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家有贤妻

第三百二十二章 家有贤妻

        “不错。如今废后一说,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看这未必是空穴来风,陛下批准柳叔叔的请辞,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证明,如果我们受陛下之邀,入朝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要帮助武昭仪称后。”



        崔戢刃摇摇头道:“可是我不太喜欢武昭仪。”



        王玄道道:“此女本是太宗圣上的才人,可以说是有名有份的夫人,如今又成为了当今陛下的昭仪,可见其非善类。”



        卢师卦摇摇头道:“此言差矣,谁也不会甘愿在寺庙做一辈子尼姑。这皇帝一死,嫔妃就陪葬或者出家,本就有伤天道,应当废除。那武昭仪凭借自己的本事,为自己争取更富贵的生活,这并无任何不妥,况且,这还是王皇后亲自授意的,如果当初王皇后和国舅公不开这口,武昭仪岂能入宫,如今又全怪罪到武昭仪头上,这对她极为不公。”



        “卢兄说得对,这的确不能怪武昭仪。”



        崔戢刃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道:“但是卢兄可有想过,那武昭仪可不比王皇后,王皇后出身名门,又是太宗圣上指认的皇后,而且还有一帮大臣在后面支持她,她不需要做任何事来巩固自己的后位。但是武昭仪不同,武昭仪出身寒门,如果她成为皇后,她一定会拼尽全力巩固自己的后位,那么她就必须插手朝堂,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如此才能保证她的地位,仅凭陛下对她的宠爱,这就太不稳定了,今日陛下可以废王皇后,谁敢保证,他日陛下不会废了她。”



        郑善行道:“自古以来,但凡有女人涉政,十有八九都不会出现好结果。”



        王玄道点点头道:“而且王皇后也并没有错,如果我们帮助陛下废后的话,那么肯定对不起她。”



        卢师卦道:“这就是门第婚姻的弊端。其实我们早就知道,陛下并不喜欢王皇后,从一开始就是如此,陛下只是娶了太宗圣上和国舅他们喜欢的女人而已。而昔日的晋王如今已经成为了当今天子,普天之下,天子最大,无人再可以死管得住他了,他冷落王皇后也在情理之中。”



        郑善行道:“卢兄言之有理。但是如今才归咎于门第婚姻,未免就显得过于牵强了,而且这皇后怎么能轻易废立,若是天下百姓见到皇帝这么做,岂不会争先效仿,一朝富贵,就休掉结发妻子,那将会有无数女人受到伤害,此举有违礼法,想当初汉高祖多么喜欢戚夫人。但是他也没有说要废掉吕后,所以不管怎么说,如果陛下要废后,那就是陛下的不对。”



        崔戢刃叹道:“这国事一旦牵扯到家事,还真是难以理清楚啊!”



        几人也都是纷纷叹气。



        王玄道道:“说了这么多,那我们的结论是什么?”



        几人相互望了望。



        崔戢刃道:“这是一个最佳的机会,但我以为也是唯一的机会了,如果我们这时候没有答应陛下,那么今后我们也很难在入仕了,说不定陛下还会对我们记恨在心。故此我觉得我们应该慎重的考虑清楚,究竟当不当这官,当了这官,我们又应该怎么做?”



        郑善行苦笑道:“我们已经被一个女人奴役了十年。我可不想再被另一个女人奴役。”



        卢师卦道:“为了我们自己的仕途,去做一件明知是错的事,这值得么?”



