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千零十一章 贤者六学号

第二千零十一章 贤者六学号

        伟大的发明!

        对于科学发明,如今的李淳风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力,而且被韩艺称作为伟大的发明,这肯定不简单,当下也顾不得为云休接风洗尘,更加顾不得天色已晚,拉着韩艺,嚷嚷着要去看看那宝贝。

        韩艺被逼无奈,只能与李淳风乘坐马车又赶往码头。

        倒是云休有些不太理解,这有什么伟大的?

        等到韩艺与李淳风赶到码头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只能点着蜡烛照明,但即便如此,李淳风兀自是激动不已,他仿佛进入了一个大宝库似得,对于这艘船所有的部件,都是一看再看,神情比前面韩艺的神情还要痴狂一些,嘴里不住的念道:“不可思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韩艺能够理解他,因为这个小小的锅炉房就是一个工业时代的缩影,也预示着工业1.0版本时代即将来临。

        当李淳风得知这蒸汽机的原理后,立刻道:“老朽明白了,老朽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你让云休去烧水,你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是么?”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我的确是想到了这一点,但我也只是想到而已,就算太史你想到了,你认为一定会实现么?”

        李淳风皱眉沉吟着。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为什么云休当初能够想到,就是因为他一门心思都在寻早动力代替人力,只不过他是为了自己而已,因此当初韩艺安排云休去烧水,云休马上就联想到蒸汽动力。

        李淳风显然不具备这个因素。

        韩艺又继续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告诉你们的原因,因为这是很难实现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实现。”

        说到这里,他轻轻一叹,道:“这台机器,可不是云休一个人的功劳,云休只是负责设计,这蒸汽机的每一个部件,都是工匠们耗费几年的心血才打造出来的,就这小小一个螺丝,里面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心血,非但如此,除蒸汽机之外的技术,全都是由梅村杨家提供的。总的来说,这跟我其实没有任何关系。”

        这可不是一天冒出来的,这许多许多人默默的,不辞辛苦的努力着,经过十年的研发,才有了这一艘蒸汽船,是相当不容易的。

        李淳风稍稍点头,又道:“那也不尽然,至少你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世上有钱人如此之多,让他们花费这么多钱,去投资一项没有任何把握的研发,他们是决计不会干的。”

        韩艺笑了笑,这他也无法否认,其实他说得都是谎言,但是就连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在说谎,作为一个老千,他是要随时进入这个角色的。

        李淳风又道:“真是非常期待早点看到这一艘船在河面上开动起来。”

        韩艺道:“太史请放心,这不用等多久,应该就这几日吧。”

        他说的没有错,这确实不用等多久,除非他不要命了。

        关于这艘船的消息,很快就在长安传开了,因为小野、梦瑶都知道,云休自己也跟那些九品院士说了,这不可能瞒得住的。

        这消息一传出,可是不得了了,首先,长安的商人们都已经沸腾了,因为自从水力出现之后,大家就都摸索一种新得动力,毕竟水力是很有限,得靠老天吃饭,而且还得跟农业协商,律法还是保证以农为先,但大家迟迟都未有找到一种新动力来代替,如今听说云休带来了一种不需要的人力驱动的船,这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几乎长安所有的百姓,都陆陆续续跑到码头来参观这艘船,当然,谁都不准上船,他们只能站在岸边观看。

        可是站在岸上看,除了样式奇特,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这船得动起来,才能印证这个消息。

        然而,这消息也惊动朝野上下,包括李治,因为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如果是别的动力,比如说水力,风力,那也就罢了,依靠蒸汽推动船只,这个是完全没法想象,大家对此真是太好奇了,最后还是李治亲自下命让这一艘船动起来。

        这一日,在长安以南的渭河两岸上,是站满了人,一眼都望不到头,长安城内几乎是都空的,能放假的工人,商人都让他们放假。

        而在最佳河道中段最佳位置上,搭建了一个非常大的看台,文武大臣就不用多说了,李治一家人也都是全家出动,武媚娘、李弘、李贤都来了!

        这可就比滑翔翼还要令人感到惊讶,滑翔翼还是靠着气流,在古人的意识里,就是风力,而这年头已经有了风筝,不是很稀奇,但是蒸汽船可是靠着人的智慧,创造出来的动力,只要有足够的燃料,理论上是永无止境的运动下去的。

        “这船若是不靠人来推动,那得靠什么么?”

        “你还没有听说么?靠得是蒸汽呀!”

        “啥蒸汽?”

