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爱情利益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爱情利益

        这韩玄牝年纪虽小,但是性格却像极了韩艺,最开始在萧府的时候,他是娇生惯养,萧锐什么都依着他,什么都给他最好的,比对亲孙子还要好一些,但是后去到了梅村,这生活过得比较清贫,韩艺也没有说锦衣玉食,就跟寻常人家一样,但是他也过得很开心,没有哭闹什么的,只要热闹就行,他就是不太喜欢被人约束。

        韩蕊就比较严于律己,父母说的,就是一定会听,并且尽力去完成,与韩玄牝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性格,但是韩蕊又从不去说教弟弟,故此他们姐弟的感情是非常要好。

        正如韩艺自己所言,那尚书令那只是副业而已,跟那什么心医是一个性质,他真正的主业还是萧无衣的丈夫,韩玄牝、韩蕊的父亲。

        所以萧无衣他们一回来,韩艺就立刻请了几天假,在家陪着他们,其实也不能说陪,因为他比韩玄牝、韩蕊更要享受,倒是萧无衣趁机休息了一下,躲在屋里,看看书,派下人去联系一下她的死党,远离韩玄牝这个闹腾的家伙。

        第二日,他们就一块去拜访萧钜他们。

        萧家当然已经知道元牡丹与杨飞雪的存在,如今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也都没有什么意见,因为这对于贵族而言,其实就是一种联姻,只不过原本需要三个人的联姻,如今只用了庶族,这种关系在当代而言,那是非常奇妙的。

        萧家这种大家庭可是热闹,韩玄牝又与以前的表兄弟重逢,玩得是不亦说乎。

        韩艺与萧无衣则是陪着萧钜他们聊着一些老家的事,倒是没有谈什么正事。

        在萧家玩了一整日日,韩艺又带着韩蕊、韩玄牝去到杨家,这回萧无衣倒是没有去,她觉得先让韩艺去打个头阵,到时再一块去,这样可能更好一些,于是她将她的死党都约到家里来,如今萧锐也不在,萧府就是她说了算。

        ......

        杨府。

        “孙儿拜见老奶奶!”

        “乖乖乖!快快起来。”

        杨老夫人非常和蔼的将韩玄牝和韩蕊拉到自己身旁,又摸了摸韩蕊的小脑袋,道:“都已经长这么高了!”

        她可是头回见到韩蕊和韩玄牝。

        韩玄牝立刻又开始吹嘘自己的姐姐,咱姐可是比同龄的男孩都有高得多。

        杨老夫人听得呵呵直笑,又向韩艺道:“韩艺,你这儿子可是像极了你啊!”

        韩玄牝郁闷道:“老奶奶你也这么认为么?”

        杨老夫人愣了下,道:“这不好么,你爹爹多有能耐呀!”

        韩玄牝道:“可是娘说,我好得都像娘,坏的都像爹爹,老奶奶说玄牝像极了爹爹,那---!”

        说着说着,他翘着小嘴,老大不满啊!

        韩艺是一脸尴尬,做不得声呀。

        杨老夫人听得笑声更大了,道:“老身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更像你娘。”

        韩玄牝喜道:“是么?”

        “是是是!”

        杨老夫人点点头,又问道:“你们想不想多一个弟弟妹妹?”

        杨飞雪听得双颊生晕,下意识的看向韩艺,只见那厮一脸坏笑的眨着眼,当即美目一瞪。

        忽闻韩玄牝道:“这可得雪姨娘点头才行,我娘她可不会再生了。”

        杨老夫人都愣住了。

        杨飞雪两颊通红,跺着小脚道:“玄牝,这是谁教你的。”

        一旁的杨思讷哼道:“还能是谁。”说着,看向韩艺。

        韩艺都冤枉死了,正欲辩驳时,韩玄牝眼珠一转,道:“杨爷爷说得对极了,就是爹爹教孩儿的。”

        完了!这回跳到黄河里面都洗不清了!韩艺恨不得将韩玄牝抓过来,狠狠打几下屁股,这小子还真是一个坑爹小能手啊。

        杨老夫人却道:“韩艺,你可莫要太迁就雪儿了。”

        他当然相信韩玄牝不会撒谎,既然韩艺都这么跟韩玄牝说了,那肯定就是杨飞雪不答应。

        韩艺心中一喜,这真是因祸得福呀,旋即道:“老夫人言之有理,我会努力的,争取今年就完成任务。”

        杨老夫人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道:“那老身可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啊!”

