眼,怒视着云秀抽出七星龙渊,却被同样泪流满面的徐圣阳一把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