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刑灵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陨照

第十章 陨照

        “退下!此子不简单,不是你们能应付的!”华殷朝身后低喝道。
        “枫哥哥......”兰儿看着这一幕,难过的泪水又慢慢的滴落下来。
        都是因为我,枫哥哥家已经变为废墟。
        都是因为我  ,枫哥哥和坏人争斗身受重伤。
        都是因为我,枫哥哥变成了如今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自己的家人都已经被杀害了,枫哥哥是现在兰儿唯一能够想到,依靠到的人。可是眼前的枫哥哥连兰儿都不认识了,事情发展成这样的都是因为自己,兰儿在深深的自责。
        兰儿看着邢枫从和幽冥谷的争斗,到如今与赤炎宗的交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内疚和心痛苦苦的交织在一起,越来越难过,泪水流个不停,眼前不断闪过一次次拼斗的邢枫,一次次负伤的邢枫,一次次护住她的邢枫,心痛的朝着邢枫哭喊道:“枫哥哥,别打了!够了!你为兰儿做的够多了!停手吧!邢枫!”
        听到兰儿心痛的哭喊,邢枫那凌厉的攻势为之一顿,正当兰儿欣喜之际,以为枫哥哥清醒了,但下一刻,期望便破碎了。邢枫又是一拳轰了过去,紧接着又是一肘跟上,只击华殷要害,“啪”——拳掌的再一次互拼。看到这一幕,兰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低声呜咽,心如绞痛。
        如果原本是怀疑,现在就是肯定!随着交手的回合增多,华殷心中越发肯定邢枫与赤炎宗一定有着某种渊源!虽然目前邢枫神志好像不清,状态又异常,攻击则完全是出于动物的本能,看上去毫无章法和武功套路,但从他出手的轨迹,以及现场打斗的痕迹,依旧能够依稀辨别出,此子身怀武功的就是《修元经》和《赤炎拳》!再瞧见他脸上的伤疤,心中就越发的笃定,此子也正是师父所托的——此行目的之一!如果推断没错的话,此子应该就是叛逃的天翼师叔的儿子,自己的师弟!罢了,先遵照师父的命令,把他带回去再说!若是带不回去则……
        华殷也不做多想,一心一意寻找邢枫的破绽,为了活捉那邢枫,则一直在采取守势,并未进攻。面对邢枫的攻击,他或挡、或回避、或招架,寻找着一击制服的机会。“嗖”——又是一拳,从华殷的脸旁击空,华殷聚精观察着来拳的血光,发现其旁已经出现了少许的血红色的液体,眉头又深皱了起来。
        此子身上的血煞已经有一定程度的粘稠了,有从气化转向液化的趋势,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再拖下去恐怕……必须速战速决,快刀斩乱麻了!
        对不住了!小师弟!华殷默念道。
        只见华殷往上轻轻一跃,便轻巧的化解了邢枫的攻击,随后双脚轻轻一点邢枫的后背,便窜出去了好大一截,转瞬间便与邢枫拉开了数丈远的距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潇洒自然,引来一旁观战的赤炎宗弟子一阵惊叹!
        “不愧是大师兄!这身法甚是了得!”
        “可不是嘛,大师兄可是我们翼脉的骄傲,就算比那柳脉与星脉也不枉多让!”
        “是啊!看来这次试炼,翼脉有望了,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不用再看其他脉的脸色与奚落了。”
        “哈哈,是呀是呀!”
        一众赤炎宗弟子热烈的讨论着,而兰儿仿佛完全没有听见似的,她死死的盯着两个不断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心一直处于悬着的状态。
        拉开距离后的华殷,转身面朝远处的邢枫,双手并于胸前,施展出一系列眼花缭乱复杂的结印手势,最后一个火焰缭绕的六芒星被徐徐推出,他低声吟唱道:“炎帝朱雀降轸为缚——净火魔封!”
