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江湖枭雄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五章 拉开帷幕的一场戏

第三百零五章 拉开帷幕的一场戏

杨东被一个陌生人给忽悠到青云丽舍取回柴雨琪手机的事,让他感觉无比的诡异,不过仔细调查起来,所有的线索又全部都是中断的,根本无从查起,而且杨东也没受到什么侵害,对于这种没头没尾,且又无法调查的事情,杨东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很快把事情翻了篇,跟林天驰他们研究起了柴华南提出的海路运输的事情。
一连三天,杨东和林天驰都在讨论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加之张晓龙那边也没有了后续动作,所以青云丽舍的小插曲很快被杨东压在了心底,同时也拆去了左手的石膏,改为了更加灵活的小夹板固定。
这三天时间内,除了杨东那边在商讨着海运业务的事,吴定远也蹲满了五天拘留,离开了看守所,众人的生活开始一如往常的平静。
就在所有人的生活都古井无波的时候,古保民和柳效忠等人却已经愁的焦头烂额,不仅因为赖宝芸手里握着杭毅龙的遗产继承权,也因为古保民为了博取赖宝芸的信任,已经把自己这边的计划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一旦这个消息外泄,那么对于古保民等人来说,已经不单单是财产上的损失了,甚至会导致一个团体的毁灭,所以对于此刻的古保民来说,他宁可赖宝芸突发急病死了,都不愿意让赖宝芸出现在公共视野内。
这天一早,杨东起床之后,本想着去健身房锻炼,但是拉开窗帘,发现外面正飘着雪花,只好将心中的计划作罢,自顾泡了一杯茶,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安静的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自从杨东等人退出捕捞业,手里有了充裕的资金以后,也重新租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算不上豪华,但面积足有一百三十多平米,比之前那个四十多平米的蜗居,已经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咣当!”
就在杨东端着茶杯赏雪的功夫,准备起夜去卫生间的林天驰也走出了门外,发现杨东独自坐在客厅里,迈步走了过去:“怎么,失眠了?”
“没有,我也是刚醒。”杨东轻咂了一口茶水,低声回应。
“东子,关于租商船跑海路运输那件事,你有什么想法了吗?”林天驰跟杨东对话之后,也不急着去厕所了,同样迈步坐在了沙发边,同时伸手点燃了一支烟。
“这次柴哥帮咱们联系的生意,说实话,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因为海运不像捕捞,他不是一般人可以涉足的,按照柴哥的意思,是让咱们先租一条小吨位的船,熟悉一下流程,然后再慢慢往起做。”杨东跟林天驰聊天,也没有那么多顾虑,直言开口:“咱们从小就是在海边长大的,所以海运的利润,你也不用我详细介绍,因为市里凭借海运这一行起家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也都是先做国内,再做国际,运输行业么,万变不离其宗,无非就是运输工具的不同,这个行业虽然需要大量资金,但好就好在门槛低,不需要什么专业的知识去运作,而且咱们如果做海运的话,流程也跟打渔差不多,模式完全可以复制,从船长、大副、机轮长再到海员,全都可以雇佣,根本不用咱们操什么心,这个活,确实挺适合咱们。”
“要不,咱们试试?”最近这几天,林天驰和杨东始终就在为海运的事进行着讨论,同时也在进行着风险评估,因为海运这个活,一旦干上之后,也就意味着杨东他们手里的资金几乎再次得全都砸在里面,面对数额如此巨大的资金调动,杨东也没办法不去小心思量。
“我觉得可以,之前柴哥说,可以让咱们先签一个季度的试用合同,满打满算下来,也就是二百万左右的投入,这个风险咱们还承担得起。”杨东点头回应。
“行,那你抽时间给柴哥通个电话吧,让他帮咱们引荐一下船运公司的人,毕竟咱们以后想在别人手底下干活,总得先把关系处好,而且签手续的事情,也需要时间,早一点把事谈拢,咱们心里还能早一天踏实。”三合公司里面,虽然有三位股东,但罗汉几乎对这些生意上的事情一点兴趣没有,所以拍板的就只有杨东和林天驰两个人,此刻林天驰见杨东的想法跟自己相差无几,两人一拍即合。
杨东跟林天驰浅尝辄止的聊了几句,做出决定涉足海运生意的决定之后,继续躺在沙发上迷瞪了一会,等到八点多钟再次醒来的时候,起床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随即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轻微飘荡的雪花,拨通了柴华南的电话。
“铃铃铃!”
