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谁在说谎

第三十五章 谁在说谎

PS:新书期间,真心求大家的支持!
  “哇---呜呜---爹,娘,你们死的好惨啊!”
  小胖子还在放声大哭,眼泪、鼻涕流的一脸都是,让人看着都心疼不已。
  “喂,小子,杨公叫你过去。”
  两名护卫走到小胖子身前喊道。
  “杨---杨---公?”
  这小胖子似乎哭的过于投入,以至于停下来时,说话时一停一顿的,扯动着胸前两块肥肉一跳一跳的,可当他转头一看,目光却落在九灯神棍身上,顿时面色狰狞,“你这老秃驴,还我爹娘命来。”
  叫喊间,他倏然爬起,作势要冲向九灯神棍。
  可是就他这笨拙的身手,要是能够迈出一步来,这些护卫就可以引咎自杀了,两名护卫立刻将他按到在地。
  小胖子被按在地下,挣扎之余,嘴上兀自喊道:“老秃驴还我爹娘命来,还我爹娘命来,呜呜呜---还我爹娘命来......。”
  他前两句喊得十分凄厉,令人毛骨悚然,但后面却是喊声稍落,哭声渐起,这起落之间,更显可怜。
  杨老夫人赶紧道:“快让他们放开此子,莫要伤着他了。”
  你两个三五大粗的汉子,摁住一个半大的孩子,这落在百姓眼里都成什么了。
  杨思讷也反应过来,赶紧让护卫松开这小胖子来,目光却瞟向九灯和尚,暗道,母亲大人说的真是没错,此事的确不简单。
  九灯和尚自始至终,未言一语,直到如今,他才单掌立于胸前,“阿弥陀佛。”
  面色淡然,这就是高手,他当然看出来这胖子是冲着他来的,其实起初他并未认出来,因为这胖子披头散发,脸上又是脏兮兮的,直到现在他才认出这胖子,但是他现在用不着怕这胖子,所谓言多必失,在已经失去先机的情况下,必须得忍,谋而后动,看看情况再说。
  然而,在离这里五六十步之远的一棵大树上坐着两人,年纪稍长的望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呵呵一笑:“想不到小胖在这方面的天赋还真是不错。”
  此人正是韩艺,而坐在他边上的则是小野。
  那小胖子不是熊弟是谁。
  “老秃驴,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熊弟被两名护卫押到杨思讷面前,却兀自对着九灯和尚叫骂。
  “放肆,竟敢在杨公面前闹事。”
  一名护卫怒喝道。
  熊弟浑身一哆嗦,这才看向杨思讷,突然跪倒在地,哭喊道:“杨公,这老秃驴害得我家破人亡,你可得为小子伸冤啊。”
  九灯和尚重重一声哀叹,悲天悯人道:“小施主,你父母之事,虽非老衲所愿,但老衲的确难辞其咎,阿弥陀佛。”
  此话一出,杨思讷和杨老夫人同时一怔,望向九灯和尚,杨思讷道:“方丈大师,你识得此人?”
  九灯和尚点点头道:“此人姓熊,原本就住在这后山下,与老衲也算得上邻居。”他手往后山方向指去,继续说道:“当初他母亲因病来敝寺求得神药,服了神药之后,病情痊愈,之后就常来敝寺烧香许愿,听老衲诵经念佛,但有一日突然双双在家自杀,唉,老衲闻知此事,也是倍感伤心,却不曾想到,有一日,这位小施主竟拿刀想来杀害老衲,幸得弟子拦住,后来官府来此将这位小施主带走,杨公若是不信,可派人去询问。”
  “原来如此。”
  杨老夫人点点头。
  杨思讷朝着熊弟道:“我且问你,方丈大师可有说错?”
  熊弟道:“我父母自杀,全因你故弄玄虚,妖言惑众,迷惑了我父母,我父母就是信了你的妖言,才自杀的。”
  杨思讷一听他父母果真是自杀的,自然就倾向九灯和尚,沉眉道:“你说方丈大师妖言惑众,故弄玄虚,可有证据?”
  “我有!”
  熊弟登时叫道。
  九灯神棍一对慈眉终于微微皱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做贼的哪能不心虚啊,就算是韩艺也不例外,这是人性,是不可逆的。
  杨思讷原本只是顺势一问,却没想到熊弟会说的如此自信,暗道一声该死,前面杨老夫人就提醒了他,这胖子一定有备而来,你当谨慎行事,只能问道:“那你倒是说来听听。”
  熊弟一抹泪眼,跪在地上道:“小子不敢瞒此时大人,自从小子出狱之后,仍想找这老秃驴报仇,于是就偷偷潜伏在这山上,寻找机会,可是却让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杨思讷道:“什么秘密?”
  熊弟手往滴水观音方向一指,道:“就是那滴水观音。”
  此话一出,登时一阵哗然。
  杨思讷道:“这滴水观音有何秘密?”
  熊弟道:“前几日晚上,我亲眼所见这老秃驴与他的弟子将一尊观音石像埋入地中。”
  “什么?”
  杨思讷道:“你说是方丈大师将一尊石像埋入地中?”
  “不错。”
  杨思讷未语,一旁的信徒倒是先叫嚷起来,“这不可能,菩萨神像是我们亲眼看到从土里长出来的,怎还会有假。”
  “不错,不错,你这小子好生无理,竟敢冲撞菩萨。”
  ......
  信徒越嚷越凶,甚至扬言要将熊弟捉回官府。
  杨思讷手一抬,四周登时静了下来,他们虽然已经沉迷,但还是知道这位可是刺史,扬州第一人。
  杨思讷又向熊弟问道:“你方才也听见了,这么多人亲眼所见,难不成还有假?”
  熊弟道:“那菩萨像根本就不是自己长出来的,而是这老秃驴在石像底下埋了几十斤黄豆。”
  “你说黄豆?”
  杨思讷一愣。
  杨飞雪听着好奇,下意识问道:“这黄豆跟石像有什么关系?”
  “雪儿。”
  杨老夫人微微瞧了孙女一眼,示意她不可多言,此乃公事,自然是以杨思讷为主,若无旁人,可闲聊说上两句,但是这里这么多人,可就不能肆意妄为了。
  杨飞雪也知失言,当下垂头不与,但目光兀自好奇的望着熊弟。
  熊弟道:“起初我也不明白,可是那日见到这石像从土中冒出,心想定于那黄豆有关系,于是就买了些黄豆埋于土下,又在上面放一块石头,往上面浇水,结果那黄豆发胀竟然将石头给顶开了。”
  此话一出,又再引起一片哗然。
  九灯神棍眼中也闪过一抹慌张,但也是一闪即过。
  熊弟又道:“杨公若是不信,只需挖出石像便可知谁在说谎了。”
  “杨公,不能挖呀,这不能挖呀,要是惊动了菩萨,菩萨会降灾于我们的。”
  “是啊,杨公,可不能动菩萨啊!”
  “这小子分明就是在信口雌黄,杨公万不可信他。”
  “此子恁地无礼,快逮捕他。”
  一干信徒顿时叫嚷起来,这里可是佛教的地盘,两边的人都是佛教徒,场面看似有点失控。
  熊弟却是一点也不怕,大声嚷嚷道:“若小子有半句虚言,小子愿以死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