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真种之境

第三百六十三章 真种之境

        楚楚动人、小鸟依人。

        想到赵灵儿,这两个词就会出现心间。

        她本为女娲族的后裔,自幼与世隔绝,宛若池中白莲的脱俗少女,因此养成了温柔体贴,与世无争的单纯性格,常常被人误解为仙女菩萨,跟随姥姥隐居仙灵岛修炼,躲避仇人的追杀。

        难以告人的神秘身世,让她逃不过命运的捉弄,注定在滚滚红尘中历尽千灾万劫。

        自从遇到李逍遥后,一颗芳心便暗许在李逍遥身上。在与逍遥成亲之后而忘记她的日子里,仍无怨的爱着他;在知晓了女娲族的悲剧宿命之后,仍无悔爱了这一场。

        所幸她也是逍遥最爱之人。

        一个宽容、大度、美丽、清纯、可爱、善良的女孩子。

        外柔内刚,善解人意,纯净脱俗,恬静中有灵动,善良宽容但却不会盲目原谅恶人。

        外表温柔若水,内心却十分坚强。遇到困难之时,会选择勇敢的去面对。

        伟大博爱,灾难来临之时,为了苍生而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自我。

        仙灵岛上别洞天,池中孤莲伴月眠。

        一朝风雨落水面,愿君拾得惜相怜。

        初次相见的甜美,成为心田永远的记忆。

        仙灵岛上,洞房花烛,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今夕何夕,君已陌路。

        忆往昔,无尽叹息:

        仙灵仙岛藏仙踪,翩翩少年把仙求。

        仙宫仙女不相识,错把牛朗当情郎。

        灵儿被绑于七星盘龙柱,与李逍遥感人的再会。此瞬,逍遥忆起了对灵儿的誓言。

        昨是今非望无尽,生死相隔两茫茫。

        解愁肠,度思量,人间如梦,倚笑乘风凉。

        一句生死两相隔,道尽了悲苦。

        自古英雄出少年,似水红颜惹人怜。

          今生情尽空悲切,来世再续未了缘。

        但愿有来生啊,你我再次相守,生死不分离。

        注定的宿命,已经彻底打破,在这里彻底的走入了另一个轨迹。

        拜月教主沉迷在他的光辉大道中,就连整个拜月教也彻底的改变,为了教育,为了教主的理想,在开展着可怕的创造力。

        灵儿在楚阳的教导下,也飞速的成长。

        同时,楚阳还挑选了几位幼童一同培养。

        “也是该我突破的时候了!”

        楚阳仰头望天。

        灵魂本源已经恢复,经李小白的提点,对于未来功法又有了进一步完善,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

        “灵儿,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以后要好好听姥姥的,知道吗?”

        楚阳传音交代。

        “师父,你要离开多久?”

        另一个院子中,灵儿忽然开口。

        “应该很快!”

        声音落下,楚阳一步迈出,重新回到了苏州城内的楚府。

        分身睁开眼睛,随后又闭上,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内。

        楚阳回到东院,封印了起来,盘坐凉亭中的青石板上。

        积累足够,准备已妥。

        “开始吧!”

        他早已打定主意,走武道之路。

        “就是不知这一步迈出,元神会不会消失?”

        哪怕现在的他,也不敢肯定。

        枯木心经第五层第三步造物之境。

        法修元神第三步真神之境。

        武道神源第二步真血之境。

        这就是他目前的状态。

        “木火土金水,就以木神源开始!”

        楚阳心中嘀喃,心念不波,情绪稳定,排除杂念。

        下一刻,平静的木神源中,真元涌动,形成了滔天巨浪,以九滴真血为中心开始快速旋转。

        中间的压力越来越强,真血也在往一起聚集。

        它们各自一体,虽为同源,却有些排斥。

        “真血聚,真种成!”

        酝酿了许久,心念骤然降下,将旋转的旋涡加快了数倍,压力增强。

        九滴真血融合,爆发恐怖的力量,让神源震荡,就连心神在这一刻都受到了冲击。

        楚阳不为所动,维持住神源稳固。

        某个时刻,九滴真血彻底的融合一起。

        嗡……!

