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万界陨灭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妹控?

第八十八章 妹控?

        陆长青猛的睁开双眼。

        无数分散的木元素小光团瞬间凝聚成了一枚枚极微小的木针。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无数细针如冲锋陷阵一般向着被锁定的这些星状神经元细胞体刺去。

        瞬间,这些被锁定的星状神经元细胞体便全部被摧毁一空。

        然而,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陆长青又再次控制着这些细小木针重新分解成无数的绿色木元素光点。

        开始修复和再生这些被摧毁的神经元细胞体。

        约莫半个小时,所有被消灭的神经元细胞体便奇迹般的再次生长了出来。

        就连陆长青自己也不得不感慨生命力的强大!

        当一切都完成后,陆长青感激地对着这些木元素光点点了点头。

        而这些木元素光点居然就像有智慧一般自动组成了一只手掌,对着他摇了摇手。

        随后便四散逸出了何静怡的大脑。

        当陆长青的意识再次退出何静怡的大脑时,正迎来何静怡那略显茫然的目光。

        “哥,我怎么了?”

        一直守在一旁的李子韵不敢相信地看着醒转过来的这个高挑女警姐姐。

        双手紧紧的捂住嘴巴,震惊得简直嘴里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陆长青没有着急回答何静怡的问题,而是轻轻揉了揉李子韵的脑袋笑道

        “怎么?你是想把你的手塞进嘴里吗?”

        李子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似乎确实难看了一些。

        赶忙将手放了下来,将嘴巴紧紧的合拢。

        只是那一丝晶莹的哈喇子正沿着她放下的双手拉出一条细长的丝线。

        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的尴尬···

        本就可爱的小脸更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恼羞成怒的跺了跺脚。

        “啊!”的尖叫一声,气呼呼的背过身,不再理会陆长青了。

        陆长青哈哈一笑,也不敢再继续调侃她了,要是真的把李子韵惹哭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小心翼翼地将何静怡扶了起来说道

        “妹妹,你最近几天接触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吗?”

        “刚才可是吓死我了。”

        何静怡在陆长青的搀扶下,吃力地支撑着身子,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地说道

        “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吧,没事的,哥,我休息会就好。”

        直到现在,何静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陆长青没有再多说什么,一层一层的木元素一刻不停的在何静怡的体内循环,再循环。

        现在的何静怡虚弱其实也只是因为大脑神经元受损而导致的,等到适应后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至于这个幽灵病毒,陆长青暂时还不想让何静怡知道。

        准确来说,陆长青不想让何静怡介入过深。

        但是这个仇,必然是要报的!

        眼下,这人贩子的事情才是需要先处理的。

        ···

        不远处,正有三辆警车呼啸而来。

        随着车子停稳,十几名真枪实弹的警察迅速地向着陆长青这里跑来。

        为首的是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警察。

        正是当时向何静怡汇报疑案进展的单东。

        单东惊异地打量了一番这个白净儒雅的小伙子。

        难以想象,如局长这么高冷的女人居然会依偎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他身后的一众警察更是眼睛都要瞪出眼眶了。

        这还是那个高冷的犹如南极冰山般的局长吗?

        单东眯缝着双眼,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那乱糟糟的胡茬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似乎是发现了单东异样的神社,何静怡面色不善地瞪了一眼单东,阴沉的说道

        “单东,想什么这么入神?”

        正想得入神的单东,被何静怡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摸着胡茬子的手更是抖了一抖,一小撮胡子就这么被硬生生的被拽了下来。

        疼的他不停的龇牙咧嘴。

        但是看到何静怡那不善的眼神,愣是没敢喊出声来。

        一边揉着自己的腮帮子,一边讪笑道

        “嘿嘿,老大,我扶您进车里休息吧,您操劳了,您辛苦了,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何静怡冷着脸哼了一声,松开陆长青扶着自己的手便向警车走去。

        只是还没走两步,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上。

        好在陆长青眼疾手快,一个箭步重新扶住了她。

        接下来的一幕,彻底的让一众警察惊爆一地眼球。

        尤其是单东,愣是又一个哆嗦,再次拔下了一撮胡子。

        只见,陆长青轻轻地敲了敲何静怡的脑袋,责备道

        “不要逞能!我扶你进车里。”

        而何静怡,何大局长,jh市公安局的一座千年大冰山,居然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般低声回了句

        “哦,对不起啊,哥···”

        哥···哥···哥···

        此时,这些警察看陆长青的眼神彻底变了···

        甚至在他们的眼睛里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三个字。

        真-------牛逼!

