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笑傲不群在线阅读 - 第0213章 ?刘正风以后就托于华山羽翼了

第0213章 ?刘正风以后就托于华山羽翼了

        丁勉的身形顿时僵住,呆呆站在原地,低头看着心口衣裳的破洞,慢慢渗出点点血迹,脸色变得苍白。

        居然败了!

        令狐易冲收剑站定,急速喘息了几下,笑着道:“丁大侠,承让了!”

        费彬一步跃到丁勉身边,急问道:“师兄,伤得怎样?”

        丁勉摇摇头,看了一眼来到令狐易冲身边的林易华,眼睛眯了眯,对令狐易冲道:“谢令狐少侠剑下留情,这一场却是丁某输了!”

        转身走出大厅,脚步沉重,背影无限萧索。

        费彬狠狠地瞪了令狐易冲和林易华一眼,转身跟了出去,嵩山派弟子均感脸上无光,低头向外奔去。

        “哈哈哈!”刘正风哈哈大笑,比自己赢了还高兴。

        “好!”

        大厅内外江湖人士清醒过来,也哄堂喝彩,一时间刘府上下热闹起来,再也没有刚才嵩山派拿人时的凝重。

        林易华鼓掌赞道:“师弟剑术再上一层楼,可喜可贺!”

        华山众人也纷纷鼓掌喝彩,林易之和陆易有激动得大叫:“师兄神剑无敌!”

        令狐易冲向着左右抱拳施礼,道:“小子刚才出言无仗,有辱各位英雄视听,在这里陪个不是,稍后向大家敬酒赔礼。”说完回到华山桌位。

        场中群豪均笑无妨,骂的是嵩山派的,又不是骂自己,谁愿意得罪这个华山新一代的高手。

        而且,华山派今天强势出头,狠狠打了嵩山派一巴掌,显然是处心积虑,如果没有准备妥当,没有相当的实力,如何会如此行事。

        “剑出华山”

        可不是嘴里喊出来的,是一柄柄长剑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一众江湖宿老们,都若有所思。

        他们关注的重点,已经不是一个刘正风的死活问题了。

        而是,延续了二十五年的五岳剑派的现有秩序,似乎受到了挑战。

        刘正风一家幸而得免,心里的压力顿消,大笑道:“令狐贤侄为救我一家,出言无仗不过是权宜之事,请各位朋友莫怪,我刘正风代为赔罪,今日就舍命陪君子,不醉不散,上酒席!”

        刘府上下顿时沸腾起来,好酒好菜流水般送上,停顿的宴席再次开始。

        第二天一早,昨晚狂灌了两百杯酒的刘正风,又精神抖擞来到华山派院子,陪着华山派众人一起用早餐。

        林易华道:“刘师叔既已宣布隐退,不知将来作何打算?欲往何处?”

        刘正风转头看了看院子周围,有些落寞叹道:“这里是不能住了,不知林贤侄有何建议?”

        刘正风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

        昨天晚上,嵩山派杀气腾腾,只要用语言拿住他与曲洋结交的事实,就是屠灭他全家,一干江湖人士也不会干预。

        幸得林易华出言打断,令狐易冲又仗义出手,他一家子才得以保全。

        反观相处了几十年的师兄莫大,居然没有现身,衡山派弟子,除了自己一脉,一个也不见出面,这种反差,让他唏嘘不已,心里也有所决定。

        林易华微笑道:“师叔已经和莫师伯沟通好了吗?昨天你那番话,想来莫师伯听了不会高兴吧?”

        刘正风也知道自己昨天那话说的孟浪了,有些事情可以做,但说出口来,却会把事情弄遭,苦笑道:“昨天一时激愤,说话没个轻重,但确是我真实心意,我昨晚去找师兄,师兄大度,没有怪罪,我门下不愿走的,都会转入师兄门下。”

        林易华点点头道:“莫师伯重情重义,真是我辈楷模,只是此间事了,易华需赶回华山,不能拜会莫师伯,有些遗憾。”

        刘正风叹道:“我自己名下的田地将陆续变卖,至于店铺、宅子,就留给师兄了,他会派人打理。”

        “我这一家子,却不知林师侄如何安排?”