        王玄道道:“那就再说吧,反正也不急着这一两日。”



        郑善行道:“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七个必须共同进退。”



        “这是自然。”



        崔戢刃笑道。



        其余四人也点头。



        郑善行突然笑道:“对了,我听说韩小哥上回在大殿上。把崔大伯气得一宿都没有睡着,还联合我叔叔他们去弹劾韩小哥。”



        崔戢刃笑着点点头,道:“是有这事,但是我认为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好怨的,之后的弹劾,理由又不足,根本站不住脚,反而给人一种输不起的感觉,有失我们士族的风范,要么就堂堂正正的赢,要么就堂堂正正的输。”



        王玄道道:“那一首诗的确非同小可,我是自愧不如,我看崔大伯也写不出比这更加好的诗来了。”



        长孙延道:“而且他还因为这一首诗,成为了监察御史,看这情形,他已经成了陛下和武昭仪得人了。”



        崔戢刃笑道:“他与武昭仪一样,一旦跳进这泥潭里面,不胜即死,是没有后路的,他们联合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一个求生之人,不择手段,也是在所难免的。”



        郑善行摇摇头道:“我不认同你说的,我非常相信韩小哥的品行,他绝非那些心术不正之人,凡事你不能只看表面,而且还夹带你与他的私人恩怨进去,你的这种说法实在是太自私了,恕我不能苟同。”



        卢师卦点点头道:“这也我赞成善行的话,如果韩艺是一个心术不正,为了求生,就不择手段的人,那他也绝不会在性命攸关之际,还跑去救牡丹姐,正是因为他的无私,才拯救了数千人的性命,这是不容狡辩的事实。”



        王玄道道:“我也赞成善行的。”



        长孙延道:“我保持中立。”



        崔戢刃很是不爽道:“每次都是你们提出来,但是每每说到最后,总是我众叛亲离,真是岂有此理。”



        卢师卦轻哼道:“你这么高傲的性子,盛气凌人,仗着自己是崔家的世孙,上则批评皇帝,下则欺压百姓,众叛亲离也是理所当然的。”



        王玄道摇头哀叹道:“只可惜当初太宗圣上仁义为怀,没有多关你几年,这真是百姓的不幸啊!”



        郑善行仰面长叹道:“更是国家的不幸。”



        长孙延无辜的点点头。



        “你们---!”崔戢刃一脸郁闷,拱手道:“各位兄弟,算我错了,还请各位兄弟高抬贵手,饶恕我这一回。”



        “能让崔戢刃俯首认错,也真是不容易啊!”



        几人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又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他们刚走,上面的草丛后面就站起二人来。



        “呼---终于走了!”



        韩艺擦了擦汗道。



        萧无衣冷哼道:“这几个小鬼。竟敢背着我说我坏话,等会有他们好看的。”



        你本就是一个女魔头啊!韩艺暗自嘀咕一句,拉着她的手来到亭台内,突然问道:“这亭台真是你命令他们建的?”



        “不是。”



        萧无衣一个劲的摇着头。



        韩艺不信的瞧了她一眼。



        萧无衣尴尬道:“是我和元牡丹。还有崔大姐一起命令他们建的。”



        “明白。”



        韩艺点点头,无非就是两个背锅的。又问道:“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聊天的?当着长孙延的面,批评长孙无忌?”



        萧无衣点点头,道:“我也经常当着长孙胖子的面,骂长孙老贼。他爷爷本就做的过分,又不是我们无理取闹,他作为长孙家的世孙,应该督促他爷爷才是,而不是来堵住我们的嘴。况且,我们也不会光批评他长孙家,崔家那些自以为是的老头,我们也常常批评。”



        韩艺道:“那万一长孙延回去告诉长孙无忌呢?”



        萧无衣摇摇头道:“不会的,长孙胖子非常重义气,他绝不会出卖朋友的。不然他们七个也不会成为好朋友,毕竟他们的家族可是都有恩怨的。”



        “就算如此,他们的胆子还真不小,连皇帝都批评。”



        看惯清宫剧的韩艺,觉得这样编排皇室,简直就是罪大恶极呀,这要是让皇帝听了,还不诛九族啊!



        萧无衣更是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那崔小鬼才十岁出头,不也当着我外公的面。指责他的过失么。其实这都还好,当初长孙老贼杀我吴王舅舅时,不少崇拜我吴王舅舅的士子,都骂他窃弄威权。陷害忠良。别说他们这些士族了,就是寒门子弟也经常写诗讽刺皇室。这皇帝做错事了,本就不受到律法的惩罚,要是还不准人讲,那未免也太霸道了。”



        韩艺听得一愣,暗想。看来我还是被清廷剧毒害的很深啊!



