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江湖枭雄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不是好道来的

第五十二章 不是好道来的

命运无常,诸般变化。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刘宝龙处理大明父子后事的这段时间,杨东已经在L顺口市区逗留了数天,在毕方的引领下,杨东接触了很多人,而这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从事绿化行业的,不过毕方在给杨东介绍这些人的时候,只说让大家交个朋友,但并未提及工程的事。

L顺口,某宾馆房间内。

“东子,最近这几天,光是结账的钱,咱们都花出去快五万了,但工程的事,却一点进展没有,这么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呀。”林天驰坐在杨东对面,满面愁容,三合公司眼下的业务,就只有一个洪水湾项目,为了节约开支,杨东也就没有雇佣多余的员工,而财会这方面的事,也都由林天驰负责,此时看见事还没办,就已经花出去了这么多钱,林天驰是真心疼了。

“呵呵,这种事你不能着急,毕方给咱们介绍那些人的时候,就是以朋友的身份介绍的,你说,咱们如果不把关系处到位,人家可能帮咱们办事吗。”杨东喝着茶水,笑着回应了一句。

“你交朋友我不反对,但是你也得交点有用的人啊,就比如那个郝胖子,你说咱们是干绿化的,他是一个开沙场的,双方一点交集没有,你跟他走的那么近,意义在哪呢?”

“对了,你不说郝胖子,我都忘了。”杨东听见林天驰提起的这个人,咧嘴一笑:“今天是郝胖子生日,晚上你让张傲拿两千块钱,过去写个礼。”

“就他妈过个生日,给两千啊?”林天驰听见这个数字,感觉自己心疼的篮子都快抽抽了。

“拜鬼神哪有不上香的,送吧,这种钱不能省。”杨东果断的点点头:“既然认识了,就趁热打铁,把关系处实了,现在咱们刚刚起步,朋友圈子本身就窄,现在这个阶段,钱少赚点没关系,但朋友如果少了,以后咱们走不远。”

“行吧,我让黄豆豆他们俩一起去。”林天驰略显心疼的掏出了手机。

“写个礼,去俩人干什么?”杨东随意问道。

“操,你让黄豆豆自己在家,那他买一份盒饭,不还得多花十块钱呢吗,我让他跟张傲一起蹭饭去,然后等散局的时候,挑点好的剩菜,打包几份拿回去,能省一点是一点。”林天驰说话间,已经在微信上,把这件事对张傲说完了。

“你是真他妈会过。”杨东闻言顿时无语。

“一根红线两枝花,勤劳节俭不分家,你呀,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别看咱们公司现在没几个人,但是这一天人吃马喂的,哪不是钱啊,我跟你说,现在公司每花出去一分钱,我都感觉像是在篮子上扎了根针似的。”林天驰十分形象的给出了一个比喻。

“那我要是再继续多花点钱,不相当于在你裤兜子里塞了个刺猬么。”杨东咧嘴一笑。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不跟你犟!”林天驰认真点头。

“今天晚上,你再约一下二庆,咱们一起吃个饭,我跟他谈谈树的事。”杨东说的这个二庆是个树贩子,也是通过毕方介绍的,经过几天的接触,杨东等人处的还算不错。

“哎呀,你总算干点正事了!”林天驰闻言,终于露出了笑容,在电话本里翻找着二庆的电话。

……

时至傍晚,杨东和林天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开着破面包车,赶往了跟二庆约好的川味饭店。

二十分钟后,众人饭店包房内见了面。

二庆大约三十多岁,长的浓眉大眼,此刻坐在桌边,笑看着杨东和林天驰:“我发现你们俩,真是挺战士的哈,这都一个礼拜了,每天顿顿不落酒,一天三迷糊,愣是啥事没有。”

林天驰咧嘴一笑:“庆哥,你真能扯犊子,我俩又不是铁打的,喝多了不也吐么,只是吐得时候,没让你看见。”

“嗯,你要这么说,我真不跟你犟,前天晚上你喝多了,在歌厅扒服务生裤衩子的事,我至今历历在目啊。”二庆呲牙一笑:“那点酒让你喝的,非得拽着服务生去楼道,说啥要怼他,给人家小孩都吓哭了。”

“那天我是真喝多了,咋看他都像陪我的那个姑娘,结果扒完裤衩子,我发现他比我都大,当时就给我吓软了。”林天驰呲牙一笑,没羞没臊的回应道。

“呵呵,今天是怎么个意思,又是生死局呗?”二庆看了看旁边空荡荡的座位,呲牙一笑:“打算俩人灌我一个,让我也出去扒一次裤衩子啊?”

“庆哥,今天我找你出来,还真不是单纯为了喝酒,而是有点事求你。”杨东趁着上菜的功夫,就跟二庆唠上了。

“工地那边缺树了?”二庆直言问道。

“你咋知道呢?”林天驰颇感意外。

“这话说的,你们是做绿化的,我是卖树的,你们既然有事求我,那除了树,别的忙我也帮不上啊。”二庆把话说完,看着杨东:“缺啥树啊?”

“油松。”因为二庆树贩子的身份,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杨东也总在有意无意的跟二庆处关系,此刻见二庆问话,直接就把事说了。

“油松,多少棵啊?”

