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打错如意算盘了

第九十六章 打错如意算盘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宾客的名单头一天便拟定了。



        可俐去找初三叔要了名单,拿回来给瑾宁看。



        瑾宁看了一下,不得不说,老夫人真敢邀请啊。



        平安公主,靖国候夫人,江宁侯夫人都应邀前来。



        江宁侯夫人便罢了,她肯定会来的。



        毕竟退婚之后,外界如何揣测,她总得做点什么来告诉大家,两家没有闹翻,也算对侯爷有个交代。



        靖国候夫人的到来,是让瑾宁比较意外的。



        陪同靖国候夫人来的,是那位比较刁蛮的瑞安郡主。



        瑞清郡主则没有在名单上。



        瑾宁当然知道,两位郡主,只能来一位的,因为靖国候府,就只有一位郡主,从来都没有两位。



        但是听初三叔说,老夫人是邀请了两位郡主。



        只来一个瑞安郡主,老夫人不太满意。



        瑾宁放下名单,心里有些凝重。



        她其实一直都想见靖国候夫人的。



        她觉得,靖国候夫人知道很多关于母亲的事情。



        这些年,对于母亲的事情,她总是旁敲侧击的打听,例如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母亲的容貌如何,母亲的人品性格处事方式等等,她所知的都是有限。



        虽然叫师父广发了人手去找当年伺候母亲的嬷嬷和侍女,可至今也没有什么消息。



        陈国公怕瑾宁弄出什么事端,所以特意叫初三叔来跟瑾宁说,让她明日收敛一些。



        瑾宁一笑置之。



        翌日一早,瑾宁便起身装扮了,青莹问是不是佩戴老夫人送来的头面,瑾宁道:“那头面放着就好,没什么事别动,回头人家要取回去的。”



        可俐笑了,“您怎么那么清楚?”



        “她素来是这样,彰显她的宽厚大方,但是,真舍得给我这么好的头面?”



        “是故意让您今日戴在头上叫人知道是她送给您的?然后又寻个由头拿走?”可伶奇怪地问,“您怎么知道她会这样做?您不是没跟她相处过吗?”



        按理说,她从庄子里回来是不曾见过这位老夫人的,但是,她却对老夫人的套路了如指掌。



        瑾宁只笑不语。



        对自己人,不用说假话,不说便是了。



        瑾宁从庄子里回来确实没什么见得人的首饰,得了皇上的赏赐,也没置办多少,不过,苏意送了一箱子过来,随便掏出一件,都比老夫人给的华贵。



        而且,平安公主也送了一些,如今她真不缺,不过是往日不戴罢了。



        一身月白色云纹蜀锦缠枝绣海棠缎裙下,是一双绣花百宝鞋,鞋头镶嵌珍珠,头发绾着凌云髻,先以白玉响铃簪固定,再配南珠金步摇,步摇未出阁的女子戴未免显得庄重,但是,她有县主的身份,便正合适了。



        脂粉淡施,眼眉稍稍往上画了一点,扬起的眉梢更显得英气,衬着明眸皓齿,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一打扮就了不得了。”可伶可俐看傻了眼睛。



        瑾宁看着菱花镜中的自己,若有所思地道:“人人都说我与母亲相似,不知道,有几分相似呢?”



        步摇,蜀锦,凌云髻,听说,母亲昔日多半是这样打扮的。



        她要给老夫人一个惊喜。



        “小姐没见过夫人的画像吗?”可伶问道。



        瑾宁道:“没!”



        青莹凑过来,“听府中的人说,国公爷手里有一张夫人的画像,但是藏在书房的抽屉里,有钥匙。”



        瑾宁暗暗记住。



        装扮完毕,瑾宁便带着可伶可俐出去了。



        老夫人在正厅里坐着,等着府中的小姐哥儿过来拜见。



        瑾宁远远地就看到了她,距离遥远,能看到她慈眉善目的笑容,儿孙陪在身侧,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瑾宁大步进来。



        那慈眉善目的笑容凝固了,扬起了眸子盯了瑾宁好一会儿,眼底有精明之色,也有不悦之色。



        “祖母!”瑾宁上前便喊了一声,神色尚算恭谨,毕竟,袁氏“教导”有功嘛。



        老夫人慢慢地笑了,“嗯,打扮得很好,祖母昨天给你送的头面,怎不见你戴啊?”



        瑾宁笑着回答:“祖母送的,孙女自然舍不得戴,留着珍藏呢。”



        “傻孩子,祖母送给你的,你戴着便是。”慈眉善目又扬开了,但是,那笑容只在皮肉。



        陈国公却很安慰,多怕瑾宁态度尖锐,闹得不欢而散。



        袁氏笑着上前拉住瑾宁的手,和蔼可亲地道:“你这孩子,打扮了一番,真是漂亮。”



        “人人都说我像母亲,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呢?”瑾宁道。



        袁氏怔了一下,“有那么一两分像。”



        陈瑾宪上前拉住瑾宁的手,诚恳地道:“妹妹,姐姐替珞儿跟你道歉,她年幼不懂事,你别怪她。”



        瑾宁含笑看着大方得体的陈瑾宪,“怎么会呢?姐姐快别这么说了。”



        “那就好!”陈瑾宪松了一口气。



        她是真心希望瑾宁和陈瑾珞和平相处的。



        她已经十八了,迫在眉睫的是找夫家,姐妹不和的话,总归是会传到外头去的,这也间接影响了她的名声。



        “宁妹妹!”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很温和。



        瑾宁望进了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大哥!”瑾宁福身。



        若说前生在这个家里,对她唯一还算好的,就只有这位大哥了。



        陈梁晖,二叔陈守成的庶长子,过继给了大房,其实,也算是她的大哥了。



        但是,因后来长孙氏生了儿子,老夫人便叫了他回去跟着生父。



        他生母早死,在袁氏身边长大,袁氏表面宽厚,但是背地里刻薄,因而,这位大哥,一直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加上老夫人本来就是个重视嫡出轻视庶出的人,他打从小时候开始便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得为嫡出的弟弟做嫁衣裳。



        陈梁晖其实就是陈国公的影子。



        只不过,陈梁晖还要更愚蠢一点,从不曾为自己打算。



        瑾宁看向陈守成的小儿子陈梁琦。



        陈梁琦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张面容比女子的还要秀气白皙,他坐在那里,态度很是傲慢,看到瑾宁看过来,便冷冷地嗤了一声。



        瑾宁淡淡地笑了,老夫人若指望这位陈梁琦为他们陈家传宗接代,可就是打错了如意算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