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盖新屋(求订阅,求订阅啊!)

第九十九章 盖新屋(求订阅,求订阅啊!)

        如果说熊弟是可爱版的唐僧,那么肖云就是更加暴力版的白骨精,而韩艺---只能很勉强的说他是没有金箍棒的孙悟空。



        韩艺是费劲千辛万苦,才从肖云的魔爪中,将小胖给解救出来,三人拿着斧头上山去搬救兵了,哦不,是伐木去了。



        这里可是古代,不是什么都有现成的买,一切都得靠自己,首先第一步,自然就是去找材料。



        虽然说韩艺是一个无婚主义,顺带也是一个无家主义者,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不会盖屋子,走南闯北的他,曾在美洲度过几个月假,那里的人们都是自己动手起房子,因为他们都是漂泊不定的,搬家可勤快了,而且他们的屋子几乎都是木板的,不管是建,还是拆,都非常简便,他也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没事的时候,自己动手添加一个木栅栏,没事的时候,弄一个木板狗窝,没事的时候,再弄一个车房,没事的时候,再添加一个地下室或者是藏酒室,这可不是人们常说的搬砖苦力,而是一种乐趣,一种享受生活的乐趣。



        在那里的几个月,他无偿帮助邻居盖好了一整件屋子,这很有成就感,也学会如何盖屋子。



        中国人的传统,是需要落地生根的,必须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才能算是有一个家,每个民族都有每个民族的传统,不能说好与坏,但是有些奸商靠着这种传统来赚钱,因为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房价这么高的原因。



        但是韩艺不同,因为他从小也是漂泊在外,他没有家的概念,他也并不喜欢中国的传统居住方式,太固定了,这房子一旦建好,或者说买下,整个人就好像被关入牢中,再也出不来了。用古语说就是在这里扎根了,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这房子太贵了,一辈子就买得起一间房。你不只有住在里面。韩艺更加喜欢那种漂泊不定,随遇而安的生活。



        韩艺打算弄个小院,在自己屋边上再起一栋二楼高的小楼房,等这楼房盖好了,他现在住的房就改为厨房和浴室。



        但是韩艺也不着急。没有催着小胖他们干活,而是一边砍伐,一边闲聊,倒也轻松快活,三人一天下来,砍伐来的木头非常有限,他享受的是这过程,而不是过于去的追求结果。



        下午时分,四人早早吃过夜饭之后,熊弟和小野就告辞了。毕竟韩艺家太小了,可不能请他们过夜。



        “韩大哥,大姐姐,你们不用送了,我们走了。”



        熊弟和小野迎着夕阳余晖向韩艺夫妇招着手。



        “你们回去的时候注意一些。”



        “嗯。”



        肖云望着两个小家伙离去的背影,笑道:“熊弟和小野还真是可爱,特别是小胖。”



        韩艺道:“我打算把这屋子盖好之后,让他们两个跟我们一块住。”



        肖云眼中闪过一抹喜悦,“你---你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么。”



        “那你就想的太多了,我只是告诉你而已。”



        韩艺说着就转身回去。



        肖云急忙追了过去。“你怎么能这样,好歹我也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凭什么不征求我的意见。”



        “那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挺好啊,我挺喜欢他们两个。”



        “那不就是了。”



        回到家门前。韩艺见时间还早,于是又拿起了自己做的刨子,继续干了起来。



        这刨子可是南宋末年才出来的,所以肖云也没有见过,好奇道:“这东西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韩艺一边刨着木头,一边说道:“当然是用脑子想出来的。”



        这有什么得意的。肖云嘀咕一句。就站在一边看着,看着那一层层卷起的木屑,也颇觉有趣。



        韩艺见她在一旁看了老半天,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突然停下手中的活,道:“你要试试么?”



        肖云倒是想试试,但是出于女人的矜持,她还是羞答答的说道:“可以么,我一个女人做这些,会不会太粗鲁了。”



        “粗鲁?”



        韩艺笑呵呵道:“这你放心,绝不会有人这么想。”



        肖云好奇道:“为何?”



        韩艺道:“因为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所以你干不干这活,基本上会影响别人的对你的看法。”



        肖云的脸渐渐阴沉了下来。



        “好好好,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试试吧。”



        韩艺说着就将刨子递了过去。



        肖云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那你教我。”



        “这还用你说,这木头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砍来的。来,我教你。”



        韩艺伸出手来,抓住肖云的手,想教她如何抓这刨子,啧啧,你女人的手还真是光滑。但是他也没有留恋,松开来,轻咳一声道:“你还是带上那副手套吧。”手指着边上一副崭新的手套。



        肖云双颊生晕,抿了抿唇,忍着没有笑出声来,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手特别细腻,怕会伤着我的手?”