“四百五。”

“啧!”二庆听完杨东的话,有点犯愁的嘬起了牙花子。

“庆哥,没戏啊?”林天驰看见二庆的表情,插嘴问道。

“你们如果想要乔木,要多少我有多少,但是油松,我手里还真没有。”二庆想了想,摇头回应。

“庆哥,你帮忙想想办法呗,这批树,我们要的真挺着急,如果再买不到,工程就被拖逾期了。”林天驰不甘心的坚持了一句。

二庆皱眉思考了几秒之后,抬起头:“你们这个事,如果真想办,倒也不是不能运作,只是不太好整。”

“庆哥,你的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杨东听着二庆含糊的语气,不解的问道。

“……”二庆闻声后,也没跟杨东绕弯子,用手指敲打着桌面,轻声开口:“东子,如果树不是好道来的,你敢要吗?”

杨东听完二庆的话,坐在椅子上没动,也没有主动接话。

二庆伸手点燃了一支烟,继续道:“实话跟你说吧,其实市面上买卖的油松树,八成以上,都是盗采的。”

杨东听完二庆的话,心中瞬间通透,终于理解了什么叫不是好道来的。

“你如果让我忙你联系,我只能给你联系到这样的树,而这种树的优点,就是价格便宜,缺点我就不说了,一旦被警方查到了,你不仅涉嫌收脏,而且栽植的树,整不好都得被移植回案发地。”

“庆哥,这种树木,一般都是什么价位?”

“算上运费,一颗大约两千四五吧。”

“这么便宜?”听见二庆给出的价格,比市面上正规购买的价格,低了将近一千五,林天驰怦然心动。

“这种树都是偷来的,除了挖树的人工和器械费用,基本上属于无本买卖,价格自然低。”二庆话音落,再就没说别的。

“庆哥,这个活,是你干,还是别人干啊?”杨东抬头问了一句。

“那肯定是别人干呗,你也知道,最近这几年,我因为倒腾树,赚了点小钱,已经打算转行了,虽然咱们关系不错,但是这种有风险的事,我肯定不能陪你扯淡。”二庆很实在的把话说完,继续笑道:“如果你真有心思,我可以帮你介绍点托底的人。”

“庆哥,这个人跟你的关系,咋样啊?”杨东再次问了一句。

“呵呵,干我们这行的人,基本没有朋友,大家为了点利益,互相掐的事太多了,如果不是我要退出这个圈子了,他都不一定能信我。”二庆笑着回道。

“庆哥,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杨东在听说二庆跟那个人关系一般的情况下,反而放心了,同时也在心里作出了决定,打算按照二庆的说法,购买盗采的树木,不仅因为这种树的价格低廉,也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别的门路了,但是购买这种树,肯定会有风险,杨东也怕二庆把身边关系不错的朋友介绍而自己,等出了事,反而没办法跟二庆交代。

“呵呵,行,那我现在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人多,喝酒也热闹。”二庆掏出了手机。

……

另外一边。

张傲和黄豆豆二人,按照林天驰的吩咐,正开着公司的另外一台破面包车,赶往郝胖子举办生日宴的饭店。

车内。

黄豆豆攥着手机,聊了一会微信后,捅咕了一下张傲的胳膊:“哎,小傲,你陪我去接个人呗。”

“接人,接啥人啊?”张傲顺口问了一句。

“你停停。”

“吱嘎!”

张傲一脚刹车,把面包车停在了路边:“咋了?”

“操,我他妈说我接的那个姑娘叫倪婷婷,你停下干鸡毛。”黄豆豆看了一眼微信上发来的位置:“离这不远,就在区政府那。”

“你说的,就是前几天你给她抓螃蟹的那个女的啊。”张傲反应了过来。

“对,就是她。”黄豆豆呲牙一笑:“刚才她在微信上跟我说,她今天心情很难过,想让我陪陪她,你没感觉,她这句话里,充满了无比直白的性.诱惑吗?”

“你可拉JB倒吧。”张傲听完这话,再次将车挂档,继续向饭店方向行驶:“你跟她都勾搭四五年了,要是真能干上,你他妈早都干了,还用等到现在啊。”

“哎呀,你就陪我接一趟呗,我感觉今天真有门,她都给我看她大腿根的纹身了。”黄豆豆给张傲比划了一下对方发过来的照片:“她还问我,今天晚上能不能陪她喝点酒,你说,像她这种大骚.逼,大晚上的找我喝酒,这是啥意思呢?”

“就算她今天能跟你扯淡,你也不能现在接她啊,咱俩要干什么去,你心里没数啊?”张傲看了一眼倪婷婷给黄豆豆发的照片,感觉黄豆豆确实没吹牛逼。

“不正是因为咱俩要吃饭,我才让你接她吗。”黄豆豆很有理的犟了一句,随后掏出了兜里的几十块钱:“我这个月工资还没开呢,就这点钱,也不够约.炮啊,我都想好了,等咱们在郝胖子那吃完饭,我直接带着她回公司,一分钱不花,就能把事办了。”

“随一份礼,去仨人啊?”张傲有点懵。

“郝胖子好歹也是个社会大哥,过一次生日,还能差咱们这一双筷子啊。”黄豆豆推着张傲的胳膊:“傲哥,你也知道,我都惦记倪婷婷好几年了,今天晚上我能不能完成圆梦之旅,可全靠你了,傲哥,帮帮忙呗!”

“哎呀,真服了。”张傲被黄豆豆这么一磨,无奈的叹息一声,将车调头,奔着倪婷婷所在的位置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