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庶子夺唐在线阅读 - 第一章 高阳护兄

第一章 高阳护兄

        习武一道,最要苦熬的功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日荒废不得。

        李恪随秦叔宝习武,抑或是在秦府校场,抑或是在王府校场,半日不缀,转眼间,两年时间已过,李恪已是一十四岁。

        这两年李恪倒是安稳了不少,除了楚王府,岑府,秦府,还有皇宫,李恪连东西两市都去地很少,只是顾着学文习武。

        贞观六年初,元日十五。

        既为贺天下承平,又为记上元佳节,皇帝李世民于承庆殿设宴,邀诸妃及皇子、公主共聚。

        承庆殿位于太极宫西北向,皇帝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并桌面南而坐,坐于大殿正中的上首。

        太子李承乾坐于李世民的左手边,李恪紧邻着李承乾,坐于次席,在李恪的下首,则是魏王李泰、四岁的晋王李治、燕王李佑,还有梁王李愔等一众皇子。

        而在李世民的右手边,贵妃杨如意领着年仅四岁的高阳公主坐于首席,次席则是淑妃韦珪带着十皇子申王李慎,接着便是燕贤妃,阴妃和以长乐公主李丽质为首的一众公主。

        大宴未始,太子李承乾与魏王李泰都是一副少年老成模样,端着坐在席位之上,不苟言笑。

        许是因为坐在太子和魏王之间,也许是因为李恪的势头和威胁,太子和魏王两人总是时不时地悄悄撇着头,看上李恪一眼。

        李恪习武数载,双目机警,自然看得出这两人的小动作,不过李恪却也对他们的举动不以为意,他自己反倒对坐于李泰之后的晋王李治更感兴趣。

        谁能想到,小小的一个,年仅四岁,比他们小了整整十载的李治竟会成为未来皇位之争的最后赢家,笑到了最后,倒是他们这些现在斗得你来我往的兄长,最后死的死,输地输,没落下什么好下场。

        只不过这一世,李恪却不会叫这种情况再发生。

        因为现在的他不止为他自己,也是为了他的母妃、愔弟,小高阳,还有追随他的一众臣子。

        片刻之后,众人尽数落座,大宴便正式开始。

        “朕平日忙于朝政,甚少顾及妻儿,今日乃上元佳节,难得闲暇,特设下此宴,阖家共聚。来,随朕举杯共饮。”李世民坐在大殿之上,看着殿下坐着的妻儿,举杯道。

        大殿中坐着的众人闻言,纷纷举起手中的杯子,杯中或酒,或蜜水,或茶汤,也都一饮而尽。

        众人落杯,此时太子李承乾站起身子,对李世民道:“我大唐能有今日太平,万离不得父皇之功,儿臣为父皇贺。”

        李承乾之言方落,坐在李恪下手的李恪和李泰相视一眼,也都站起了身子,随着李承乾后面拜道:“太子阿兄所言极是,儿臣同为父皇贺。”

        李世民看着殿中站着的,自己最为年长的三个爱子,脸上挂起了难掩的笑意。

        李世民对站着的三人笑道:“你们兄弟一片赤忱之心,朕是看在了眼中,不过你们贺地却是早了些,半个时辰前朕刚自西北线得到消息,你们可能猜出是何事?”

        李恪听着李世民的话,陷入了思索当中。

        西北一线,西域诸国不少,但能被视作大唐之敌的无非有二,西突厥和吐谷浑。

        如今开春未久,冰雪未消,吐谷浑居于高原,有消息也不会这么快传来,最有可能的便是西突厥那边传来的捷报了。

        不过李恪虽然猜了出来,但他却没有立刻说出口。

        现在大殿之中坐着的可是众位皇子,其中不少都对皇位有觊觎之心,李恪不想表现地太过瞩目,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李恪虽然不想太过显眼,但一旁的李泰却不这么想。

        李泰聪慧,就在李恪猜到的片刻之后,李泰也猜了出来,紧接着迫不及待地说了出口。

        “父皇如此欣喜,莫非是西突厥的消息?”李泰对李世民道。

        李世民闻言,抚掌笑道:“青雀聪慧,猜的不错,正是西突厥。西突厥叶护可汗困死康居城,贺设之子泥孰受封咄陆可汗,泥孰登位后特遣使至长安拜会,欲求内附。”

        听了李世民的话,李泰的脸上露出一丝嘚瑟,毕竟还是少年人,当着众皇子的面被李世民嘉奖,李泰岂能不喜。

        不过李泰高兴,自然就有人不高兴,而且这个不高兴的人还跟李恪相关,只是不是李恪自己,而是他的小妹高阳公主李芳龄。

        在他的眼中,阿兄李恪想来都是最为聪敏的,最为能干的,怎么会输给李泰。

        李世民话音才落,李芳龄便突然站了起来,仰着头对李世民道:“父皇偏心,为何只夸赞了魏王兄一个人,明明再有一点点时间,阿兄也能猜出来的。”

        小高阳说着,似乎是为了显示时间之短,还伸出两根肉嘟嘟的手指短短地比划了一下。

        小高阳以阿兄相称,那她说的自然就是李恪了,若是旁人这么说,李世民只怕还会动怒,但话自高阳的口中说出,李世民却高声笑了出来。

        高阳公主性子直率非常,与李世民很是相投,故而李世民对这个十七女宠爱非常,直追嫡女。

        李世民看着高阳煞是可爱的模样,竟招了招手,示意高阳公主近前。

        高阳的胆子倒也大,刚刚还顶撞了李世民,接着便走上了前去。

        李世民从手中的果盘中拿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梨子,递到了高阳的手中,对高阳笑道:“高阳说的对,太子、楚王、魏王都是朕之麟儿,人人聪慧,朕先前说的不对,这个梨子便算是朕同你赔罪了。”

        高阳听了李世民的话,满意地笑了出来,这才不同李世民纠缠,从李世民手中接过了梨子,道:“谢过父皇。”

        说完,高阳竟不回杨妃那边,而是坐到了对面的李恪那里,挨着李恪的怀中便坐了下来。

        李世民看着高阳的模样,不禁又笑了出来,也许在李世民看来,这才是一家人相处该有的模样,先前的氛围着实有些太过正式了,几与上朝无异。

        高阳的李恪怀中坐下,李恪也顺势扶住了她的肩膀,把小高阳稳稳地放在了自己恩德腿上,生怕她摔了下来。

        “阿兄,我要吃这个。”高阳方才在李恪的怀中坐定,便指着桌案上的醋芹对李恪道。

        “好,好。”李恪捏了捏小高阳粉嘟嘟的脸蛋,无有不应地夹起一块,塞进了高阳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