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 万众期盼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 万众期盼

        其实按照中原王朝的尿性,这时候唯有战争才能够解决问题。

        因为中原王朝的一个特性,就是在最高的权力的争夺中,讲究的是成王败寇,失败者的下场,多半都是全家死光光,这斩草要除根,正是因为双方都知道这个事实,故此不可能退让,你退一步就是死,因为对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玄武门之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李世民为什么一定要诛杀李建成和李元吉,就是因为李世民也知道,要不将他们给杀了,一旦他们翻身,肯定会反过来杀他的。

        长孙无忌当初都落魄成那样,李治和武媚娘还是要赶尽杀绝,道理也是如此。

        失败的代价就是死。

        如今长安的情况都已经不是暗斗,而是明斗,为什么始终斗而不破呢?

        就是因为还有第三方的存在。

        这第三方就是韩艺。

        双方都知道,我们之间分出胜负,但不代表结局,韩艺要是不认的话,那就是白搭。

        虽然韩艺那边的唐军没有中原多,但问题是,最精锐的军队,以及唐朝最能打的将军,都在那边,那边还有着吐蕃、吐谷浑、西北地区、铁勒,这要是整合起来,势力可是非常可怕的,他们要等韩艺回来,必须要得到韩艺的承认,哪怕韩艺表示自己是中立也行,反正必须要韩艺表态之后,双方才会真刀真枪的开干。

        他们也害怕,我们搞得两败俱伤,你韩艺回来捡死鱼,因为,如果他们先打起来了,世道就乱了,韩艺就有很多种选择。

        问题是韩艺又不在,大军也不回来,他们只能斗而不破,用非武力的一切手段去攻击对方。

        这对于商人是很有利的,起初商人还是有些虚的,毕竟被压制了这么多年,要真见到那些士大夫,他们敢骂么?还真不一定,但是士大夫肯定敢指着他们的鼻子骂,这是习惯,这是传统,商人就是最卑微的一群人,跟奴仆区别不是很大。

        如今商人似乎发现对方也不敢动他们,民安局也不敢管,商人当然是越骂越有底气,有本事你来打我呀,这微妙的局势,导致双方地位上开始得到了平等,不是说只准你们骂我们,而不准我们骂你们。

        就在长安争斗不休时,周边地区的战事都已经相继结束。

        靺鞨是最先被平定的,独孤无月去了之后,那真是横扫千军,打得靺鞨是还不了手,靺鞨都还没有彻底消灭,独孤无月就带着人马气势汹汹赶往铁勒战场。独孤无月实在是太兴奋了,但还是晚了一步,等到他抵达太原的时候,吐蕃都已经亡国了,铁勒也是奄奄一息,实在是契苾何力念及家族,没有往死里打,否则的话早就结束了。

        铁勒本来还报以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与契苾何力谈和,但如今一看独孤无月和高侃的太原军也来了,知道回天无力,契苾何力讲感情,但是独孤无月和高侃肯定不会跟他们讲感情,要是再不投降,肯定是大开杀戒,于是赶紧无条件向契苾何力投降。

        他们想打,他们的族人也不会答应,要再不投降就可能会灭族。

        契苾何力赶紧接管这里,让独孤无月这疯子别来,你回太原待着去。

        那边六诏在失去吐蕃的支持之后,也是立刻崩溃,六诏大军的统帅其实就是钦陵手下的一员大将,至此,整个战争是全部结束。

        这些将军他们只是负责打仗,打完之后该怎么办,这还得等朝廷来决定。

        但是他们等来的不是朝廷决定,而是李治驾崩的消息,以及朝中的内斗。

        中军大帐中,只见每个将军都戴白,契苾何力哭得是双目通红,人人脸上都充满着悲痛之情。

        “各位将军,先帝对于我们可都是恩重如山,若无先帝的信任,也就没有我们今日,然而,先帝刚刚去世,朝中竟有人敢违抗先帝的遗诏,阻碍太子登基,我认为我们应该赶紧领兵回长安勤王。”

        契苾何力忍着悲愤说道。

        他还是非常忠于李唐王室的,他本来都想去给李世民陪葬,是李治阻止了他。

        不少将军点了点头。

        “大将军,我认为此事应该慎重考虑啊!”

        郭待封突然站出来说道。

        契苾何力当即质问道:“你莫不是想要造反?”

        郭待封道:“我认为将军如果领兵回长安,才是造反,如今的三军统帅,乃是尚书令,将军怎可擅离职守,领兵回长安呢?”

        又有不少人点了点头。

        统帅都不在,你要领兵归朝,这有违军法。

        契苾何力一看,立刻道:“如今尚书令身在吐蕃,也不知何时回来,而长安的情况是岌岌可危,我们难道视若不见么?”