        元牡丹、萧无衣都养了,杨老夫人能不着急么,在古代社会下,无后为大啊!

        “韩艺,奶奶,你们说什么了,玄牝和蕊儿都还在了。”

        杨飞雪急得直跺脚,这地方待不下去了,她拉着韩玄牝、韩蕊就往外面走去。

        杨老夫人也没有阻拦,呵呵笑道:“我这宝贝孙女什么都好,就是脸皮薄了一点。”

        韩艺呵呵道:“我脸皮厚,可以互补啊!”

        “互补?”

        杨老夫人、杨思讷相觑一眼,均是笑着直摇头,这哪里像一个中书令啊。

        杨老夫人又道:“关于这门婚事呀,老身与雪儿他爹最为担心的,就是我杨家其他的人不满,可是没想到会解决的如此顺利,以你如今现在的地位,咱们杨家上下,对此都是非常支持的。”

        她说得非常直白,这也没有必要隐瞒,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如果韩艺只是一个田舍儿,或者说一个商人,这就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哪怕你们爱得死去活来,也是决不允许的,好像那崔大姐一样,哪怕你到天涯海角也得抓回来,宁可你死,也不会答应的,因为这关乎整个家族的名誉,但是如今韩艺贵为尚书令,而且名望极高,谁家女子嫁给韩艺,那在百姓眼中都是高攀,韩艺已经不在庶族的阶层内。

        这杨家上下当然答应。

        韩艺心里明白,但他觉得这非常正常,这也是他应该做到的,要没有这能力,那就别去招惹人家,省得害人害己,道:“老夫人,这是小婿应该做的,小婿绝不会委屈她们任何一个人的。”

        “这老身倒是相信,老身看过这么多人,是不会看走眼的。但....你还是一个例外。”杨老夫人呵呵道:“当初老身总是责怪二郎,当初不该放你走,可是老身还是没有想到,你能短短数年间,便从一个田舍儿做到尚书令,这真是难以令人相信,要说到这能力,你比雪儿去世的爷爷还要强上不少啊!”

        杨思讷立刻道:“母亲大人,这小子岂能跟爹爹相提并论。”

        韩艺忙道:“是是是,小婿何德何能,岂敢与杨孝公相比。”

        杨老夫人只是笑了笑,孰强孰弱,她心里明白的很,又道:“韩艺,以你目前的地位,老身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了,就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老夫人请说。”

        “你如今身为尚书,风光无限,但是古人言道,‘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当初许敬宗、李义府也如你今时今日这般风光。”

        韩艺拱手道:“老夫人的谆谆教诲,小婿定当铭记于心。”

        这老夫人吃的盐比韩艺吃得米都要多得多呀!她见过太多曾今权倾一时的宰相,最后都没有好下场,能够处于权力中心且能够善终的,那都是智慧超群之人。

        杨思讷突然道:“娘,你是不是还有件事,忘记跟韩艺说了。”

        杨老夫人先是一愣,随即连连道:“是是是,差点忘记说了。”说着,她又看向韩艺,笑呵呵道:“韩艺,有件事老身想要劳烦你动动脑经啊!”

        韩艺忙道:“老夫人尽管说。”

        杨老夫人似乎还有一些羞于启齿,还先叹了口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如今许多大家族都开始从事买卖,我们杨家也想做一些买卖,可是我们杨家也没有做过什么买卖,不知你可否指点一二。”

        如今从商已经快要形成一种潮流,地主财富增长的太慢,而如今又是韩艺掌权,大家都知道朝廷今后的政策肯定会重商,而且他们也不敢再要求朝廷重农抑商,要知道武媚娘新政就有重农抑商的意思,结果弄成这样,韩艺这时候变法的阻力其实非常小的,而且杨家也有不少人被裁,杨家上下都认为,有这么一个女婿,可不能放着不用啊!

        如他们这种大家族,没有什么纯粹的爱情,那真是小说里面的,这婚姻一定掺杂复杂的利益关系,大家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岂敢!岂敢!”

