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第九十五章 遗言!
    于恐怖广播之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在这里,大部分人之间只有利益的变换,而利益,有时候又显得有些赤、、裸裸,让习惯于在现实世界里靠着完整社会体系出生、长大、生活的人,很是不能适应;

    总觉得,这个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其实,在故事世界里,苏白似乎还真没有遇到过真正的信任,以前会很少,以后……其实会更少,因为越是活到后面的人,其实已经越是习惯于把这种利益至上的法则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而抱有美好幻想的人,肯定有,但很难活到后面;

    冰层上的裂纹开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但是却依旧毫无声息,正在摸索尸体身上东西的小马哥以及冯亚龙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这是一种很诡异的场面,一种让人觉得很违和的画面;

    但是,无声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再者,无论是冯亚龙还是小马哥,都不是傻子,能够没有通过对话和交流,只是凭借着感觉就能够从各自小队里直接反水来了一把黑吃黑,这样子的人如果是傻子,那么死去的冰冻男,死去的王乐章,死去的张素以及死去的猫女,又算是什么?

    终于,在同一时刻,正在摸索东西的小马哥和冯亚龙一起愣住了,他们一起站直了身子,然后几乎是一起地,回头看向身后,他们还是感应到了;

    “咔嚓……”

    冰层碎了,

    碎了一地,

    许晴的尸体落在地上,全身发青,毫无生机,很是僵硬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苏白,则是依旧站着,他发出了一声痛苦地低吟,整个人慢慢地蹲了下来,抱紧着自己的身体,蜷缩着,显然是冷,很冷,非常冷,冷得他灵魂发颤,整个人几乎是不能自已;

    冯亚龙和小马哥的目光对视了一下,随即,小马哥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一边缓步走向了苏白一边道:

    “冯亚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当时那一道雷先劈我再劈丘克(冰冻男),可能,你之前所在的那个小队,真的能创造出一个奇迹,一个以弱队的姿态完胜我们这支所谓强队的奇迹;

    因为这个吸血鬼,居然直接杀掉了我们两个人。”

    小马哥的步子迈得很慢,他之前认为苏白死了,结果苏白没死,是他大意了,他意识到自己犯了和许晴最开始碰见苏白时所犯的一模一样的错误,这个吸血鬼,生存能力确实很惊人。

    冯亚龙则是鼻音哼了一声:“那样子的话我能分得多少?现在我又能分得多少?”

    “也对,你这选择,其实是很明智的。”小马哥一边说着一边靠近着苏白,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苏白,看似依旧在和冯亚龙随意聊着天,但是他早就处于了一种全神戒备的状态;

    其实,小马哥身上的伤势也是很严重的,尤其是胸前被猫女抓出来的创口,但是他还能继续撑下去,因为他的体魄,确实很惊人,本钱足。

    苏白慢慢地抬起头,眉毛上也带着寒霜,如同一个垂暮的老人,现在也就只剩下一口气还在了。

    但是,苏白还是几乎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奋力地举起自己的双臂,想要提起枪;

    “呵呵……”

    小马哥抡起斧头扫过去,虽然他距离苏白还有一小段距离,但是斧头上的罡风却能够拓展出更多的距离,直接扫到了苏白身上。

    苏白此时的动作很是迟缓,也没了之前的犀利,罡风扫到了他身上,哪怕小马哥如今也是因为他自己的伤势牵扯也变得有些虚弱,但这罡风依旧不可小觑,直接将苏白扫飞了出去,两把地狱火散弹枪也落在了地上,苏白摔在了更远的位置。

    自苏白的肩膀位置到胯下,一条很长很恐怖的伤痕出现,整个人如果再脆一点,这时候已经被劈成两半了。

    “看,你的两把枪都掉了,没这两把枪,你就是一只可怜的吸血鬼,哦不不不,还是一头杂种一样的僵尸。”

    小马哥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沉之色,他的胸口此时忽然传来了一股刺痛,猫女临死前在自己身上的两爪子似乎还参杂了一些异样的毒素,虽然不致命,却也让自己有些麻烦,算了,还是先宰了这个家伙然后找个地方疗伤吧,这个支线任务也懒得去做了,这里的收获加起来,估计两三千故事点都有了,那些小头的任务奖励,又不是主线任务,确实可以不在乎了。

