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837章 此策大妙(二合一五千字大章)

第2837章 此策大妙(二合一五千字大章)

        洛邑。

        当北海都督叶真挥手投足间就挫败了圣鹰界五路攻城大军,守住了木州五郡之地、斩杀圣鹰界将领上百的消息传来,洛邑市井间热议宣天。

        前些日子因为威王刘无病与卫国公潘叔镕战死一事笼罩在洛邑上空的阴云顿时为之一散。

        洛邑的一干贵族与百姓,突然发现头顶上又多了一顶保护伞。

        这个保护伞就是北海都督叶真。

        叶真以往的战绩,突然间就被翻了出来。

        没多久,在洛邑的舆论中,叶真就成了大周将领中的新一代统帅人物。

        洛邑市井内更是奔走相告,大周反败为胜有望了。

        相比于洛邑市井内的热闹,洛邑军部也是一样的热闹。

        军部的大佬们,甚至丞相闻纲也出现在了军部衙门,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启用叶真!

        叶真单枪匹马都能够击退圣鹰界五路大军,让木州五郡郡城反败为胜,那么若是给叶真几十万精锐呢?

        是不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平灭入侵的圣鹰界敌人?

        大周目前的状况是,战场太多了,只要有一个战场能够腾出手来,大周的力量就能够循环起来。

        军部尚书班棣是一脸的无奈,丞相闻纲的吐沫星子都喷到他脸上了,可他的回答就是无法让丞相闻纲满意。

        没办法,他也不知道。

        叶真这个人选,他不是没报过,奏折上有,但是仁尊皇姬隆不启用啊。

        班棣知道因为长乐公主一事,加上之前的所谓空间战略至宝一事,让仁尊皇姬隆对叶真的好感降到了最低。

        但是,这种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这种置气一般的事情,就不应该出现在仁尊皇姬隆这样的君王身上。

        可它偏偏就出现了,仁尊皇姬隆还是无比的坚持,班棣就是再想不通,也没有办法。

        偏偏这种原因,班棣还不能明说。

        臣子不言君王非,这点操守,军部尚书班棣还是要守的。

        最后,在丞相闻纲、还有一干军部大佬的逼迫下,军部尚书班棣只能答应,再次上书启用北海都督叶真,以便力挽狂澜。

        同一时间,洛邑东来阁,精神奕奕的仁尊皇姬隆却是一脸的阴沉。

        开赴湖州与路州的两位国公,目前还在收拢溃军,并没有阻止起向样的守势,所以魔皇二太子追日与魔皇七太子从云势如破竹,已然攻占了湖州与路州全境不说,兵锋已经侵入了相邻的州郡。

        同时,随着圣鹰界入侵木州,虽然说其它战场还在僵持之中,但短时间内,大周就丢失了三州甚至是三州以上的国土。

        大周拢共才一百零八州,被离亲王割据掉了十五州之地,还余九十三州。

        之前魔族攻破人魔战场又丢了七州之地,还余八十六州,妖族与水族攻去五州之地,还余八十一州之地。

        这倾刻间又丢了三州以上的国土,几乎是让大周的实控地域减少了近半成。

        这是大周巨大的损失。

        但是在仁尊皇姬隆的感觉中,却无比的轻松。

        这段时间以来,仁尊皇姬隆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突然甩去了百八十斤的大胖子一样,浑身变得轻松起来不说,精力更是无比充沛。

        早就绝了数年的男女之事,仁尊皇姬隆最近竟然恢复了往日的雄风,这些日子夜夜都能连御数女,还精神异常。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仁尊皇姬隆感觉恢复了年轻。

        不,准确应该说是仁尊皇姬隆觉的他背负的大周亿万重担减轻了不少,对他的消耗有所减少,才有今日之龙精虎猛,仿若少年。

        这种感觉让仁尊皇姬隆极为欢喜。

        是啊,算起来他这个皇帝也才九百四十余岁而已。

        相对于大周道境三五千年的寿元而已,他也只是一个少年!

