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美食交流大会

第二百八十四章 美食交流大会

        其实韩艺早就知道,这种原始的排队制是不可能长久的,因为这不科学,他早就想过售票制,但问题是在凤飞楼开始的阶段,韩艺希望能够营造出一种轰动的效果,本质上就是**营销,因为这年头没有传媒,只能靠口碑,显然,售票制是无法满足这一点的,另外,就是一文钱文化,如果售票制的话,那么价钱肯定不能一致,前排区域肯定要贵一些,如果不这样的话,大家都有票,凭什么你做前面,我做后面,这肯定会发生争吵的。



        售票制取代排队制,那是必然的,就是看时机什么时候成熟了。



        现在时机就已经成熟了,因为排队制严重干扰了北巷商铺的买卖,在北巷商铺正式开张前,韩艺一定会为采取售票制的,不过这得等到他从万年宫回来之后,才会做打算,毕竟现在他也无心玩这些有的没的。



        ......



        然而,今日对于话剧迷而言,真是悲喜两重天,方才小品看得是欢乐,把嘴都笑歪了,但是今日的《白色生死恋》可就让大家无法笑出声来了,因为话剧里面的崔家已经找熊飞和崔晶晶,一个阴谋即将上演。



        话剧迷的心又被揪了起来。



        究竟这一回熊飞还能否成功逃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问号。



        令人不愉快的是,现在凤飞楼采取的是隔一天演一次,而且还有女人日,等于他们要等三天,才能看到。



        如往常一般,大家怀着对于韩艺的怨念离开了凤飞楼。



        ......



        第二日,韩艺趁着这难得休息的工夫,去了一趟制衣坊,如今制衣坊的员工们,正在努力的制作夏季农服,这都是很简单的东西,韩艺在设计书上面也写的非常详细。如果这弄不好,那这个买卖还真没有必要做了。不过由于这先头凡事都是靠人力的,速度也就那样,韩艺也只能一步一步的来。这东西是急不来的。



        巡查一圈过后,韩艺又告诉徐九叔在开卖之前,但凡这里的女员工,每人给她们送一套。



        这徐九叔听不懂,这衣服已经是够便宜了。几乎都是卖个布料前,你还送?



        韩艺又跟他解释了一番,这就叫做宣传,这些妇女将衣服拿回去之后,肯定会鼓励自己的丈夫穿上,因为这是她们做的,这关乎她们事业呀,必须穿上啊!一旦穿上,那些农夫就立刻感觉到新式衣服的方便之处,这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会传开,到时再去卖,那就省事多了。



        徐九这才明白过来,连连称妙,而后又询问闺蜜兔的事。



        至于闺蜜兔,韩艺必须要好好利用,因为这是一个必火的商品,故此告诉徐九这还不是很急,等他从万年宫回来再说。但是一定不能停下,必须也得加紧做。



        说白了,韩艺现在打个屁出来,那也不够呀。因为狼多肉少,生产力也就这样,只能靠时间和人力去堆,这是韩艺非常懊恼的。



        从制衣坊回来之后,韩艺又跑去厨房,因为明天不仅是女人日。而且还有美食交流大会,他作为东道主,肯定得抛砖引玉,当然得拿出一些有特色的东西来,带着小胖在厨房里面捣鼓了一下午。



        第二日,一大清早的,刘娥已经带着下人开始在北巷忙活了,只见一张张长桌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街道的两边,写着“美食交流大会”的横幅悬挂在巷口。



        辰时未过,一辆辆马车,一顶顶的轿子陆续来到了北巷。



        因为是美食交流大会,就必须有时间规定,不然早到的早到,晚到的晚到,这就很难办成了。



        一个个娇美的小娘子,风情万种的少妇,雍容华贵的贵妇从纷纷从马车上下来,个个都显得极其兴奋,原本这一个大会早就该举行了,但是因为韩艺的事,是一拖再拖,她们曾都以为就此作罢了,哪知道又是峰回路转,故此都非常珍惜这一次机会。