        六芒星飞速旋转而出,不断变大,停滞于邢枫头顶,六芒星的每一根线条都转化为被火焰焚尽的炎木,上面有不断闪过星星点点的火痕符文,看上去晦涩难懂,共六根。
        “砰砰砰砰砰砰”六根炎木从天而降分别封住了邢枫的头、身、手、脚共六处,并牢牢的钉于地上!
        “好!”
        “不愧是大师兄!”
        “大师兄好样的!”
        看到华殷轻易的便制服了邢枫,旁边的赤炎宗弟子传来了一阵喝彩之声。
        “枫哥哥……求求你,别伤害枫哥哥。”一个弱弱的女声朝华殷喊道。
        被封住行动的邢枫血目怒睁,其口大张,像在嘶喊,但并无声音传出;四肢不断想要挣脱,但于事无补。稍等片刻,华殷见邢枫依然如此,便轻叹一口气,看来无法“净灵”了,那只能......只见华殷微微躬身对邢枫作揖,随后一脸肃穆,双手大抬于天,紧接着全身猛然向下,眼中有着一抹狠厉之色,随后嘴中一字即将轻吐而出。
        “慢!”一声老迈的高喝声传来,随后只见一袖口有着七朵火云的苍劲老者之手虚托住了华殷快要俯下的身躯。
        华殷随即抬头一看,一位身着红色外衣,白色武功服,满头白发的老者正在转头凝望着邢枫,华殷心中一惊,赶忙起身后退一步,躬身行礼道:“拜见师公!”
        身后则是一阵悉索声,赶忙躬身行礼,齐声喊道:“拜见师公!”
        秋岩山——赤炎宗七脉宗老之一,原赤炎宗刑罚长老,因受“刑天翼叛逃”一事影响,受到责罚思过,这些年已经逐渐移交权力,退居幕后,专心培养翼脉下一代弟子,江湖凌天榜第三十三位。
        一声漫不经心的“恩。”字传来,算是给了回应,赤炎宗的弟子们听闻后面面相视,随即互相漏出一抹苦笑,师公还是这么难以亲近呀。
        “华殷,老夫问你。”此时的秋岩山已经将目光从邢枫处收回,转头看向了华殷。
        “师公请说。”华殷恭敬的低头应道。
        秋岩山收回了虚托华殷的手臂,双手背于身后,缓缓说道:“你前面已经用了《净火封魔》将此子封印,为何不用《炎封》,而是要用《炎烬》将其击杀?”
        众赤炎宗弟子听后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因为《炎烬》与《炎封》两者起手身法一致,但其功法效果却天差地别,前者为三味真火焚尽击杀,后者为封印进木馆好方便羁押带走。
        秋岩山抬眼往华殷身后一望,一瞬间便再也没有任何声响,随即便再看向华殷,道:“华殷?”
        华殷稍稍上前一步,靠近秋岩山,弯腰拱手,低声道:“事关天翼师叔。”
        秋岩山微眯双眼,重重的看了一眼华殷,回道:“待此间事了,单独找老夫。”
        华殷又作一揖,躬身道:“谨听师公吩咐。”
        闻言,秋岩山也不做其他表示,便迈步朝邢枫缓缓走去,看似普通一步,但其一步抵寻常人十步,并且每走一步,其嘴中便念一字,好似火山喷发,火流星四散而落,隆隆岩声传出:“狱炎锁五浊,清岩涤七血!”
        十字念闭,刚好走到了邢枫跟前。
        此时的他才第一次真正看清他最看重的徒弟给予他的“重托”——此子留着和天翼一般一头乌黑的短发,眉清目秀的脸庞或许像他的母亲吧,眉宇间不服输的拧劲儿则像极了他的父亲,惹人注意的是其左脸上有条肉眼可见的疤痕,就连秋岩山这样刚毅桀骜了半辈子的人,见了也是一阵心疼,怪自己当年没有好好护住他们爷俩,一个断一手被废武功,一个小小年纪脸却遭受如此多的磨难,唉,真是枉为人师啊!