        林易华笑道:“师叔以后总不能坐吃山空,既然手中有钱,师叔是愿意置地,还是作生意?我们华山派做生意的名声,可是响亮得很。”

        刘正风哈哈一笑,眼睛一亮,问道:“贤侄还能有地卖与师叔?”

        林易华道:“熟地是没有,但荒地倒是不少,水源充沛,只要开垦出来,就是良田,不过离此远了点。”

        刘正风大喜道:“远好,远好,不知师侄能匀给师叔荒地几何?”

        林易华笑道:“师叔能带去多少劳力,师侄就给师叔多少荒地?”

        刘正风一脸惊讶,疑惑道:“师侄手中居然有如此多地,不知作价几何?”

        林易华摆摆手,正色道:“师叔既然有心与华山亲近,这地价就不算师叔的了,只是熟耕以后,却需交两成收成给华山。”

        刘正风摇摇头,道:“这不成,我刘正风受华山如此恩惠,还没报答,怎能平白收受华山之地?”

        “师侄不用担心银钱之事,师叔还有些积蓄,且此时地价还是不错,我名下的又都是良田,左近人家听到我有意出手,价格给的都实惠。”

        林易华笑道:“倒不是特意对师叔有何照应,只要和华山亲近合作的,华山都一视同仁。”

        “再说,以后田地产出,华山不是也收两成吗?华山并不亏!”

        刘正风仔细看看林易华,见他不是说笑,好奇问道:“华山果真有这许多可开垦的荒地?要知道,如果师叔真要找人,不敢说多,几千上万都没问题!”

        林易华喜道:“果真?就知道师叔在天南人脉宽广,这样,师侄给师叔一个数,一千顷,至少能开垦出八万亩良田的土地,只要师叔能找齐耕种人手,把地开垦出来,这块地就是师叔的了。”

        刘正风双眼一瞪,失声道:“一千顷?何处有如此许多的土地?”

        他刚才所说种种,心里的保准一直以为是百八十亩的数量,了不起三两百亩。

        谁知,人家华山派,以‘顷’来计算土地。

        “吕宋。”

        林易华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只要师叔愿意,我们愿在吕宋划出一千顷土地,师叔只要十年内把它开垦出来,这地就是师叔的了,当然这人手得师叔找,相关物资可找华山购买,人力物资的运输也可找华山来运,出些费用即可。”

        刘正风失神道:“吕宋,好像是蛮远,不过无所谓,只是,这一千顷土地,那不得两三万人耕种?师叔这点小钱,哪能支撑得起如此消耗?”

        刘家是天南大族,据有数千亩土地,但在他的名下,也不过是千余亩,已经是少有的富足之家了。

        一千顷,这是王侯才能拥有的土地!

        林易华笑道:“又不是让师叔一次就全部开垦出来,每年开个几十上百顷,开出的良田,第二年就有收益,过个两三年,就不需师叔另外投入了,单是田地产出,就足以支撑剩下土地开垦的开支了。”

        刘正风精神一振,道:“果真如此?”

        林易华道:“当然,我们华山也不是第一次与人如此合作,师叔请放心。”

        “再说,想来师叔在衡山还有不少亲近师兄弟,如觉得一人难以维持,可分配一些出去,只是,这消息最好不要扩散。”

        刘正风想了想,喜道:“如此更好,这样对支持我的几个师弟,还有一众弟子,也算是个补偿了。”

        顿了顿,迟疑道:“林师侄,我有一个朋友,身份比较敏感,不知……是否可一起去为华山开荒?”

        林易华眨了眨眼,无所谓笑道:“既然是刘师叔朋友,只要他对华山没有恶意,愿意遵守华山规矩,愿意维护垦荒之地的利益,华山就欢迎。”

        “如果身份敏感,那就换个名罢,作为刘师叔家人,少些抛头露面就好。”

        刘正风喜道:“好,那就好,华山大度,林师侄大才,刘正风以后就托庇于华山羽翼了。”

        林易华哈哈一笑,道:“刘师叔客气了,只要待华山于诚,华山必报之于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