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医生在线阅读 - 第0605章 剑木

第0605章 剑木

        “死你妈个蛋,就你现在这个鸟样子,老子今天要是救不了你,你才是真的必死无疑呢!”

        刘怀东人在装甲里呸了一声,内心愤懑的骂了句娘,这已经是他跟陆海鸣交手以来,不知道第几次无奈骂娘了。

        然而残酷的现实就是,刘怀东除了嘴上痛快几句,还真就没什么办法。

        尽管这里是他的法则领域,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可偏偏刘怀东就是不敢转身直接上去抽陆海鸣一巴掌,豪气干云的说一句你不就想干架吗?老子今天陪你干!

        干架有风险,动手需谨慎,这是刘怀东今天一整天悟出的一个道理,他自己都打心底里觉的这话是真特么精辟!

        天底下就再没有比这更有道理的道理了。

        内心无比憋屈,但刘怀东还是不得不跑,而且是死命的跑,至于陆海鸣,自然是还紧跟在他身后死命的追。

        五分钟后,两人穿过了这片石林山群,进入一片荒漠地带。

        头顶那团刘怀东用三昧真火幻化出的太阳,就跟真的似的,不光将一望无垠的沙地炙烤的无比灼热,甚至就连刘怀东和陆海鸣两人的脑门上,都是被烤出了丝丝汗水。

        沙漠里时不时能看到几株仙人掌,足以见得刘怀东在‘创造’这法则领域时,当真是融入了心血的。

        不过但凡他们追逐二人所过之处,甭管是沙地还是仙人掌,还是被刘怀东更加细心弄出的几棵胡杨,都尽数被他们身上挟带的气机给横推三六九,摧残的一片狼藉。

        穿越了八百多公里的荒漠,两人终于看到了绿洲,不过谁都没有为此停留,一个是什么都不顾只是想逃命,一个是什么都不管,只想要对方的命。

        占地两百多公里的绿洲,被两人一鼓作气横冲而过,此时刘怀东依稀可见,前面有条自己照着黄河水势布局的大江。

        不过他仍是没有半点留恋,径自从那大江上空飞掠而过,一身气机压的江水骤然下沉三分。

        等到刘怀东掠过大江时,江面所承受的压力也是自然而然突然减轻,先前被压成死水的江水,由于源头处不断的涌入水流,骤然炸开成为一道长达百丈的水幕。

        本就是‘厚积薄发’的江水溅起时,正巧陆海鸣的身形也随后而来。

        那层足以拍碎一座等高大厦的水幕,在陆海鸣面前却是如同一张薄纸般。

        陆海鸣那在水幕面前宛如沧海一粟般渺小的身子,竟是直接穿透了水幕,并且由于他自身挟带的强大气机,导致百丈水幕还没能落下时,便在空中砰然炸开!

        大部分水花都重新回归江河,还有一小部分处于距离陆海鸣洞穿之处较近的水分,更是直接升华成了蒸汽,袅袅升空汇入云层。

        两人一前一后相继横渡了大江,后面又是一片绿洲。

        再次穿越这片绿洲后,刘怀东竟是带着陆海鸣来到了一处自己精心布置下的热带雨林。

        到了这里,刘怀东竟是出奇的不再跑路了,反倒是降低速度抿嘴一笑,“桀桀,终于把你引到这里了,妈的刚才一路几千公里,追的很爽是吧?”

        止步落地后,刘怀东迅速转身,直面着正朝自己飞掠而来的陆海鸣,同时双手飞快结印掐诀,最终一巴掌拍在脚下雨林丛生的土地上。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刘怀东处心积虑也要把陆海鸣带到这里来,正是因为这片雨林,着实算是他这法则领域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地方。

        总体而言,刘怀东这法则领域的一切,都是依照着现实世界的模板来建立的,但这毕竟是他自己的世界,不好好享受一把造物主的特权,总觉得好像对不起自己似的。

        所以在这个半真半假的世界里,实际上也有那么几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存在着比较特殊的事物。

        就比如说这片雨林里的参天大树,便是现实世界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曾存在过的品种,完全是刘怀东以自己的法则开创出的全新物种。

        这种大树每十年才会长出一圈年轮,十圈为成熟,年轮十圈之上的树,其枝叶之坚硬程度,远超寻常钢铁。

        并且其叶如针,其枝扁平似刀剑,而且此后每增加一圈年轮,它的枝叶都会更加坚硬几分,百圈年轮为此树树龄极限,但其枝叶的坚硬程度,却是从八十圈之后,又会开始下降。

        这种由自己亲自开创的新物种,被刘怀东命名为剑木!

        至于此地剑木的树龄,在这法则领域里,刘怀东掌握着绝对的法则,甚至包括空间和时间,所以只要刘怀东需要时,它们自然都是八十圈年轮,也就是八百年树龄的老树!

