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廖长空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廖长空

        “太子领军,初始都是五千,从此以后,这五千军士,也就会成为太子的私兵,以供在军中站稳脚跟,取得战果。”牛得草诡异道,“不但要自己提供食物,也要提供军饷。”

        “是吗?”

        楚阳看向了君落羽。

        “太子私兵,自己供养,从今以后,完全归自己调度。若是不想要,可以拒绝,不过就没有相对的自由了!”

        君落羽解释道。

        “战后呢?”

        楚阳再问。

        “依然属于你自己!”君落羽答道,“直到你夺得大位,或者不再是太子,就会被收回。当然,哪怕成为私兵,也不能任意处罚,特别是克扣粮饷等。若他们不满,可以去兵部告状!”

        “好!”

        楚阳点了点头。

        “六太子,你确定要吗?”

        牛得草追问。

        “确定!”

        楚阳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只当不知。

        “第七十二军统领廖长空何在?”

        牛得草高呼一声。

        远处躺在地上的士兵懒洋洋的望了这边一眼,便不再关注。

        在背靠岩壁的石屋中,走出一位冷峻的青年男子,他一身黑衣,倍显瘦弱,略微凹陷的面颊,充满了冷酷之色。

        一双狭长的眸子,宛若刀锋。

        “牛将军,有什么吩咐!”

        廖长空淡漠道。

        “这是从盛京而来的六太子,从今以后,你们这一军,归为他的私兵!”牛得草也不在意对方的态度,“若有不满,可以寻统帅!”

        廖长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目光一转,看向了楚阳:“六太子?若是跟随你,粮饷可足够?”

        “足!”

        楚阳惜字如金。

        “会不会让我等兄弟送死?”

        廖长空再问,根本没有属下的样子。

        “若是在极端的条件下,为保护城民,会!”

        楚阳的声音一转,充满了铁血味道。

        “若有伤亡兄弟,又该如何?”

        廖长空追问。

        “亡者安葬,补贴费用充足;伤着治疗,定尽全力!”

        楚阳目视廖长空的眸子,十分认真道。

        “好,七十二军,从今以后,听你命令!”

        聊上空当即道。

        “从今以后,咱们就是自家兄弟!”

        楚阳笑了。

        “牛得草,你也该滚了吧!”

        廖长空目光一转,忽然冷哼道。

        “嘿,廖长空,你嚣张不了多久!”

        牛得草冷冷一笑,也不再给楚阳丝毫面子,扭头就走。

        楚阳三人静静的站着。

        “看样子,你和他有恩怨啊!”

        廖长空淡淡说道。

        “我和京中的某人有恩怨!”楚阳点了一句,问道,“七十二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廖长空沉默,然后将楚阳二人引到了石屋中,“军中向来以艰苦著称,不允许享受,只能削石为屋,莫要介意!”

        “不会!”

        楚阳坐下之后,喝了一口一位亲兵端上来的粗茶,有些苦涩,“能说说详情吗?”

        “好,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廖长空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开始讲述。

        镇海军总部,牛得草已经返回。

        “哪一军?”

        统帅盯着沙盘,头也不抬的询问。

        “七十二军,刚好五千人!”

        牛得草答道。

        他声音落下,议论之声嘎然而止。

        统帅抬起头,面无表情道:“你最好祈祷,他不会崛起!”

        牛得草嘴角略微抽搐。

        王海却不满道:“那一军什么情况,我们都知道,怎能划给太子?这不是?这不是?”

        “太子太多了!”

        牛得草冷冷道。

        “好了,继续商议对策!”统帅压了压手,“最近,海兽的动作更加激烈了,恐怕不久,就会有更大的动作,到时候就是对我们严峻的考验!”

        “盛京不再派人来吗?”

        牛得草问道。

        “白痴!”

        统帅冷哼一声!

        “嘿,刚来一个太子,你还想让谁来?”王海冷笑道,“太子来了,背后岂能没人跟着?太子还没动作,岂会有其它军队加入?”