        韩艺谦虚的拱拱手,微一沉吟,突然道:“种草!”

        杨思讷沉着脸道:“种草?这是什么买卖?”

        弘农杨氏,关中大名鼎鼎的贵族,你让我们去种草,你这是在羞辱我们杨家啊!

        韩艺忙道:“杨公可别小看这种草,因为接下来朝廷会大力鼓励贸易,而如今的贸易就避不开这驴马运送,驴马可都是要吃草的,随着西北贸易的加大,驴马的使用将会越来越多,这就需要大量的草料,可如今还没有人开始从事种草这门行业,而据我所知,整个关中地区有着不少的荒地,这些地都是因为河流的干枯,种不了粮食,长满着杂草,地价可是的非常便宜,杨家可以将这些土地买下来,然后开始种植草料,因为成本低,甚至于比种粮食都要赚钱一些。”

        杨老夫人和杨思讷面面相觑。

        有些不敢相信,这种草也能够赚钱?

        这是什么世道啊!

        可听说韩艺说得也不无道理哦。

        杨思讷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韩艺点点头道:“杨公放心就是,一定赚钱。”

        杨老夫人笑呵呵道:“儿啊!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这若是一般商人,听到韩艺这么一说,估计已经跑出门买地了。”

        韩艺笑道:“老夫人过奖了。”

        陪着老夫人聊了半响,韩艺又去到杨飞雪的小院,只见韩玄牝和韩蕊坐在小板凳上,仰着小脸,正全神贯注的听杨飞雪讲故事。

        韩艺悄悄走了过来,但还是被韩蕊给发现了。

        “爹爹!”

        韩玄牝见到韩艺来了,如临大敌一般,道:“爹爹,你先别吵,我们正在要听雪姨娘讲故事。”

        杨飞雪听得噗嗤一笑。

        韩艺瞪了他一眼,道:“岂有此理,难道爹爹就不能听啊!”

        “你听是可以的,但可不能吵哦。”

        “你都能够做到不吵,爹爹还做不到么。”

        韩艺抄起一个小板凳来,坐在他们边上。

        杨飞雪看着韩艺这个大龄儿童,只觉非常尴尬,道:“你休要胡闹!”倒是有点老师的威严。

        韩艺一脸纯真道:“我没有胡闹,我可是最爱听你讲故事了,你忘记了么!”

        “我也是。”韩玄牝立刻道。

        杨飞雪看着这一对活宝父子,只觉非常无奈,“那---那你坐高一点,你这样,我可讲不出来了。”

        “了解!了解!”

        韩艺眨了眨眼,然后搬了张高椅子过来,坐在杨飞雪的身边,一手揽在她的肩膀上,还很贱的问道:“是这样么?”

        杨飞雪一翻白眼,不去搭理这厮,她知道这只会越说越尴尬,又继续了讲了起来。

        韩玄牝、韩蕊听得极其入迷,渐渐地,就连韩艺听得入迷了。

        过得一会儿,这片故事便讲完了。

        “雪姨娘,再说一篇吧。”

        韩玄牝立刻喊道。

        韩艺直接从杨飞雪手中拿起稿子给他们,道:“自己去看!”

        “也行!”

        韩玄牝急急接过稿子来,然后跟韩蕊往屋里跑去。

        杨飞雪道:“有你这么对儿子的么?”

        韩艺笑道:“我是锻炼他们的识字能力,你未必还真喜欢跟他们讲故事。”

        杨飞雪点点头道:“这当然是真的。”

        “不会吧?”

        “什么不会,我以前也经常跟孩子们讲故事,跟他们讲故事,还能锻炼的我的讲课能力。”

        韩艺听得一笑,道:“怎么?这才刚回来就想回学院上班呢?”

        杨飞雪点点头,道:“可以么?”

        韩艺摇摇头道:“我可不会做让你不开心的事。”

        杨飞雪抿唇一笑,螓首轻轻靠在韩艺的肩膀上,又问道:“对了,你觉得方才那故事怎么样?”

        “我正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什么?”杨飞雪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韩艺。

        韩艺笑道:“恭喜你的笔力和想象力更上一层楼了,可见这一趟出门,你收获甚多啊!”