        “......就....就是烧开水冒得那水汽。”

        “啥?这怎么可能?那水汽怎么可能推动这么大一艘船?”

        “这...这,我想就是贤者六学神奇之处啊!”

        ......

        在试航还未开始前,岸边的观众就已经在激烈的讨论之中,但是谈论的都是同一个话题,就是蒸汽,他们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烧开的水,大家可都见过,怎么可能推动这么大的船。

        谁都无法解释这一点,所以,大家都暂时统一用“贤者六学”四个字来解释这不可思议的现象,其实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贤者六学究竟是什么学问,不跟儒家思想一样,从小父母就在向他们这灌输儒家思想。

        就连看台上的李弘,也觉得不可思议,向云休问道:“云院士,这区区水汽如能够推动如此庞大的船只,怎如何可能?”

        因为云休是总设计师,故此李治是破例邀他来看台上来观看试航,其实坐在看台上的,几乎都是三品大员,五品以下的官员,只能跟百姓站在一起。

        云休呆呆的看着李弘,仿佛不知该如何解释,又仿佛在问,你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来向你们解释的,我造这蒸汽船只是为了自己而已。

        韩艺忙解释道:“殿下,在道家思想中,有以柔克刚一说,那水珠都能将坚硬的石头给滴穿,蒸汽自然也能够推动船只前进。”

        李弘想了想,突然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有些道理。”

        李治呵呵笑道:“云院士总是能够给人惊喜啊!”

        云休木讷的点点头,也许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一些白痴。

        ......

        “怎么还没有来啊?可真是急死我了!”

        熊弟站在岸边,都快要将他那短脖子给伸到了极限,急得一身肥肉是直颤。

        被小胖拉来的小野,看着周边这些焦急的人们,嘀咕道:“真不知道那破船又什么好看的。”

        熊弟猛地回过头来,一本正经道:“小野,那船可真是不要人力来推动,而是靠水汽,这可是你说的,这是多么的神奇呀,怎么是破船呢。”

        小野没好气道:“你是不知道,那破船既没有马快,且还得不断的烧煤,不然的话,就走不了,我们当初就是因为煤给烧光了,给困在河道中,后来还是竖起了风帆,再加了一种脚踏装置,这才好不容易回到长安的,你要坐过一回,肯定不愿坐第二回。”

        “是么?”熊弟挠着下巴,若有所思着,突然问道:“那如果有足够的煤呢?”

        小野眨了眨眼。

        忽然间,东边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叫喊声。

        “出什么事呢?”

        吓得是杨思讷赶紧跑到看台前,一看才知道,原来大家是在欢呼,这才松得一口气。

        “来了!来了!哦.....!”

        熊弟激动的原地之蹦,虽然他并没有看什么,但是他太喜欢凑这种热闹的氛围,也太容易受到这气氛感染,当然,他的一只手还是搭在小野肩膀上的,不然的话,他可能会摔倒的。

        李治与文武大臣也赶紧起身来到看台前,隔壁的武媚娘与一干贵妇也纷纷起身,偶尔响起几声欢呼声,首先看到的是一股黑烟冲天而去,但见东边一艘无帆之船,迅速的往这边驶来。

        所经过之处,这沿岸的百姓都声嘶力竭的欢呼着,高高挥舞着双手。

        而在那艘的船的甲板上,也站着一群人朝着岸边招着手,兴奋的大声叫喊着,主要就是李淳风率领贤者六院的院士,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邀嘉宾,契苾何力、阿史那弥射、程处亮、阎立本、宇文修弥、张大器、元修,等等。

        “这的确不像似人在驱动啊!”

        “为什么在冒着烟?是不是起火呢?”

        ......

        张文灌他们那些大臣看得是目瞪口呆,这船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给他们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他们仿佛就从未见过船这么行驶的。

        这就是一种机械感。

        待那艘船从看台前驶过时,李治这才注意到船上挂着一道横幅,从船头到船尾,毫无美观可言,但是够长,够显眼,不过李治还是看不清。

        是一旁的崔戢刃道:“贤者六学号!”

        “贤者六学号?”

        李治听得很是纳闷,问道:“什么意思?”

        崔戢刃摇头道:“回禀陛下,臣也不明白。”

        李治又看向韩艺。

        韩艺讪讪道:“这是臣给着一艘船起得名字,因为这是贤者六院做出来的,因此臣就为它取名为贤者六学号。”

        此话一出,周边的儒生们顿时投来无数道鄙视的目光,你这广告打的也太丧心病狂了,都不惜破坏这船的美观。

        他们已经在YY下一艘船的名字,就叫做“孔子号”,“孟子号”,“老子号”。

        但是他们也只能想想而已!

