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为人臣子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为人臣子

        原本大家以为是一场非常漫长的会议,结果很快就结束了!

        这皇帝同意,太子同意,大臣也同意,那还有什么说的。

        其实这一场会议,重点不在于是否废黜太子,这是不可能改变的,除非长孙无忌还在掌权,关键是在于李忠的下场!

        许敬宗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另立新太子,虽然离他们想象中的有点差距,他们本来是想将李忠贬出京城,但是主要目的达到了就行了,毕竟李忠是李治的儿子,李治要保李忠,那谁敢说半句,再来李忠也没有犯什么错,就他们那些栽赃嫁祸,真要较真起来,根本站不住脚。

        但是话说回来,其实李治本来是不喜欢李忠的,先,李忠的生母不过就是一个宫人,与李治感情也不深,过继给王皇后之后,又成为长孙无忌安排在东宫一面旗帜,等于是李治心中的一根刺,因为李忠在的话,对于长孙无忌而言,李治就成为可以替换的,因此在当初博弈的时期,那真是不除不快,只不过后来王皇后的惨死,李治心里也有些内疚,再随着朝中大局的稳定,李治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去为难李忠了。

        这里只是商议废除太子,至于立谁为太子,并没有谈,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且肯定还要开一场朝会,到时再提出来也不迟。

        大家也就都不着急了!

        “臣等告退!”

        “嗯!”

        李治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得,道:“韩艺,你留下,关于科举朕还有些事要与你商量一下。”

        许敬宗他们瞧了眼韩艺,满眼困惑的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屋内就剩下李治和韩艺。

        李治瞧了眼韩艺,淡淡道:“韩艺,你可知朕为何留你下来?”

        韩艺错愕道:“不是因为科举的事么?”

        李治道:“你说呢?”

        韩艺摇摇头道:“微臣不知。”

        “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李治似笑非笑道。

        韩艺道:“微臣是真不知。”

        “那好,朕就给你提个醒!”李治笑了一声,道:“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在这几日中,朝中重臣几乎都上奏请求废除太子,唯独你一个人上奏保太子,直到方才你也未正式表态。”

        韩艺道:“微臣的确上奏保太子,难道微臣做错了么?”

        李治道:“朕想知道为什么。”

        韩艺道:“为人臣子,不应该忠于陛下和储君么?”

        李治诧异道:“仅是如此吗?”

        韩艺点点头,道:“微臣能有今日,全凭陛下的眷顾,微臣现在拥有的一切也都是陛下赐予的,微臣一直铭记于心,微臣对于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那么自然也应该向太子尽忠。微臣在奏章上面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了,微臣认为太子并无过错,即便有也不至于到达被废除的地步,却遭人非议,微臣身为臣子,自当得向太子尽忠,保护太子的权益,此乃微臣职责所在。”

        李治沉吟少许,道:“也就是说你反对朕另立太子?”

        韩艺道:“回禀陛下,微臣只是尽臣子的本分,仅此而已。”

        言下之意,就是我保太子,那只是因为我是臣子,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但这并不代表我支持谁,或者反对谁,换而言之,就是我忠于的是太子,不是某一个人。

        李治听后,面无表情,过的半响,他才开口道:“对了,关于你送来的有关于数学的书籍,朕也看过一些,现数学的作用比朕想象中的还要大,尤其是关于统计方面,书中的题目让朕明白,如果能够用一套合理的算法来计算的话,就能够省下不少钱,而且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变得更加精确,尤其是城防和武器制造方面,但是关于数学方面的人才,当今世上是少之又少,正如你以前所言,户部和工部的确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因此朕打算将数学放在科举后面考,任何参加科举的考生,都可以参加数学科目的考试,你以为如何?”

        “陛下圣明!”

        韩艺先是高呼一声,随即道:“如此一来,有些常科受挫的考生,还能够利用制科入仕。其实最开始微臣也有这么想过,但是微臣觉得如果考生一心只想求得官运亨通,对数学不感兴趣,那招来贤者六院亦非好事,但是如今微臣改变了这方面的看法,因为当今各地都不重视数学,导致考生也不是很重视,因此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方面天赋,以及对数学是否感兴趣,让他们接触一下,让他们对数学有一个了解,再来判断自己究竟喜不喜欢数学,这也未尝不可。”

        李治点点头道:“那好,就这么决定了。关于数学考卷的内容,我就交给你、李太史、已经阎尚书。”

        “微臣领命。”

        “你告退吧!”

        “微臣告退。”

        韩艺刚出门不久,李治突然对着屏风后面道:“你出来吧!”

        但见屏风后面行出一位美妇,不是武媚娘是谁。

        李治笑道:“皇后,你认为朕帮弘儿选得这位老师如何?”