        ···

        约莫半个小时后,两具尸体已经被后赶来的救护车给拖走。

        唯独那名被陆长青打晕过去的眼镜男依旧被留在了现场。

        原因无他,因为是陆长青要求的!

        他的理由也很简单。

        “你们何局长的命令,这个人交给我!”

        等到警察都离开后,陆长青并没有急着搭理这个眼镜男。

        而是满含歉意地走到正一个人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的老樊道

        “樊老哥,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不然,这丫头今天肯定讨不了好。”

        说着便指了指被李子韵拉到一边的欧阳兰。

        老樊咧嘴笑了笑,浑不在意的抽了口烟道

        “嗨,多大个事儿,我也叫正好遇到这事儿。”

        “不过,我说陆老弟啊,咱两到底是谁比较衰(sui)啊?”

        “怎么我们这偶遇这么几次,都是你正好遇到麻烦呢?”

        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在调侃陆长青呢。

        陆长青掏出香烟,递给老樊一支,自己也点燃了一支,苦笑道

        “别提了,有的时候,这麻烦都是自己找上门的,躲都躲不开。”

        “不过,今天真是对不住老哥你了。害得你白白挨了一枪。”

        老樊接过香烟,烟头对着自己嘴里的烟屁股嗦了两口。

        又将烟屁股随意的弹出去后,摆了摆手道

        “没多大事,老弟你还别说,你这医术真的是牛逼!现在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比中枪前还要好!”

        “你也别过意不去,那胖子手里的枪就一土枪,就是对着脑门打都未必能把老哥这波灵盖给打穿。”

        说着还用夹着香烟的右手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本还有些歉疚的陆长青也不禁被老樊这举动给逗乐了。

        “樊老哥,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找老弟我就行了。”

        老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笑呵呵的拍了拍陆长青的肩膀。

        “客气个啥,老哥我先走了。你呀,也别对那丫头发火,我看得出来,那丫头心思蛮重的,好好劝劝。”

        说完,便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离开了。

        听了老樊的话,陆长青不禁回头望向欧阳兰。

        而恰巧欧阳兰也正在看着自己。

        两人正好来了个四目相对。

        只是,这四目相对也只是一触即分。

        欧阳兰根本就不敢直视陆长青的眼神,慌张的挪开了目光,将脑袋低了下去。

        其实,陆长青除了一开始有些气愤之外,并没有太过生气。

        如果站在欧阳兰的角度上思考,其实她的举动并不难理解。

        当一个人明知道自己必死的情况下,很多人根本就受不了这个等待死亡的过程。

        欧阳兰其实已经算是非常坚强的了。

        陆长青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慢的向着欧阳兰与李子韵走去。

        “长青哥哥,她···”

        看着李子韵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陆长青笑了笑。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是不是想问她不会也是我妹妹吧?我不会真是妹控吧?”

        李子韵哪里还不明白,之前自己说的话早就被陆长青听到了。

        当下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上前一把抱住陆长青的胳膊撒起娇来。

        对李子韵这性格,陆长青也是无奈的很,只能任由她折腾了。

        一边的欧阳兰看到陆长青与李子韵如此亲密,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渴望,但随即又消失不见。

        仿佛她那空洞的双眼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波动一般。

        但是陆长青自然是察觉到了她那细微的眼神变化。

        其实,这欧阳兰真的···挺可怜。

        陆长青伸出右手轻轻地揉了揉欧阳兰的脑袋,柔声道

        “兰兰,我能理解你当时的想法。”

        “其实,你已经够坚强了,当初的我,还不如你呢···”

        当陆长青的手摸到欧阳兰发丝的时候,欧阳兰不自然的浑身一颤。

        似乎这种被关怀的感觉很陌生,但是也很渴望。

        陆长青不知道欧阳兰现在的心里活动,自顾自的说道

        “当初,我被确诊为胶质瘤,我的父母带我寻遍了各大医院,但是所有医生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那时候,其实我真的很绝望。”

        “但是,我却没有想过自杀。”

        “因为,我还有我爱的人啊···”

        欧阳兰不禁好奇地抬起头歪着脑袋看着陆长青。

        虽然眼神依旧空洞,但是起码有了一些人类该有的表情变化。

        陆长青笑了笑,继续说道

        “其实,你并不孤独啊,你有爱着你的爷爷···”

        “还有我这个哥哥呢,就算天要收你,也得问问我陆长青允是不允!”

        说到最后的时候,陆长青的声音陡然拔高。

        任何人都能够在陆长青眼中看到那坚定而不可动摇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