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来得好快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来得好快

        不要说韩艺了,厅内众人皆是一惊。



        刘娥的心都被揪起来了,慌张道:“被人劫走呢?被---被什么人劫走呢?”



        东浩道:“这我也不清楚,今日我暗中去看望下她们,可是等我去到胡大婶家时,发现胡大婶正坐在门前哭,我知道肯定出事了,于是赶紧前去询问,胡大婶说刚才来了一伙强人,将心娘给抓走了。”



        刘娥急着直跺脚道:“你是不是被人跟踪了?”



        小野摇头道:“这不可能,东浩叔每次去的时候,韩大哥都会让我悄悄跟随其后,就是怕他被人跟踪。”



        东浩道:“而且我是不定时的去看看,还乔装打扮过,绝不可能被人跟踪。”



        韩艺眯着眼道:“也就是说可能一早就被对方发现了。”



        东浩道:“可是我都是按照恩公说的去做,将她们五人分别藏在非常隐蔽的地方,一直也都相安无事。”



        小野起身道:“韩大哥,我去帮你找。”



        韩艺道:“不用了,天大地大,你上哪去找。”



        刘娥瞧了眼韩艺,道:“韩小哥,真不是我说你,当时我就劝你别留下她们,你偏偏不听,这下好了,坏了大事。”



        在最初的时候,刘娥建议韩艺送那五个歌妓离开长安,以免夜长梦多,对此韩艺让东浩亲自询问过她们,那五个歌妓虽然没有明言,但是也不太愿意,因为她们孤苦伶仃,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去到外地,很大可能还是会掉入这火坑里,那不是白忙活一场了吗,她们当然想留在凤飞楼,没道理我冒着危险装疯卖傻,到头来便宜了其他的歌妓。



        韩艺心里明白。也不忍心送她们走,  所以也没有让她们走,打算过些日子,再找个理由让她们回来。



        而且。韩艺也非常自信,因为他在后世经常跑路,这跑路的本事那是无人出其右,他是悄悄将那五个歌妓安排在了长安边境的五户人家,都是非常偏僻的地方。而且家中就一个大婶,专门照顾她们的饮食起居,但往往意外就发生在你最自信的本事上。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们应该想想该如何应付。”韩艺说着,又向东浩道:“那胡大婶认得你么?”



        东浩摇头道:“我都是乔装打扮过的,而且还带着斗笠,那胡大婶一定认不出我。”



        韩艺点点头。



        刘娥问道:“韩小哥,你是不是有办法了?”



        韩艺瞧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我们与她们五个都只是口头协议。并没有实际的证据可以指证我们,我们有理由反驳这一切的,另外,我跟长孙公子事先就通过气,问题应该不会大。如今,我反而担心心娘有何不测,如果她有任何不测,那么就是我害了她。”



        熊弟一听,顿时觉得很是难受,其实他根本都没有见过心娘。只是他心地善良,但凡听到这种消息,都会非常难受,瘪着嘴道:“韩大哥。你能不能救出心娘姐姐?”



        韩艺点点头道:“一定。对了,这事暂时不要让梦儿她们知道,以免担心,知道吗?”



        桑木等人纷纷点头。



        东浩道:“恩公,要不要将其余四人转移地方?”



        韩艺道:“不用,对方只是抓了心娘。证明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余四人的所在地,如果我们现在派人去查看,小心正中对方下怀。”



        刘娥原本想劝韩艺不要勉强,以免引火烧身,适当的时候,要弃车保帅,但是见韩艺这么说了,这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韩艺道:“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再想想。放心,这比起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根本算不得什么。”



        刘娥他们相互望了了一眼,纷纷起身回屋去了,原本这绝对是值得庆祝的一日,但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等到他们走后,韩艺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方才其实是故作轻松,让刘娥她们安心,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事情肯定不简单,肯定是冲着他来的。



        问题是他对此一无所知,因为仅凭心娘是难定他的罪,毕竟现在北巷发展的比以前要好多了,大家更喜欢现在的北巷,下有百姓支持,上有长孙无忌,  关键对方并没有实质证据可以指证他。



        但是话说回来,对方极可能早就发现了心娘的踪影,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在这时候出手,这就意味着对方可以利用心娘对付他。



        这让韩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对方是谁,那倒不难猜,不是曹绣,就是崔戢刃。



        如果是曹绣的话,韩艺倒还放心,但如果是崔戢刃的话,可能麻烦就大了。



        他独自坐在厅中,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兀自没有头绪,他轻轻一叹,如今唯一的办法,只有等对方出招了,只有对方出招了,他才能应对。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在无形中处于被动了。



        心娘被劫一事,仿佛在凤飞楼上方笼罩了一层阴霾。



        不过,在对方还未出手前,生活依旧还要继续,韩艺可不是胆小家伙,绝不会被人吓到,他心里反而隐隐有些期待,他非常享受平静的生活,但是他也渴望刺激的生活,所以一大清早,还是拉着小野、华仔、小胖去晨跑,跟往常一样。



        倒是刘娥,一宿没有睡好,面色有些难看,梦儿她们还以为刘娥生病了。



        这一连八日没有看到《白色生死恋》,话剧迷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今日早早就来了,因为最近发生太多事了,有很多都是可以聊的,大家站在北巷,与好友聚在一起,谈论这些天发生的事。



        巳时二刻,临近正午了,这北巷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茶肆也早已经坐满。



        “烈虎,卢兄怎么没有来?他不是对这话剧也挺有兴趣的吗?”