        杨飞雪欣喜道:“不瞒你说,我是真有这种感觉,以前写童话故事的时候,老是觉得不知该如何下笔,多半还都需要你来指点,但是在旅行的时候,我只觉下笔如有神助,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得到许多灵感。”

        韩艺哈哈道:“那咱们可要发财了!”

        “你就知道发财。”杨飞雪白了他一眼,又道:“其实钱只是其次,你知道么,我在扬州、睦州、宋州等地方,看到那些孩子在看我写得故事,我就觉得非常开心。”

        韩艺笑道:“这当然是首要的,但要是兴趣能够带来财富,让自己活得更好,那无疑是这世上最为幸福之事,你要知道,在这世上有着许多人为了生活,干着自己非常讨厌的工作。”

        杨飞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

        在杨家玩了一日,韩艺又带着韩玄牝和韩蕊去到元家堡,如今关系已经公开,韩艺肯定得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拜访这些长辈们。

        来到元家堡的范围内,远远见到门前站着一位拥有完美身材的少妇,只是远远看去,就非常养眼,把韩艺激动的都将韩蕊、韩玄牝给忘到车内,迫不及待的跳下马车来,快步走了过去,一把便搂着元牡丹道:“韩夫人,有没有想夫君我啊!”

        元牡丹没想到韩艺会这么奔放,还愣了一会儿,才红着脸道:“你作死呀,这都还在外面。”作势便要挣脱开来。

        韩艺却抱得更紧一些了,哈哈大笑道:“在外面又如何,元牡丹就是我夫人。”神情有些嚣张和欠扁。

        关于名分这东西,元牡丹还真无所谓,她其实还喜欢以前那种遮遮掩掩的日子,但见到韩艺这么般开心,倒也不忍再推开他,因为她知道韩艺对于身份的问题,始终怀有内疚之心,只是笑着白了他一眼。忽闻马车那边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道:“姐,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就算摔倒,我也会垫在下面的。”

        二人转头一看,只见韩玄牝已经跳下马车,正小心翼翼的扶着韩蕊。

        “你这人啊!”

        元牡丹瞪了韩艺一眼,正欲过去,韩艺却是拉住她,笑道:“不是玄牝么!”

        元牡丹回头看了他一眼,在回过头去时,韩蕊已经下得马车,拉着韩玄牝的小手道:“弟弟,谢谢你。”

        “谢啥!保护姐,那是我应该做的。”韩玄牝拍着自己的胸脯,老气横秋道。

        “娘!”

        “大姨!”

        二人又跑到元牡丹身边。

        忽闻墙上有人说道:“小子,真是不错,比你爹可是强多了。”

        “大伯!”

        韩蕊抬头一看,惊喜的喊道。

        正是元鹫!元鹫是爱屋及乌,简直将韩蕊当自己的亲女儿一样,韩蕊也非常喜欢元鹫。

        “蕊儿!”

        元鹫从墙上跳了下去。

        韩玄牝睁着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元鹫,然后道:“姐,这就是爹爹最讨厌的元大伯么?”

        完了!

        韩艺当即一捂脸。

        元鹫当即黑着脸道:“小子,你爹经常说我的坏话么?”

        韩玄牝余光瞧了眼韩艺,眼眸一转,点点头道:“是呀!爹爹老是跟我说,这世上就是姐的大伯能够让他吃亏,所以爹爹最讨厌元大伯了。”

        元鹫听得神色一顿,随即笑呵呵道:“你爹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可刚说完,忽见到韩玄牝眼中闪烁着狡黠之色,当即反应过来,心中好气好笑,竟然被一个小娃给骗过去了。双手一张,将韩玄牝和韩蕊给抱起来,一手托着韩玄牝,放在脖子上,拍了下韩玄牝的小屁股,“坐好了,可别摔着了。”

        韩玄牝激动不已道:“元大伯放心,我不会摔着的。”还兴奋的朝着韩蕊招了招手。

        这动作韩艺可是坐不到。

        元鹫驮着韩玄牝,抱着韩蕊,便往里面走去,至于韩艺么,他连招呼都不想打,只隐隐听他说道:“你小子可真是像极了你爹。”

        玄牝哥听得这话,当即又郁闷了。

        韩艺苦笑的直摇头,拉着元牡丹的手,往里面走去。

        “唉...终于可以拉着你的手去逛街了!”

