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农家科举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商船找到了

第六百六十一章 商船找到了

        各位老臣打个一个酒嗝,一脸怅然。

        “如此大能之人,却不能为我朝所用,当真是可惜了。”

        苏琉玉继续煽风点火。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好在下官还有先生传世之作,明日定邀各位观赏观赏。”

        老臣们连番点头,对这位素未门面的苏先生更加好奇。

        夜幕正浓,酒到酣处。

        田大人发现,所有人都倒在酒席之上,唯独苏琉玉眼睛正亮,还偷偷踹了王大人好几脚。

        “!!!”

        好小子!还挺记仇!

        说好的酒量尚浅呢!

        这些人,都是你小子灌醉的!

        侍读大人都吐了两回了,你还灌他!

        你放肆!

        田大人看不下去了。

        正准备上去劝劝。

        却发现侍读大人招了招手,让小厮拿了一件古玩出来。

        苏琉玉顺势收到袖子里,然后又一通献媚逢迎,把侍读大人说的美滋滋之后,这才拍拍屁股,准备溜了。

        “......”

        原来你小子是这个目的!

        好家伙。

        别人来酒席上,都是给侍读大人送礼。

        你倒好,你通吹牛逼乱扯,还让侍读大人给你送礼!

        你特么就会拍马屁。

        田大人心里爆了一句粗口,甚是看不惯苏琉玉这厢做派。

        “田大人留步。”

        苏琉玉从席间起身,走近几步,叫住了他。

        田大人回头。

        月色下,少年的脸庞柔和,微微带着醉意,冲他拱手一礼。

        “席间多亏大人解围,文昭以后还需大人多多教导,希望大人不吝赐教。”

        田大人哼了一声,板着脸。

        “你既说这话,本官便要教你一句,所谓君子敏行而讷于言,希望你以后好好思量。”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

        多干实事,做到少说多做。

        苏琉玉笑了笑,上去挽住他的胳膊。

        “下官一定谨记。”

        你放手!

        田大人眼睛一瞪,什么时候被人挽过胳膊,他一把年纪,就算是孙子见了他都不会这般放肆。

        没点规矩!

        “下官送大人回府。”

        谁要你送!

        他想斥责,想训教,但话到嘴边,看着她死皮赖脸的样子,却是冷哼一声,随她去。

        月色下,一老一少的影子斜射在长街上。

        到最后,田大人骂骂咧咧把吐了一地的苏琉玉背到背上,任劳任怨的送她回府。

        苏琉玉依在他背上,小声嘀咕一句。

        “以前,下官的师父也如大人一般,谁要是说下官不好,便第一个出面为下官出头。”

        “小时候,师父多护着我,但私下,也循循善诱,教诲君子之道,谨言慎行,贤思自省。”

        “大人今日是不是还想斥责下官无规矩,当时那样子,和师父一模一样。”

        “就是你比师父老。”苏琉玉补充一句:“老很多。”

        “......”

        你小子能不能闭嘴。

        有这样捅刀子的吗?

        但田大人心到底软了一点,连语气也不自觉的柔和不少。

        “本官看你学问尚可,为何不入仕?”

        “怕考的太好。”

        “......”

        不要脸!

        你小子也太不要脸了。

        他心想,你这性子估计都是被你那师父惯的。

        君子要谦虚,你到底懂不懂。

        “稷王府到了,赶紧下来。”

        本官老腰都要断了。

        回应他的,是细小绵浅的酣睡声。

        “......”

        ......

        夜深。

        大魏,江州行宫。

        沈怀舟从御案前惊醒,案台烛火轻晃,世安听到响动从明德殿外踏了进来。

        “子时了,公子歇息了吧。”

        窗棂外,夜鸟鸣啼。

        沈怀舟看了眼月色,揉了揉酸涩的眉心。

        “还没消息?”他问。

        “小宋大人还未回来,倒是小莫统领来了信,说十五城一无所获,准备携领飞虎将士赶往大越,再次排查。”

        世安把外衣批在沈怀舟身上,小声劝了一句。

        “皇上有上天庇佑,公子别担心了。”

        沈怀舟目光落在御案前泛黄的墨宝之上。

        “方才隐约听到琉玉唤我......”

        他喉咙攒动,带着沙哑。

        “她性子素来要强,假若被迫为质,如何能受住欺辱。”

        隐在云袖暗纹下的手微微攥紧。

        “若不是因为我这个师父,想来......”

        “公子别太自责了。”

        世安截住他的话。

        “贼子如今尚未抓获,朝堂还需公子辅佐,现在外头乱的很,虽是压着消息,但小宋大人这么大动作,想来有心人也能猜得,公子务必要稳住当下才是。”

        提到小宋大人,世安心里骂了一句疯子。

        自皇上失踪,这小子倒好,迅速整军封锁渡口,这还不算,所有朱雀军出动,所到之处,地毯式搜捕,动作大的人人恐慌。

        也是仅此一事,他们才看清朱雀军的势力,半月不到,大齐,大金,大元三国全数排查,速度快到恐怖。

        更别提小莫统领,直接传信联络大魏六军,整齐全部兵力镇守国门,以防来犯。

        这些大动作,百姓也不是傻子,一旦传出消息,怕会民乱恐慌,再也镇压不住。

        想到大魏百姓对自家皇上的关心程度,怕不是要踏平整个朝堂。

        这一个月,不仅是大魏有动作。

        就大金,大齐,大元三国也为了查人家家户户搜捕。

        差点没把天给掀翻了。

        世安又看向御案之上拆封的信。

        这一月,公子挺着一口气处理国事,又顶着三国陛下的震怒苛责,又何尝好过。

        虽没像小宋大人和小莫统领在外奔波,但压力也不小。

        看着沈怀舟眼下的疲态,他又劝了一句。

        “不如让云崖儿道长过来看看,公子身体为重才是。”

        沈怀舟站起身,走到明德殿外,遥遥看向行宫一角。

        “云崖儿道长,这几日在忙什么。”

        “道长素来避世,现下已不见外人了,好在云虚子道长陪伴在侧,想来也无事。”

        “他怕也不好过。”

        他话说完,便看见远远宫道之上,一排排宫灯犹如火龙,正往明德殿的方向赶。

        “有消息了!皇上有消息了!”

        明德殿大总管喜极而涕,赶紧高声汇报一句。

        宋彦之九霄在手,一身黑衣束发,全是沙尘,想来是刚刚从外面赶回来。

        “商船找到了,还请皇夫下令,准臣出兵,迎皇上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