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致命弱点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致命弱点

        这消息传到长安之后,长安百姓可就没法淡定,这可不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因为这吐谷浑离关中太近了一点,下来就是关中,而且那凉州肯定是没法运作,贸易是全部要停止,另外,吐蕃是倾国之力来打,这与禄东赞时期是非常的不同,那钦陵是连个借口都不找,那言下之意,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关键你还不知道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要统一高原,还是要入驻中原。

        但是有一个人非常兴奋。

        这个人就是元鹫!

        兽园!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元鹫是异常激动,又冲着韩艺道:“这...这回总该轮到我们上场了吧。”

        韩艺翻着白眼道:“我说元堡主,你能否有点志气,我说的是大平台,这种小规模的战役,我犯得着请你出马么?王方翼他们就可以摆平啊!”

        元鹫吞咽一口,道:“这规模还算小啊?”

        韩艺道:“放在贞观时期,当然是不算小,但是放到现在的话,以我大唐国力,那绝对是小规模。不急,不急,再等一会,平台还在构建之中,你稍安勿躁,好好养好身体。”

        饶是心大的元鹫,此时此刻,都开始在冒冷汗,“你究竟打算干什么?”

        韩艺呵呵笑了起来。

        这魔性的笑声,终于让元鹫感到有丝丝的害怕,甚至有些后悔,这玩得好像大了那么一点点啊。

        ......

        河源地区。

        王玄策区区两万军队,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吐蕃极其无耻的突然袭击,河源地区最终还是的彻底失守,但是钦陵对于这开门一战,是感到极为愤怒。

        “王玄策,王玄策,他日你若落在我手中,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钦陵是愤怒的将王玄策的饭桌一脚给踢飞。

        他们虽然赢了,拿下了整个河源地区,但是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王玄策领兵顽强抵抗着,利用地势挡住吐蕃最为凶猛的一波进攻,竟然为河源百姓赢得宝贵的撤退时间,最终王玄策所部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他让吐蕃得到的是一片荒芜,河源地区的百姓,是将马全部带走,什么牛羊、田地、房屋,反正带不走的,全部焚毁,繁华的河源地区瞬间变得一片萧条。

        王玄策最终还领着半数士兵退走了。

        这让钦陵非常生气。

        幸亏王方翼走了,否则的话,还不一定马上就能够占领的了这河源地区。

        吐蕃在这一对王炸面前,也真是吃尽苦头,钦陵是非常痛恨这对王炸。

        不过局势还是对他非常有利的,因为唐军是仓促应战,是没有任何准备的。

        “报!大将军,苏定方、赵持满领凉州兵正赶往吐谷浑救援。”

        “来吧!来吧!统统都来吧。”

        钦陵冷笑一声,道:“我要他们有来无回,在这高原之上,全歼他们的主力,如此,中原唾手可得。立刻命令大军全速全进,我们要赶在凉州之兵站稳脚之前,将战线推进到大非川。”

        “遵命。”

        ......

        ......

        唐军大帐中。

        “立刻传令裴行俭领大都护府、于阗之兵从西面进攻吐蕃。”

        “喏!”

        “咳咳咳...契苾将军,你立刻命人去北庭、西州征集人马,从石城镇进攻吐蕃,咳咳咳...吐蕃集中所有兵力在吐谷浑,其余地方必定空虚,要解吐谷浑之危,首先必须要分散他们的兵力。”

        “遵命。”

        契苾何力一抱拳,又问道:“司空,你的身体。”

        “不打紧。”

        李绩摆摆手,但是咳得却是越凶。

        .....

        户部!

        “我先前几番提醒你,国库空虚,没有应急之粮,你偏偏不信,如今好了,国库哪里拿得出那么多粮食,去支援大军出征啊!”

        张大象都快疯了,他内心的不安全感立刻爆发出来。

        韩艺没好气道:“可是你当时也没有说,吐蕃会这么不要脸的袭击,而且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而且局势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沙洲、凉州、鄯州都是有屯田的,那里有较为充足的粮食,暂时还可以保证我军在吐谷浑的补给。另外,只是太仓没有粮食,洛阳、汴州的仓库可都是有充足的粮食,你赶紧派人去将那边的粮食运到长安来。”

        “我现在去,我现在就去。”

        张大象说着狠狠跺了一下脚,然后跑了出去。

        韩艺一笑,喃喃自语道:“真是的,如果国库有粮食的话,那玩着还有什么意思。”

        .....

        萧府。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吐蕃人真是卑鄙无耻,竟然不宣而战,要是陛下允许老娘领兵前去的,老娘定要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孩儿愿同母亲一块前往。”

        韩玄牝是激动的高喊道。

        萧无衣斜目看了眼儿子,道:“你这臭小子一边玩泥巴去。”

        “你也别在这里叫嚷。”

        元牡丹又看向韩艺道:“夫君,我刚刚从元家堡出来,若是朝廷有需要,我们元家愿鼎力相助。”

        韩艺点点头,道:“暂时还不需要,区区吐蕃而已,他们都耗得起,咱们会耗不起么,再等等看吧。”

        萧无衣道:“夫君,这一回是决计不能再与那言而无信的吐蕃讲和,一定要跟他们打到底,咱们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韩艺嘴角一扬,道:“这是当然。”

        ......

        ......

        “驾...驾...!”

