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言情小说 - 恋爱吧,大首席官!在线阅读 - 101:失败

101:失败

        江弥音开着车,在一家快餐店找到的周舟。

        当看见周舟的那一瞬间,江弥音甚至都不敢认了,这才多久没见,周舟整个人瘦的都要脱形了。

        周舟看见江弥音之后,眼泪就在也控制不住又掉了下来,江弥音走到跟前竟有些无措的,十分心疼的道:“周舟,别哭,别哭,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了???”

        “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你不是在医院照顾谢光耀吗???”

        “要是护理太辛苦的话,请个护工吧,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

        江弥音一边帮周舟擦眼泪,一边安慰着她,而周舟则坐在那里眼泪就没停下过,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江弥音道:“弥音,我该怎么办???”

        “谢光耀他不让我在医院照顾他,他天天撵我走,现在谢阿姨也劝我离开,我--,我----呜----”

        “我知道我错了,我做了蠢事,要是不报警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我,都怪我---”

        “呜---,弥音,光耀一定恨死我了,谢阿姨肯定也是怨我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江弥音看着自责内疚的周舟,皱着眉头道:“胡说---”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就算没有警察,该出事儿还是会出事儿的,你在这儿自责有用吗?”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去想谁对谁错,这个世界没有卖后悔药的,你现在该想想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你自己看看---”

        “如果我是谢光耀,我也一定要把你撵回去---”

        周舟一听愣住了,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脸不解的道:“弥音,你---”

        江弥音也不多说,直接从包包里拿出了一面小镜子道:“你自己看看---”

        周舟还略有些委屈,不过接过镜子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眼前这个满脸疲惫,双目红肿的人是谁???

        江弥音见此,忍不住一把夺过小镜子,叹息的道:“明白了吧???”

        “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这让谢光耀看到了,不心疼死?他一开始肯定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让你去休息,你怕是倔强的说什么都不肯吧?”

        “你看看把自己糟践成了什么模样?这要是让你爸爸妈妈看到了---”

        还没等说完,周舟赶忙道:“千万不能让我爸妈知道,不然---”

        江弥音叹气道:“你还知道怕啊?”

        “这几天你怎么跟叔叔阿姨说的???”

        周舟低着头道:“我说,我说这几天出差---”

        江弥音摇了摇头,“好了,既然说出差,那就先别回家了,最起码,把精气神儿养好了在回。”

        “走吧,去我家---”

        周舟点了点头,跟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上了江弥音的车。

        仿佛最近大家都在走霉运,周舟这边被谢光耀赶出了医院,郑少琼那边也被人扫地出了门。

        此刻,郑少琼狼狈的站在规划局的大楼前,眼中充满了沮丧。

        随后看了看手里的这一沓子资料,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随后拿起手机。

        何西泽此刻正在皱着眉头分析眼前的案例,就见电话响起,刚接起来,就听郑少琼那边有气无力的道:“老何---”

        何西泽闻言道:“嗯,怎么了郑大少。”

        郑少琼闹心的道:“什么怎么了?闹心---”

        “想喝酒,咱们老地方见,哦,不,还是算了,我去你家,我现在就去---”

        说完咔的把电话挂了,也不管何西泽能不能回来,有没有别的事情。

        而何西泽看着挂断了的手机,眨了眨眼睛,随后对着助理道:“这边整理一下,我有事,有空在议---”

        助理小姑娘一见,惊讶的道:“啊???”

        “那个,那个何教授,这个很急啊,何教授,咨客马上就要来了呀,何教授---”

        这还是小助理第一次见何西泽这般不顾工作的离开,然而一想到一会儿要来的咨客,她也一个头两个大,那可是一个狂躁症患者呀。

        而对于郑少琼的进展,何西泽一直都用心的留意着,最近郑少琼遇到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他也跟着出了不少主意,俩人也一起分析过许多事情,如今走到这一步,已经非常难得了。

        今天是郑少琼跟对方规划项目见面的日子,关系到这座长达五公里跨度的大桥坐落在何处的归属方案。

        然而,接到郑少琼的电话之后,何西泽知道,怕是没有谈成。

        何西泽一路驾车快速的回了家,待到家门口的时候,就见郑少琼正拿着酒瓶依靠在哪儿喝闷酒呢。

        见到他后,有气无力的道:“你回来啦?”

        何西泽皱了下眉头道:“嗯,进来吧。”

        说完把门打开,郑少琼进门口后就跟到了自己家似的,把手提包往里一扔,随后整个人就躺在了沙发上。

        到是手里的酒没舍得丢,随后一口接一口的喝。

        何西泽把外套脱掉挂起之后,看了他一眼道:“还没吃饭呢吧,我给你打杯白开水吧,这样喝酒对胃不好。”

        而郑少琼则自嘲的笑了一声道:“吃饭?”

        “吃个屁啊---”

        说完整个人都坐直了,满脸愤怒的道:“那一群死脑瓜骨的家伙,只一味的说这个方案是上面制定的,改不了什么的,巴拉巴拉---”

        “呸---,当我不知道吗?什么叫改不了???他这就是不想干罢了。”

        何西泽把水倒好后放在了郑少琼的面前道:“为什么不想干?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郑少琼一听更气愤的不得了,直接把酒瓶用力的往茶几上一放道:“呸--,每一个好货。”

        “特么的,这么多天,我求爷爷告奶奶的,都快把这群孙子捧上天了,该找的关系都找了,该挪用的也都挪用了,可是,你说,为什么就不行呢???”

        “云桥镇,别说云桥镇了,就连云桥镇往里的将近一千平方公里的所有百姓,好几十万的人口,全都指望着这座大桥改善生活呢。”

        “他们是没见过山里孩子们的苦---,我去过,我见到过---”

        “是饿不死,可是,那一个个黑瘦黑瘦的,云桥镇还算好的,因为离西临市较近,那在远一点的地方,简直没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