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九十三章:以退为进

九十三章:以退为进

        得到三大豪族的帮助,无双城终于在濒临崩盘的关口上拐了个大弯,重新回到正轨。

        龙门停止运转,访客再没停驻的理由,只能纷纷乘上大型客船,离开赤霞。

        困扰无双城许久的人口爆炸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但对唐罗来讲,还需定下龙门开启的位置。

        这不光是为了学院招生,更重要的是扩大无双学院的影响力。

        可要做大影响力,仅凭如今赤霞这座小山城是不行的。

        收拳是为了更好的出击,下蹲是为跳跃蓄力,眼下必须要将无双城的访客清出去,腾出空间给工匠们凿山建城。

        所以除了每天正常授课和研究外,唐罗就趴在龙洲全境的沙案上,拿着小旗左右衡量在哪开启下一次的龙门验灵。

        从影响力的角度来讲,倒是有几个选择,最优的自然是昆吾郡,作为龙洲最中心,也是最大的城邦,昆吾郡的富庶与强大无需赘言。

        但仲裁所的态度,就不太尽如人意了,更何况还有唐罗的身份,仲裁所能人异士辈出,若是出现一个能够看穿自己易容的,那么不但会做坏元洲徐氏的影响,更会影响自己几年后的筹谋。

        所以哪怕昆吾郡是最优的区域选择,唐罗还是狠心将其抹去。

        但没了这个最优选择,剩下的选择便没什么格外突出的。

        朝昌城、大临城、堰苍山、沐台城、河清城......

        数来数去,龙洲能够容纳西贺目光的场地无非就是那么几个,除掉现在被结界笼罩的临川平原,剩下的就是豪族、商盟所占据的各大城市。

        安全性倒是没差别,毕竟有玄机宗的妙微真人在,除非王者动了恶念,不然龙门固若金汤。

        但王者有必要如此么,五转龙门又不是天下独一份的东西,既然是由玄机宗生产的,这些聪明的宗派圣地一定早早的去了解过流程。

        知道无双学院现在做的不光是验灵,更重要的是测试“龙门”这件产品的稳定与准确性。

        等到测验完毕,最终得益的还是宗派圣地,所以这些势力根本不为龙门的消息所动,老神在在的稳坐钓鱼台。

        毕竟制造龙门的原材料,也只有圣地宗派出得起,他们又有什么可急的呢。

        这也是唐罗选中玄机宗开龙门的重大原因,毕竟世上事不患寡而患不均,以无双城的体量,想要独占世上只有一份的龙门,只会引来不可承受的觊觎。

        到时别说圣地,就算是宗派难,无双学院都承受不住,但通过玄机宗的影响,无双学院避开了与圣地、宗派的正面冲突,争取到了专美于前的展时间,可这时间终归是有限的。

        且不说大元峰已经在开二代龙门,只说妙微真人为什么愿意屈尊降贵当个看门人。

        难道是因为对龙门和学院赞赏吗?

        还不是为了加快龙门开与验证的进度,换一种说法,就是缩短学院能够独占龙门的时间。

        所以唐罗很迫切,确定龙门效用后便马不停蹄的回程并将其投入使用。

        眼下因为赤霞山本身体量问题而停滞龙门,对于学院来说便是巨大的损失,时间不应在无用的讨论中流逝。

        “第二次龙门验灵,便放在这儿吧!”

        思前想后,最后唐罗将代表龙门的令旗插下。

        三位长老一看唐罗有了决定,立刻围上沙案,只是在看到最终选定的区域后,有些不解。

        “大临城偏远,通过验灵的学员若来求学,会不会不太方便?”

        杜霆指着插在大临城边的小旗,有些不解。

        “如今龙洲时局,临川平原被结界封锁,朝昌两次兵祸,大临就成了龙洲最重要的粮仓,商盟影响力与日俱增。除了昆吾郡外,大临城便是如今龙洲最耀眼的中心。”

        唐罗朝着三人解释道:“既然要扩大学院的影响力,便要选择最具影响力的地方,眼下大临城是选。”

        “院长高瞻远瞩,只是...”

        杜威面有顾虑,吞吞吐吐。

        “杜威长老可是在担心大临叶氏和赏金公会?”

