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言情小说 > 驭夫呈祥 > 第48章 娶她
    夏侯夫妇功夫高,性子更清高,对于一般人都不屑搭理。

    因此夫妇俩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来人便转头离去。

    “柔姐姐留步!”她冲着两人的背影喊了出来。

    她刚认识方芷柔时,她已年过四旬,以往教授她功夫的时候总是逗她不要叫师娘,会把她叫老的,要叫她柔姐姐。

    果然,两人都止住了脚步,转头望着她。

    方芷柔微微一笑:“小姑娘你在叫我吗?”

    她微微一笑走上前去迎着方芷柔的目光低声道:“对的!相比较方师娘,你不是更希望被叫柔姐姐的吗?”

    方芷柔淡淡一笑看了一眼身旁的夏侯玄:“看来这位就是周彩云姑娘了!功夫下的挺足!”

    她央求道:“我有要紧话和你们说!可不可以给我点时间!”

    “可以!”方芷柔点了点头:“去北园吧!”方芷柔眼见后面的夫人走了过来又道:“不过就你一个!”

    她上去握着了冯氏的手:“大嫂,我和他们说会要紧的话,大嫂若是无趣先去拜会太妃吧!”

    “不!”冯氏绕过她对着方芷柔道:“这位夫人,我家小妹大病初愈,我实在不放心她,若是夫人不希望我听到你们谈话,我远远看着可行?”

    “你喜欢就好!”方芷柔扬了扬眉转身就走。

    北园的门口停着一辆双驾大马车,车轮上还缠了不少的黑布,看来是要远行了。

    “柔姐姐你们要走了吗?”她低声问。

    “周姑娘!你还是叫我夫人吧!”方芷柔淡淡道:“我可比你大嫂都要年长。”方芷柔说着又对紧跟着的冯氏道:“周家大嫂,您就在门房看着就好了!我们不关房门,这里完全可以看清楚你家小妹!”

    “好!”冯氏拍了拍她的手:“大嫂等你!”

    她跟着夏侯夫妇来到大厅落了座,夏侯玄才微微笑道:“最近老听怀瑾提起你,果然是个伶俐的姑娘!”

    方芷柔给了夏侯玄一个白眼:“你说什么呢!再伶俐也不及叶丫头!”

    听到师娘说到叶丫头,她顿时觉得呼吸不畅颤声问道:“夫人说的可是叶蓁蓁?她还好吗?”

    “当然好了!”方芷柔怪事道:“难不成你还巴望着她不好?”

    “不是!”她连连摇了摇头:“她好就好!我能见见她吗?”

    听到方芷柔说叶蓁蓁很好,之前所有的疑虑和担忧都消散了!叶蓁蓁是存在过的,是和萧恒形影不离多年的,是和萧恒有情分在的。

    “你见她做什么?”方芷柔冷笑道:“你不是说你就是叶蓁蓁吗?小小年纪不学好的!我实话告诉你!你若是想拿叶蓁蓁做文章胁迫安平王,你想都别想!真的叶昭华已经回来了!”

    “那就好!”她点了点头,难怪萧恒之前不实情相告了!

    朝争永远都是最麻烦的事!

    多少人性扭曲,六亲不认!

    周韩两家相争,萧恒夹在中间也是为难的吧!

    可是如果叶蓁蓁安好,此刻她又是谁?

    “我还是要见见叶蓁蓁!”她迎着方芷柔的目光道:“见了她我就保证以后绝对不缠着安平王!”

    “你保证?”方芷柔又冷笑:“你只不过是颗小棋子罢了!你凭什么保证!”

    “你看到了没?”她用目光指了指候在门房的冯氏和于妈妈:“周家还有真正心疼我的人,只要我不愿意,没有人能强迫的了我!大不了一死!”

    方芷柔被眼前面容苍白的小丫头倔强的眼神镇住了,这个倔强的眼神有些眼熟。

    “好了!”夏侯玄打圆场道:“周姑娘言重了!你既然晓得其中的利害,想必也是个明白的姑娘!多余的话我们也就不说了!姑娘好自为之吧!”

    “我可以见她吗?就看一眼!”

    夏侯玄看了一眼方芷柔才微微笑道:“若是姑娘执意要见也是可以的!不过叶丫头最近染了病,才服了药睡下了,你远远看着倒也无妨!”

    “她病了?”她微微一蹙眉:“可严重?”

    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她借着周彩云的身子还了魂,五年前的她就病了。

    “并不严重!”方芷柔笑道:“已经快好了!如今叶昭华回来了,我这爱徒先跟着我们出去玩玩!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们等着她睡醒就启程了!你要看就跟我来吧!”

    方芷柔说完站起身来:“走吧!就在西厢房。”

    她紧握着双拳跟着方芷柔走向了西厢房。

    扑鼻的药味,看来是病了许久了。

    是不是她醒来她就病了?

    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夏纱裙,平躺在凉榻上,身上盖着一方碧色的夏被,双目微合,呼吸平稳,似乎睡的很沉。

    或许是因为穿着女装,她觉得以前的自己有些陌生,虽然还是熟悉的脸庞,熟悉的样子,但是就是感觉怪怪的。

    方芷柔上前给叶蓁蓁拉了拉被角然后给了她一个可以出去了的眼神。

    她屏着呼吸,转身又回到了大厅。

    “怎么样?周姑娘可是看过了!”方芷柔笑着道:“你可是记住你说的话以后不许纠缠安平王!”

    方芷柔对她为何会有如此深的敌意?

    因为她纠缠安平王?

    除了朝争这个理由,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

    方芷柔的敌意会不会是替之前的她而发的?

    那是不是在方芷柔的眼里,萧恒和之前的她才是一对!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心顿时敞亮了!

    之前她怎么就没想过呢!

    萧恒十八岁之后,夏侯夫妻来的次数和时间都少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她只顾着向老师表现她的武艺又精进了,却从没想过,可以让师娘帮她实探萧恒心意的。

    她微微一笑望着方芷柔道:“夫人不想别人纠缠安平王,是不是因为您觉得安平王和里面的姑娘才是一对?”

    “那当然!”方芷柔扬声道:“他们两个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彼此早就认定了对方!这些日子安平王一有时间就守在丫头身边,还跟她说,若是她好了,就娶她!”

    “真的?”她只觉得雀跃的心已经飞出了胸膛!

    萧恒心里是有她的!

    确定这一点她怎么样都值得了!

    “哎呀!”夏候玄推了一把方芷柔:“好了!瞧把小姑娘都说哭了!”

    “没事!”她举帕擦了擦眼泪:“告辞!”

    她起身走到门前又转身对着夏侯夫妻跪下了磕了个头:“感谢夫人相告!祝旅途安顺!早日归来!”

    “哎呀!这怎么还跪上了!快起来!”方芷柔连忙上前拉起了她。

    她顺势将方芷柔紧紧一抱然后飞快的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