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 > 第123章仗势欺人
    天空下着蒙蒙细雨,伊河刚从客栈走了出去,几十号人,持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冲了过来,其中一个微胖的男子跟康伟说道。

    “帮主,杀了他。”

    “嗯!”

    伊河一脸的戾气跟康伟说道,你是哪个门派的?

    哈哈!

    我是恶狼帮的,有人出银子让本帮主杀了你。

    卧槽,老夫隐退江湖多年了还有人惦记着雅。

    你既然隐退江湖了,为何来贺江城插手苏家族的事?

    如此说来,你的雇主是苏家族的仇家。

    伊大侠果然聪明!

    恶狼帮,伊河有所了解,因为在清水城的时候,苏北被恶狼帮的人追杀过。

    你们的武艺这么低微,还敢刺杀老夫,不是找死吗?

    康伟,摸了摸胡须,在江湖上没有老子不敢接的活。

    十几个杀手腾空而起,持着宝剑刺了过来,伊河脚尖一点,飞翔在半空,快如闪电的身姿击打了几掌,十几个杀手,砰!

    狠狠地砸在地上,噗嗤,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抽搐了一下,死翘翘了。

    康伟一脸的惊恐,卧槽,九品武者果然厉害呀。拔出大刀,朝着伊河的身躯砍了过来,伊河酝酿了功力,一掌击打过去,康伟飞出了数米远,哐当,墙壁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一招就将康伟撂倒了。

    一个属下低声的跟康伟说,帮主,他的武艺太高强了,我们走吧。

    徐大人让老子跟他搏斗几个时辰,眼下看来不用一炷香的时间,我的属下要死光了。

    康伟提高了嗓门,本帮主不才,不是伊大侠的对手,请你们出马吧

    瞬间,从屋檐上面下来十几个剑客,一脸的杀气。

    伊河可是一名老江湖了,能看得出他们的修为不低呀。

    一个精瘦的男子瞥了康伟一眼,凶巴巴的说,雇主花了丰厚的银子,请你杀伊河,你却被他杀得屁滚尿流。

    公子,你有所不知,伊河的武艺太高强。

    一群废物!

    摆阵!

    十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剑客,从四面八方刺了过来,伊河赤手空拳跟他们搏斗了几十个回合。

    心里咯噔了一下,卧槽,他们是南岳剑宗的弟子吗?

    名门正派跟苏家族有矛盾?

    天空的雨越下越大了,宝剑上面沾满了水珠,怒视着伊河。

    伊河向前走了几步吆喝。

    你们可是南岳剑宗的弟子?

    伊大侠久仰大名,你说得没错我们就是南岳剑宗之人。

    老夫跟你无冤无仇,为何刺杀我。

    你帮苏家族就是跟南岳剑宗作对。

    苏家族跟南岳剑宗毫无相干呀。

    康伟擦拭了嘴角的鲜血,跟一个剑客说,兄台,灭了伊河就少了一个对手了。

    康帮主,你说得倒是轻巧,他可是一名九品武者呀。

    兄台说得有道理,只要拖延两个时辰,徐大人就能废了苏家族。

    哈哈!

    在贺江城,谁敢跟南岳剑宗媲美。

    杀!

    伊河飞奔过去,一掌击打在剑客胸脯上面,砰,飞出了数米远。

    一剑刺了过来,伊河退后了几步。

    一次鞭腿击打过去,剑客用手臂格挡住了,一掌击打在脑袋上面,砰,又一个剑客飞出了数米远,噗嗤喷出一口鲜血,一命呜呼了。

    唰!

    唰!

    三五柄剑刺了过来,伊河挪动了身躯。

    苏北可是一名正义的武者,你们被谁收买了,要攻击苏家族。

    在贺江城只有南岳剑宗,没有苏家族。

    卧槽,老夫今日出门没有看黄历呀,既然遇到硬茬了?

    十几柄剑刺了过来,伊河腾空而起到了屋檐上面,其中一个精瘦的剑客说道。

    “伊大侠,苏北生死未仆你为何多管闲事呢?”

    “你们想废了苏家族,还得打败老夫,另外北儿被剑客伤了,我会找到凶手的。”

    “我也替他感到惋惜,毕竟他是翰林院的学生了。”

    “少废话,出招吧。”

    唰!

    一剑劈下,一道火红的光环飞奔而来,伊河挪动了身躯,屋檐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十几柄剑刺了过来,伊河大侠显露出狰狞的面孔,啪、啪三五个剑客从屋檐上面,狠狠地砸在地上,噗嗤,喷出一口鲜血,一命呜呼了。

    剩下的五个剑客,一剑劈下一道火红的光环飞奔而来,伊河大侠一掌击打过去,光环和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五个剑客,被震飞了数米远,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一命呜呼了,精瘦的剑客凶巴巴的说,伊大侠,下次再领教你的高招。

    你是否知道谁伤了苏北。

    康伟,缓慢的伫立起来,跟属下说,赶快走!

    这时,徐坤、左名、阮宁带着无数名衙役进入了青楼,阮宁凶巴巴的说。

    封店了,赶快滚!