        牛得草脸色当即一阵青红皂白。

        山谷石屋中,楚阳静静的听着。

        “七十二军,本为敢死队,待遇优厚,福利顶级,积累军功快速,吸引了很多不怕死的军士。敢死队,就是专打硬仗,死亡率和伤残率极高,久而久之,就有一些得罪上官的士兵也被打入进来,到了现在,已经变味了,七十二军就成为了流放之军!”

        廖长空冷笑,“待遇也一落千丈,可也因为都不怕死,哪怕老弱病残极多,也没人敢真正的欺负到头上。”

        “现在的七十二军,已经成了累赘!”

        廖长空眸中流露出痛苦之色,“当初一战,我中了海毒,为了压制,实力发挥不出一两层,也就堪比大宗师而已!”

        “六太子,你领了这一军,可后悔?”

        廖长空精神一震,直视楚阳。

        “你听说过我的事迹吗?”

        楚阳怪异笑道。

        “军中蔽塞,再加上受到排挤,对外界的情况了解不多!”

        廖长空没有丝毫不好意思。

        “我出生在雀州的一个小县城,虽为太祖血脉,却已经衰败不堪,只能在县城作威作福,我也成了二世主一般的存在,只知花天酒地,没有奋进的心思!”

        楚阳回忆道,“有一天,我发了善心,救了一个金光寺的和尚,却引来天魔宗的屠杀,灭了我楚家一百多口人,只剩下身在盛京的小妹和我独存。”

        “后来得知,我救的那个和尚,却是有意将追杀者引到我楚家,毕竟我们是太祖血脉,若是被屠,定然引起朝廷重视,他好趁机逃脱!”

        “也是那次大祸,我得到了世间第一奇经《枯木心经》,消息传开,就引来金光寺和天魔宗的围杀。”

        “家族被屠,火海滔天,又被追杀,也彻底的激起了我的血性,就逆而杀之,借助皇朝力量,杀了大量的宗派弟子。”

        “之后又有任务,远走北荒,遭到拦截,我杀了金光寺的法见等绝世天才,还有天魔宗的圣佛子等,一路血染山河,杀出了滔滔血名。等返回盛京,就成为了太子,不久就来到了这里!”

        楚阳声音铿锵,杀伐之音不绝于耳,“我杀之人,宗师之上,不下于数百,甚至有几位凝神强者,都死于我手!大宗师之前,我为潜龙榜第一,大宗师之后,我为腾龙榜第一,现今为六太子,真名楚阳!”

        “竟有此等事迹?”

        廖长空露出震惊之色。

        “过去的已经成为云烟,我们要展望未来!”楚阳陡然严肃道,“你能为我所用吗?”

        “我已经是残废之身,还如何被用?”

        廖长空刚刚升起的热血,想起自身的情况,不禁苦笑。

        “我若能为你治好呢?”

        楚阳道。

        “若能治好,不违背良心道义,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廖长空当即站起身,毫不迟疑道。

        楚阳点头,心念之力下,对方说的诚心实意,“那好,我就试试!”

        说着,楚阳一掌按在了廖长空的胸前。

        先是运转青帝木气,涌入廖长空体内,修复一处处暗伤,可到了毒素之地,初始压制,可随后就遭到了剧烈的反弹。

        片刻之后,楚阳收手。

        “阳太子真气磅礴如海,精纯绝世,还拥有着可怕的生机,然而真气毕竟是真气,对付这种毒还是力有不逮!”

        廖长空初始震撼,随后苦笑。

        “我再试试!”

        楚阳凝眉,再次一掌按下,这一次,他运转除了吞天功,整个手掌之下,化作了黑洞,立即引导毒素前来,却十分艰难。

        心中一动,另一手按下,运转赤帝真气,从另一侧化作火焰,燃烧毒素,进行驱赶。

        廖长空眼睛一亮,同时运转玄功,进行辅助。

        楚阳的右手缓缓的抬起,掌心之中,凝聚一片黑绿色的雾气,宛若蛇儿一般剧烈的扭动,一半在外,一半在内,眼看就要彻底的吸出来,黑绿色的雾气剧烈的挣扎,想要缩回。

        “好厉害的墨玉碧海蛇毒!”

        楚阳吃了一惊。

        心念一动,化作智慧之剑,凌空斩下,抹去了蛇毒的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