        不光如此,这一整片热带雨林里,一草一木的生长方位,那也都是经过刘怀东精心布置规划的,若从高空向下俯瞰,就不难发现,那些密密麻麻的草木所排列成的,赫然正是一个杀阵!

        此刻伴随着刘怀东一巴掌拍在脚下地面上时,周身气机也随之鼓荡开来,只见整片热带雨林中的剑木,竟都是迎风而动般,纷纷弯下自己的身子,至于树身所向,正是位于杀阵阵眼处的刘怀东!

        万千剑木为之倾倒,形成了一副朝拜画面时,陆海鸣也是身形急速飞掠而来,想也不想的便是一头直接冲进那片剑木林里。

        地发杀机,就是龙蛇起陆。

        顷刻间,只见数不胜数的剑木,竟是跟生出了智慧一般,将自己身上的枝叶纷纷弹射出去,犹如蝗虫过境般黑呀呀呀大片的剑木枝叶,纷纷首位相衔着朝陆海鸣飞掠而去。

        那些枝叶别看是木属的植物,但其杀伤力连成一线,比起寻常飞剑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千万针叶剑枝袭来时,即便一心想要取刘怀东性命的陆海鸣,也是不由得在半空中强行止住身形,本能的瞪大眼睛,赶紧双臂平身将一身气机提升到顶点。

        “唰唰唰……”

        接二连三的破空声响起,只见那万千针叶剑枝,电光石火间便已是纷纷飞临至陆海鸣身前。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距离陆海鸣最近的一波针叶,也与他尚且隔着两寸距离,最远的则是到六七尺之外,就跟遇上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壁般不得寸进!

        再远处不断激射而来的针叶剑枝,则要么是直接被那堵无形屏障给弹飞出去,要么就更加拥趸的挤在后面,拼命想要前进半寸。

        “喝啊!”

        被千万剑木枝叶围剿的陆海鸣,也是难得有了些吃力的反应,只见他张开法力屏障的同时,再次发出一声仰天怒吼。

        这次不见声波激荡,仿佛是雷声大雨点小,但事实却是,因刘怀东秘法而飞掠过去,被那堵无形气墙拦在外面,层层叠加形成了另一堵墙的剑木枝叶,竟然硬生生被逼着往后退了那么两三寸的距离!

        飞剑既出,不进反退,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刘怀东看到这货竟然生猛如斯,尤其在他用了逆天改命这等秘术后,自己的领域法则对其禁锢也是大大减弱。

        当下一番你来我往的气机角力后,刘怀东便是将眉头深深皱起,右手向前推着散发出气机抗衡陆海鸣时,左手则是再次一招,分出一道气机扩散至整个剑木林范围。

        霎时间,他脚下的这片剑木林,竟然开始跟地震一样的颤抖起来,好几个沉闷如雷的声音响起时,只见距离陆海鸣较近的几棵参天古树,竟是直接自行连根拔起!

        最短也得有五十米长的剑木,并排一线结成剑阵后,再次势如破竹般掠向身形悬停半空的陆海鸣。

        “轰!轰!轰……”

        接连七八棵剑木直接砸在被陆海鸣拦下的那些枝叶堆上,顷刻间,只见那堆积在陆海鸣身前密密麻麻的针叶剑枝,竟是直接被剑气搅碎化作齑粉。

        不错,就是剑气!

        刘怀东这次地发杀机以剑木做剑,不光是有剑气,更是蕴含着诛仙杀佛的无上剑意!

        根根剑木还不曾近身,陆海鸣便哇的吐出一口精血,不过他身前那无形的屏障却依旧不破,七八棵古树巨剑虽有无上剑意加身,却是没法近陆海鸣的身!

        但这次刘怀东耗尽大半气机的手段,倒也不算是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尽管陆海鸣身前防御不曾被破,可他却是被剑木推着生生在空中倒飞出去两百多米。

        这之后刘怀东加持在剑木上的气机,才缓缓消耗殆尽,而陆海鸣则是似有所感般,直接倒行逆施的强自提起一口气机,变守为攻的悍然一记冲拳击出。

        那任意一棵体型都比他庞大无数倍的硕大古树,竟是在陆海鸣这一拳之下,径自被轰碎成为了大小不一的木屑。

        更为恐怖的是,那些木屑尚在空中不曾落地时,就再次被陆海鸣那一拳中传递出去的暗劲给摧残了一遍,直接在空中就化作了大片的齑粉。

        “呸,好歹也算是让你受了点伤,老子知足!”

        刘怀东见状重重扭头啐了一口,吐出一滩带血浓痰后,摆出一副就要在这里跟陆海鸣掰命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