    嫖客,一瞅来了这么多官兵,心里咯噔了一下,像是兔子一般逃命吧。

    一会功夫只剩下担惊受恐的妓女、打手、敏老板了。

    敏老板眉头紧锁,跟阮宁说道。

    阮捕头,你为何封老娘的店?

    这是朝廷的命令!

    老身没有做伤天害理之事,我才不信。

    你不走,我带你会衙门。

    阮宁跟属下说,不走的妓女带回衙门。

    一个捕快唯唯诺诺的说,捕头,没有那么多牢房呀。

    少废话,抓人!

    几个身材魁梧的打手,冲了过来,这里是苏家族的青楼,你不能封。

    苏公子已经死翘翘了,你们还指望苏家族能养活你们吗?

    一阵零碎的声音。

    苏公子不会死的。

    不能封。

    拼了!

    几个兵卒刚到了二楼,妓女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几个兵卒色眯眯的看着她们,不要怕,本公子很温和的。

    啪!

    一拳击打过来,一个兵卒哐当狠狠地砸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几把大刀砍了过来,强壮的打手,咬着牙,一次侧踹过去,一个兵卒飞出了数米远,死翘翘了。

    啪!

    啪!

    冲上来的三五个兵卒死翘翘了,咚咚咚,三五个兵卒又冲了上来,打手一脚踹了过去,三五兵卒从楼梯上面滚了下来。

    阮宁一脸的戾气,日了狗,这三五个打手杀了老子十几个兵卒了。

    脚尖一点腾空而起,一剑劈下,一个打手的手臂流淌着少量的鲜血,三个打手相互对望了一下,捏紧了拳头,像野兽冲了过来,啪、啪几次鞭腿过去,三个打手哐当飞出了数米远。

    三个人缓慢的爬起来摇了摇,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砂锅大的拳头击打过去,阮宁一次侧踹踹在喉咙,哐当飞出数米远,将墙壁撞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

    唰!

    一剑下去,一只手臂掉在地上了,鲜血飞溅,这个打手并没有放弃,一拳击打过去,一掌击打过去,打手飞出了数米远,身体抽搐了一下,一命呜呼了。

    剩下的打手,舒展了身子骨,一次侧踹过去,阮宁捏住了他的膝盖骨,一捏啪粉碎性骨折了,一掌击打过去,打手飞出了数米远,噗嗤喷出一口鲜血,一命呜呼了。

    阮宁用宝剑指着敏老板的喉咙凶巴巴的说,敏老板,你想去县衙门待几天吗?

    放肆!

    你敢抓老身?

    徐坤听了她的说辞,被气得差一点吐血三千尺了,一个妓女老板娘这么嚣张。

    将青楼的人全部押回衙门!

    呼呼!

    几百号人将青楼围住了,楚老大、鲁二老,赵黑子来了。

    赵黑子凶巴巴的说,徐大人您想灭了苏家族吗?

    赵总管,本官是奉命行事,你不要妨碍公务呀。

    卧槽,你封了老子的青楼,兄弟们喝西北风呀?

    哈哈!

    你想造反吗?可是要灭九族的。

    杀!

    几百号人,围了过来拼杀在一起,杀气升腾,血流成河,横尸遍野!

    赵黑子,温和的跟敏老板说道,敏老板没有事吧。

    没事!

    公子吩咐过属下要照顾好你。

    来了这么多官兵,你们是否要保护这些小姐姐离开?

    你说得有道理!

    阮宁一剑刺了过来,赵黑子用宝剑格挡住了。

    阮捕头,你何必这么大的火呢?

    赵黑子,你胆子好肥呀,敢跟衙门作对。

    日了狗,你借助衙门的势力公报私仇,不得好死。

    哈哈!

    苏北不在了,你还想保住苏家族吗?

    苏家族不能亡。

    你受死吧。

    噹噹!

    两个搏斗了几百回合不分伯仲!

    相互怒视着!

    唰!

    一剑刺了过来,赵黑子用宝剑格挡住了,一次鞭腿击打过来,赵黑子退后了几步,一次侧踹过去,阮宁挪动了身躯。

    赵总管的剑法不错呀。

    阮捕头过奖了。

    老子有一件事不明白能否请教你。

    何事?

    王耿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我没有见过他。

    还敢狡辩!

    一掌击打过去,赵黑子接住了,逼着阮宁退后了米远,砰,飞出了数米远。

    一次鲤鱼打挺伫立起来,卧槽,几百名官兵消亡殆尽了。

    日了狗!

    阮宁抱拳跟徐坤说道。

    县令大人,我们还是先走吧。

    嗯,赵黑子的胆子太大了。

    赵黑子凶狠的目光投注到徐坤的身上了。

    徐大人,你要走吗?

    你想干嘛?

    一次侧踹过去,阮宁用手臂护着头部,退后了数米远。

    徐坤麻利的爬起来,指着赵黑子的鼻子怒斥。

    放肆!

    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以为苏家族是好欺负的吗?

    不要乱来。

    一拳击打过去,徐坤退后了几步。

    一个蒙面人低声的跟徐坤说道。

    大人,我来废了他。

    是......是你,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