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庶子夺唐 > 第三十六章 将计就计
    纳吾肉孜节刚过,此次春猎的目的固然是为了震慑草原诸部,但春猎就是春猎,依旧是草原上的盛事之一。

    当得知颉利可汗春猎的安排后,无数草原儿郎就已经卯足了劲,要在此次春猎中一展身手,夺得勇士的称号,叫可汗刮目相看。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李恪。

    自打李恪来了突厥,突厥便传扬这样的消息:颉利可汗对李恪欣赏,门当户对,有意嫁豁真阿史那云于李恪,要李恪做这突厥的驸马。

    这传言究竟有几分真,自然难以考究,众人虽然早有这样的耳闻,但也未必尽数当了真,可就在几日前的纳吾肉孜节当日,又有传来消息,说有人竟目睹唐三皇子李恪与阿史那云在外共度纳吾肉孜节,两人整整在外呆了一夜,一直到了清晨方才分别。

    而且还有传言,分别前两人还互赠信物,互诉衷肠,李恪把唐皇李世民赠他的玉佩都转送给了阿史那云,当着阿史那云的面直言突厥男儿皆是草莽,唯有他这个大唐皇子方是唯一的良配。

    这传言前面的部分倒还有几分真,可到了后面便越发地离谱了,可偏偏这传言真假参半,还传的有鼻子有眼,叫人不得不信。

    毕竟在纳吾肉孜节前夜,确实无人在汗庭的大宴中见到阿史那云的身影,原来那日阿史那云竟是去陪李恪了。

    阿史那云是可汗之女,被唤作草原明珠,不知多少草原儿郎想要将她娶回家中。

    不过阿史那云毕竟只有一个,能娶到她的也终归只有一人,无论谁娶了阿史那云,终归会有许多人失望,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也都是次要的,因为他们最后的底线就是阿史那云这颗草原明珠绝不能叫唐人摘了去。

    李恪刚到猎场外围,刚刚站定,便能看在四周直射而来的目光,既如烈火一般灸烤着李恪,也如利剑一般恨不得将李恪的身上扎出千万个孔。

    不过也不知李恪是不是早已适应这些,倒也坦然地很,迎着众人的目光,大大方方地往颉利可汗的方向走去。

    可最让众人意外的,李恪竟没有在颉利的面前停住脚,而是径直走到了挨着颉利一旁的阿史那云身边。

    挑衅?

    突厥的贵族少年们看着李恪这副模样,脑海中一下子冒出了这个词。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们的猜想,李恪骑着马,停在阿史那云的身旁后,竟大庭广众之下,与阿史那云攀谈了起来,只是他们离地太远,听地不大真切,只不过他们俩的样子,似乎还颇为亲昵。

    不过若是他们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恐怕就不会觉得亲昵了。

    “多谢表妹相告,这份情李恪铭记在心。”李恪对身旁的阿史那云小声道。

    李恪所说的那份情自然就是阿史那云告知李恪康阿姆请缨之事,这个消息对李恪来说价值很高。

    阿史那云见李恪神色轻声,于是问道:“看三皇子淡然的样子,想必是成竹在胸了?”

    李恪道:“若是有表妹相告,我还不能将危机化解,那我就算是丢了性命也是活该。”

    李恪身在北地,身边却有王玄策和苏定方这文武肱骨,他们二人虽名声不显,但在李恪的眼中,他们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朝中大员,故而李恪也有这个底气这么说。

    “那三皇子的计划是?”阿史那云见李恪这么说,顿时充满了好奇,问道。

    李恪笑着回道:“有些东西说出来就不灵了,表妹尽管拭目以待便好。”

    在人群中,同样也有一个人在后面偷偷地看着前列的李恪,这个人便是康阿姆。

    近日来,汗庭谣言四起,关于李恪和阿史那云之事已经发酵多时,几乎人尽皆知,而这背后的推手便是康阿姆。

    康阿姆自知自己不是李恪的对手,竟是想出了主意,要借旁人之手对付李恪。

    也正如康阿姆所期望的那般,突厥少年中总有几个脾气楞了些的,就在李恪正与阿史那云说话的时候,几个十来岁的突厥少年已经策马上前,来到了李恪的身后。

    “我等常听闻三皇子英雄了得,心中很是佩服,恰逢今日春猎,三皇子可敢与我等同往,比上一比?”少年们来到李恪身后,其中一个年纪大些,有些领头模样的少年当先对李恪道。

    英雄了得?

    李恪听着这句话,自己也不禁觉得好笑,这些少年为了拱他下场,竟这样抬举他。

    李恪却不吃他们这一套,笑道:“诸位玩笑了,本王无半点功勋在身,岂敢自称英豪。”

    李恪不接他们的招,这些少年又怎会甘心,他们又接着道:“怎么?三皇子莫非是看不上我等,不屑一较高下吗?”

    李恪摇了摇头,笑道:“哪里,诸位都是突厥儿郎,生在马背之上,而本王自幼长在深宫,读书写字倒是还成,这骑射之事恐怕不太擅长,李恪是担心不是对手,输了难看罢了。”

    李恪的骨子里已经二十出头,性情稳重,在李恪的眼中,这些突厥少年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幼稚,李恪任凭他们怎么说,他始终八风不动,稳如泰山。

    可李恪口中“本王”、“本王”地自称着,却叫这些突厥的少年越发地不满了。

    一旁的阿史那云看着李恪与这些突厥少年打交道,突然李恪虽然年纪比他们还要小上几岁,但她觉得李恪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成熟,不知不觉地吸引了她的关注。

    对于阿史那云这样少女而言,她欣赏未必就是那些张扬的表现,恰恰相反,有些时候,一种平静的成熟和稳重对她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与这些跃跃欲试的少年相比,李恪比他们稳重和成熟太多,高下立判。

    “如此说来,三皇子是想缩在此处,绝不肯与我们比一比了?”众人见李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总又不能将他拉进去,已经有些耐不住了。

    可就在此事,李恪却突然松了口。

    李恪道:“诸位想要比一比倒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换个玩法,不知你们可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