        在此之前,他却是提前衰老的少年。

        现在,他这个提前衰老的少年却又重新唤发了青春。

        仁尊皇姬隆明白,大国师宇真的药方是有效的。

        纵然仁尊皇姬隆更加的明白,大国师宇真的目的可能不纯粹,背后有着天庙的指使。

        但是,仁尊皇姬隆不在乎了!

        他喜欢这种年轻的精力充沛的感觉。

        这种感觉,更让他雄心万丈,自信满满!

        他更想向世人证明,他不是昏君,但将是开拓大周百万世基业的中兴之主。

        他姬隆的名字,将会在大周的史册上留下更加彪炳的光辉,甚至是万世名君。

        所以,他需要更多的寿元!

        那相应的,大周就要丢失更多的国土,只有国土丢失到一定程度,他再夺回来,他损耗的寿元才能重新获得大周国运的加持,让他拥有万年寿元。

        但是,刚刚得到的急报,叶真单枪匹马之下,就击溃了圣鹰界的五部大军,守住了木州的五郡之地。

        目前,这五郡之地已经联系一起,共同协守的同时,开始谋反夺回木州州城一事。

        而且他们还上书,若是让北海都督叶真指挥他们,就算朝廷不派一兵一卒,他们亦可以夺回木州州城。

        这让仁尊皇姬隆瞬间就感觉不好了。

        刚刚丢的五郡半州之地,又被叶真夺回来了。

        仁尊皇姬隆感觉,他身上那无形的重担,似乎又增加了一分,体内的精气神,也正在流失。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所以哪怕是一封捷报,仁尊皇姬隆也是大发雷霆。

        “谁能告诉朕,叶真这个北海都督,是谁让他私离镇守之地的?若是北海水族来袭,北海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当然,如果此时北海水族来袭,北海一线的国土全线丢失,仁尊皇姬隆还是很高兴的。

        正好问罪叶真不说,还能减轻负担。

        只是北海水族一直没有动静,让仁尊皇姬隆非常的纳闷。

        西海水族都全线来攻了,你北海水族缩起来算什么鬼?

        当然,提起叶真镇守北海的责任,也是仁尊皇姬隆对自己怒火的一种掩饰。

        内监大总管童德海躬着身子,没有答话,刚刚抵达的巡天司新任大司天鲁歼,却是满头大汗。

        坐上大司天这个位子之后,才发现,这个位子不好坐啊。

        “回陛下,叶都督在军部有报备,说是分身出外办事,本体坐守北海都督府。”

        “分身出游!”

        “哼,你见过这么厉害的分身吗?叶真的一个分身都这么厉害,那么那些本体出征的将领们,是不是应该找块豆腐碰死了?”仁尊皇姬隆再次发火。

        大司天鲁歼唯唯诺诺不知如何应对,额头的冷汗都快滴答下来了。

        半晌,仁尊皇姬隆才道,“提醒一下叶真,他出游在外的消息已然遍传天下,小心魔族与北海水族突袭北海郡!”

        “是!”

        大司天鲁歼如蒙大赦一般离开,没多久,仁尊皇姬隆挥手间,让内监大总管童德海也退下了,只留下了大国师宇真一人。

        童德海是无比的郁闷,还不能说。

        皇帝对他这个内监大总管的信任程度,竟然远远不如一个来自天庙的国师,这简直......

        “大国师,你说此事如何是好?这叶真竟然如此能折腾,这国土复得,朕这寿元......”

        “陛下放心,目前还不严重,暂时还不会影响到陛下的寿元!不过.......”

        “不过什么?”

        “陛下,若是丢失的国土大面积收复,陛下的负担未去,就算收回这丢失的国土让大周国势运对陛下有所加持,但也十分有限。”

        “负担未去啊!”

        仁尊皇姬隆长叹一声,“那依大国师之见,目前这情况,朕将寿有多少?”