        唐罗笑问道。

        “散在外头的风媒收到风声,说大临暗坊出了道暗花,任务目标正是针对本院龙门。”

        杜凌开口解释道:“他们正愁没有机会动手,若是将龙门安置在大临城附近,恐怕会有风险。”

        “无须担心。”

        唐罗笑着摆手,然后朝杜霆道:“以本院的名义修书给三族之长,就说龙门验灵所在将会摆在大临城。另外,隔日再送拜帖往商盟,就说学院有意将龙门验灵之事在商盟重启,去办吧。”

        ……

        龙洲历1792年八月十五

        宜:冠笄、沐浴、出行、修造、动土

        忌:嫁娶、开市、祭祀、祈福、斋醮

        赤霞山送往大临城的信笺就摆在商盟议会的案头,也让大临商盟陷入数日的焦灼议论。

        对于这些商人来说,无双学院愿意将五转龙门放到大临城重开,这是天大的喜讯。

        作为在龙洲伐唐一役中出钱又出力的组织,自虚空宗师王者归来后这些议员、会长便没睡过好觉。

        一直在担心闭关之后会遭到那位宗师的报复,毕竟能在商盟中占得席位者,谁不是某处势力的言人。

        即便自己身上干净磊落,可谁又能保证自己家人亲戚不生龌龊,按照虚空宗师说法,那真是找个由头就能难,并且无一冤假错案。

        眼下无双城愿意将龙门在大临城开启,在这些人看来就是虚空宗师愿意不计前嫌的讯号。

        所以商盟近几日的主要讨论内容,就是如何让无双学院几位领导感受商盟的真诚同热情,还有对虚空宗师的敬意。

        之所以说是主要讨论内容,是因为商盟里也有些不一样的声音,比如赏金公会的主要负责人叶擎苍。

        这位曾经大临城最优秀的商人代表,在组建赏金公会后,就往门阀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竟说修书一封回复,拒绝学院将龙门设在大临城的提案。

        此言一出,自然引起商盟议会的激烈反弹,甚至警告。

        “此乃商盟同虚空宗师修复关系的重要一步,任谁要在其中作梗,都是在与整个商盟为敌,望好自为之!”

        “叶议长,请警告管束赏金公会那群武夫,寻常时候暗坊做些偷鸡摸狗的委托商盟可以当做不知道,但谁要是在这个时候使坏下绊子,休怪老夫狠辣!”

        叶擎苍的言在议会制约下被驳回,而最终商盟的决议也并未出乎他的预料。

        商人重利,更重和平,面对同虚空宗师修复关系的可能,又怎会不动心。

        但叶擎苍明白,这些都是假的。

        他与农、何、刘三族是不同的,其他三族在伐唐一役中,不过围点打援,敲敲边鼓。

        真正居中调和,出钱出力又给唐氏致命一击的,除了邪王宫就是赏金公会。

        如今邪王宫封山,虚空宗师被关了禁闭,看似轰轰烈烈的伐唐之战好像已经结束,但叶擎苍心中清楚,这件事的余波远未平息。

        无双学院就是虚空宗师的招数,虽然眼下叶擎苍并不知道学院的杀手锏在哪,但他就是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这就是冲他们来的。

        但这种事他向商盟中其他几位议长提过,却收效甚微。

        商人的短视在这件事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今日议会上的谏言是叶擎苍最后的尝试,却也未引得任何共鸣。

        “竖子不足与谋!”

