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七百一十七章:黑云压城

七百一十七章:黑云压城

        公道自在人心,可大多数人是没有心的。

        无限迷茫中只得仰赖舆论的风向,跟从大流前行。

        至于正义与邪恶的界定,也不过就是以众凌寡,大家都这么说,那便不会有错。

        如果这时候再出现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大组织出来发声,那就更能打消人们心中的一点儿怀疑,比如——督天王巡。

        琼华星君回神庭养伤,如今主持王巡内部事宜的,乃是山部巡天安景天宗师与风部巡天安元希两位。

        作为三界圣地设立监察天下的风媒组织,督天王巡本该秉持中立,客观的对待情报。

        但世上所有中立的制度,只要有人为的参与,那也就有了立场喜恶。

        唐罗在点苍山的所作所为,大大落了督天王巡的脸面,如今墙倒众人推的态势,他们又怎么能放过呢。

        “得将唐氏义气千秋的牌楼拆了,不然龙洲各族还以为王巡昏聩,与那强盗勾结呢。”

        安景天宗师朝安元希道“这件事是由林部起的,那便由林部了,元希多操劳,带带他们。”

        “好的,前辈。”

        安元希点点头道,又问道“那龙洲伐唐之事,王巡需要接入进去么?”

        “元希可别忘了督天王巡的职责。”

        平静地盯着安元希,安景天淡淡道“三界圣地重建王巡,是为了要查到韩家的根脚,你可别混淆了主次。”

        拳头骤然紧握,面无表情的安元希欲转身离去,却又被叫住。

        “等等。”

        转过身,安元希望向安景天,平静道“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你我同为巡天使,哪有什么吩咐。”

        安景天从容地笑道“只是刚才的事还没说完呢。”

        “前辈请讲。”

        “龙西联盟势大力强,大临商盟虽有除贼之心却无平贼之力,那悬赏猎杀的主意虽然新奇,可单枪匹马的赏金猎人对上那群凶恶的匪寇,恐怕难有作为。督天王巡虽然不能直接接入龙洲伐唐的大事,但作为监视天下的组织,还是得要在其中出力的。”

        “前辈是什么意思?”

        “最早发现龙西联盟真面目并宣战的邪王宫如今迟迟未有动静,是因为领地内的暴民被盗火宗师煽动,这种霍乱天下败坏名声的大事,才是督天王巡应该要管的事。”

        安景天淡淡地拿出大都督的铭牌,朝安元希下令道“以星君之名,敕令风、林、火三部精锐前往龙洲,平息邪王领域的叛乱,恢复民生!”

        “风部安元希领命!”

        ……

        邪王领域

        从段龙兴霸气的发言之后,暴乱的行动便一天多过一天,手段也越来越激烈。

        特别是在邪王宫派出门下弟子开始清洗邪王城之后,更是人人自危。

        任谁都以为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场血腥的抗张,却没想到邪王宫弟子在清理了邪王城范围内的暴乱之后,竟然全都撤回宗派里,偃旗息鼓了。

        旁观者自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一些武道大师心中却是明白,应该是邪王宫弟子的心境出现问题了。

        宗派弟子是克己修身的武者,而不是杀人如麻的强盗,这群弟子最先被宗派叫出来处理叛乱,心中想得是以杀止杀,想得是平乱制暴。

        可真当他们上到前线,洒下的灵技在人群之中开出死亡之花时他们才明白,这里哪有什么暴民,只有活不下去的百姓,还有为了可怜百姓发声的世家武者罢了。

        处于自我怀疑中的杀戮,不止会沾染血煞,更会衍生心魔,特别是邪王宫的功法更是如此。

        而毫无自我怀疑的杀戮更加可怕,执魔者最后只会成为邪神,修为最高影响力越大。

        发现这一点的邪王宫连忙将门下弟子召回,并授下道心清明的秘术。

        但这次清缴对于这些邪王宫弟子的伤害还是很大,特别是门中其他几支的长老,对段氏主脉这贸然的举动,十分不满。

        “暴乱还未停止,反倒毁了门下弟子的心境,这便是宗主对时局的判断么?”