        大国师宇真闭目估算一番,“目前陛下负担减轻,身体有所恢复,但负担不害,所以寿元增加并不是太大。

        陛下目前的状况,续寿也就百年左右。而且若是国土持续收复回来,陛下的身体将无法保持目前的状况,还会急速恶化甚至是减少。”

        “才百年左右?还会急速恶化减少?”

        仁尊皇姬隆一脸的失望。

        一百年时间,太少了。

        压根不够!

        还要减少!

        “那以大国师的意思,这国土丢到什么程度,朕可以续寿万年?”仁尊皇姬隆很是正式的询问道。

        “陛下,臣也不知道具体数目?”

        大国师宇真的回答,让仁尊皇姬隆非常的不爽,“大国师你也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

        那你之前所说的续寿万年,岂不是在骗朕?”

        “陛下莫急。”

        大国师宇真笑着了摇了摇头,“臣绝对没有欺骗陛下。只是这国土要丢失到什么程度才能续寿万年,需要陛下自己体会?”

        “朕自己体会?”仁尊皇姬隆一脸的不解。

        “没错!”

        “目前丢失国土,其实是在为陛下减负!陛下现在每丢失一片国土,身体都会感受到轻松,身体机能也会有所恢复。

        那么当某一天丢失国土之后,陛下身体没有感受到更进一步的轻松,身体机能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恢复之后,那丢失的国土,就足够了!

        陛下也就可以再次开疆拓土,成就万世圣君了。”

        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让仁尊皇姬隆心头疑虑尽消,但还是忧心忡忡。

        “大国师,这丢土失疆事关重大,这样持续丢下去,总不能让朕将整个大周都亡了。

        这丢疆失土大约要到什么程度,大国师应该会有一个数目吧?”仁尊皇姬隆问道。

        “陛下,臣研究过之前几代续寿成功的先帝的情况,大约丢失三分之一国土,再夺回来并开疆,可续寿两到三千年左右,若是丢失一半国土,再夺回来开疆拓土,可续寿五千年到万年之间。”

        “三分之一国土,你说是可是成祖?这么说,朕要丢失三分之一国土甚至是一半国土喽?”仁尊皇姬隆问道。

        “陛下,这也只是臣的一个测算,天道国运一事,玄奥无比,非臣一人之力可窥测。

        陛下身为人王圣君,对这天道国运最为敏感,当更有感受。”

        闻言,仁尊皇姬隆点头之余,再次闭目思忖起来,半晌才再次问道,“大国师,朕方才计算了一下,我大周计有一百零八州,目前实有七十八州不到。

        算一算,已然丢失国土三分之一。

        那是不是说,朕现在开始收复国土,就可以续寿三千年?”

        仁尊皇姬隆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最近接连丢土失疆,他的统治已经出现了问题。

        做为一个皇帝,在权力这种问题上是非常敏感的,他可以感觉到,他的威望和权力在下降,所以在有此问。

        “何来丢失三分之一?”

        大国师宇真先是皱眉,随后就了然道,“陛下有件事算错了。”

        “哪件事?”

        “离亲王姬原兄弟等人占据的十五州之地,虽然割据,但在名义上,还是从属于大周。

        所以,大周目前丢失的国土,实际上远未达到三分之一的程度。”

        说完,大国师宇真又道,“而且,这件事说的直白一点,就像是给陛下减负的同时在进补。

        打个比方,陛下目前的负担下,一日要消掉陛下的力气百万斤,但陛下每日进食甚至是国运加持之下,只有十万斤力气的恢复。

        这剩余的九十万斤力气的消耗,只能是消耗陛下的寿元为代价。

        如今丢失掉的国土,给陛下大大减负,让陛下一日消耗掉的力气降到了八十万斤,但是陛下每日恢复的力气依旧只有十万斤,所以还是在损耗陛下的寿元。、

        那么目前这种情况下,陛下依旧需要减负,大大的减负!”