        凭什么啊!

        这跟孔子有毛关系。

        就连李治也有些看不起韩艺,鄙视道:“你这挂着也太难看了一点吧,哪有你这么挂的。”

        真是谈不上一点点美观,就是很粗暴的在船头船尾,竖起两根杆子,然后将横幅挂起,真不是一般的难看。

        你管我,我出这么多钱,我挂一条横幅又如何?韩艺才不在乎美不美观,关键就是要让大家都看到,长大粗就行了,厚着脸皮笑道:“臣这不是怕大家看不清楚么。”

        李治是摇头直叹气,商人就是商人,又问道:“这船有多快?”

        韩艺道:“这恐怕得问云休。”

        “云休。”

        李治突然左右看了看,道:“云院士呢?”

        回头一看,才发现云休已经缩在椅子上睡着了!

        每个人当即都冒得一头冷汗,他们就不明白,如何在这么喧闹的环境下睡觉。

        但这也是云休的一个天赋,任何环境他都能够睡着,哪怕是在茅房边上,但是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他又可以一天一夜不睡,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李治喊道:“云院士。”

        “......!”

        李治尴尬道:“还真的睡着了呀!”

        张德胜急忙上前,轻轻拍了下云休,道:“云院士。”

        云休睁了睁眼,喃喃自语道:“已经结束了么?小人告退。”他冲着前面空空如也的矮榻说了一句,便准备离开。

        张德胜急忙一把拉住他,道:“云院士,可还没有结束,是陛下叫你了。”说着,还生怕他找不着方向,用手指着李治那边。

        云休还真没有找准方向,偏过头去,呆呆的看着李治,脑袋里面完全就是一团浆糊,都不知该说什么。

        李治当然不会与他一般见识,主动问道:“云院士,朕想问你这船能开多块?”

        云休道:“一个时辰能够走四十多里。”

        李绩皱眉道:“岂不是还不如帆船快?”

        云休挠着眉心,木讷的看着李绩,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不在乎时间,他在乎的是能够偷懒。

        韩艺急忙道:“在顺风的情况下,可能不如帆船,但是没风或者逆风的情况下,那肯定是贤者六学号快,并且这船也是可以挂帆的。”

        李绩点点头道:“这倒也是。”

        李治又问道:“云院士,你是如何想到发明这种蒸汽船的?”

        云休如实道:“因为我看到烧开水汽冲着那壶盖博隆博隆跳。”

        李治等了片刻,见他似乎没有再说下去的打算,突然哈哈一笑,左右问道:“各位爱卿可有看过那烧开的水壶?”

        李绩呵呵道:“回陛下的话,老臣心想大部分人应该都看过,只是没有人想到这一点而已。”

        其余大臣也纷纷点头。

        李治又向云休问道:“你为什么又能想到这一点呢?”

        云休想了想,道:“因为我不知道骑马。”

        李治眨了眨眼,有些无法理解,又一头雾水的看向韩艺。

        日了狗了!下回决不能带着云总出门,真是太费劲了!韩艺解释道:“陛下,是这样的,云休原本是想造一辆自己会动小车,但是最终没能成功,于是才有了这蒸汽船。”

        自己会动的小车。李弘眼中一亮,急忙问道:“为什么没有成功?”

        韩艺道:“据说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做轮子,要是太快的话,那木轮可能承受不了。”

        “原来如此。”李弘点点头。

        李治对此也是非常感兴趣,又打量了下云休,见他神情木讷,傻乎乎,真是没有无法想象,他能够造出这种非常奇特的船来,不禁呵呵笑了起来,道:“云院士,朕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云休呆呆的看着李治,这情商近乎于零的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他认为这很难,怎么可能一定会成功。

        尴尬......。

        李治从未与这种怪才对话过,不过也没有在意,哈哈一笑,又向韩艺道:“朕想去那船上看看。”

        韩艺道:“陛下说的可是贤者六学号?”

        李治一语不发的看着他,心中是好气又好笑,一个就跟块木头似得,一个又都快成人精了。

        你帮我宣传一下,又怎么呢?韩艺讪讪一笑,道:“陛下,暂时贤者六学号里面还很热很脏,若是陛下想去去,可下午再去,不过云休有一个蒸汽模型,可以让陛下观看这其中的动力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