        武媚娘却是不但反问道:“陛下为何敢笃定韩艺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李治道:“这个问题朕的确也想过,但是韩艺常说,天上熙熙皆为利来,以他如今的地位,入东宫也是迟早的事,他为何还要这么做?可见韩艺明白为人臣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殊不知韩艺其实也不太明白,在这方面,他不可能比许敬宗他们还想得透彻,因为他从未经历过,只是他后面站着一个老谋深算的长孙无忌,在废立太子方面,长孙无忌比许敬宗他们可是要厉害得多。

        武媚娘笑道:“一切全凭陛下做主。”

        李治笑着点点头,心中却是长出一口气,总算是了却了一桩事,其实这事吊在这里,他也着实难受。

        那边韩艺刚出得宫门,上得马车,一身大汗这才冒了出来,他一边抹着汗,眉头紧锁,喃喃自语道:“太子?啊---这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剪不断,理还乱,真是让人想上吊啊!”

        其实他一直犹豫不决,心里也没有底,这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因此他准备了两道奏章,直到最后才决定上那一道奏章,这都是因为李治一开始的沉默,让他觉得长孙无忌猜得没有错,不过直到方才李治先开口,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

        然而,因为如今东宫之事,已经闹得是日嚣尘上,东宫不稳,朝堂则不稳,朝堂不稳则国家不稳。这道理也很简单,东宫代表着将来,太子身边的人,自然是非同寻常,如果李治迟迟不下决定,可能会有一些大臣投鼠忌器,押宝在李忠身上,这样一来,就会造成朝廷的分裂。

        若不是十拿九稳,许敬宗他们也不会这么不顾一切。

        既然已经定下来了,那么就得赶快宣布,稳定朝堂,不要为这种没有悬念的事而过多消耗国力。

        因此,没过两日,李治就开大朝会,商议太子一事。

        因为几个主要的中枢大臣都已经通过了,他们的党羽当然支持的,没有出现任何争执,但是全都是说李忠的好话,胸襟太宽广,太仁厚了,连太子都不当,光凭这一份气量,必须批准呀。大臣们走了过场,李治再三犹豫不决之后,就正是决定废黜太子李忠,封他为梁州刺史,在长安赐予府邸。

        然而,在新太子方面,大臣们的建议也是一致的,拥护武媚娘的长子代王李弘为太子。

        因此李治又下命决定立代王李弘为太子。

        这一战武媚娘这一派又是大获全胜!

        ......

        后宫!

        武媚娘慵懒得躺在卧榻上,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这一日她等了太久了,念及至此,她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怨恨,要不是那一场大火,她的儿子早已经当上太子了,但是她很快又调整过来,享受这胜利的气氛。

        “母后!母后!”

        忽闻一阵稚嫩的叫喊声,但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娃跑了进来。

        “弘儿!”

        武媚娘见得此子,急忙坐了起来,满面开心之色。

        此子正是武媚娘的嫡长子,太子李弘!

        武媚娘一手将爱子搂抱过来,一手拿着香帕帮李弘擦着汗,道:“弘儿,你看看你,跑得满头大汗的,小心着凉。”

        李弘看着母后道:“母后,听说忠哥哥不当太子了,父皇还让孩儿当太子,这是不是真的?”

        武媚娘笑道:“原来你就是为这事呀,是的,你现在可是太子了。”

        李弘皱着小眉头道:“孩儿不想当这太子。”

        武媚娘脸色一变,道:“为什么?”

        李弘道:“这太子本是忠哥哥,孩儿怎么能抢忠哥哥的了。”

        武媚娘目光闪烁几下,笑道:“傻孩子,是你忠哥哥身体不好,抱恙在身,不堪劳累,才主动向父皇请辞的,你父皇也是担心你忠哥哥的身体,怕他太劳累了,身体承受不了,才让你当太子的,你这是在帮你忠哥哥分忧,怎么能说是抢了。”

        李弘道:“是么?”

        武媚娘道:“母后怎么会骗你了,不过你如今可是太子了,要谨言慎行,像刚才那话,可不准再说了。”

        “哦,孩儿知道了!”李弘不过五六岁,三言两语就能将他给糊弄住。

        “真乖!”武媚娘摸了摸李弘的小脑袋,道:“去玩吧。”

        “哦,那孩儿去玩了!”

        李弘行得一礼,然后又兴致冲冲的跑了出去。

        他一走,武媚娘顿时脸色一变,道:“来人啊!”

        一个宫娥走了进来,道:“皇后有何吩咐?”

        武媚娘道:“你去查查方才太子今日接触过什么人,都说了些什么。”

        “奴婢遵命!”

        宫娥应得一声,便转身出去。

        未过得片刻,就听得那宫娥在屋外说道:“奴婢参见代国夫人。”

        “母亲来了!”

        武媚娘急忙起身,出门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