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九劫道生 > 【爆】第六百九十章 朱雀显威
在林木白这边非但没问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还被他反问一句赤金兽和诸葛君豪何在。他说的跟真的似的,江源一时之间也无法反驳,只能离去。

在两人走后,林木白挥挥手,从殿内走出两人,正是魏飞义和周鼎。

“林师兄,你这招真是高啊,估计连江源自己都在怀疑,是被谁带来的炎黄学院。”周鼎笑道。

林木白神色凝重,叹了口气,说道:“江源没这么傻,并且他还有一张王牌没拿出来,那就是青衿的画中乾坤。看他的样子,势必会一直追查下去,此人一日不除,我心难安啊。”

“那该怎么办,找人除掉江源?”魏飞义说道。

“他身边有慕芸杉在,不好下手,先派几个天地法相境的强者暗中跟踪,伺机下手。如果找不到他落单的时候,那就只有请偌战导师帮忙了。”林木白说道。

“偌战导师与林师兄您有八拜之交,有他出手一定手到擒来。”周鼎说道。

“不对,偌战导师平日里并不在学院中,此事一定要提前告知他,周鼎,你拿着我的黑虎令,前往黑虎盟。”林木白说道。

看样子,林木白知道偌战就是黑虎盟盟主的事情。

……

现在线索全无,江源和慕芸杉意兴阑珊的返回白虎堂,在路上,江源说道:“芸杉,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你又怎么了,这才刚刚开始,查不出什么是很正常的。我听说过林木白这个人,城府极深,至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青衿的死和他有关。我们只需要慢慢的寻找证据,扳倒他就好了。”慕芸杉安慰道。

“林木白很狡猾,他只用了一个很简单的计谋,那就是将自己的任务与青衿师兄交换。毕竟前往炎云国路途遥远,他们也好找机会下手。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当初截杀我们的那群黑衣人就是林木白他们。”江源说道。

“那岂不是更简单了,找到证据,把证据交给青木长老,到时候青木长老一定会为青衿主持公道的。”慕芸杉说道。

江源无奈的摇摇头,无奈道:“说的容易,林木白城府极深,想要找到证据太难了。我得好好想想,所以,你先自己回去吧。”

“我陪你一会儿,你就当我不存在。”慕芸杉说道,她倒不是不想离开江源,只是怕自己一离开,江源就去沾花惹草。

她可是要替慕芸曦好好看着江源的。

不过看江源这幅落寞的模样,也没这个心思,想了想,还是听他的吧,毕竟自己也该把今天的事情跟慕芸曦好好汇报一下了。

慕芸杉离去,江源一边走一边逛,避开了喧闹之处,来到了十分僻静的地方。这是一处二十四圣堂都覆盖不到的地方,周围是一片山林。

忽然间,山林中传来飞鸟惊起的声音,江源警觉,回过头,只见一群黑衣人从树林中窜出,等江源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团团包围。

江源环顾四周,大约有十几个黑衣人,这些人的体型和装束有点熟悉,正是当初截杀青衿的那群。

“是你们!”江源冷声说道。

为首一人不再是当初那一位,江源猜测当初的领头人是林木白,这次并没有带头行动。

为首者声音嘶哑,说道:“小子,又见面了,没想到你命这么大,能活着走出千面弑魂和空间裂缝。只是今天你在劫难逃了。”

“这里是炎黄学院,你们敢对我出手?”江源皱眉说道。

“炎黄学院又如何,此处僻静无人,山清水秀,能让你死在这里,也是你的造化了。”为首者冷笑着说道。

一众黑衣人一步步逼近,这十几人中有将近半数的天地法相境,剩下的都是高阶凝神境。如果真的打起来,根本没有一丝胜算。

“等会儿,我现在跑不了了,可否回答我几个问题,让我死的明白。”江源说道。

“老子没时间跟你折腾,杀了他!”

十几人同时出手,这是要一击毙命,不留后患。

江源叹了口气,说道:“我问你们问题是拖延时间,不过拖延的不是我自己的时间,而是你们的时间。你们既然急着送死,那我也不客气了。”

说着,眉心处凝聚出一枚图腾印记,正是与朱雀的契约。

顷刻间,火光乍现,热浪将众人逼退数步。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鸣叫,朱雀堂的守护战兽朱雀从图腾印记内飞出,凌驾在天空之上。

“这是什么?”

“好像是朱雀堂的守护战兽。”

“简直一派胡言,他是白虎堂的人,怎么可能召唤出朱雀堂的守护战兽,八成是障眼法。”

“就算是朱雀堂的主事长老,似乎也没这个能力吧。”

“别被他骗了,杀了他!”

十几人再次扑了上来,江源这次有了依仗,神色淡然。朱雀啼鸣,一团火焰掠过,有几个黑衣人被正面击中,顷刻间灰飞烟灭。

看到这一幕,剩下的人傻了眼,这不是假的,这是真的,真正的朱雀堂守护战兽。

“该死,这小子怎么会有这等能力。”

“快跑啊!”

剩下的人也不再想着击杀江源,而是逃命。可朱雀的实力早已经超凡入圣,他们对江源出手,简直就是犯了死罪。

火焰凝聚成箭矢,将最前面的几人洞穿,顷刻间化为飞灰。

朱雀与这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简直就是一场虐杀。

“朱雀,别都杀光,留两个活口。”江源说道。

朱雀传来一声啼鸣,火焰交织成一张囚牢,把两人困在其中。

这两人的修为是凝神境,江源可以控制。

“知道我为什么让慕芸杉离开吗,因为只有她走了,你们才敢出现。知道我现在缺什么吗,我缺的是扳倒林木白的证据。”江源说道。

“你……你怎么可能召唤朱雀?”那两人已经吓得神志不清,语无伦次,完全听不到江源在说什么,只是一直重复这一个问题。

江源一笑,从怀里取出两枚深紫色的丹药,捏住两人的嘴巴,强行让他们服下。

“想活命,就老实交代。”江源笑道。

这两枚可不是糊弄人的,而是真正的毒丹,朱雀药典稀有丹方,三天内得不到解药就会毒发身亡。

与此同时,在林木白的别院中,偌战匆匆赶来,见了面一巴掌甩在林木白的脸上,怒道:“林木白,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杀江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