        韩艺翻着白眼道:“大姐,我做这手套当然就是怕伤着手,我自己也带着的,你不会以为我这几副手套,全都是帮你一个人订做的吧,真是自作多情。”



        肖云一阵尴尬,带着一丝不满的带起手套来,韩艺又教她如何握着刨子,如何刨木头。



        这肖云还真不是干这些活的料子,笨拙的熊弟都一下就学会了,可是她学了老半天,还是没有学会,不过肖云有一点非常难能可贵,那就是执着,越是学不会,她偏偏就要学会,莫要叫韩艺瞧不起了。



        “好了,好了,天都黑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韩艺从厨房里面走出来,见这女人还在拼了命的刨,暗自摇头,这女人执着起来还真可怕。又递过去一碗水,道:“喝点水吧。水也已经烧好了,你去洗洗吧,看你这一身臭汗。真是受不了你。”



        “臭吗?”



        肖云连那碗水都不顾,赶紧抬起手来闻了闻,又瞧向韩艺,道:“一点也不臭。你闻闻看。”



        说着还真就将手伸到韩艺面前。



        其实韩艺说得恰恰是反话,非但不臭,而且还有一股淡淡香味,其实韩艺早就知道肖云是有体香的,因为他们家买不起任何香料的。而坐在肖云身边,总是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只是他从不说罢了,他一般只说肖云的缺点。



        韩艺稍稍缩了缩头,比肖云还要夸张的闻闻自己的腋下,又学着肖云的语气道:“我的也一点不臭,不信你闻闻看。”



        肖云赶紧捂住鼻子,“你这人真是恶心。”



        抢过韩艺手中的那碗水,急匆匆跑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就见她提着一桶水走了出来,狠狠瞪了韩艺一眼,“可不准偷看。”



        韩艺哼道:“我为什么要偷看,你哪里有什么看的。”



        肖云先是一愣,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身材不好么?”



        韩艺道:“难道不是么,你要是自信的话,你就让我看看,干嘛藏藏掩掩的。”



        “我---。”



        肖云啐了一声,“下流。”



        然后就提着冒着微微热气的谁去到了屋内。索性将外屋都给锁上了。



        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偷看有什么意思,门缝里看人,什么都小。本人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



        韩艺哼轻哼了一声,开始将工具收拾一下,又将那些木屑扫到一起,用一个麻布袋装上,这东西用来生火那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收拾完后,韩艺坐在一根圆木上。望着天上的朗月繁星,突然思念起后世的小伙伴们,也不知道皮特朱他们怎么样呢?有没有散伙,还是被仇人追杀,跑去埃塞俄比亚了。



        忽听得咔的一声,韩艺转头一看,只见一位婀娜多姿的大美人提着一桶水站在屋前,“咦?你怎么坐在这里?”



        韩艺略显激动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坐在这里,你洗澡就洗澡,干嘛把外屋的门也给锁上。”



        “我倒水去了。”



        肖云赶紧提着水去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才走了出来,见韩艺在坐在外面望着天空,轻步走了过来,抬头望着天空,“今天的夜空真美。”



        韩艺瞧了她一眼,“没有你美。”



        “真的么?”



        肖云惊喜道。



        “当然是假的。”



        “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



        肖云也习惯了,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韩艺。”



        “嗯?”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什么打算?”



        “我记得你以前说长大想当官。”



        “是吗?我说过这话?”



        “你自己说的你都不记得呢。”



        韩艺道:“那大概是因为我不想干农活,所以找这个借口吧。”



        肖云噗嗤一声,笑道:“就知道你是这般想的。那---那你现在呢?你不想当官吗?”



        韩艺摇摇头道:“完全没有这念头。”



        “为什么?”



        “为什么我要当官。”



        “当官不好么。”



        “当官有什么好的?”韩艺哼道:“这年头凡事都得靠关系,就我这背景,别说当不了官,就算当了官,也只是帮人跑腿的,我活在这里自由自在不好么。”



        肖云略带一丝欣喜道:“那你是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吗?”



        韩艺兀自摇头道:“那也不一定,老住在这里肯定也没意思,我还是想到处走走看看。”



        这倒是一句心里话,他来到大唐,从来没有想过飞黄腾达,也没有想过出将入相,更没有想过去改变历史,他更多的是将这当做一次旅游,他很想到处去看看,看看大唐风景,看看大唐的风土人情,光想一想都觉得非常有趣,他甚至想去美洲看看印第安人。



        肖云眨了眨能与星辰争辉的眼睛,“那---那你会带上我么?”



        韩艺道:“不带行不行。”



        肖云面色一冷,“当然不行。”



        韩艺双手一张:“那你还问。”说着就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你去哪里。”



        “洗澡。你可不准再偷看了。”



        肖云呸了一声:“我才不稀罕看了。”



        “也对,你已经看过了,哇,才看一眼,你就厌烦了,我的身材有这么不堪吗?”



        “真是不要脸。”



        肖云呸了一声,快步进屋去了。



        PS:求订阅,求订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