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 > 第三十九章 一切都是我的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如瑾宁所言,一晚上都没有什么风波,晚膳虽不精致,却也没有刻薄她,一荤一素,还配了个蘑菇汤。



    瑾宁睡得很安稳,这些被褥不是母亲当年的,但是,睡在母亲曾经睡过的房间,让她觉得很安宁。



    她从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模样,从庄子里到国公府,都不曾见过母亲的画像。



    在青州的瑶亭庄子里,有些大娘会给她形容母亲的长相。



    乡下人没有多少形容词,就说她长得好看,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



    可谁又不是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呢?因此,瑾宁没有办法构成一张完整的母亲图。



    但是,在枣庄里的这一晚,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个身穿青色缎子的女人款款走来,坐在她的床边,伸手抚摸她的脸。



    是一种超乎梦幻的真实感。



    她看到一张脸,一张温柔和蔼的脸,眼底是深深的宠溺。



    醒来之后,她整个枕头都是湿的。



    她想努力回忆梦里那个女人的容貌,可那张脸却渐渐地隐没在浓雾之中,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怅然许久才慢慢地起床。



    石榴进来伺候,有些得意地道:“三小姐,长孙将军和几位大人过来了,夫人说您若是醒来便出去见个礼。”



    瑾宁眸子里的黯淡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精明的光芒,“长孙将军来做什么?”



    “说是今日官员休沐,长孙大人又待命在家,便邀约了几名官员一同过来避暑。”石榴道。



    “嗯,帮我梳洗一下,我马上就过去。”瑾宁道。



    今日来的除了长孙拔夫妇之外,还有明威将军夫妇,宣化郎将夫妇,昭武校尉夫妇,最后一人是京兆府的张大人,他没有带妻子出席。



    除了张大人之外,其余的都是长孙拔的麾下。



    不过,张大人出现在这里,确实让瑾宁有些意外。



    前生便知,张大人为官清廉,且不爱与朝中群臣来往,鲜少应酬,如今长孙拔正被调查之中,他怎么不避嫌反而往上凑?



    长孙氏含笑道:“瑾宁,见过几位大人。”



    瑾宁要上前见礼,但是张大人却道:“县主身份贵重,该是我等向县主行礼才是。”



    说完,便规矩拱手作揖。



    瑾宁连忙便虚托了一下,道:“小女愧不敢当,张大人是京师衙门的大人,是百姓的父母官,小女拜见大人才是。”



    说完,她福身见礼,“小女陈瑾宁见过大人!”



    张大人含笑看着她,眸光颇有几分赞赏,“县主眉目清明,虽为女儿身却正气凛然,不亏是护国公的掌上明珠,虎父无犬女啊!”



    无论是前生还是今生,瑾宁听过许多次人家这样说了。



    父亲昔日的威风,她不曾见过,但是想必知道的人是不能忘的。



    总有一些心怀宽广的人,敬畏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不论他如今官阶高低。



    被张大人这么一说,几位夫人便走出来跟瑾宁见礼。



    这些武将的夫人,容貌都不算十分出色,但是穿着十分华贵。



    长孙拔的妻子杨氏是个面容黝黑的女人,三角眼,眉毛杂乱,显得十分凶狠。



    她和长孙拔站在一起,有强大的反差感。



    长孙拔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而杨氏则让人觉得凶狠。



    她长相粗糙便罢,身形也十分壮实,那一身华贵的缎子穿在她的身上,没有让她看上去贵气,反而显得越发的丑陋。



    陈瑾瑞见大家都见过礼了,便上前笑着道:“瑾宁,你是这庄子的主人,难得几位将军大人和夫人大驾光临,你这个主人怎么也得尽一下地主之谊,领几位夫人到山庄里四处走走吧,我和嫣儿陪你一同去。”



    瑾宁脸上带笑,福身请道:“诸位夫人若不嫌弃地方简陋,便随小女四处看看去。”



    她吹了呼哨,小黑窜着进来,她一手抱起,“请吧!”



    杨氏低声道:“大家小姐总是抱着个脏兮兮的狗,恶心不恶心?”



    长孙嫣儿拉了杨氏一把,示意她别做声。



    一行人,带着数名仆妇,浩浩荡荡地往庄子外头走去。



    六月天气,一大早便十分炎热了。



    幸好枣庄地势高,有风,还算舒适,只不过,山野地方,少不了是有蚊子。



    明威将军夫人手里摇着团扇,满脸的不耐烦,“这什么破地方?这么多蚊子,我脸上被咬了好几口了。”



    校尉夫人笑着道:“你这嫩肤嫩肉的,哪里经得住蚊子叮咬?且日头马上就毒辣起来了,不如寻个阴凉的地方,再叫人熏点艾草驱蚊子,我们坐下来喝口茶吧。”



    杨氏回头训斥瑾宁,“你怎么一点准备功夫都没做?明知道几位夫人要来,就应该事先叫人准备艾草香包驱蚊虫。”



    瑾宁一改之前的恭谨,板起脸冷冷地道:“你们脑子是堆草的吗?明知道来这山野地方,自己不备下艾草还好意思抱怨?活该你们被蚊子叮咬。”



    杨氏脸色一变,“你说什么?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是枣庄的主人,客人来了你不是该招呼吗?”



    “谁的客人谁招呼?我陪你们出来已经很给面子了。”她甩脸子地道。



    杨氏自从长孙拔当了将军之后,便不曾听过这种不给面子的话,当下气得脸上肌肉发抖,指着瑾宁便怒道:“你有多大的面子?敢当着这么多位夫人面前放肆?我今天便替你父亲好好管教你一下。”



    “你试试?”瑾宁冷冷地道。



    陈瑾瑞上前,拦开瑾宁和杨氏,对杨氏道:“舅妈别生气,瑾宁不是冲你,是冲我和嫣儿,她对我和嫣儿有些不满。”



    那几位夫人听了这话,纷纷指责道:“哪里有这样做主人家的?怠慢客人不说,还对长辈口出恶言,国公爷也不知道怎么教女儿的,教得这般刁蛮。”



    杨氏忿忿地哼了一声,对瑾宁道:“我今日先不与你计较,等回去之后,我定要告知国公爷,让他好好管束你。”



    陈瑾瑞连忙告罪,给诸位夫人赔不是,然后命管家带着几位夫人到凉亭那边歇脚,安排茶水。



    管家是一路尾随来的,听得陈瑾瑞吩咐,便发挥了八面玲珑的本事,把几位夫人往水库边上的凉亭里带。



    陈瑾瑞等诸位夫人走后,冷着脸对瑾宁道:“你不该对舅妈口出恶言,有这么多位夫人在,叫人笑话了。”



    长孙嫣儿站在一旁,轻声道:“算了,表姐,瑾宁表姐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迁怒母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