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坚持坚持

第四百四十九章 坚持坚持

        竞争这事,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原本那些不嫌事大的人,还等着看一出好戏,可是哪里知道,从一开始两市就占得绝对的上风,打的北巷都已经自暴自弃,连凤飞楼的员工都贪图便宜,跑到两市来购物了。



        而且越来越多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很多贵族人士因为看韩艺不爽,故此都让自己的儿子去两市逛逛,为两市助威。



        这样一来,两市的人是越来越多,很多不需要购物的贵族都跑去两市吃喝玩乐,这甚至还连累到整个平康里,中巷、南巷的生意都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



        似乎,胜负已定。



        北巷。



        这一日上午时分,北巷终于迎来了几位客人,不过似乎来者不善,因为他们都穿着户部的官服。



        “几位客官,进来看看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钱家米铺的店员都太饥渴了,直接忽略了那一身官服,冲上去,就准备拉客。



        为首一个穿着青袍的官员嚷道:“去,叫你们东主出来。”



        “哎呦,这不是曹巡官么。”



        钱大方今日来北巷,正准备命人收拾一下,随时准备关店,可还未来得及嘱咐店员,这户部的曹询就来了,心中也是上下打鼓。拱手一礼,又问道:“不知曹巡官大驾光临,有何事吩咐?”



        巡官是户部的一个官职名称,专门出外巡视,其中包括粮食收成,市场货物,等等。



        曹询趾高气扬道:“今日有人来我们户部告状,说你们北巷的店铺弄虚作假,偷工减料,故此戴侍郎命我等前来查明真相。”



        钱大方听得一张脸都扭曲了,道:“曹巡官,你是知道我的,我钱家的粮食那可是出了名的好。从未干过这事。”



        “我也是奉命行事,难不成你还想阻止我们执行公务么?”曹询官威十足的说道。



        “不敢,不---不敢。”



        钱大方浑身就跟脱力一般,垂头丧气。他倒不是做贼心虚,只是他明白,这一定是两市搞的鬼,也就是说,北巷败局已定。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性了,因为户部都站在两市那边去了。



        曹询朗声道:“给我一家一家的查,决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遵命。”



        几个手下立刻针对北巷全面盘查起来。



        虽然北巷是第一个私人开的市场,可以不受朝廷的直接管理,但是如果你犯法了,那朝廷肯定还是会干预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早在最开始的时候,户部就曾有意要用一招给北巷一个下马威,但是却被高履行给阻止了,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有人都跑去户部告状了,户部查的是名正言顺。



        一会儿工夫,这些店铺的东主都纷纷走了出来,交头接耳的,纷纷摇头叹气。



        “怎么回事?”



        这时,凤飞楼那边走出二人来,正是韩艺和茶五。



        曹询斜目一瞧,道:“你是?”



        韩艺拱拱手,道:“在下就是皇家特派使。”



        看着好似委曲求全,说的话却是吓得人死。



        曹询尴尬的行了一礼。道:“在下户部巡官曹询,见过皇家特派使。”



        毕竟官阶差太远了。



        “岂敢,岂敢。”



        韩艺还是表现的非常谦虚,道:“不知曹巡官来此有何贵干?”



        曹询又跟韩艺解释了一遍。当然,语气要缓和得多。



        韩艺为难道:“曹巡管,我看这事八成是诬告,你看我这连一个客人都没有,何来的弄虚作假啊!”



        曹询点头道:“是,下官也是怎么认为的。只是有人告到户部来了,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还请特派使多多担待。”



        毕竟为官多年,场面话还是会说的。



        韩艺道:“那能不能通融一下。”



        曹询露出一副比韩艺还有苦逼的表情,道:“下官也是奉命办事。”



        “这样啊!”



        韩艺点点头道:“那好吧,不过我们北巷一直都遵从朝廷的法制,不敢有违。”



        曹询笑道:“下官也是怎么认为的。”



        这还真是个人才啊!韩艺心中暗笑,点点头,倒也没有在意,瞥了眼钱大方他们,道:“抱歉,我先失陪了。”



        “请便。”



        韩艺微微拱手,然后去到钱大方的店门口。



        钱大方等人皆是一脸怪异向韩艺打了声招呼,但也就是打打招呼而已。



        韩艺看在眼里,嘴上却道:“各位请放心,我就在这里看着,只要你们没有犯法,谁也冤枉不了你们。”



        钱大方等人心想,你在这吹嘘这些,有什么意思,你难道看不见现在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吗。