    冯亚龙刚刚从猫女身上摸出了一条玉佩,玉佩里有着清晰的花纹,还有一只野猫的图案,栩栩如生,摸在手中,一种温热的感觉自掌心传递到四肢百骸,很是舒服;

    “我说这猫女怎么一直修炼要妖族功法但是身体还这么康健,气血还这么足,是有这么一个好东西在啊,有了它滋补我的身体,我以后也不用担心施展阵法对自己身体所造成的损害了。”

    随即,冯亚龙又扭过头看向了小马哥,皱了皱眉,问道:“怎么还没解决掉,难不成要我还要布置一个阵法帮你?我现在也已经几乎透支了。”

    “催什么催,赶着去上吊?”

    小马哥骂了一声,加快了脚步,整个人开始了冲刺,一把斧头放在胸前做防御,一把斧头举起准备给苏白最后一击送苏白上路。

    在这个时候,小马哥还是很谨慎的,他是担心苏白还有什么后手,因为这个吸血鬼看起来实力不强,尤其是没了两把地狱火散弹枪之后更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但是小马哥还是不敢大意,总觉得有种诡异的感觉在里面。

    其实,苏白是真的没后手了,他甚至连坐起来都办不到了,只能默默地躺在地上,尽可能地微微抬起头,看着小马哥向自己冲来,感受着地面随着小马哥奔跑时所带起来的震动。

    “有遗言要说……”苏白很轻地说道。

    “跟阎王去说吧。”小马哥已经到了苏白身前,斧头凝聚出罡气,这是打算把苏白直接砍烂炸开,一块完整的肉都不给苏白留。

    就在此时,还在抓着玉佩美妙感受着的冯亚龙眼皮子忽然跳了一下,然后他看见了一抹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张开嘴,想要提醒,却发现为时已晚,因为血色,已经降临;

    小马哥的身体站在苏白面前,保持着举起斧头的姿势,却一动不动,斧头没有劈下来,他也没有再能往前一步,在他的身后,一个女人的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同时,一把黑色的匕首,很是顺畅地刺入了小马哥的后颈位置,小马哥整个人身体一颤,脸色顿时发黑,甚至连回头看一下都坐不到,就这么站在原地,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这把匕首,是苏白的,是苏白从妖穴之中带出来,本来是狐妖拿来磨牙用的匕首,锋锐无比,而且带着剧毒。

    许晴轻轻地抚摸着小马哥的胡渣,带着一抹怜爱,于小马哥的耳垂边吹了吹气:“论起装死伪装的本事,吸血鬼可真的排不上号呢,这应该是我们的刺客,最拿手的本事啊;

    而且,这几天相处以来,每晚你休息时,都会下意识地揉捏你后颈这个位置,我知道,这里是你的罩门,是你最薄弱的位置,其实,我一直没想到,我会拿着敌人的匕首刺入你的这里,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幕的。”

    许晴自小马哥身上落了下来,小马哥的尸体也随之倒下。

    冯亚龙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慌忙后退,许晴则是瞥了一眼小马哥,随后,她的身形在原地消失;

    苏白挣扎着向前爬了爬,没爬多远,好在也不需要爬多远,因为小马哥庞大的尸体就在他身边,他看着小马哥,笑了笑:

    “之前叫你说遗言,你不说,现在,想说也没机会了,算了,跟阎王说出去吧。”

    说完,苏白露出了两颗獠牙,直接刺入了小马哥的体内,匕首的毒素经过小马哥鲜血的稀释,会对苏白造成一些影响,但不会致命,而且苏白现在的确是需要鲜血,尤其是强者的鲜血,更是美味,对自己现在的伤势更有好。

    等到一刻钟后,苏白长舒一口气,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小马哥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但是苏白的脸上也露出了青绿色,显然是余毒未消,但并无大碍,匕首的毒素看来只是对第一瞬间的活物造成最大的伤害,随后毒素在自然界里会很快消弭减弱。

    许晴回来了,手里拿着冯亚龙的人头,她身上多出了一些伤势,显然是由冯亚龙垂死挣扎时造成的。

    许晴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地上的两把地狱火散弹枪,她走过去,捡起两把枪,然后看了看苏白,

    苏白对她笑了笑,

    许晴则是双目一寒:“信不信我拿你的枪直接崩了你?”

    苏白点了点头,但是很快,两把地狱火散弹枪被丢在苏白面前;

    “组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