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言情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九十七章 陆迟(一)
    申时正,莲池书院里响起了编钟声。

    浑厚的编钟声,悠扬古远。

    散学的时间到了。

    每日到了此时,是莲池书院最喧嚣热闹的时候。上完一整日课程的少女们,迈着轻快的步伐,携着三两好友,有说有笑地走出莲池书院。

    林微微照例挽着谢明曦的手,口中连连惊叹:“谢妹妹,我真没想到,你的棋艺竟和六公主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连着对弈三局,俱以平局而告终,委实罕见。

    谢明曦目光一闪,随意地笑了一笑,并未多言。

    林微微没留意到谢明曦的沉默,兀自兴致勃勃地说道:“我今日对弈三局,只输给了六公主殿下。其余两局,倒是都赢了。”

    “说来也是可惜。第三轮若是抽签,你未必会抽中和六公主一组。任意换一个同组,都能三轮全胜。可惜可惜!”

    棋艺颇佳的李湘如,输给谢明曦一轮,只赢了两轮。

    谁也没料到,不显山不露水的秦思荨,三轮对弈俱获胜。俞皇后对她大为褒奖,赏了一副上佳的玉质棋子棋盘。

    “真是人不可貌相。秦思荨平日看着温柔和善,下起棋来却是异常犀利。三轮都只用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便赢了。可见棋艺高妙!”

    “我真是好奇。若是你遇上秦思荨,不知是输是赢?”

    面对林微微好奇的目光,谢明曦淡淡一笑:“确实不能小觑任何人。当日考试,考的是四书五经诗词歌赋算学策论。棋艺音律射御之类,一律都未考。说不定,类似这样的‘惊喜’,日后还多的很。”

    这倒也是。

    林微微深以为然:“说的有理。”又凑到谢明曦耳边,低声问道:“你和六公主今日是不是怄气吵架了?”

    不然,怎么会对弈个没完?

    谢明曦一口否认:“当然不是。”

    ……

    怄气吵架怎么可能。

    前世十四岁便离世的好友,在她的记忆中一直是个阴郁沉默外冷内热的少女。她一直以为自己很熟悉六公主。

    昨日重逢,她是那样的欢欣喜悦。

    待那份快慰欣喜褪去,她也真正冷静下来。再看六公主,总有一丝奇异又陌生的感觉。

    是因为分别太久了吗?

    还是因为前世她并未真正走近六公主身边,所以,她其实并不了解真正的六公主是何模样?

    谢明曦心念电闪,面上却未流露。

    今日早上乘了林府的马车来,晚上散学再乘林府马车回去,倒也顺理成章。

    今日来接林微微的不是林夫人,而是林家五少爷。

    “这是我五弟,单名一个钰字,比我小了一岁。”林微微笑着说道:“他在去岁考入松竹书院。”

    “这是我的好友,今年莲池书院的头名,姓谢,闺名明曦。”

    十二岁的少年林钰,生得眉清目秀,和林微微面容颇有几分肖似。满面含笑,语气轻快活泼:“久闻谢三小姐大名,今日终于得以一睹真容,我不甚荣幸。”

    谢明曦浅浅一笑:“林公子谬赞了。”

    林钰咧嘴笑道:“不是谬赞,是发自肺腑的钦佩。能考中莲池书院头名,可见谢三小姐才学过人。日后若有机会,还请多多指教。”

    半年后便是一年一度的书院大比,只要被选入比试名单,“指教”的机会肯定有。

    谢明曦从不自谦,随口笑道:“既是如此,半年以后的书院大比会面如何?”

    林钰:“……”

    林微微看着林钰吃瘪的样子,半点不心疼,反而掩嘴笑了起来:“谢妹妹,你这可是戳中五弟痛处了。他去年便未入选大比名单。今年还不知能不能入选呢!”

    半大的少年郎,正是争强好胜之龄,也最要颜面。

    林钰闻言立刻道“去年我是新生,比不过学长们也是理所当然。今年我定会入选。”

    林微微揶揄地笑道:“是是是,我就等着五弟扬名京城了。”

    林钰有些不满:“我好心好意来接你一起回府,你半句感激的话没有,一张口就戳我痛处。还是不是亲姐弟了!”

    姐弟两个显然感情极好,见面便斗嘴个没完。

    谢明曦看在眼中,颇觉有趣,心中也生出淡淡的遗憾。

    她的兄长……不提也罢!

    人生在世,总不能十全十美事事顺心如意。缺失的亲情,便是此生也无法弥补。

    ……

    更令人意外的还在后面。

    谢明曦和林微微坐在马车里,林钰骑着骏马相随。刚拐了个弯,便遇到了“熟人”。

    “陆大哥!”林钰略带惊喜的声音响起:“你怎么会在这儿?”

    哪一个陆大哥?

    谢明曦目光一闪,撩起车帘,骑着白色骏马的俊美少年顿时映入眼帘。少年身着宝蓝锦袍,鲜衣怒马,夺人心神。

    果然是陆迟!

    “你不是说要接林妹妹一起回府吗?我今晚无事,索性来等你们一起回去。”陆迟声音清朗悦耳。

    陆家和林家隔邻,是通家之好。陆迟和林微微姐弟一起长大,彼此颇为熟稔。

    林微微听到陆迟的声音,颇为欢喜,立刻将头探到车窗外,冲陆迟甜甜一笑:“陆大哥,多日未见你了。”

    林微微生得娇美,笑起来更是甜美。

    陆迟笑道:“书院课业繁忙,无暇分身。”顿了顿又笑道:“你今年考中了莲池书院,实在可喜可贺。”

    林微微俏皮地眨眨眼:“你就别夸我了。我连着三年在考场外晕厥,已经成了众人皆知的笑话。幸好今年谢妹妹及时施以援手。不然,我又要被人耻笑了。”

    陆迟此时才留意到马车里还有一个少女。

    当日在淮南王府碰过一面。陆迟对清丽秀美的谢明曦颇有几分印象,一个照面,便认了出来:“原来是谢三小姐。”

    谢明曦扯了扯嘴角:“陆公子。”

    林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看了谢明曦一眼。

    此时天色尚未晚,马车里光线有几分暗淡。谢明曦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可林微微敏感地察觉到了谢明曦对陆迟的冷淡……

    他们两人何时有过交集?

    为何谢明曦似对陆迟颇为厌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