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七海扬明在线阅读 - 章四三 西班牙的应对

章四三 西班牙的应对

        安东尼奥很清楚,西班牙王国早就不是百年前的世界霸主,从各个方面都不是。国王卡洛斯二世被叫做中魔者,他长相怪异而智力低下,一切都因为哈布斯堡家族的近亲结婚。从伦理上来说,卡洛斯二世不仅是自己父亲的儿子,同样也是自己父亲的外孙,就足够证明这有多乱了。

        至于国王究竟如何,安东尼奥不知道,因为国王不掌握实权,而关于他的传闻多是对王位有继承权的外国传来的,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和法国国王的波旁家族都有继承权,而卡洛斯二世没有子嗣,于是乎,法国就有意宣传他的无能和短寿,而处于劣势地位的奥地利则努力宣传他的生机勃勃。

        国王智障,自然不能掌握王国,所以自国王继承以来,皇太后一直掌握朝政,当然,前任国王的私生子曾经夺取过一段国王的主导权,但几年就殒命了,被放逐的皇太后再一次回到了国王,执掌权柄,而这位名叫玛利亚安娜的皇太后组织了摄政委员会执掌了这个王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安东尼奥的父亲就是其中一员,当然,二人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当年帅气迷人,且能言善辩的法哈多一度是安娜皇太后最重要的情夫。

        王国与帝国之战的殖民地战争是如何走向,很大程度要看法哈多与安娜皇太后这对‘老朋友’之间的交谈,而法哈多离开自己家的庄园之后,几天没有回来,安东尼奥只能通过仆役来接触外面的消息。

        安东尼奥被禁足也是父亲的善意,毕竟他在美洲是主动投降的,这个消息传出,足够断送他的政治生涯,而法哈多显然不愿意让自己最喜欢的儿子受到如此的伤害。

        而安东尼奥在家中得到的消息主要是关于印度事务委员会,也就是被叫做印地院的组织,这也是国王的顾问团,负责殖民地的一切事务,拥有一切对殖民地的最高权柄,法哈多年轻时候就有担任菲律宾都督和新西班牙总督的履历,并且促成了西班牙与帝国之间唯一一段和平时间。而在年迈之后,他就供职于此,以为养老,但实际上,法哈多年迈之后也做了不少事。

        比如他把西班牙几代国王对殖民地发布的法律汇总集合,把原本有四十多万条的法律编列城了一部《印度等地法律汇编》,这几乎就成为了各国殖民地的法律样本,就连帝国有有所借鉴。

        印地院的成员来援复杂,大贵族出身的殖民地官员、大商人、军队将领,天主教会的神职人员,文学院、神学家、宇宙学家和艺术家等也有,原本印地院只有几个人,现在已经有十六个人,且还在扩张之中。

        作为王国内部与殖民地牵扯最深的机构,印地院里充斥着各类与殖民地有关的人,他们是各方势力的代表,而安东尼奥得到的消息显示,印地院对帝国想要和谈的态度非常不屑,发誓要与中国人战斗到底。

        安东尼奥很清楚,大部分是因为对中国不了解,所以没有认清现实。当然,这些人还对王国太过于自信了。原因就在于,印地院里的大部分人认为,西班牙王国在殖民地的力量处于历史最强的状态,不仅因为这些年面对中国竞争陆陆续续派遣去的陆军军队,更因为针对法国的大同盟已经成立了,一百多年来与王国在美洲竞争的那些过往,除了法国,都是西班牙的盟友了,大家联手,能不成功吗?