        在她们身边还跟着一两位女婢,要么端着盘子,要么端着砂锅之类的餐具。



        刘娥领着一干随从赶紧迎上,香儿、婉儿她们也指引那些女婢将各家的美食摆放在桌上,一道道精美的菜式,真是满目琳琅,绚丽夺目。



        而这些贵族女子则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询问彼此带了什么美味前来,时不时还发出惊讶之声。



        霎时间,北巷便是香气阵阵。



        哪怕中巷的歌妓都闻到这北巷传来的香味,不禁都停下手中的活,来到临近的北边的窗前,一个劲的抽动着琼鼻,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贵族社会对于美食是非常渴望的,如今美味极少出于百姓手中,也没有这条件,毕竟一些珍贵的材料都是被贵族垄断了,多半都是来自贵族社会,这些美味,寻常百姓根本吃不到,而且这些贵族都TM忒精明了,鸟大的秘方都保密,故此贵族之间也难以相互吃到彼此家中的美味。



        所以别看参加的人都是一些贵族,但是她们也都对这一次的美食交流大会甚感期待。



        由于如今天气已经转暖,大家带来的多半都是凉菜,亦或者糕点之类的,只有少数几个带着热菜来的,但都是连同小火炉一块带来的。



        过得半响,时辰也差不多了,大家都已经等待不及了。只见凤飞楼的两个下人抬着一个大盘子走了出来,上面还盖着一个罩子,边上还跟着一个小胖子,不是熊弟是谁。



        众女的目光都往那边望去,一人向小胖询问道:“那是甚么?”



        熊弟搓着手,嘿嘿道:“各位姐姐,我韩大哥说了,今日的美食交流大会是咱们凤飞楼主办的,当然得由我们凤飞楼抛砖引玉,那一道菜便是我韩大哥亲自研制,由小胖我亲手做的盐水虾。”



        “盐水虾?”



        众女不免一愣。



        熊弟将罩子一揭,但见一只只晶莹剔透、红白相间的小虾,弯曲着身子,紧紧相依,整整齐齐的排成一个圈。另外边上还有一碟酱汁。嘿嘿道:“这就是盐水虾,蘸着酱汁吃,可好吃了。”



        还用你说么,看着都诱人呀!



        “韩小哥还会做菜呀?”



        一个小娘子惊讶道。



        熊弟立刻道:“那是当然。我韩大哥做的菜可好吃了。”



        小娘子又问道:“那韩小哥怎么没有来?”



        刘娥也不知道这些女人究竟吃了什么迷魂汤,老是惦记着韩艺,笑道:“韩小哥还有些事要处理,恐怕是没有空。”



        众女听得不免有些失望。



        随着凤飞楼的盐水虾露面,这一场美食交流大会也正是开始了。各家纷纷将自己带来的神秘佳肴一一揭晓,绝对不带重复的,因为这都是他们家的秘制的。



        有七彩色的糕点,有用糯米、龙睛粉、奶油搅拌在一起的“清风饭”,有晶莹剔透的“透花糍”,其中最为抢眼的,还是独孤家那薄如纸片的“烤驼峰”,香气四溢,真是大块朵颐。



        熊弟看得口水是哗啦呼啦往外流,全场就他一个男的在。这当然是韩艺有意这么安排的,他知道熊弟爱吃,于是就借着这盐水虾,让熊弟混入其中,因为熊弟这小胖子生的萌萌可爱,而且说话也是天真无暇,嘴巴又甜,年纪也小,所以他参与其中,没有一个女人感到违和感。反而颇受欢迎。



        这真是是女吃货的节日,一旦开始了,就根本停不下来了,各自纷纷寻找自己心仪的美味品尝。好不开心。



        ......