        郑善行向身边的元烈虎问道。



        元烈虎抓着头道:“那小子最近几日一直在纠结是不是该回家一趟,又该不该带莲儿和他师妹一块去。我看着都替他着急,我就没有见过谁回家还这么纠结的,直到昨日才决定今日回去看看。”



        郑善行道:“会带莲儿她们一块去吗?”



        元烈虎摇摇头道:“好像这一回不会带,毕竟卢叔叔那脾性你也知道。这要带去了,说不定就没有挽回的地步了。”



        郑善行叹了口气道:“可惜这事我们帮不上忙。”



        王玄道道:“好像长孙和戢刃都没有来。”



        元烈虎道:“长孙那厮我不知道,不过我前面去找了戢刃,他说有点事要等会再来。”



        话应刚落,就听见外面有人道:“戢刃。你来了。”



        “崔兄,别来无恙了。”



        “崔兄....。”



        ......



        元烈虎急忙嚷道:“崔兄,崔兄,我们在茶肆。”



        但是崔戢刃并没有回应他。



        王玄道眉头一皱,起身往外面走去。



        郑善行和元烈虎互看了一眼,也起身跟了出去。



        来到茶肆外面,正好见到崔戢刃走上前来。



        元烈虎正欲出声叫住崔戢刃,但是却被郑善行拦了下来,元烈虎诧异的望着郑善行,郑善行头一往前一扬。元烈虎回头一看,只见崔戢刃直接上到台阶上面,站在门前,面朝众人,笑道:“真是抱歉,今日凤飞楼不开门了。”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郑善行三人也是面面相觑,目光中隐隐透着一丝担忧。



        “戢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凤飞楼又不是你家的。”站在最前头的韦季询问道。



        崔戢刃笑道:“韦兄。真是抱歉,我与韩艺有些私事要谈。”



        众人一听,这才想起韩艺和崔戢刃的还有这一段恩怨,场面渐渐安静下来。大家左右相互对望。



        崔戢刃拱手一礼,道:“让大家白跑一趟,在下真是非常过意不去,抱歉。”



        韦方笑道:“没事,没事,既然崔兄有私事要了解。我们能够理解,话剧哪天不能看,也不差这一日,大哥,咱们回去吧。”



        崔戢刃道:“多谢,多谢。”



        可见这崔戢刃还是非常有名望的,这要是韩艺,估计会被人打死,而他一句话,大家就纷纷离去。



        崔戢刃转过身去,朝着门前的那下人道:“开门。”



        那下人一脸害怕的看着崔戢刃。



        崔戢刃道:“开门。”



        “是。”



        他们可不敢惹崔戢刃,将门打开来。



        郑善行和元烈虎使了个眼色,三人快步走了过去。



        “崔兄,请留步。”



        郑善行急忙叫住崔戢刃。



        崔戢刃回头一看,道:“你们不会是想帮韩艺吧?”



        元烈虎不满道:“你这是什么话,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要帮也是帮你啊。”



        崔戢刃笑道:“那也不必,对付韩艺,哪里需要咱们联手。”



        郑善行苦心劝道:“但是崔兄,这不过是小事而已,韩艺也绝非奸恶之徒,得饶人处且饶人。”



        崔戢刃淡淡道:“就算我愿意,我叔叔他们也不会答应的。”



        郑善行一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不禁望向王玄道,可是王玄道低目望向手中的小乌龟,似乎没有开口的打算。



        崔戢刃也没有多说,转身走了进去。



        郑善行发出一声懊恼之声,然后快步跟了过去,在入门前,又向看门的下人道:“把门关上,任何人都不准进。”



        等到他们三日进去之后,那下人犹豫半响,还是将门关上了。



        .......



        凤飞楼后院。



        韩艺从房中出来,伸了个懒腰,左右看了看,发现院中没有什么人,暗道,奇怪,前面还听见小胖他们在说话,怎么我打个盹,就都没见了,正好见杜祖华挠着头走了过来,道:“华仔,小胖他们呢?”



        杜祖华垂着脑袋道:“小胖和小野去后面的树林打鸟了。”



        韩艺点点头,又好奇道:“那你为什么没去。”



        杜祖华很是委屈道:“他们不肯带我去。”说着眼眶都红了。



        韩艺“啊”了一声,道:“这怎么可能?”



        杜祖华很不高兴道:“他们说人多容易把鸟吓走,让我在这等着。”



        韩艺“哦”了一声,心想,这不像小胖的作风呀,难道他们两个搞基去呢?去去去,韩艺,你真是越来越邪恶了。



        正当这时,茶五突然慌慌张张的跑来,疾呼道:“小艺哥,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那---那崔戢刃找上门来了。”



        “崔戢刃?”



        惊呼的不是韩艺,而是刘娥,只见刘娥快步走了出来,紧张兮兮道:“你说什么,崔戢刃找上门来呢?”



        茶五点点头道:“还有郑公子,王公子,元公子,那崔戢刃说咱们今天不演了,让外面排队的客人回去,而且,还点名要见小艺哥。”



        刘娥浑身一哆嗦,望着韩艺道:“韩小哥,你看会---不会---。”



        来得好快,这样也好,免得老子疑神疑鬼。韩艺道:“你在这待着,我去看看,不用担心,没事的,他崔戢刃还吓不死人。”



        说着他就往外面走去,可是走了两步,他突然停住了,转头向杜祖华道:“华仔,你现在立刻去把小胖和小野找来。”



        杜祖华愣了下,随即点点头,飞快的往后巷跑去。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