        较比起以往的商队,此时此刻,行走在丝绸之路上面的,一骑骑快马。

        西北大都护府。

        “岂有此理,那钦陵真乃小人也。”

        裴行俭接到李绩的信函,愤怒的将信函拍在桌上,立刻吩咐道:“立刻征集人马,随我进攻吐蕃。”

        “喏!”

        裴行俭艺高人胆大啊,还是非常淡定,他跟吐蕃也不是一回交手。

        可这命令才刚刚下去,西边便传来急报。

        “启禀大都护,吐火罗那边传来急函,大食突然从西北进攻他们,希望我们能够前去救援。”

        裴行俭眨了眨眼,一脸惊愕道:“大食?”

        ......

        铁勒,回纥部。

        “大哥,吐蕃出兵,吐蕃与大唐开战了,看来钦陵那小子并没有骗我们。”

        一个裸着左边臂膀,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入得大帐,开心哈哈笑道。

        只见帐中坐着一个光头、虬髯大汉,此人正是回纥部的酋长比粟毒,而刚刚进来的则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察干。另外,在他身边还坐着一人,此人正是被大唐通缉的李尽忠。

        比粟毒道:“吐蕃出动了多少人马?”

        “至少是二十万大军。”

        察干道:“可以说是倾国之力,大哥,咱们现在得做出决定了,同罗,仆固等部可都等着大哥你的命令啊!”

        李尽忠急忙道:“可汗,此乃恢复突厥霸业的天赐良机呀,你若放弃,将来你迟早也会跟我一样,被唐军四处通缉,狡猾的中原人可不会记得我们对于他们的帮助。”

        “这你放心,事已至此,老子怎看不明白他们玩得小把戏。”比粟毒冷笑一声,道:“是大唐耍阴谋诡计在先,也休怪我们不义。对了,我让你去打探靺鞨那边口风,可有消息?”

        察干笑道:“他们如今是怕得要命,我看只要咱们反了,他们一定跟着反的。”

        比粟毒笑道:“既然如此,那还说什么,咱们铁勒雪耻之时到了!”

        ......

        李绩发出一道道的命令,收到却是一道道告急信。

        大食那边突然兴兵来犯,西域那边都是藩国,如果不去救援的话,它们可能全部倒向大食,大食一下子就能够打到大都护府来,导致裴行俭只能放弃与李绩配合进攻吐蕃,而且只领着三千士兵,前往抵抗大食的入侵,因为没有时间给他征召更多的兵力。

        与此同时,铁勒九姓起兵反唐,将安北都护府的大唐官员全部处死,且号称十万之众,出兵北庭。

        李绩不但没有从北庭征召到精锐,还迫使他派出契苾何力令两万人马前去北庭救援,这北庭若失,他们大军将会面临腹背受敌,这是相当危险了。

        这唐军主力都才刚到达战场,这人就懵了,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多敌人,我们该去哪里打仗,唐军上下是人心惶惶啊!

        一时间,整个亚洲都燃起了战火!

        方才还冉冉上升的大唐帝国,瞬间就要崩塌似得。

        两仪殿。

        “陛下!陛下!”

        “父皇。”

        这噩耗接连不断的传入长安,李治那孱弱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会议中,突然昏死在两仪殿的卧榻上。他这身体本来早就该回去静养,但是他知道这时候,如果他病倒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他是在这里硬撑着,结果没有想到,这情况变得越发严重,他一手建立的帝国,仿佛正在雪崩的瓦解中,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已经承受不住了......。

        太子、大臣、皇后纷纷抢上前去。

        “宣御医,快宣御医!”

        张文灌激动得大喊着。

        而武媚娘却死死盯着一人,这个就是神情极其紧张的韩艺,心想,是他,这就是他的真实计划。

        念及至此,她当即脱出一身冷汗来,就连衣服都湿了,眼中是充满着恐惧。

        一旁的崔戢刃不经意间,捕捉到武媚娘的眼神,心中是又惊又怒,难道这一切又是他弄的,这...这他未免也太卑鄙了一点,赔上这么多人的性命,只为让一个女人坐上去,我...我怎能与这种人为伍。

        不一会儿,宫中所有的御医便赶到两仪殿。

        韩艺他们这些大臣们则是退了出去等候,唯有太子李弘与武媚娘在殿内看着。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抢救。

        “皇后,殿下。”

        那御医长官来到武媚娘和李弘身前。

        “怎么?父皇他怎么样?”

        李弘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袖子问道。

        那御医长官满脸大汗的解释道:“陛...陛下暂时...暂时是没有危险的,但是...但是...。”

        李弘激动道:“但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那御医长官道:“但是微臣也不知道陛下什么...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什么?”

        李弘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这御医说话总是往好得说,因为他据实说的话,可能激怒李弘或者武媚娘,因此丧命,他这么说已经表明是非常危险。

        武媚娘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下,突然道:“你要记住,陛下已经安然无恙,只不过需要静养,暂时无法出面处理朝政,若是有丝毫不利于陛下的消息传出去,我就要你人头落地。”

        “是是是,微臣明白,微臣明白。”那御医长官连连点头道,豆大的汗珠直接滴到地板上。

        武媚娘又道:“大臣们都还在外面等着。”

        那御医长官心领神会道:“微臣先告退。”

        等那御医长官退下之后,武媚娘又向李弘道:“太子,如今国难当头,若让人知道陛下的身体情况,军心、民心大乱,到时我大唐真的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崩塌,你是储君,此时此刻,你一定要扛起这副重担来。”

        “儿臣...!”

        李弘当即是面露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