        “墨轩城主早就说过,暴动的根结在政令而不是人民,偏偏宗主还要纵容段龙兴,现在好了,如今这个局面,该如何挽回?”

        “利益争夺本就是你死我活,少宫主死在点苍山我们也很难过,但为了复仇却要赔上数百年的基业,真的值得么?”

        长老们你来我往,让邪王宫的正殿喧闹如菜市,宗主段龙台终是忍耐不住爆发了。

        “好了,让本宫说两句!”

        环视静默的邪王宫长老们,段龙台沉声定下商谈的基调

        “既然已经撕毁议和协议向龙西联盟宣战,就断然没有虎头蛇尾的道理。”

        众人一惊又想说话,段龙台抬手拦住道“但各位长老说得也不无道理,宗派弟子确实不宜多造杀戮,所以本宫将平乱的事宜,委托给了督天王巡。”

        长老们面面相觑,实在不敢相信段龙台竟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了督天王巡。

        墨岚长老更是失声道“请宗主三思啊!”

        “嗯?”

        段龙台挑挑眉不满道“墨长老先前不是说平乱乃是重中之重,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平乱固然重要,可也得讲求方法。”

        墨岚据理力争道“若是曾经那支全是由圣地旁支与宗门弟子构筑的督天王巡,那么老夫决不多言。可曹瑾瑜死后,三界圣地急功近利地重建王巡,一纸西贺征兵。如今的督天王巡全都是魔道散修,匪寇强蛮,这群人哪懂什么平乱,他们来邪王领域,只会把平乱变成杀戮和掠夺。请宗主三思啊!”

        “这有什么不好么。”

        面色平静的段龙台淡淡道“各城的世家百姓,不都觉得邪王宫治理的方法太过严苛残暴,三五成群的勾结就敢发动暴乱,那就让他们看看,督天王巡对待暴乱的处理方式。相信平乱之后,他们绝不会再起不臣之心!”

        墨岚还有话说,却被段龙城瞪了回去“行了,这件事不需要讨论,就按我说的做。各位长老还是清点兵员,准备往龙洲开拔吧!”

        ……

        焦头烂额

        这大概是龙西联盟此时最好的写照,作为龙州西部最繁华的城市。

        陵江七城每日都有大量的人员进出流动,而这也给了赏金猎人混入其中的最好条件。

        即便是西贺的圣地,也不是每一个族人都很能打,赏金猎人图财,但他们不蠢。

        想发财就别怕丢人,眼光自然要盯着万无一失的目标。

        比如一支灵意合一的小队,找机会围杀某位唐氏主脉的蜕凡少爷,这种工作还能失手么。

        短短十几天,唐氏嫡系旁系,百余人遭遇刺杀,其中四成殒命,被割下头颅。

        而将主要精力投放在建立南暨基站与护送女眷子嗣离开的龙西联盟真正被这群突然冒出的赏金猎人弄了个措手不及。

        苍蝇不叮人,但膈应,所谓的赏金猎人大多都是强盗匪寇或是流浪武者。

        有真材实料的少,但卑鄙下作的手段却是人人都有,这样一批人要对上世家精锐和武者自然是毫无作用,但碰上涉世不深的公子小姐,那可就真是一拿一个准。

        无奈的龙西联盟只能封闭城市的各个路口,除了联盟成员族,许出不许进。

        但这样的做法还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对于武者来说,入城的方式从来不仅止于走门。

        城主们只能又找成员族商量,纠结起大量的巡逻队,希望能够以此防止刺杀。

        唐氏的宗所更是让律所弟子前往一个个主脉分宗,勒令非战事调动,唐氏弟子不许出门的禁令。

        ……

        截江城、首座府

        “所以暖暖,不是二哥不让你出去,而是宗所有令,所有唐氏弟子不许出门啊!”

        难得休假回家的唐星苦口婆心地劝着已经瘦了一圈的唐暖暖道“而且你也知道现在外头是怎么看我们唐氏的,此时你去昆吾郡,怕是走到半路就被人围攻了!”

        “宗所勒令的是唐氏弟子,我是五绝剑派弟子,他们管不到我头上!”

        唐暖暖左手握着剑鞘,右手握着剑柄,认真道“而且我现在已经蜕凡了,若是那群赏金猎人敢出现在我面前,就要他们好看!”

