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烤角驼兽
    校长室内,两杯热茶散发着氤氲的气体。邓布利多指挥着一杯热茶到了斯内普的面前:“西弗勒斯,对于艾伦·哈里斯,你怎么看?”

    “显然,他家世好,成绩优异,能力强,但是和他的那些显而易见的优点一样明显的是他的缺点,他和他的阿尼玛格斯凤凰一样骄傲。”斯内普轻轻拂开了因为听了他的话不满啄了他耳垂几下的凤凰福克斯。

    “还有,他或许是有史以来最花心的小巫师,和三个小女巫不清不楚!”斯内普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忧心忡忡地道:“在刚刚比赛的最后,我能感觉得到,拜尔和艾伦之间的交易并不是像他们明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我感受到了一股地狱的气息,就来自艾伦的胸口,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然后就被遮掩了。我担心魔鬼拜尔会将艾伦引入深渊,你知道,对于聪明而又有着强大能力的人来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就像那个人一样。”

    “邓布利多,我认为你多虑了,艾伦和神秘人完全不一样。黑魔王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永远是他自己,他不会爱人,而艾伦·哈里斯,他爱的人可不少呢。当然,爱他的人更多。”斯内普扯了扯嘴角,即使是旧主人,他也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汤姆在霍格沃兹的时候也是个万人迷呢,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哪怕是幽灵都不会对这个文质彬彬、礼貌待人、成绩优秀的男学生主席产生恶感。”邓布利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过你说得有道理,他们的确不一样。西弗勒斯,哈里斯曾经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最得力的手下之一,最近,欧文·哈里斯召集了不少盖勒特的旧部。这些事情你知道吗?”

    “哦,西弗勒斯,你发现没有,艾伦不仅仅和汤姆有着相似之处,他和年轻的盖勒特也非常类似。他们都是那样的才华横溢,他们在性格上都是严谨、强大而且严格自律,他们同样热衷于探索黑魔法和禁忌知识,而且运用起来毫无顾忌。”说着说着,邓布利多脸上的那些忧虑被回忆的神色所代替。

    斯内普猛地抬头,探查着邓布利多的神色,脱口而出:“恕我直言,邓布利多,这不正是你喜欢的性格吗?”

    发觉了自己的失言,斯内普轻咳两声:“邓布利多,据我所知,年轻的格林德沃可没像艾伦这样把精力都耗在追求荣誉和奖章上,格林德沃对此毫无兴趣。”

    “我相信他和盖勒特一样在进行各种试验,不然不会在这个年纪就掌握这么多学校里没办法学到的魔法。”邓布利多相信自己的判断。

    “邓布利多,像艾伦·哈里斯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屈居人下,他不可能去投靠格林德沃一个被关押的前黑魔王,哪怕他们暑假找过他。”斯内普也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更加令人担忧,盖勒特年轻时性格更加热情,某些时候甚至像韦斯莱的双胞胎那样喜爱恶作剧。他和艾伦一样,自负的天性使他们都非常崇尚“公平决斗”这一点。不同的是,盖勒特是个完全的理想主义者,他冒充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本来非常成功,最后却会因为那位可怜的克雷登斯·拜尔本所变的默默然被美国傲罗所杀而忍不住吐露理想,这才暴露。而艾伦却在发现“公平决斗”并不能保证他胜利的时候,马上就找上了我们开始布局……另外最重要一点是,尼古拉斯爵士和胖修士以及学校的画像都告诉过我,他们发现一些特别优秀学生身上出现了一种类似食死徒的印记。最令我意外的是,艾伦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格雷女士完全不肯向我透露关于他们的情报了。你要知道西弗勒斯,盖勒特直到在和我因为阿不福思造成……”

    邓布利多并没有说下去而是神色忧伤停顿了好长一会儿,“盖勒特直到拿到老魔杖之后才开始组建军队,而艾伦……学校里出现的类似食死徒印记和大部分傲罗被他们控制这已经说明了问题。哈里斯和盖勒特作风已经不一样了,他们行事全是在法律规定权限之类,甚至借助法律法规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当然西弗勒斯,我自己也组建了凤凰社,我并不是想要对哈里斯家族出手,也没有任何理由出手,只是希望你能代替我这个老人多多注意,哪怕是从和他交好的人身上入手来观察他的动态和迹象,我们要确保那个预言的完成。”