        “韩大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小野双手拖着下巴,一脸困惑的望着韩艺。



        只见韩艺坐在桌前,表情非常严肃,左手一把木尺,右手一把特质剪刀。而面前则是一张硬黄纸。



        这纸给韩艺擦屁股,韩艺都先它硬呀,但是如今的纸业还不是很发达,这硬黄纸便是世上最好的纸了,当然,肯定是朝廷垄断的,贵的要命。



        他虽然对吃也颇有研究,但也不至于跟小胖一样,有吃就是娘,他吃过太多的美味了,走遍全球各地,什么吃的没有见过,倒也不稀罕,他搞这美食交流大会,无非就是给女人日添加生气,可不是为了满足自己肚中的馋虫,他已经全权交给了刘娥。原本他还想叫小野跟熊弟一块去蹭吃,但是小野对这些也没啥兴趣,关键他不习惯跟陌生人交流,于是就坐在屋内陪着韩艺。



        韩艺剪得非常小心,道:“我正在做一种新的牌,我听说去那万年宫也得走上好几天,那多无聊呀,有了这一种牌,咱们就不会无聊了。”



        他说当然就是扑克,作为一个老千,没有牌的世界,让他感觉很陌生,虽然他也不是靠赌为生,但消遣活动总是离不开这玩意。



        毕竟是老千的手,灵巧的很,很快就将一块大黄纸剪成了若干份小块小块长方形的纸片。



        小野道:“这就行了么?”



        韩艺摇摇头道:“这还不行,我还得在上面画些图案才大功告成。”



        正当这时,听得外面有人道:“二位尊客请稍等,小人去看看,韩小哥在不在屋里。”



        “谁来了?”



        韩艺好奇道。



        又听得一阵敲门声,“韩小哥,你在屋么?”



        韩艺道:“在了。”



        “哦,杨八娘和牡丹娘子来了。”



        韩艺哦了一声,道:“我待会就出来。”



        他先是将纸片收好,然后便与小野走了出去。



        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大美人和一个小美人,大美人冷艳高贵,尤其是那身高,足以令无数男人望而却步,而小美人则是天真烂漫,纯美善良。



        正是元牡丹和杨飞雪。



        处男的话,肯定是喜欢杨飞雪,因为chu男都向往纯美的爱情,而花丛老手的话,肯定是偏向元牡丹,因为难以征服吗。



        但是对于韩艺而言,完全没有选择的问题,他有着一颗夜店浪子的心,但却有着刚刚破chu的身,大小通吃,笑道:“杨姑娘。我就算准你今日会来找我。”



        杨飞雪错愕道:“你---你怎么知道?”



        韩艺道:“我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作为朋友,总得来看望看望我吧。”



        杨飞雪一听,顿时心怀内疚道:“对不起。其实我早就想来看你了,但是我二伯不准我出门,没有帮上你。”



        韩艺哈哈笑道:“我开玩笑的,你二伯不让你来是对的,相反。你还帮我了大忙,我还得跟你说一声谢谢,我想正是因为你的祷告,感动了上苍,老天才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留在了长安。”



        杨飞雪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韩艺笑道:“少公子告诉我的。下回我要出了什么事,你就在家帮我祷告,知道不?”



        杨飞雪一愣,随即白了韩艺一眼。呸道:“什么祷告,分明你就是怕我连累你。这个小蒙,话真是多。”她虽然纯真,但是不蠢,相反机灵的很,常常戳破韩艺的谎言。



        汗!被看穿了。韩艺面不改色道:“怎么会了,不然你怎么解释这么一回事吗,要不是圣上那一道圣谕,我怕已经回扬州去了,这完全就是老天在帮忙呀。而是谁把这事告诉了老天了?我想除你之外,别无他人了,所以我一直都想好好谢谢你。”



        杨飞雪眨了眨眼,觉得还真有几分道理。



        韩艺见忽悠住了。赶紧转移话题,又向酷酷的元牡丹道:“牡丹娘子,这事你做的就太不厚道了,当初我要走了,你立刻赶到,落井下石。要买我这凤飞楼,现在我回来了,你却也不来看看我,你这是过河拆桥呀,真是太令我寒心了。”



        元牡丹淡淡道:“我与你连泛泛之交都谈不上,为何要来看你?况且连桥都没有,我又如何去拆?”