        与只有一种声音的印地院不同,王宫里的摄政会议上,摄政委员们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派,七个人的委员会,四个人希望与中国和谈,而三个人则表达了先把情况通告大同盟,假设大同盟愿意协助,就打下来,不愿意再看中国人的条件。

        之所以这些人是这种态度,并非他们愿意放弃在美洲的利益,而是现在的西班牙面临更大的危险,法国的威胁。

        法国几乎在单挑全欧洲,而西班牙已经深深陷入了战争之中,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本土还未遭遇攻击,但是在荷兰与法国之间,还存在着一块西班牙的领地——南尼德兰。这里已经完全沦为了战场,目前海上陆地都在战斗,战斗打的难解难分,法国封锁了西班牙海岸,虽然并没有多么牢靠。

        而在陆地上,西班牙人庆幸的人,法国人主要进攻的是奥地利与荷兰方向。西班牙高层很清楚,假设西班牙沦为重点进攻区域,本土可能都不保。这么危急的情况下,哪里还管的了殖民地的死活,除非大同盟领导愿意协助,否则绝无胜利的希望,但问题是,随着战局的越发明朗,当初倡导大同盟的哈布斯堡皇帝利奥伯德一世,这位国王的表哥已经不是大同盟的领导者。

        英格兰与苏格兰国王兼荷兰执政的威廉三世,因为单独应对法国海军,执掌一个重要战场,且还能为整个联盟提供融资服务,他才是整个大同盟的盟主。

        “英国人的状态很糟糕,威廉国王刚刚统一了苏格兰,此刻正率领陆军进攻爱尔兰,只有彻底击败了詹姆斯二世领导的反抗力量,他才有精力应对其他方向的战事。”

        “可即便如此,我们的殖民地也不是首要的,他要保护荷兰。”

        “或许我们应该以打击法国殖民地就是消耗法国实力的理由提出,而非以帮我们为理由,不然英格兰人肯定会提出很多苛刻的条款!”

        “没有用的,在新英格兰和新法兰西之间,已经进行了烈度不低的战争。”

        在摄政委员会之中,争论不眠不休,皇太后安娜偶尔会询问或者说话,但国王没有到会,因为卡洛斯二世不仅智障,而且大下巴和舌头巨大,他不说话还好,说错了也没事,关键是大家都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所以这个委员会只会庆幸国王不在。而皇太后给出的理由是,国王在兽苑里游玩。

        对于其他国王来说,这不免是一种恶评,但对于卡洛斯国王来说却是好评,这至少国王身体是健康的。

        “教皇能否发挥更大的作用?”

        “不会,殖民地现在需要的是舰队,而这恰恰是教皇缺少的。而地中海拥有舰队的热那亚与威尼斯两个国家,与中国人打的火热。威尼斯甚至阳奉阴违,表面上顺应大同盟,向奥斯曼宣战,却没有任何实际动作,威尼斯人甚至可以自由出现在苏伊士地区贸易。”

        安娜主动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去里斯本,先问一问,中国人到底是什么态度,什么条件。在这种时候,一些退让是必要的,我们毕竟不能殖民地赌上我们的国家,不是吗?”

        “那这件事最好让‘中国商人’去做。”

        “是啊,如果他还在这里,我们或许早就知道中国人的底线。”

        摄政会议就此结束,待几个委员全部离开之后,法哈多满脸无奈的从侧门走进来,而他就是委员们所说的‘中国商人’。

        法哈多是幸臣,他因为与安娜的私人关系被重用,却一直做与东方中国打交道的事,而且每一次他参与,西班牙都会有殖民地损失,他从未为王国争取到什么,只是让王国少损失一些,但这种事,在事后都会背锅。而法哈多不仅如此,他的家族也在贸易之中获利,但与其他西班牙贵族做本土与殖民地的贸易不同,法哈多家族的主要贸易来自于‘中国’。

        每次中国洲际贸易船队抵达葡萄牙的里斯本,上面都有法哈多家族的货物,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因此法哈多被人叫做中国商人,其中有愤懑也有羡慕,但更多的是一种不满,但法哈多与帝国的关系可不仅仅限于此,比如苏伊士计划之中,法哈多就通过热那亚的某个亲戚,购买了不下四十万两白银的,属于苏伊士运河公司的股票。

        “亲爱的法哈多,你觉得他们说的是对是错?”安娜问道。

        法哈多说道:“太后,我认为只有您建议去里斯本这件事是有意义的,其余的毫无意义。”

        “如果不是我们与法国的战争,这些人肯定会和印地院那群人一样叫嚣与中国全面战争。”安娜也是头疼这件事。她看了一眼年迈的法哈多:“亲爱的法哈多,西班牙内忧外患,殖民地与本土都遭遇了威胁,你认为该怎么做?”