        大国师宇真的道理直白而简单,让仁尊皇姬隆听的非常明白,比起祖神殿的圣祭们扯一堆晦涩的让他听不懂的天道人道,要高明的非常多。

        所以大国师宇真的每一次解说,都让仁尊皇姬隆相信一分。

        因为这种直白的了解,仁尊皇姬隆的感觉中,这个计划,是他在自己在执行,而不是大国师宇真的原因。

        只是,大国师的这个解释,让仁尊皇姬隆更加的担忧,“丢失一成半的国土,才让朕减负两成左右,那要想完全减负,朕这大周的国土,岂不是要丢失八成甚至九成以上,才能续寿?

        到那个时辰,朕的大周,恐怕都要亡了,那朕续寿还有什么用处?”仁尊皇姬隆皱眉问道。

        “陛下想岔了,减负,只是一减,陛下忘了还有一增?”

        “一增?”

        “是啊,到时候大周的国土,是陛下亲自打下的,给陛下的天道人道国运加持自然又非同一般。

        陛下现在的国土继承自祖上,获利的天道国运加持有限,一天最多只能恢复十万斤力气。

        若是陛下亲手开疆拓土,那天道国运加身之下,陛下能够恢复的力气可能就是三十万斤五十万斤甚至是百万斤,这也是陛下的万年寿元来路之一!”大国师宇真说道。

        “一减一增?”

        思忖几息,仁尊皇姬隆突然间就露出了笑容,“朕明白了。

        假如朕将消耗减负到五十万斤,再开疆拓土之下每日新增的气力增加到三四十万斤甚至是五六十万斤,那么朕的消耗就会大幅度减少,不会再消耗朕的寿元,甚至会增加朕的寿元,是也不是?”

        “陛下英明!”大国师宇真适时的拍了一记马屁。

        闻言,仁尊皇姬隆却是兴奋的磨拳擦掌起来,“这么说,朕还要大量的丢州失郡。

        不过,朕也得保存大周的有生力量,以做将来开疆拓土之资,这些,朕可得好好谋划一番......”

        “还有,这国土的丢失,可不能是朕的责任,必须是臣子无能啊......但是按目前的状况,各处兵锋都会被遏制,照目前的布置,除非有新的外族入侵,否则,大面积丢土失疆,是不太可能了......”

        思忖着,仁尊皇姬隆就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了大国师宇真,“国师有何可以教朕?”

        以前,仁尊皇姬隆觉的守住国土是难事,现如今,群臣百官用命的情况下,如何丢失国土,也是极难的。

        “陛下,威王与卫国公之死,已然让天下疑虑四起,这样的手段,为陛下计,为大周计,都不能再用了。

        为今之计,唯有从后勤军需一事上入手,若是前线的将士没有粮食武器,恐怕也打不了胜仗吧?”大国师宇真说道。

        “此计不妥!”仁尊皇姬隆一口回决,“大周军粮军需转运,自有一套规则,朕哪怕贵为天子,也无法插手!

        而且,朕若是插手导致军粮军需不足而战败,那朕就会成为大周的罪人,甚至是帝位不稳了!”

        “陛下,臣的意思不是陛下直接插手,而是陛下针对主管军粮军需转运的重要官员入手,若是他们出了问题,大周的军粮军需转运,肯定会乱上一段时间。

        对于前线战争而言,军粮军需晚上几天,就足够了!”

        仁尊皇姬隆眉头紧皱了起来,“再次刺杀,这太明显了吧?”

        大国师宇真笑了起来,“陛下,何须刺杀!

        大周那些主管军粮军需要转运的官员,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满脑肥肠,从贪腐一事入手,一查一个准!

        陛下只需要让巡天司查出实据拿人之后,交给刑部审理定罪就可。

        届时,陛下肃清贪官污吏,天下称赞,前线将士军粮军需不足,也只会骂这些贪官污吏,而不是会怪陛下分毫!

        若有重指责查赃之事误了战事,那么陛下不是还有大司天来项缸吗?”

        “此策——大妙!”仁尊皇姬隆忽地就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