        这么嚣张!韩艺好奇道:“那你今日来干什么?”



        杨飞雪急忙道:“是我叫牡丹姐姐陪我一块来的。”说着,她突然提起左手的一个小木篮来,笑道:“你看,这是牡丹姐姐送给你的美味。”



        元牡丹立刻道:“这分明就是你要拿来给他吃的。”



        韩艺当然知道元牡丹可没有这么好心,但他故作听不见,将木篮接过来,向元牡丹笑道:“算你还有点良心。”语气甚是暧昧啊!



        “我都说了---。”



        元牡丹刚开口,杨飞雪就一手挽住她的玉臂,笑嘻嘻道:“牡丹姐,他成心气你的,你越是生气,他越是欢喜,你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韩艺呵呵一笑,伸手道:“二位请坐,请坐。”



        四人坐了下来,韩艺将木篮往石桌上一放,颇为期待道:“看看牡丹娘子送了什么给我吃。”



        这世上还有比这脸皮更厚的吗。元牡丹明知这厮是故意的,但就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道:“毒药!”



        韩艺嘿了一声:“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牡丹也,我什么都吃过,偏偏没有吃过着毒药,那我得好好尝尝。”



        这盖子一揭开,只见里面放着一颗颗红彤彤的樱桃,微微带着一些透明,看着都非常新鲜,在边上还有两个小瓶子,却不知这两个瓶子里面装了什么。



        杨飞雪道:“这是元家秘制的酪樱桃,这里面还有蔗浆和酪,而且还是冰镇过的,将它们淋在樱桃上面可好吃了。”



        这吃法倒是跟沙拉有些像似。看着那红艳艳的樱桃,韩艺馋虫被勾引起来了,笑道:“那我就尝尝看了。”



        说着他就将拿起一个瓶子来,只觉还有些冰手,显然是冰镇过的,对于元家而言,这冰窖简直是不值一提,往樱桃上一倒,只见一股琥珀色的液体缓缓从瓶中流了出来,非常浓,但也非常好看,一股清幽的甘蔗香味伴随着丝丝凉意,悄悄的钻入韩艺的鼻孔。



        原来当今的制糖术还咋地,贵族就用这种蔗浆来调味,把甘蔗汁经过晾晒、熬煎做成浓缩的甜浆,保存在缸、罐一类容器里,然后放入冰窖内冷藏。



        而元家拥有世上最大的甘蔗园,光凭甘蔗一年的收入,那都是非常可观的。



        这恐怕也是世上最好的蔗浆了。



        这蔗浆倒完之后,韩艺又将另一瓶酪,闻着有丝丝酸味,好像后世的酸奶,其实就是奶制品,同样也是冰镇过的,浇到鲜红的樱桃上,鲜红的樱桃在这蔗浆和奶酪的覆盖下,若隐若现,更加诱人了。



        因为韩艺却是没有吃过这种做法的樱桃,有些迫不及待了,招呼着小野道:“小野,尝尝看。”



        小野点点头。



        二人拿起一个樱桃放入嘴中,轻轻一咬,汁水四溅,鲜乳酪的肥浓滋润相配初熟樱桃的鲜甜多汁,再辅以琥珀色的冰蔗浆,其口感之美,真是道不出,说不尽。



        PS:其实我原本写了一些关于唐朝美食的情节,毕竟是吃货来的,但这一写,仿佛没个底,越写越多,毕竟这不是小厨师,不是以吃为主的,就删掉一大部分,继续求双倍月票啊!还有打赏、推荐、订阅统统都有,大家赶紧赶紧再赶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