        法哈多老实说道:“这取决于您的需要,如果您需要维护王国全部的利益,那么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与法国一起结束战争,说服大同盟的其他国家,把枪口指向中国。联合整个欧洲与他们对阵,才有达成这一目标。”

        安娜太后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她认为做不到,法国人在战场上节节胜利,不可能会结束战争,欧洲国家也不会为了西班牙而与庞大的中国作战,与中国一起,分割王国在海外的殖民地更有可能。

        “现在的我,只想保住本土的这些土地,如果仅是这样,该如何操作?”安娜问道。

        法哈多微微一笑,说道:“一直到现在,我们才是真正的做事呀。只不过很遗憾的是,您的意志代表不了国王,更代表了王国的全体贵族,必须大家在这个目标上达成一致才可以呀。”

        安娜很清楚这一点,按照西班牙的惯例,卡洛斯国王未成年的时候,作为母亲的自己可以摄政,十四岁起,就应该还政于国王,可是卡洛斯的身体状况让他无法履行国王的职责,因为一直由她这位皇太后摄政,但在西班牙贵族眼里,自己一直是‘奥地利派’,她也很清楚,私下里,贵族们总是以‘外国女人’称呼自己。

        当先王的私生子展露出政治和军事才能时,贵族们立刻支持他,只有他死后,为了王国的统一,才接纳了自己摄政。

        “我宁可相信中国人,也不敢相信贵族们会同意我的观点。”安娜冷冷说道。

        法哈多则是说道:“太后,中国人有句古话,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于亡地而后存。就是说,把自己置身于死亡境地的人,才有资格生存。我认为这句话非常适合现在的西班牙,因为王国还在,贵族们才不愿意放弃殖民地,甚至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点的利益。只有这群人意识到,西班牙在亡国的边缘,他们才会清醒过来,先保住王国,才能争夺殖民地。”

        安娜深深的看了法哈多一眼:“亲爱的法哈多,你似乎给我指了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

        法哈多则是说道:“亲爱的安娜,或许天堂与地狱就隔着一道门。”

        安娜太后就此陷入了沉思,她恍惚了一会,想起了法哈多‘中国商人’的绰号,于是问道:“你是不是已经从中国人那里得到了什么消息,消息来源来自哪里,里斯本还是西津?”

        法哈多摇摇头,安娜诧异:“你直接与殖民地的那个中国亲王联络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叛国的重罪。”

        “没有。是我的儿子被裕王放回来了,他带来了很多消息。”法哈多实话说给了安娜听,安娜则是问了安东尼奥带来的消息,而法哈多也没有隐瞒,把帝国大举进攻美洲殖民地,而裕王李君威寻求和谈的消息说给了安娜听,安娜却说:“这怎么听都像是一个阴谋,中国人占据很大的优势,他们怎么会这么时候和谈呢?”

        “我也不知道,但既然是裕王殿下的主张,我认为是很有可能的。而针对王国目前的局势,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与对方秘密建立联络,进行谈判。”法哈多说道。

        “我觉得有些晚了,有一个消息被我压住了,实际上中国人的远征舰队已经进入了西印度群岛一带,战争已经扩大了。现在与里斯本的中国公使谈判,或许没有结果,西印度群岛就陷落了。”安娜无奈说道。

        法哈多也是诧异,这个消息他竟然没有知道,他立刻起身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必须立刻开始了,不然局势就会无可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