电话另一端,柴华南正在家中健身房内的跑步机上慢走,他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这么多年来,柴华南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监狱里,都很少睡懒觉,看见杨东拨过来的电话,柴华南将电话接通后,打开了免提:“喂,小东。”
“柴哥,没打扰你休息吧?”杨东见柴华南开口,笑问了一句。
“呵呵,我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一样喜欢睡懒觉,五点多就起床了。”柴华南微微一笑,看了下时间,不等杨东把事情说出口,便率先问道:“你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因为海运的事吧?”
“柴哥,之前你说的海运那个活,我跟天驰他们商量了一下,我们想试试。”杨东见柴华南都已经把事情提出来了,也就没再绕弯子,把话应了下来:“柴哥,你看哪天你有时间,我组个饭局,咱们跟你那个朋友见见?”
“后天是我大舅哥的忌日,按照家里的风俗,我应该陪你嫂子回去,一个小时后就得出发,要好多天才能回来。”柴华南停顿了一下:“这样吧,我把对方的电话给你,到时候你自己跟他联系,直接过去谈就可以。”
“这样不太合适吧?”
“没事,我们是老相识了,到时候我会提前打电话跟他通个气。”柴华南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这个朋友,在那家海运集团里是个高层董事,所以这些事,他不会亲自见面跟你谈,估计出面的也就是个部门主管和经理什么的,所以这种事,我出不出现,结果都是一样的。”
“哎,我知道了。”杨东听见柴华南这么说,微微点了下头。
“小东,你现在才刚准备插手这个行业,我过早的出现,不太合适,既然决定要干,那就加把劲,做出成绩来,到时候我自然会帮你争取更上一步的机会。”柴华南用毛巾轻轻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声音平稳的回应道。
“柴哥,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了。”杨东咧嘴一笑,随后试探着问道:“那咱们先这样?”
“可以,一会我把对方的电话发给你。”
“好!”
“嘟…嘟……”
二人简单交谈了几句,柴华南直接拨通了自己那个朋友的电话,同时杨东也开始招呼着林天驰起床洗漱,准备去见一下柴华南给他们引荐的海运集团的人。
十数分钟后,杨东收到了柴华南发来的短信,扫了一眼内容后,拨通了附带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电话接通后,一个陌生男声自听筒内传出。
“你好,请问你是章炳华,章经理吗?”杨东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哦,我是。”电话对面的男子语气和蔼了几分:“你是乌董说的那个杨东吧?”
“对,是我。”杨东听见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微微点头,估计这个乌董,应该就是柴华南的那个朋友了,杨东应声后,继续开口道:“章经理,你现在方便跟我们见一面吗?”
“嗯,可以啊。”章炳华和善的笑了笑:“这样吧,在同兴街和人民路交汇的地方,有一家巴黎左岸咖啡馆,咱们就约在那见面吧,时间约在半小时后,你的时间来得及吗?”
“章总放心,我会准时到。”
“那我们电话联系。”
“嗯!”
杨东在电话里跟海运集团的章炳华通完电话之后,和林天驰先后下楼,迈步坐进了商务车内。
……
与此同时,杨东那边刚刚坐进商务车里,距离他们二十米开外的一台旅行版斯柯达明锐车内,正驾驶的青年伸出手,动作很快的推了一下柳效忠的胳膊:“忠哥,有情况。”
“扑棱!”
正靠在副驾驶座椅上小憩的柳效忠惊醒后,瞬间坐直了身体:“怎么了?”
“杨东下楼了!”青年指着刚刚启动,排气管微微有些冒蓝烟的商务车:“看这样子,他像是要出门!”
“这种下雪天,他是要去哪呢?”柳效忠看着正在原地温车的别克商务,自顾嘀咕了一句,随后拿起了操作台上的烟盒:“盯紧他,一会他的车动了,直接跟上去。”
“明白!”司机点头应了一声,同样把车启动,准备跟上去盯梢,而后座上的两个青年见柳效忠发话,也坐直身体调整着状态,以图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嗡嗡!”
三分钟后,别克商务的引擎微微轰鸣,压着路上薄薄的积雪向小区外行驶而去,十余秒后,后方的斯柯达明锐随之启动,跟着驶出了小区。
“嗡嗡!”
随着两台车先后离开,另外一台不起眼的长安奔奔内,负责开车的霍恩阳也拧下了钥匙门,看着副驾驶的张晓龙:“龙哥,杨东走了,柳效忠也跟上去了,咱们怎么办?”
“沈Y那边的点已经踩完了,大L这边的戏也该开唱了,走吧,跟着他们,去把这场戏的大幕拉开。”张晓龙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语气轻松的吩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