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八十二章:真传一句话

八十二章:真传一句话

        “院长放心,某家已经在蜕凡巅峰境界十余年灵力积累早已满溢,脏腑强盛,只等一部正法铸就神魂。“

        队列一头顶数字9999(3075)的壮硕中年越众而出,双手抱拳声音洪亮:“某家这就回去准备束脩!”

        “俺也一样。”

        “俺也一样    99”

        看着眼前众学员信誓旦旦的模样,唐罗真有点儿啼笑皆非。

        无知要比智慧更容易产生自信,所以愚蠢的人总是信心满满,聪慧的人却总是充满疑惑。

        拿最初开口的学员举例,十年是三千六百天,哪怕是资质最低的武者,也能积累七千点灵力,号称十余年积累,却只有三千出头,足以判断这人究竟是在如何修炼。

        以这样的灵力储备,贸然破境除了走火入魔外绝无其他可能,可他表现出的,就像是只缺一部铸魂法的自信模样。

        附议的众人也大多是这般状态,多点儿的万余点儿积累,但大多都是五六千的程度。

        难怪世人皆道铸魂凶险,因为这些人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啊!

        无奈地摇摇头,唐罗抬手虚压,按下了众人的踊跃发言。

        “铸就神魂,不是碰运气!若是第一次因为准备不足而铸魂失败伤了魂魄,那么再无破镜的可能!”

        寒气森森的话语让殿中温度骤降,每个学员都觉得院长这句话在看着自己眼睛说,视线碰触,尽皆退避。

        “五年、十年,十五年?”

        如刀目光扫过眼前这群不争气的学员,唐罗寒声道:“你们以为这点儿积累就足够铸魂了么?对大多数人来说,没有三十载不间断的苦修,根本凑不足破镜的底蕴!”

        世家中的武道研究者并没有能够看见灵力的眼睛,对于破镜究竟需要多久,自然没有唐罗这般准确。

        但传承前年,数以万计的弟子,形成了巨大的数据库,让世家可以总结前人的经验。

        而其中最宝贵的经验,便是关于蜕凡境破境积累的预估,按照唐氏典籍的记录,哪怕资质中平之人,只要达到灵意合一境后苦修不辍三十年,便能积累破镜底蕴。

        只是这种东西是豪门中的不传之秘,底下的人又哪里晓得呢。

        所以在唐罗说完后,立刻便有不服气的学员前反问道:“可世人都说,灵意合一便是破镜标准,积累多少因人而异,有些资质好的三十出头便能破镜,资质差的就算修行到百年灵褪也是于事无补,吾等都是早早达到灵意合一,并积累十数个年头的修行者,院长为何要说我们资质不行呢?”

        “假的。”

        唐罗直视那学员有些不服气的双眼,淡淡道:“若这些“世人传闻”是真的,世有哪有这么多破境失败郁郁而终的例子。”

        “再仔细想想,为何这些破境失败的例子,全都出现在小族、散修身。你们都是来自各州各部的修行者,可曾听闻豪门望族中,有破境失败的例子?”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功法的差距么,想清楚,想仔细后,再做判断!”

        真传一句话,家传万卷书,世大多关于破境的传言,都说得玄之又玄,恨不得说得人云里雾里才好。

        读了千言万句,却没一条直指大道,只是提出些许想象出的可能。

        就武道这件事,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用正确的方法但是失败了,而是用错误的经验成功了。

        前者可以通过失败积累成功的经验,而后者会将个例和错误的经验当成圭臬,不断沉沦深渊。

        唐罗现在做的,就是戳破世流传的谎言,将大道直接摊在众学员眼前。

        “院长的意思是...”

        最初开口的学员抿了抿嘴唇,表情复杂道:“只要积累足够,人人都能破境??”

