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江湖枭雄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闪烁了瞬间的灯光

第二百八十七章 闪烁了瞬间的灯光

赖大泽家门口。
柳效忠掏出手机照了一下裹着铁皮的老式楼门,侧脸看向了旁边的大旺:“你会开锁,是吧?”
“对,这种锁很简单。”大旺点了下头,压低了嗓音:“大哥,咱们接的不是龙哥的家人吗,有必要撬锁吗?”
“撬开吧,我只认识杭毅龙的妻子和儿子,跟他小舅子没见过面,现在是特殊时期,万一引发一些误会,会很麻烦,还是谨慎点好。”柳效忠指着门锁把话说完,随即停顿了一下:“如果毅龙的妻儿在里面,直接把人接走。”
“要是不在呢?”
“那就把赖大泽带走,换个地方跟他谈,总之这地方不能久留,抓紧吧。”柳效忠语速很快的吩咐道。
“哎!”大旺轻轻应了一声,随后在腰带卡子里抽出了一截铁丝,猫腰捅咕了起来。
……
赖大泽家楼下。
“是这个单元,没错吧?”罗汉把车停在楼道口,在灯光辉映间看了一眼楼道口那个早已经锈蚀的门牌,侧脸向杨东问了一句。
“没错,应该就是这。”杨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雷钢发给他的短信,又看了看车外只有三个楼道口的独栋楼:“赖大泽住二单元,从哪边数都是这个楼道,三楼东户。”
“走!”罗汉闻言,熄火推开车门。
“哗啦!”
李静波和顾北明伸手拽开后车门,卸下商务车的牌照以后,聚在了杨东身边。
“刷!”
杨东在手机中调出一张照片,递给几人看了一下,照片上是一个刀条脸的中年汉子,有着明显的大小眼和酒糟鼻,辨识度很高。
“赖大泽?”罗汉记下照片里这个中年的体貌特征以后,开口询问道。
“对!”杨东点头应了一声,随后看着身旁的三人:“时间紧迫,钢哥没有找到杭毅龙妻儿的照片,上楼以后,主要抓赖大泽,如果屋里有女人孩子,一并带走。”
“明白!”李静波和顾北明齐齐点头,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大卡簧。
“刀收起来,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不许伤人!”杨东看见二人的动作,压低声音吩咐了一句,接着一仰头:“走了!”
“刷!”
就在几人迈步的瞬间,位于三楼的赖大泽家里忽然亮起了一阵灯光,漆黑的夜色下,光芒顺着窗子投射出去了很远,大概五秒钟后,尽数熄灭,看见楼上的灯光,杨东本能驻足。
“东子,怎么了?”同样看见三楼亮灯的罗汉见杨东停下,开口问了一句。
“事不对。”杨东看见楼上亮灯,眉头微蹙。
“东哥,事怎么不对了,亮灯不是正好说明家里有人吗?”顾北明看着已经熄灯的三楼,舔了下嘴唇:“可能是谁起来上厕所了吧。”
“上厕所,怎么可能开客厅和厨房的灯呢,而且只开了几秒钟。”杨东盯着那扇重新归于黑暗的窗口看了一眼,摆了下手:“躲一下,准备抢人!”
“呼啦啦!”
杨东话音落,四人齐刷刷退步,隐匿在了楼道口周边的黑暗当中。
……
二十秒前,楼上。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在门锁中泛起,大旺轻轻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缓缓打开了赖大泽家的房门。
“踏踏!”
在门开的瞬间,柳效忠掏出枪,一步窜进屋内,借着窗外昏暗的月光打量了一眼房间内的格局,赖大泽家是个双阳面的两室一厅,进门之后,两个卧室都在右手边,前面就是客厅,左边则是厨房和餐厅,柳效忠粗略扫了一眼,迈步向其中一间卧室走去,同时指着另外一间卧室对大旺点了下头,并且伸手了三根手指,大旺会意后,两人同时站在卧室门口。
三秒钟后。
“咣当!”
等柳效忠收回三根手指后,两人同时推开了卧室的门。
“忠哥,空的!”大旺那边率先传来了回应。
“我这也是空的。”柳效忠看着床上乱糟糟的被褥,握拳开口。
“踏踏!”
守在门口的小丁听见二人的对话,迈步就要往那边走,结果黑暗中一脚踏出去,无意间踩在了门前的一个酒瓶子山。
“啷当!”
小丁脚下一滑,身体向后仰面倒去,在倒下的同时,本能伸手扶了一下墙,刚好按在了电灯开关上。
“咕咚!”
小丁应声而倒,房间中客厅和厨房的灯光随即亮起。
“我艹!”
卧室里的柳效忠看见客厅亮灯,几步跑出门外,伸手熄灭了灯光,随即伸手将小丁从地上拉了起来:“没事吧?”
“没事。”小丁揉着屁股从地上起身:“人不在?”