        真血融合,化为真种,识海中的元神却受到了来自真种的吸引力。楚阳一惊,却早有所料,念头一转,便不再理会。

        然而接下来的变化却出乎他的意料。

        真种凝聚,需要吸纳散落于全身各处的本源凝聚一起,成为真元之种,然而现在灵魂早已凝聚,位于元神之内。

        元神自我保护,自然要抗拒。

        一个吸收,一个抗拒,两者形成了对抗,互为敌对。

        “麻烦了!”

        楚阳暗道不好。

        这就是没有师父的坏处,没有完整的传承,没有系统的学习,全靠自身摸索,如今出了乱子,一时间,他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以真种的吸力,根本无法奈何得元神的自我防御。

        “再斩一次?”

        楚阳当即排除了这种想法。

        按照他原来的推演,真种凝聚,会吸收一部分灵魂本源,直至五大真种完全凝聚,会将灵魂彻底的分化,到时候元神崩溃。

        可目前的情况,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本尊,不如五大真种同时凝聚!”

        灵魂之中,传来了分身的声音。

        楚阳沉思,暂时稳住局面,这个时候他想退回也十分麻烦,一个不好,真元反噬,说不定会将神源炸开。

        若是真到了那种局面,就没地方哭了。

        “本尊,元神凝而灵魂现,真种聚而意志生,都是一种现阶段的本源体现。我细细梳理传承发现,每一种法,都会凝聚对应的完整的本源!元神为灵魂,真种为意志,都是本源,都可承载自我!如今这种局面,应该吸收灵魂本源气息而已,或者说分化一分部,孕育完整的一个相对应的‘完整自我’!”

        分身快速传递信息。

        楚阳若有所悟,同时进一步共享分身的传承信息。

        许久许久,他一咬牙,喝道:“那就如此,五神源,真血同时凝聚!”

        火神源、土神源、金神源、水神源也同时运转,真血合一。

        一次性操控五大神源,哪怕以楚阳的心神也有些吃不消。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大不了重头再来!”

        楚阳十分果断,也有着重来的底气。

        轰隆隆……!

        神源震荡,犹如雷鸣轰响。

        真血化真种,吸扯元神,它们也要凝聚自己的核心。

        两虎,终于开始了搏杀。

        楚阳无思无想,任它们彼此争锋,他的心神只是高悬上空,时刻观察,紧守最后的底线。

        元神开始龟裂,最终瓦解。

        分成了五份落入了神源之中,进入了真种内。

        刹那间,楚阳心神大震。

        一是元神崩溃,让他好似看到了死亡,就连心神都陷入了暂时的死寂之中,下一刻,勃勃的生机陡然喷发,五道打破桎梏,进入新天地的力量让他死而复生。

        呼吸之间,完成了转化。

        这一刻,楚阳感觉自己分成了六份,不,应该是七份。

        神源真种,意志凝聚,真我孕生。

        识海之中,元神崩溃,却保留了一分元神之力,成了一枚种子,有心神存在。

        另有心灵之力,始终不动不摇,紧守灵台清明。

        “心灵,元神,意志!”

        他恍然有种明悟,似看到了未来的道途。

        “不进入,永远无法明白其中的真意!”

        这一次突破,楚阳得到了教训,真正的教训。

        以前所谓的推演功法,不过想当然而已。

        没有高屋建瓴的提点,只从根基的往上延伸,很容易走错路。

        修道之路,一步错,往往就会万劫不复。

        “下一步,我明白了该怎么走!”

        这样想着,也更坚定了念头。

        他的力量,也再一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质的蜕变。

        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浊气,露出了笑容,尽管脸色很苍白,他却有种大喜悦。

        “元神六分,都不完整,接下来就需要修复,步入圆满!那时……!”

        楚阳眸光闪闪,野心喷吐。

        “恭喜本尊!”

        分身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识海、在神源中同时响起。

        “我需要你的所有传承记忆!”

        楚阳笑道。

        “可惜,我的传承记忆,只有鲲鹏一脉的神通秘法,关于其他,少之又少,否则就可以给本尊更多帮助了!”

        分身叹道。

        “你这里没有,这方天地未尝没有!”

        楚阳扬起了头,目光深邃。

        分身心中一动,笑了:“我也是该出去走走的时候了!”

        “去吧,天大地大,任你纵横!”楚阳道,“来到此间后,我始终有种感觉,这方天地很不同寻常!”

        “不同寻常更好,我要想突破元神,步入返虚之境,需要比本尊都要多百倍的资源!”

        分身说罢,将他整理的记忆传递给了本尊,他凌空一纵,化作大鹏鸟,双翼一展,便是三千里开外。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好一个大鹏之身!”