        “没错,本院就是这个意思。”

        唐罗笑着点头道:“灵意合一确实是破境的必要条件,但这只是必要条件之一,脏腑没有足够的灵力储备,根本承受不了破境时肉身、魂魄的极速进化,一旦供应不济,休说神魂铸不成,还会伤了魂魄,留下严重的暗伤隐疾。”

        什么是不传之秘,对于豆腐铺子来讲,点卤之法就是不传之秘;对于染坊来说,料色的配方就是不传之秘。

        武道大昌一千年,各州各部根据积累不同,又形成了新的阶级。

        以凶境为基石栋梁的望族豪门,或还是以蜕凡为主要战力的地方势力。

        前者制衡后者的手段,只有控制对方破境数量这个办法。

        所以世会有那么多似是而非的破境传闻,有些莫名其妙的铸魂秘法。

        对于散修来说,每一条好像都能信,也都可信,但那么多破境失败的例子摆在面前,还是会让他们犹豫。

        这就是为何连冯世新这般资质的散修也不敢贸然铸魂的原因,可唐罗今日却说,只要灵力积累足够,人人都能铸就神魂。

        这让众学员错愕的同时,又有些惊喜。

        “你、你、你、你、你、还有后排这三个,最后排那两个......全都出来。”

        学员想震惊多久震惊多久,但唐罗却没功夫作陪,将灵力达标的三十余人从队列中唤出,分到一旁。

        “没有点到名的人,将号牌交还给杜霆长老,然后离开吧!”

        唐罗大手一挥,便让这些灵力积累尚不足够的人离开,然后朝另外三十余人道:“你们同我来。”

        世之事,多不患寡,而患不均。

        五百人领了号牌,其中只有十数人是冲着无双学院战力提升课程来的,剩下的全是冲着包铸神魂的字号来的。

        可如今只有三十余人被点名带走,剩下的足有十数倍之多,其中还有不少都是当地郡县声名不凡的强者,看着院长将名望实力都不如自己的人带走,心里哪能甘愿。

        “院长请留步!”

        “请院长再看看,再看看啊。”

        “院长,黄某与杨朝同门,自小到大都是黄某修行更快,为何杨朝却能铸魂,某却不能,院长不公,院长不公啊!”

        武者心头哪能没有火气,看见唐罗领了人就要走,还要他们退还号牌,自然不忿。

        只是群情激愤却没有换来院长回头,三十余人一溜的长队,直接消失在通道尽头。

        虽然心中有怒,但谁也不敢在无双城中发作,只是留在殿中的学员各个青筋暴起,眼珠通红。

        ……

        龙州历1792年七月初

        随着冯世兴同楚梁的一战,无双学院的声望达到鼎盛。

        次日群情踊跃的报名便是声望的佐证。

        世人都道无双学院将会是冉冉升起的另一方武道圣地,却没想到次日便爆出惊天丑闻。

        正午招生共有五百人领了号牌,可转眼院长便将其中四百余人都赶了出来,给出的解释是“灵力积累不足”。

        这堪比招生的场面让原本以为已经无消息可爆的风媒细作们又一次兴奋起来,连夜便整理出数千条信息,自无双城传出。

        ……

        【无双学院或为骗局,招生五百十不存一】

        【无双院长能为有限,包铸神魂不过戏言】

        【各方学子怨气冲天,院长公信力受到质疑】

        被将星馆截取的部分信息就摆在唐罗的案头,杜家三位长老面色不善站在一旁。

        杜霆杀气腾腾道:“院长,自午后城中有不少骚动,您看要不要属下派人封了那些乱吠的口!”

        “说了,我们是办学,不是办社团。”

        随手捻起桌一张短笺,唐罗横了杜霆一眼,又随手放下道:“放出公告,明日起正午停止招生。另外,后山学员便由你们三人接管,阐明三种铸魂法的优劣之后让他们问心,关于铸魂规划我已经写在他们各自的名牌后头,你们照着引导就行了。”

        “....是。”

        命令来得太过突然,三人皆是有些懵圈。

        接管学员对于三人来说并不算难事,可关于停止招生的公告,便让人有些棘手了。

        如今关于无双学院的留言甚嚣尘,若是这个时候再停招,岂不是不打自招。

        杜家三位长老私下用眼神交流了一番后,还是由杜霆出面询问道:“院长,再这风口浪尖停招,岂非是要坐实那些风媒细作的猜测?属下...不太明白。”

        “相较于人言,武者更愿意相信物件。”

        低头看着桌短笺,唐罗幽幽道:“若是按照今日招生的流程,无双学院的名声怕是真要被做坏,所以本院要去弄个小物件,短则半月,长则两月,这期间无双学院便拜托三位看顾了!”