“不在。”柳效忠微微摇头:“但是电热毯在插着预热,人应该是去上夜班了。”
“大哥,那咱们怎么办?去赖大泽厂子里找人?”大旺随即开口。
“人越多的地方,出乱子的几率越大,咱们哪也不去,就在这等他回来。”
“妥!”大旺和小丁闻言,两个人直接在冰箱里翻找起了食物。
“不管怎么说,赖大泽也是毅龙的小舅子,尽量别对他动手。”柳效忠话音落,直接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于黑暗中盯住了面前的一扇房门。
……
十分钟后,楼下。
“东子,刚才亮灯那一下,会不会真是赖大泽自己开的灯啊,现在都十多分钟过去了,如果他家里真有动静,或者有人是奔着赖大泽去的,那他们早都应该下来了才对啊。”罗汉站在楼道对面的小仓房缝隙中,搓着冻僵的手掌向杨东问了一句。
“不会。”杨东果决的摇了下头:“刚才楼上亮灯的时候,客厅灯和厨房灯是同时亮的,而一个住宅的卫生间,肯定是不会跟厨房挨在一起的,尤其是这种没有公摊面积的老楼,更不会是这种格局,如果刚才开灯的原因,是赖大泽的家人起夜,他们不会按错,而且灯光也不会只亮了短短几秒钟,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赖大泽被抓住了,而且这么久都没见人下来,说明那些人正在审他,现在赖大泽唯一的价值,就是他知道杭毅龙妻儿的消息,由此可见,赖大泽的姐姐和他外甥,没住在他家里。”杨东停顿了一下:“但是这种几率不大,因为不管过来抓人的,是古保民的人还是岳子文的人,他们都会避免接触到对方的人,只要找到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把人带走,所以我感觉赖大泽八成应该不在楼上,这些人八成是在像咱们当初蹲李超一样,也在蹲守赖大泽!”
“可是万一你的第一种猜测是正确的,他们现在就是在审讯赖大泽,怎么办?”罗汉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的三楼窗口:“如果这些人问出了杭毅龙妻儿的下落,又通知了另外一伙人去抓人,咱们可就彻底被动了。”
“现在郝麻子和杭毅龙都死了,下一步咱们如果不想翻船,就必须得把杭毅龙的妻儿留在身边。”杨东听见罗汉的质询,也感觉这种情况是可能存在的,沉吟数秒后,猛然握了一下双拳:“准备一下,咱们上楼探探虚实。”
“咔哒!”
李静波和顾北明闻言,重新将卡簧刀弹开。
“腾腾!”
就在杨东准备强行上楼探一波虚实的时候,小区门口传来了一阵摩托车的引擎声,随着一抹灯光划破黑暗,一个带着头盔的身影,骑着一台老旧的钱江125摩托车拐进了院内,把车停在了距离杨东他们十余米外的电线杆旁边,随后弯下腰,用链子锁把摩托车轱辘锁在了黑色的木头电线杆上。
头盔男子做完这一切,转身就向楼道内走去。
“腾腾!”
与此同时,又有两台摩托车驶进院内,其中一人捏着刹车,停在了头盔男子边上:“大泽,这大冷天的,回家也睡不着,去我家喝点呗!”
“不去了,昨天晚上包装车间的压膜机坏了,我鼓捣了半宿,太累了。”头盔男子听见另外一人的喊话,伸手掀开了头盔面罩,笑着回应了一句:“改天再喝吧,我请你!”
在头盔男子掀开面罩的瞬间,罗汉顺着另外一台摩托车的灯光,看清这个人的面容之后,顿时伸手一指:“赖大泽!”
“扑棱!”
旁边的李静波听见这话,直起腰就要往前窜。
“等等!”杨东伸手按住李静波的肩膀,微微摇头,继续看向了跟同事对话的赖大泽。
“真不喝呀?”赖大泽的同事贼心不死的追问了一句。
“今天太累了。”
“行,那我也回家睡觉了。”赖大泽同事闻言,跨着摩托车向里面的那栋楼骑了过去。
“哗啦!”
赖大泽打发走了同事,也掏出口袋里的钥匙,转身向楼道走去。
“赖大泽!”又是一阵低声的呼唤从身后传来。
“刷!”
赖大泽听见有人再次叫出自己的名字,转身看了一眼,在黑暗中只能看见有几个人向自己这边走过来,但是并不能看清对方的样子。
“你就是赖大泽,对吧?”杨东迈步走到赖大泽身前,开口问了一句,随后解释道:“是杭毅龙让我来找你的。”
“我姐夫?他找我干啥呀?”赖大泽看见走来的是几个陌生人,先是退后了一步,等他听见对方提起杭毅龙的名字,这才警惕心稍减。
“啊,这不是我大嫂和侄子都在你这住吗,我大哥让我把他们接回去,你方便么,带我接趟人去呗。”杨东笑眯眯的回应了一句。
“接人?”赖大泽听见这话,停顿了一下:“之前我姐夫不是跟我说,接人的时候,肯定是晓峰过来吗,他人呢?”
杨东听见这话,没有接茬,因为他也不知道赖大泽是不是在拿话诈自己。
“哥们,你给我姐夫打个电话,让我跟他聊两句呗。”赖大泽再次发问。
“呵呵,行!”左手打着石膏的杨东点头一笑,假装做出了一个掏手机的动作,虚晃一下之后,伸出右手就向赖大泽的前衣襟抓了过去。
“我去你妈的!我姐家是个女孩,你来我这接你妈B的侄子啊!”赖大泽看见杨东伸手,反手就是一拳打了回去。
“就你这小鸡崽子一样的体格,还想练练拳啊?”在赖大泽伸手的一瞬间,罗汉按着他的头盔,猛然向旁边的墙上撞了过去。
“咚!”
一声闷响之后,赖大泽一阵眩晕,应声倒地。
“嘭!嘭!”
赖大泽倒地后,李静波和顾北明对着他肚子上连踹数脚,随后直接把人拖向了停车方位,罗汉也抄起旁边的一根拖把,踹折之后,卡在了楼道门的把手上。
“救命啊!杀人啦!!”赖大泽感觉到小腹传来的疼痛,撕心裂肺的一声叫嚷。
……
赖大泽家中。
“去你妈的,事不对,下楼!快下楼!”柳效忠听见划破寂静的一声呼喊,掏出枪就向门外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