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偷爱 > 第六百零六章
之后的时间,璇玑给我们每个人传了一份玉简,而这玉简里所描述的,就是启动阵法后每个人手握阵旗的站位以及输入灵力加强阵法的一些要点,而当大家都参悟差不多后,终于是几步走出偏殿,在告别顾全礼后,对着蓝星城的城门口走了过去。

深呼口气,我看了一眼带头的司徒幽月,心下有些疑惑。

之前我就知道这司徒家族是武学世家,但是这司徒幽月居然没有一点武境修为,而是选择了修仙一途,这一次她带队还能保持如此冷静,让我有些意外。

经过刚刚的商议,我大致上对所有人都有所了解,首先是那络腮胡大汉,这个人叫魏冲,加入散修盟有二十几年了,算得上经验老道,至于那一对男女男的叫端木淳,美妇叫江月,联手之下也是不凡,至于璇玑老道,是老牌的玄灵境高手,要不是此老钻研阵法一道,估计也不会只是这点修为。

散修盟能够在这次任务上安排我们五人,当然也有散修盟的打算,在局面上,我们加上那司徒幽月,应该来说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走出城门,我们一行六人便驾驭飞剑直冲云霄,对着千里之外的黄坡林赶了过去。

脚踏飞剑,我脸色慎重,不管怎么说,待会可是要和血煞四老交手,不管战况如何,我必须要有我的打算。

就在我飞出不远,御剑飞在前头的魏冲却是速度一慢,和我并驾齐驱,他悠然自得地摸了摸他一脸的络腮胡,露出一抹笑意。

“林道友,你是不是有些紧张?”魏冲淡笑开口。

“有点。”我尴尬一笑。

“林道友放心就是,出发之前顾道友和我说过你刚刚加入散修盟,让我带带你。”魏冲咧嘴一笑。

“那就多谢魏道友了。”我微微点头。

“林道友,有件事我有些不明白,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魏冲继续开口。

“你说。”我忙开口道。

这个魏冲别看长得五大三粗,但是我感觉这人粗中有细,并不是简单的角色。

“林道友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司徒家主好歹是圣域境的强者,而且据说还是圣域境中期的修为,以这等级数的武境实力,就算不敌,会被那血煞四老击杀?”魏冲嘴唇微动,此刻和我使用了传音之术。

“有什么不妥?”我眉头一皱,同样传音回复。

“圣域境强者虽然不会五行法术,但是在遁术方面比我们玄灵境的修者还要厉害,要知道圣域境高手都已经能够做到御空,而我们还要借助飞剑呢,一旦司徒家主全力逃遁,又岂会是那血煞四老能够追击的?”魏冲继续传音道。

一听魏冲的话,我心下陷入了沉思,老实说,魏冲说的并非没有道理,相反我觉得他说的很在理。

“魏道友,你是不是觉得对于血煞四老的修为我们低估了,或许三年前他们的确是那等实力,但是现在已经三年过去,也许实力有所提升?”我回应一句。

“不错,我怀疑那血煞四老之中的老大或许有了玄灵境中期巅峰的修为,如果真的如此,那就是一场苦战,要不是璇玑道友的阵法,我还真不敢贸然前往。”魏冲忙不迭地开口。

“这--”我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忒娘的,如果真的是玄灵境中期巅峰的实力,那岂不说我们一行人有可能就要歇菜了?

“我也是对此有些疑惑罢了,但是这司徒小姐如此执意要去,她应该心里有个底吧?”魏冲见我疑虑,忙说道。

“这件事你怎么不和其他道友说?”我看向魏冲。

“这怎么说,出发前就人心惶惶吗?难道就因为不确定血煞四老的修为选择打道回府?林道友你说真要如此,我散修盟的威名放哪?”魏冲继续说道。

我哩个去!原来大家是硬着头皮上呀!

我心下无奈至极,万万没有想到这来到仙武界同样也有好面子的人,这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啥叫吃定了那血煞四老,说到底还是去碰碰运气,一旦修为的确和预料差不多就痛打落水狗,如果运气背,估计到时候大难临头各自飞。

“不过林道友你放心就是,既然顾道友交代过,那么就算真有危机,魏某也会将你安全带回散修盟。”魏冲说着话,拍了拍我的肩膀。

“谢谢魏道友。”我微微点头,不免有些感激。

也就半个多小时,当我们飞越一处山脉后,前方的司徒幽月开始落下遁光,而我们几个也是俯冲而下,在一处森林和平原的交界处停了下来,双脚落地。

“诸位,前方就是黄陂岭范围了,现在小女马上联系这边接应的人,你们可以稍作休息。”司徒幽月说着话,她手中出现一张白色符箓,嘴唇微动间,这张符箓便化为一道白光消失殆尽。

在附近的一处树荫下,我盘坐了下来,至于凌霄剑也是被我捏在了手中。

只见此刻那端木淳和他的道侣江月背靠大树,一脸的慎重,而那璇玑更是盘坐在地,就好像在思量着什么。

这一幕一看就知道大家都有心事,只是都没有表露出来。

也就一盏茶的工夫,只见远处有一道黑影火速靠近,不消片刻便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范围内。

这是一个化灵境中期的中年男子,他和司徒幽月说了几句,随后还拿出一张地图,待得聊了几分钟,这中年男子便激发轻身术,消失在了这处空间。

“怎么样司徒小姐?”璇玑忙起身。

“诸位过来看看地图,这是消息上的一处洞府地址!”司徒幽月忙开口。

一听这话,我们五人齐齐对着司徒幽月走了过去,只见司徒幽月将地图打开,接着一指其中的一个红点。

“诸位,这血煞四老的洞府就在这黄坡林的这处山壁的位置,这地方离我们差不多还有一百里,也就是在我们的东南方向。”司徒幽月忙开口。

“可是洞府就在眼前我几人也无法洞察吧?这黄陂岭这么大,山壁山崖多不胜数的。”端木淳忙开口。

“老夫可以洞察洞府外围的阵法光幕,不会有问题的!”璇玑立马开口。

“既然旋即道友这么说,那当然没有问题了。”江月勉强一笑。

“大家还有其他问题吗?如果没有,我们就前往黄坡林范围了。”司徒幽月一收地图,扫视了我们一圈。

随着司徒幽月的话语,众人互相对视,而这一刻那端木淳抬眼看向我:“对了林道友,你修为偏弱,待会启动阵法的时候,可一定要撑住!”

“端木道友放心就是,林某一定不会出现什么纰漏的。”我忙一个抱拳。

“既然如此,那么大家便出发吧!”璇玑微微点头,只见他对着前方的黄陂岭先一步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