        元牡丹只是抿唇一笑,突然轻轻“啊”了一声,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不管什么事,都给我忍住。”韩艺颇为严肃道。

        元牡丹诧异道:“为什么?”

        韩艺道:“因为我现在心中只想着你,再重要的事,我也不想听。”

        元牡丹听得好气好笑,轻轻哼道:“不说便不说。”

        韩艺嘿嘿一笑,道:“夫人别生气,我只是觉得这事待会见到大伯,还得要说的,你知不知道我这么久没有见到你,可快要得相思病了,好在我是心医,自我调控能力比较强。”

        元牡丹无语道:“多大的人了,还说这些话。”

        韩艺笑道:“你现在不习惯,没有关系的,我还会说上个几十年的,终有一日你会习惯的。”

        元牡丹心头一暖,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任由韩艺揽着自己的肩膀,沿着那鹅卵石小道向议事堂那边走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旅行,你一直都在打理元家的买卖,没有跟无衣一样,到处游山玩水。”

        元牡丹将脸颊边的几缕发丝拨至耳后,“我对那些不感兴趣。”

        “这都怪我啊!”

        韩艺叹了口气,道:“要不是我中途离开,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元牡丹笑道:“我知道,所以我心里非常感激陛下将你给召回去了。”

        “这么嚣张?”韩艺嘿嘿一笑,道:“不过没关系,我们都还年轻,还有大把机会去完成这一次的旅行。”

        元牡丹笑而不语。

        来到议事堂门前,二人才念念不舍的分开来。

        “大伯!”

        “韩艺来了,坐坐坐。”

        元乐突然左右看了看,道:“怎么没有看见蕊儿和玄牝?”

        元牡丹道:“让大哥给抱走了!”

        元乐没好气道:“这个元鹫真是一点礼数都不懂,我们都没有见着,他就给抱走了。”

        元牡丹莞尔一笑。

        元禧轻咳一声,道:“韩艺,关于元斐他们带回来的那些货物,已经运送到了三门山。”

        元牡丹补充道:“还有许多来自江南的粮食、茶叶。”

        韩艺笑道:“元斐有没有列出他们想要的货物。”

        元禧闻言,突然皱了下眉,元乐他们的脸色也显得有什么怪异。

        韩艺好奇道:“难道有什么困难的地方?”

        元禧道:“我们虽然占领了那些岛屿,但是没有受到朝廷的任何帮助,我们必须得武装自己,这样一来可以保护自己,二来也可以继续占领更多的土地。”

        韩艺道:“也就是说需要武器?”

        元禧点点头。

        元牡丹道:“在得到乐浪州的铁矿之后,我们已经拥有生产武器的原料,只是国内可不准民间生产武器。元杰本事想让元哲将铁矿全部运到岛上去。可是我大哥却说,应该将武器和人分开来管理,这样便于控制。我大哥建议先将工匠调去流求(台湾),在那里建办作坊,专门生产武器,然后再运去岛上。”

        想不到那厮还有这本事!韩艺点点头道:“元堡主说得很对,应该这么做。”

        元禧叹道:“但即便如此,老夫还是感到有些不安呀,这要是被朝廷发现了,那我们元家可能就会遭殃了,而我们只是为了赚钱,可绝无其它的想法。”说着,他又看了看韩艺,道:“若是朝廷允许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韩艺笑道:“我相信如果朝廷认识到这对于国家的好处,朝廷会支持我们的,但是这需要事实去证明。”

        元禧点点头,又道:“对了!牡丹可有将那事告诉你?”

        韩艺错愕的看着元牡丹道:“什么事?”

        元牡丹翻着白眼道:“我方才想说的,是你没让我说。”

        “哦!对对对!”

        韩艺连连点头,又好奇道:“不是这事么?”

        元牡丹摇摇头道:“我们在途径三门山时,发现三门山多了一个纺纱作坊,全部都是依靠水力在推动,我稍微打听了一下,他们的每天的产量最高可以达到我们元家纺纱作坊的三十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