    斯内普第一次发现击败过两任黑魔王,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现在却因为伏地魔的归来和哈里斯家族的崛起而让那副眼镜后面的、本来一直保持睿智的眼睛看上去是如此的衰老疲惫。

    “我当然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但是,”斯内普的身体前倾,双手拄在了桌子上“邓布利多,即使哈里斯家族真的做了什么事情,你会怎么做?当初你也是这样对待汤姆的,结果呢,你做了什么?当初你也承诺要保护莉莉的,结果呢,你又做了什么?出事前借走他们的隐形衣?”

    校长室陷入了一片死寂,和他们的气氛截然不同的是,在哈里斯家族的塔楼中,气氛热烈,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欢喜的神色。

    “实际上,我得到的不仅仅是你们看到的这箱珠宝。”艾伦说着,伸出手去,从塞得满满当当的珠宝中间掏出了一个狩魔蛛的模型。

    “它也是我的收获之一,在我需要的时候,能被成功召唤。”艾伦又将一本厚重古老的、充斥着黑暗气息的书籍拍在了桌子上,“除此之外,我还得到了这个。”

    艾伦刚刚把书放到了桌子上,那箱珠宝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了散发着浓烈臭味的硫磺。

    “这魔鬼实在是太吝啬了,居然是假的珠宝。”黛西气愤地掩住了口鼻,同时对着刚刚艾伦伸进去的那只手忍不住来了一个清理一新。

    艾伦无所谓地笑笑,召唤出麦琪,让擅长家务的小精灵将这箱子臭硫磺处理掉。刚在交谈的时候经过试探他就发现这只魔鬼并不是出于本意而乐意支付出这些珍贵知识的,魔鬼用假货做障眼法的所谓宝藏也是不会让人感到意外的事情,毕竟他们的名声可和大方无缘。

    “晚上你们还想吃点儿什么?”列好了菜谱的哈里斯太太喜气洋洋地问道。

    “这个怎么样?”艾伯特兴冲冲地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拖着一头巨大的角驼兽,“这只角驼兽在战斗中受伤了,你看它的前脚、它的腹部,全身都是伤口,不如把它变成烤肉。”

    “角驼兽的犄角可用在多种药剂中,甚至比一般火龙的皮还结实,大多数魔咒对它没有办法,等会儿做的时候,记得把他们保存好,它的犄角很漂亮的。”艾伯特赞叹地端详着这头角驼兽,叮嘱道。

    哈里斯太太的手艺毋庸置疑,角驼兽在她的手下很快就变成了色泽诱人、香气扑鼻的烤角驼兽。

    这场晚宴宾主尽欢。

    次日,对于艾伦而言,他可以很快将自己的注意力地投入到对魔法的研究中,而霍格沃兹乃至整个魔法界都在沸沸扬扬地探讨着昨日的那场令人震惊的比赛。

    “在昨日举行的三强争霸赛上,深狱炼魔出现在了比赛最后的关卡它的出现令在场的许多巫师大吃一惊,无论是对威克尔多·克鲁姆的残忍虐待还是将卡拉·罗杰斯进行石化,乃至最后的熔岩喷发都表明了这只深狱炼魔的可怕。据笔者多方打探了解,深渊炼魔是非常狡诈凶残的魔鬼,它们擅长曲解别人的愿望。但令我们惊讶的是,艾伦·哈里斯先生竟然对魔鬼运用了神秘的影响,不仅从比赛中胜出,还为自己谋得了一箱财宝。如果说温和的拜尔实则是狡诈的魔鬼,那么对将魔鬼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还和魔鬼进行交易的艾伦·哈里斯先生该如何评价呢?”

    “《巫师周刊》?”哈里斯先生将这份杂志丢到了一边,翻开了《智胜黑魔法》。

    “令我们震惊的是艾伦·哈里斯先生,小小年纪竟然可以将一只深狱炼魔玩弄于鼓掌之间,这实在令人担忧,在此,我们建议邓布利多校长一定要密切关注这位天赋惊人的小巫师,魔法界已经承受不起像黑魔王那样的人再度带来的动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