        此时的邢枫见眼前的老人盯着自己一阵发呆,便下意识的想要攻击,一点点,慢慢的,努力尝试挣脱束缚,地上的炎木则微微的抖动,好像不能支撑太久的样子。
        远处的华殷自然能感应到封印的松动,又瞧见秋岩山怔怔望着邢枫发呆,没有动作,不免有些着急,别高声喊道:“师公!”
        华殷的喊声传来,秋岩山闻之一怔,便不做他想,随即向下——喝到:“破!”,朝被封住行动的邢枫额头,右手一指点出!
        这一指有着雷霆万钧之态,又有着万火燎原之势!轻触邢枫额头时,刚令人窒息的态势转瞬间又荡然无存,平静如水。
        只听“叮”的一声,指尖轻触额头间的一声声纹荡漾而出,之前封住邢枫行动的炎木随之崩塌瓦解,原本不断想要挣扎挣脱,大口斯喊却无声的邢枫则变得眼口紧闭,安详的躺在地上,刹那间整个人归于了平静。见此情景,秋岩山并没有丝毫放松,其点在邢枫眉间的一指不曾挪动半分,而是继续抵住邢枫的额头,另一手双指迸出,散发着微微黄光,延右手手臂缓缓推进至右手手腕处,轻叱一声:“着!”
        邢枫顿时七窍大开,原本无声的嘶吼顿时有着凄厉的喊声传出,仿佛来自地狱:“啊——啊——啊!”的长鸣!该声音一开始还是邢枫的声音,随后不多久就变换为男性声音,又一会儿变换为女性声音,再一会儿变换为男女交错的声音,此起披伏,不停的变唤嘶吼。邢枫的整个身体则不断的抖动,并且喷发出黑色红色的煞气,像四周扩散。
        赤炎宗弟子见状,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急速向后退却。华殷则回头一个箭步,一把抱起兰儿,也向后急退!
        “枫哥哥!放开我!我要枫哥哥!”兰儿被华殷抱着,不断地踢腾哭闹,随后更是一口咬住了华殷肩膀。
        “嘶。”华殷咧了咧嘴,继续往后退去。
        在退了数十丈远后,华殷放下了兰儿。兰儿急忙跑向邢枫的方向,却又被华殷一把抓住,兰儿扑闪着哭红了的大眼睛望向华殷,华殷只是淡淡的摇头回应。
        随后华殷抬头朝邢枫那儿望去,只见原先的一片废墟已经被一大片红黑交错的煞气所包围,看不真切。见此情景,心中对师公的安危有了几分担忧。
        “师公他老人家没事吧?”嘴上长着一圈细毛的赤炎宗少年不安的问道。
        华殷转头正欲回答,只听一个苍劲的声音从浓厚的红黑煞气中传出:“陨照!”
        华殷赶忙回头望去,只见废墟周围十丈内的土石都在高空中迅速聚集,形成陨岩!随后由内而外变得炙热难挡,不断有融化的岩石化为岩浆从中流出。片刻后,此陨岩便从高空缓缓落下,随着落下的幅度越来越低,速度则越来越快,很快便直朝着红黑色的煞气一头砸了进去——“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巨大高热的陨岩在红黑色的煞气中炸了开来!
        刹那间!黑红交错的煞气被点燃!化为一片火海,熊熊燃烧!滚滚的烈焰,即便隔着数十丈之远,华殷等人也感到热浪扑面,灼烧着脸庞!
        “枫哥哥!”兰儿一声惊呼,又要冲过去!被华殷死死的抓住。
        “放开我!枫哥哥!不!”兰儿嘶哑的哭喊道,留下的泪水也瞬间被蒸发的无隐无踪。  
        华殷看着眼前的火海,轻按兰儿,面无表情的说道:“陨照之下,万物皆焚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