        楚阳赞叹!

        心念一转,横扫天涯,交代了一番在京城中的晋元一些事情,又告诉灵儿暂时不回去,让她静修,又看了看彻底沉迷的拜月教主,就眼睛一闭,沉浸自身。

        京城,尚书府!

        “内有奸佞,外有精怪,如之奈何?”

        刘成‘哧溜’一口酒,无奈叹息。

        “父亲大人,有时候需要用雷霆手段,怀柔往往会被认为软弱,妥协会被认为可欺!”

        晋元已经十几岁,少年模样,可眉心之中却蕴含着英气,多了果断之色。

        “你呀你,一味逞强斗狠,可不行!”

        刘成摇头。

        “我小师叔说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晋元辩驳道,“如今圣上暗弱,谄媚当道,残害忠良,若是再一味的妥协,朝堂上下,再无晴日!”

        刘成沉默。

        “父亲大人,朝堂之上,你任意纵横,朝堂之外,交给我处理!”晋元站起身,浩然正气喷薄而出,他目光炯炯,头顶日月星,“大好男儿,当朝堂之上,纵横捭阖,朝堂之外,啸傲乾坤!”

        “我让你明年拿个状元,可否做到?”

        看着儿子,似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刘成更知道,这个儿子比自己有出息,他不由得激动,“我魄力不足,手段不狠,想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难做到,可你,却有几分可能!”

        “明年,我入朝!”晋元自信非常,“那时,我会让这个天才彻底的改变!”

        目光一转,他望向了苏州城,望向了楚府。

        “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期望,不能让小师叔传授的超前知识埋没,不能让天下百姓继续受苦,不能让片大地持续不断的重复战乱轮回!”

        “我要改天换地,重塑乾坤!”

        “开创一个永恒不败的国度!”

        晋元有自己的理想。

        南诏国!

        “化学还真神奇,穷尽变化,犹如造物手段!”拜月做着各种实验,火热异常,“这是万物之妙!还有物理,穷尽天地至理,我甚至看到了,能够以凡人之身,改天换地!”

        他找到了人生的另一种乐趣,什么拜月教?什么掌控巫王?什么寻找真爱?等等尽数被他抛到了脑后。

        街上,灵儿手掐印决,灵光洒下,将一个病危的老太太治好。

        “谢谢、谢谢灵儿菩萨,谢谢灵儿娘娘!”

        老太太和她的家人连忙跪倒拜谢。

        “不用、不用!”

        灵儿连忙搀扶,嘴角含笑,温和如雨。

        她非常享受救人的过程,喜欢帮助他人。

        现在南诏国,几乎没有不认识她的,甚至她的名声,几乎赶上了拜月教主。

        “师父怎么还不回来呢?”

        回到府中,灵儿无奈道。

        “灵儿公主,你师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三头六臂,阔口獠牙?”

        旁边的一位小少女古灵精怪道。

        “阿奴,不许你这么说我师父!”

        赵灵儿噘嘴。

        “好啦好啦,不说就不说嘛!”阿奴连忙道,“那灵儿公主,咱们出去玩儿吧,这儿太闷了。”

        “我还要修炼呢?”

        灵儿摇头。

        “修炼太枯燥了,哪有外面好玩儿?灵儿公主,咱们就出去玩一会儿,好不好嘛?”

        “不好!师父说了,修炼好了,才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我也不想让师父失望,让娘亲失望!”

        灵儿执着道。

        阿奴无奈,也只好老实的修炼。

        余杭镇的渔村。

        李逍遥还在偷奸耍滑,偷鸡摸狗。

        他就像世间的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生活没有目的,看着太阳升起,看着大日坠落,一天就这样而过,到了晚上,摸着自家小弟弟把玩睡不着。

        楚府!

        楚阳的气息越来越沉凝,越来越厚重,也越来越深不可测。

        凉亭外,池塘中。

        荷花开了败了,荷叶绿了萎了,春风吹过,秋月清凉,夏日炎炎,冬日雪飘,不停的轮转。

        不变的是春夏秋冬,不变的是春的绿色,夏的炎热,秋的萧瑟,冬的干涩。

        这一天,楚阳睁开了眼睛。

        “历史的车轮,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他望向了余杭镇,看向了南诏国,又看了看林家堡。

        最后,他看向了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