        愤然离席的叶擎苍气得不轻,套在拇指上的扳指被攥得紧紧,满面阴沉地往赏金公会赶。

        既然商盟通过了无双学院的请求,便意味着五转龙门定会在大临城重启,那么很快这儿就会成为西贺的注视之地。

        所谓黑市暗坊,终究是见不得光的东西,赏金公会好不容易行走在日光下,若是在这个当口做出什么龌龊,那便会声誉全毁。

        不光叶氏会遭殃,整个大临商盟皆会成为众矢之的。

        当然,作为如今龙洲最重要的粮仓,这些散修,小家族的怨恨自然不必放在心上。

        可等到虚空宗师出关了呢,到时他难,又有谁会站在大临商盟这头。

        为了不让这件最可怕的事情生,叶擎苍必须要介入赏金公会的内部事宜了。

        备马登车,这位叶氏族长直接来到大临城地下一处暗坊,并在领路人的指引下前往曾经的地殿。

        说是地殿,但这儿此时已经成了废墟,数日前在此爆的大战,让赏金公会损失惨重。

        屠妖宫主以一己之力想要阻止领受暗花的几位猎王,双方爆大战,屠妖宫主寡不敌众,重伤被擒。

        而几位猎王也不好受,除了有伤在身游离战场外的凶牙府主迟东莱,其余几位猎王人人带伤。

        原本叶擎苍是站在赏金公会这头的,毕竟赏金公会与虚空宗师的矛盾几乎是不能调和,若是坐看无双学院以五转龙门造成滔天声势,不如早早制止。

        但现在情况变了,再让这群猎王搞下去,就是真正的取死之道。

        “迟府主!”

        叶擎苍找到迟东莱,淡淡道:“将申屠宫主放了吧。”

        “会长开口,这个面子老夫一定会给,但不是现在。”

        迟东莱摇摇头道:“等完成龙门破坏计划后,我会让狼牙放出申屠。”

        “没有龙门破坏计划了。”

        叶擎苍摇头,冷淡道:“赤霞山来信,说龙门重启之处就在大临,让商盟做好迎接准备。”

        迟东莱龇牙,眼中凶光流转,似是没想到无双学院会这般以退为进。

        可短暂的退却顾虑很快被打消,他的伤势无法再拖,已是穷途末路。

        “来得正好。”

        迟东莱寒声道:“正愁如何通过无双城外围,既然他们自己送上门来,还请会长安排场地,老夫好提前布置,定能竟功。”

        “府主没听清么!?”

        叶擎苍声音更冷:“这次暗花,您不能接了,更不能有赏金公会参与!”

        “会长是要插手公会任务么?”

        “不是插手,是请求!”

        叶擎苍叹道:“知道府主被伤病所累,商盟已经派出使者去请百草仙府的医者,又何必急于一时?”

        “等百草仙府回应,老夫的尸体都凉了!”

        迟东莱冷声道:“这次暗花,老夫志在必得,会长请回吧!”

        “迟府主,请你不要让我难做。”

        叶擎苍眼睛眯起,不让杀意外露,把玩着手中扳指调整气息,淡淡道:“商盟决意已下,这件事关乎整个商盟利益,不能出差错。”

        “一群短视商人有何可惧。”

        迟东莱冷哼道:“会长若是受到这些人排挤,知晓说句话,今夜老夫便让龙牙出手,保证这些人再不敢同会长作对。”

        老家伙,揣着明白装糊涂。

        还正和那群混蛋判断的一样,这种谨慎胆小之人,一旦受到性命威胁,便会不管不顾,铤而走险。

        叶擎苍眯眼打量着眼前这位自己最早说服的魔道巨擘,又劝道:“凶牙府好不容易通过伐唐之战洗白,恩怨尽消。如今府主门下弟子在大临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接取暗花,便要再次隐入暗无天日所在,府主不再考虑考虑么?”

        “无甚可考虑的。”

        迟东莱背负双手,傲然道:“凶牙府是老夫一手建立的,又何须同他人商量。”

        “那真是...太可惜了。”

        叶擎苍摇摇头,迟东莱瞬间被数道杀气逼人的神魂锁定。

        “会长这是什么意思!?”

        迟东莱拉下脸来,表情狠厉。

        “这是上头的意思。”

        叶擎苍伸手指了指天,淡淡道:“府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反悔!?”

        迟东莱厉声大笑,色厉内荏的威胁道:“哈哈哈,区区几个臭鱼烂虾,会长就不怕老夫突围出去后,尽起麾下精锐,将大临城交割天翻地覆吗!”

        “精锐,府主说得是龙爷吧?”

        叶擎苍摇头叹道:“既然点到名字,就请龙爷出来,当面回应下府主吧。”

        黑暗中,满面冷峻的龙牙走出,朝着满面惊怒的迟东莱道:“府主,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了,弟子一日都不想再过了。您去后,小龙会带着凶牙府好好走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