        这就是贵族风气,因为这些士族自视甚高,又重门第,他们其中很多人都不屑当官,那么对于官就没有那么尊敬,官见了他们,还得放下身段来,讨好他们。他们当然可以无所禁忌的畅谈,李世民可没有被他们少批评,但是李世民也没有说要搞什么文字狱,李世民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也堵不住他们的嘴,于是就去讨好那些记载史实的文官,将自己美化,而且李世民也非常注意自己的名声,但是他也没有说不准大家讨论这些事。



        “讲了,那也得有用啊!”



        韩艺叹了口气。



        “那倒也是。”



        萧无衣点点头,突然问道:“那你是赞同他们之言?”



        “我可没有这么说。”



        韩艺坐了下来,苦笑道:“我只是觉得我忒难了,他们要做官,不过就是点一下头,而我要做官,可得拿性命去搏。”



        萧无衣微微一愣,坐在他身边,非常正色道:“韩艺,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想,这种抱怨只会让你的心胸变得狭隘,将来难成大器,不管你今后做了多大的官,也不会让人瞧得起。你不是自比韩信么,可是韩信最令人敬佩的就是他有着无人能比的胸襟,当年他虽受胯下之辱,但是在他成功之后,却还引以为傲,正因他有这种能容纳一切的胸襟,才能获得非凡的成就。



        他们七个同样也是如此,当初只为一纸契约,就甘愿做我的十年奴仆,这不是说他们没用,而是因为他们有着宽广的胸襟,他们的思想不在于此,这就是一种气度。而你虽是出身农夫,但切不可因此感到自卑,你应该用一个更加宽广的胸襟来容纳这些人的嘲笑,如果你容不下这些嘲笑,那你也得不到他们的尊敬。”



        是啊!这种抱怨,只会显得我心胸狭隘,看来即便是入仕之前,我也不如韩信。韩艺听得十分动容,紧紧握住萧无衣的手,道:“谢谢你能跟我说一番话。”



        萧无衣羞涩一笑,红着脸道:“其实我知道你绝非心胸狭隘之辈,不然我也不可能会喜欢你,当初在扬州的时候,那些村民多多少少都有些看不起你,但是你却能一笑置之,并且还发自内心的帮助他们,这就是一种气度。不过,我最担忧的就是,一旦你涉足朝堂,你将会迎来更加刻薄的嘲讽,你是否还能以这一种胸襟去面对。我见过太多人,在追逐权力的路上,迷失了方向。”



        韩艺很认真的说道:“这就需要你时时刻刻在旁提醒我。”



        他知道一个人,太相信自己了,反而容易误入歧途,就跟那些受骗的人一样,他们就是太相信自己,以为自己非常聪明,不会被骗,但往往这种人最容易上当,因为每个人都是有贪恋的,这是很难控制的,就需要旁边的人不断提醒他,让他不要掉进去。



        萧无衣举着粉拳道:“我只会用这个提醒人。”



        “那就算了。”



        韩艺立刻说道。



        萧无衣噗嗤一笑,旋即又正色道:“我认为有几个人可以很好的在一旁提醒你,帮助你。”



        韩艺道:“你说的就是长安七子?”



        萧无衣点点头道:“他们七个出身非凡,故此对权势都没有太大的贪恋,只有这种人,才能真正的为国家和百姓做出贡献,而且不论是才华,还是品行,他们也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你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那么不管是仕途,还是你自己都有着莫大的帮助。”



        这已经是萧无衣第二次提到了,韩艺也觉得他现在需要有人帮忙,仅凭他一个人,太难了,虚心问道:“那你说我该如何获得他们的帮助?”



        萧无衣道:“这很简单,他们七个一直以来都是共同进退的,只要你能够说服其中一人,他们七个就都会入朝为官,至于你能否让他们来帮助你,那就得看你的做的事,是否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同。”



        韩艺沉吟片刻,点点头道:“那我就试试吧。”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