        “哎呦我的亲妹妹!”

        唐星惨叫一声“你就别傻了,就算找到徐承元又能怎么样呢?若是他有心回来,夺得武道大会超凡之名的时候就能回来了,可现在都小半年过去了,他分明就是没有回来的意思!”

        “胡说!”

        唐暖暖柳眉倒竖,握剑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承元师兄只是太忙了,他要在龙州开设五绝剑派的分部,我我得去帮他!”

        “帮个屁!”

        唐星不屑道“他若真需要你,就算再忙,难道写信都抽不出功夫么!?只是他如今功成名就爱惜羽毛,哪敢跟唐氏扯上关系。亏我当时得空就陪他试招,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看错他了,呸!”

        “不许你这么诋毁承元师兄!”

        仓啷啷宝剑出鞘,唐暖暖提剑抵着唐星胸口,满眼通红“若非族里做出那些恶事,何至于恶名如此。就算就算承元师兄真的不屑于唐氏为伍,又有什么错!?”

        无视抵在心口的长剑,唐星皱眉道“千般不是万般错,家族都是为了族人利益做的决定,你怎么能如此诋毁家族!?”

        “诋毁?呵,我真希望自己没有生在唐氏!”

        素手张开,宝剑当啷坠地,唐暖暖转身洒下点点晶莹,捂着嘴跑回屋里。

        “小妹,暖暖!这他妈的叫什么事!”

        连声呼喊没有得到回应,唐星怒得一脚踢剑柄上,宝剑如光没入院墙。

        发泄过后的唐星叹了口气,俯身拾起剑鞘,然后走到院墙把长剑拔出,剑刃在阳光下流光溢彩,闪耀非常。

        “还挺好看的。”

        眯着眼嘟囔一句,唐星舞了个剑花将其收入剑鞘,然后走到唐暖暖屋前,轻轻叩门。

        “暖暖,暖暖。”

        “”

        吃了个闭门羹的唐星摸摸鼻子,然后将收好的剑小心放在门槛上。

        “暖暖,哥把剑放你门口了,别生气了啊,早点出来吃饭。”

        “”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的唐星摇摇头,转身离开。

        ……

        昆吾郡

        最后一届的龙州武道大会,世家与宗派底蕴尽出,堪称龙洲年轻一代最高水平的禁赛。

        而就在这强强碰撞的大会上,有一道就连凶境都遮掩不住的锐利锋芒,五绝剑派—徐承元。

        作为宗派弟子,徐承元并没有按照宗派弟子的流程,越过擂台站的关卡,而是与世家弟子一起,从头开始。

        因为84年那届的某个妖孽,整个毕方山外门无一人晋升,所以又在外门滞留三年的毕方山弟子在87年又一次上擂。

        经过84届的挫败,这群武圣山弟子发愤图强,势要洗刷身上的屈辱,在这样披肝沥胆的努力下。

        87年的武道大会的守关夺印成了地狱难度,很多本该在3年前就当擂主的外门弟子被苦熬了三年的前辈给踹了下去,他们只能再等三年。

        所以90年这届夺印又成了噩梦难度,直接的结果就是,能够进入第二关的世家弟子少之又少。

        但也有几个惊才绝艳的苗子,刘家、沐家、农家、何家全都有凶境的天骄。

        境界碾压下,自然轻轻松松取得了擂印,可他们却不是取得擂印最多的人。

        来自元洲五绝剑派的剑者徐承元,以七十六枚擂印,夺得头名。

        也让龙州世家弟子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杀伐无双的元洲剑道。

        之后两关更是凭借自己高超的剑道造诣大放异彩,只是毕竟年轻,还是在综合分数上败给了来自无极府的年轻才俊。

        而最后一关的挑战上,更是越境战胜数名挑战者,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唐罗描绘的蓝图在徐承元的努力下一点点实现后,这位野心勃勃的年轻剑者直接留在了昆吾郡。

        因为这是龙洲最繁华也是最包容的城市,五绝剑派的第一间龙洲道馆,就应该开设在这里!

        在得到超凡之名武圣山给出了不少资源,徐承元直接在昆吾郡买了块地,建立道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