        “为院长效力,实属分内之事,只是...”

        杜凌有些踌躇:“只是若有人来学院做关于功法提升的委托,吾等恐怕难以应对。”

        “没关系。”

        唐罗平静道:“有功法类的委托,记下要求便可,汇总等本院回来过目。”

        “好的院长!”

        ……

        临川、御灵堂

        一间间由灵物构筑的栅栏里,束缚着一头头面目狰狞,被血煞染污的噬血兽。

        三三两两穿着阴阳御神袍的王家子弟或是切割血兽躯体,或是以灵力进行刺激,根据血兽的反馈,不停做着书记笔录。

        而在周天星斗结界的最中心,琰浮城阴阳寮主正在研究那被镇压的十二道真灵。

        对于王幽来讲,十二道真灵中所蕴含的奥秘,是阴阳御术能不能再前进一步的根本。

        只是这十二道真灵实在坚固无比,无论他用任何手段进行压迫,都无法让其本源崩碎,研究陷入了停滞。

        反倒是下边研究噬血兽的阴阳师们获益极大,到目前为止,已经出了好几版拓宽阴阳御术的想法分支,并且每一个都具有极强的可行性。

        比如其中一版是说要将式神染污,按照特定的流程将式神染污,不但能保持式神原本的特性,更能使其威能进行二次提升。

        还有说为了延长式神的存续性同战斗力,可以将灵泉染污成一方血池用以温养式神,平日就将式神置于血池中,战时再调用出来。

        最绝的就是利用染污式神灵识使其完全狂化的路子,若是碰到身陷敌后的绝境,便能辅以灵傀术用出当做杀招,无人能掠其锋芒。

        这些根据血煞提出的想法固然是极好的,只是就算实现,也无法抹平此次王氏动用的资源。

        ‘不能再这样干耗下去了!’

        王幽眼神如电,心中做出了决断。

        周天星斗大阵维持的结界,每一秒都在消耗星耀本源,而这些力量都是极为珍贵的资源。

        此次王幽是以阴阳御术的未来,才说动殿主支持这个计划,如若真灵这儿无法做出突破,那么他便愧对阴阳御殿对他的信任。

        其实,若是血神愿意配合,这事儿也不那么艰难,但妖魔同人族是天然的仇敌。

        这条路就等于是断了,而要是用强,哪怕阴阳御殿现在占尽优势,也不那么容易。

        血神主宰虽然能量运用粗糙,但在血神界中之中,他便是掌握所有规则的主宰,等同无敌。

        而且对方又胆小如鼠,自周天星斗大阵结成倒扣临川平原,这位便龟缩界中不出,而他们又不可能真借周天星斗大阵将血神界毁去,这才让场面陷入僵持。

        可如今真灵研究迟迟无法得到进展,总得做些什么才能把这停滞的再向前推进。

        从目前已有的条件看,或许将这些无法研究的真灵先放回去,才能取得些许进展。

        心中这般想着的王幽化作光点消失,转瞬来到一重天顶的阵眼处,见到了星耀环身绕转,神圣有若天人的王无敌。

        “将镇压的真灵放了吧!”

        王幽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好。”

        王弗灵也是干脆,问也没问,就将镇压十二道真灵的星力收回。

        没了束缚的十二道真灵一下子冲破虚设的桎梏,遁入地中转瞬无了踪影。

        “纵虎归山易,再想捉虎难,这十二道真灵归了血神界,再想要拿住怕是难咯。”

        伸了个懒腰,王弗灵朝王幽笑道:“下一步寮主打算怎么做?”

        “去和这位妖魔之王聊聊,看看能不能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