        其实他们都有些怪韩艺,因为他们才是这一次冲突受害者,而韩艺作为北巷的主人,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若非这回户部来人,估计都还不会出来。



        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令钱大方等人非常失望。



        赵四甲就道:“那是当然,我们虽是一些买卖人,但这买卖做得也是光明磊落,没有害怕。”



        “那是,那是。”



        韩艺点点头,又道:“各位,现在虽然没啥客人----。”



        钱大方着实忍不住了,道:“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是。”



        韩艺笑道:“但是你们千万不要慌,不瞒你们,刚开始我还害怕过,以为他们会出什么高招,没想到都是咱们玩剩下的,这种以本伤人的方法,根本长久不了,只要我们坚持,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大不了我免你们半月的租金。”



        还免我们半月的租金,我还想把租金给要回来了。



        钱大方不可思议道:“韩小哥,这就是你的办法?”



        韩艺点头道:“对啊!我敢保证,如果他们降价超过一个月,我---就把租金全部退给你们。”



        那就是不会退租金给我们了。



        钱大方有些火了,道:“韩小哥,你这说的倒是轻松,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现在两市那边一直逼着我们二选一。你是可以撑一个月,但是我们撑不了这么久啊!”



        韩艺苦口婆心道:“再坚持坚持吗,总会有办法的。”



        后世那些领导都是这么说的呀,反正站着说话不腰疼。



        钱大方无言以对。



        赵四甲等人也不做声。韩艺的这种态度,让他们对韩艺彻底失去了信心。



        韩艺目光一扫,又道:“各位,就算对方不降价,他们还是可以逼着你们二选一。如果你们能够坚定站在我这边,那么他们的伎俩就不会得逞的,你看人家拉姆先生,一点也不为此感到烦恼。”



        要是你这没有女人日,没有中巷和南巷,你看拉姆会不会站在你这边,你就这点本事,还什么皇家特派使,人家户部官员上门要查,你还是得让他们查。站在你这边就死定了。



        钱大方他们笑着点头,但都不说话,心中似乎已经有了计较。



        韩艺还是比较守信,站在这里监督着,又硬扯一些话题来聊。



        过得一个时辰,户部的人才查完,均表示没有问题,其实韩艺自从开市集以来,在质量方面都把关的非常严格,时不时就派人去抽查。因为他毕竟是从后世来的,对这个非常敏感,他非常讨厌以次充好,好在现在商人还是比较讲良心的。缺斤少两的事,虽不说没有,但至少吃了不会死人,至少大唐的百姓不用跑到波斯去购买粮食,送钱还招人鄙视,由此可见。时间的流失,未必代表的就是进步,也有可能是倒退。



        曹询来此也不是要查什么,简单来说,就是落井下石来的,跟韩艺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韩艺也回凤飞楼去了。



        “真是岂有此理,他们户部明明说两不相帮,倒是现在又来查我们,分明就是帮两市。”



        刘娥听说此事之后,不由得愤怒不已。



        桑木道:“恩公,这事如果朝廷出面,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



        韩艺笑道:“当然不会,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好消息,如今他们偏向两市,那么到时我们反击的时候,他们可就不好说话了,说真的,我非常乐于见到这一切。”



        刘娥道:“可是韩小哥,你还打算忍到何时去?如今户部的人一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墙倒众人推,钱大方他们怕是会坚决的选择两市,如果咱们再不出手的话,恐怕到时就晚了。”



        “你急什么?”



        韩艺笑道:“我就是要钱大方他们坚决的选择两市。”



        刘娥一愣,不解的望着韩艺。



        韩艺笑道:“事情远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其实这时候,两市行会那边已经可以向钱大方他们施压,早点结束这场斗争,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是在等着钱大方主动去求他们,而他们之所以要这么做,怕是他们想借机打压一下钱大方他们的气焰。”



        桑木皱眉道:“恩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钱大方他们关闭北巷的店铺,他们就应该满足了啊!”



        “满足?在商人的心中,就没有满足一说。”



        韩艺胸有成竹的笑道:“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都是在以本伤人,因为对于商人而言,没有赚就是赔,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钱大方等人的犹豫不决引起的,另外,他们其中有很多人都是钱大方等人竞争对手,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他们定会想尽办法从钱大方他们那里讨点损失来,别看他们表面上这齐心,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反正在他们看来,胜败已定,该是瓜分胜利果实的时候了,他们可不会来找我们要钱,不只有问钱大方等人要了,这出好戏才刚刚开始了。”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