        郭待封立刻道:“事情并非将军想象的那么简单。据我所知,此事皆因张文灌等人而起,当初战争爆发之时,为了稳定国内,朝中不少大臣推举皇后站出来领导我们,也正是因为皇后的领导,我们才能够打赢这一场战争。但是战事还没有结束,张文灌他们就迫切的希望太子即位,自己好当那辅佐大臣,这大家当然不服,他们是寸功未立,而且之所以会爆发这么大的战争,也都是因为他们的判断失误,又不肯听皇后的劝告,才令我大唐蒙受重创,如今论功行赏时,他们那些文臣却想要抢功劳,那些真正立下大功的人当然不会答应的。”

        这番话下来,大家更觉得有道理,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功臣,这么一来的话,反倒是张文灌他们掌权,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契苾何力叹道:“郭将军,也许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我指的不是这些事,我也看不上张文灌他们,我说的是太子,先帝的遗诏是让太子即位,这是事实,我们就应该遵从先帝的遗诏,拥护太子即位,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郭待封道:“那将军的意思是,将那些曾今在朝中不遗余力支持我们的官员,全部给杀呢?”

        契苾何力急忙道:“我可没有这意思!”

        郭待封道:“但是一旦张文灌他们掌权,他们决计不会放过现今反对他们的人,你们认为他们会有好下场吗?大将军,你可不要忘记,我们之所以能够打赢这一仗,全凭那些人在后方支持我们,他们如今也是在争取自己的权益,咱们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再者说,如今铁勒、庭州、吐谷浑、吐蕃,都已经是断壁残桓,这里的情况,我们是再清楚不过,稍有不慎,这战火可能就会卷土重来,这时候需要的是一位能力出众的领导者,带领我们大唐走出这个泥潭,我认为慕容将军他们也有很道理,如今应该继续让皇后主持政务,先度过这个难关,再让太子即位。”

        边上那些将军,纷纷点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如果皇后继续掌权,论功行赏,可就没有张文灌他们什么事,他们是最大的功臣。

        契苾何力道:“岂有此理,国不可一日无君,怎能不让太子即位。”

        “嗨!你们争个什么劲啊。”

        阿史那弥射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指着在坐的将军们道:“咱们这群人,也就会打仗,朝中那些事,可不是咱们能够玩得来的,咱们要是跳进去,死了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依我看呀,这时候就应该等尚书令回来,由他来决定。”

        “阿史那将军说得对,这事应该等尚书令回来再说。”

        “不错,尚书令本就是咱们的统帅,理应由他来决定。”

        .....

        这些武将们也不傻,朝中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是全家死光光的节奏,李治即位的时候,多少武将惨死,武媚娘上位的,又是不少武将死于非命。

        打仗他们厉害,但是要说朝中争斗,他们哪里是那些文臣的对手,贸贸然冲进去,那真是太危险。

        然而,这一战下来,他们对于韩艺的手段那真是心悦诚服,玩阴谋诡计,那韩艺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觉得现在就应该团结在韩艺身边,跟着韩艺走,那至少不会被人害了,还帮人数钱。

        忠心固然重要,但也不能说动不动就拿全家老小的性命去效忠。

        虽然契苾何力还是希望能够赶紧回去勤王,但是其他人已经统一共识,一切的一切等韩艺回来做主,契苾何力也没有办法,韩艺怎么也是三军统帅,此时此刻理应听他的。

        好在韩艺也已经在回吐谷浑的路上。

        韩艺在逻些城那真的是快刀斩乱麻,他耗不起的,必须得快,这么多人聚在一个地方,时间一久,粮食肯定不够用,那些王公贵族,奴隶主一律全部铲除,在那刻有“永不为奴”的石碑前,绞杀了不少犯下虐杀奴隶的奴隶主,或者士兵,或者将军。

        即便不杀的,也必须押回中原,同时释放不少奴隶回家,胡人回胡地,汉人回汉地,天竺奴隶就回天竺去,给他们一些粮食。

        然后又颁布均田制,将土地分给那些百姓们,也就是以前的奴隶们,行政区域是早就划分好了,让他们回到自己原先居住的地方,你们现在就是土地的主人,但是这个均田制跟中原不一样,是永久性的,如今给你的,就永远是你的,唯一的条件,就是三年之内不准买卖,三年之后,如果发现你没有耕种土地,或者放牧的话,那么这土地就不属于你的。

        说到底,你们还是得干活,得生产粮食。

        好在吐蕃本土没有打过什么战,很快就结束了,不跟西北、吐谷浑一样,打得是一塌糊涂,而且杀了这么多奴隶主、王公贵族,弄了很多粮食来,韩艺是将所有的粮食都分给他们,并且保证,五年之内他们不需要纳税,这五年内你们生产的一切财富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任何人都不能够剥削他们的财产。

        吐蕃百姓当然非常高兴,这一下子不但拥有了土地,而且还不要纳税,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自己,这真是不要太爽。

        但是他们毕竟是生活在一个奴隶社会下,突然没有人管他们,那也是不行的,他们可能会不知所措,不过韩艺连官员都给他们准备好了,官员都带着他们生产。

        而那些特工人员,暂时也都留下来,辅佐这些官员,这些官员与那些奴隶三不生,四不熟,韩艺也怕会出问题,但是那些特工人在奴隶心中,是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是他们领导者奴隶起义的,有他们在中间平衡,韩艺就更加放心。

        韩艺也不敢吐蕃久留,他身边还有三万士兵,这些人也要吃饭的,所以等到官员们都领着奴隶回家之后,他就马上启程返回吐谷浑。

        虽然他身在吐蕃,但是他对于朝中的事,是了如指掌,心中是激动万分,但是他并不感到着急,美酒是需要陈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