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除非你一辈子不起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宁侯夫人面上悔恨难当,“此事是我的错,我不该错信国公夫人。”



    江宁侯失望地看着她,“你与本侯夫妻多年,本以为,在你的心里,本侯的命重于一切,陈瑾宁于本侯有救命之恩,她是本侯的恩人,你也会当她是恩人,只可惜,本侯到底是错估了。”



    江宁侯夫人倏然一惊,他以往愤怒,顶多是发火,一顿脾气下来,过几天就没事了,这样心凉的话,他不曾说过。



    “我绝没有这样的意思,只是认为报恩也有其他方式,不一定要娶她入门,我也没有轻看她,只是她在庄子里逍遥自在惯了,进了我们侯府的门,样样都是规矩,不守规矩旁人会笑话她,我只怕委屈了她。”



    江宁侯厉声道:“规矩是人定的,她若要逍遥,便不用规矩束缚她,难不成本侯多年显赫军功,还换不来她在府中逍遥自在地过活吗?谁若看她不顺眼,本侯便与谁断交。”



    李齐容冷笑一声,“父亲,您这话说得,陈瑾宁是救过您没错,但是真论起来,没她,您也不会有事,怎地就能用您半生军功来换她的逍遥自在?还说不理会旁人说什么,这人活在世上,还能不在乎旁人说什么?便是真给她这样的自由,她也受不起,且您别忘记,她不是您的女儿,我与弟弟才是,您是否愿意用您的军功来换我们姐弟的逍遥自在?”



    江宁侯眉目一瞪,“你们姐弟二人,若心中无愧,品行端正,又有什么不可逍遥的?”



    他怒气冲冲地盯着已经昏过去的李良晟,吩咐江宁侯夫人道:“你准备一下,明日带着这个逆子到国公府请罪。”



    江宁侯夫人默不作声,她不愿意去。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而且,在整件事情上,严格来说,陈瑾宁并未吃亏,她是一直处于上风,反而是她和长孙氏屡屡被算计,脸面丢尽。



    侯爷大步走了出去,甚至连看都没看李良晟一眼。



    江宁侯夫人连忙着人扶起他送回去请大夫,看到遍体鳞伤的儿子,她心如刀割。



    她更清楚一点,侯爷不会就此罢休。



    她不知道如何收拾接下来的乱局。



    到底是谁,在宫里先透露了给他听?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母亲,怎办?”李齐容拉了她到一边,急声问道,“难不成真的去道歉?”



    江宁侯夫人如今也一筹莫展,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事情她都能掌控,多乱的局面,到了她的手中也能理得头头是道。



    但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侯爷入门时候说的那句话,她如芒在背。



    他说,无论她做错了什么,都不会休她。



    但是,若他从此对她失望,夫妻冷漠,和休了她有什么分别?



    可真去赔罪道歉,要她看陈瑾宁的脸色,她拉不下这个脸。



    她慢慢地把视线转向李齐容,“齐容,明日,你陪你父亲去一趟国公府。”



    李齐容撇嘴,“我才不去,而且,就算我愿意去,父亲也一定会叫您去的。”



    要她看那小贱人的脸色,她也做不到。



    都恨不得把她煎皮拆骨了,还要去做小服低?免谈!



    江宁侯夫人寂寂地道:“我自然有办法可不去,就这么定了,明日你去。”



    不顾李齐容的反对,她走过去,看着大夫为李良晟处理伤口。



    十鞭,她一直数着,每一鞭都打在了她的心窝上。



    她眼底凝了泪意,心里头却在盘算着该这么做。



    道歉事少,如果侯爷坚持让良晟娶那陈瑾宁,陈瑾宁入门之后,哪里会把她这个婆母放在眼里?



    “哎呀,你轻点,轻点,会不会治伤?”李良晟疼得冲大夫大吼大叫。



    大夫拿着薄刀片儿,道:“世子忍着点儿,这边上的肉烂了,必须要清理,有点痛,痛过之后就没事了。”



    侯爷下手,断没有留情的,这十鞭,打得是血肉模糊,肉泥飞溅,手臂处能看到赤红的血肉。



    “忍着?你忍忍试试?”李良晟又痛又怒,这种痛楚叫他难以忍受,全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痛,甚至张嘴呼吸都感受到身上的血腥味道。



    江宁侯夫人虽心疼儿子,却也不会一味护着,听他对大夫无礼,遂厉声道:“男子汉大丈夫,小小痛楚都忍受不住吗?”



    李良晟知道母亲已经毫无办法了,只得咬着牙关,使劲忍住钻心的疼痛,泪水忍不住落下,双拳紧握,那陈瑾宁真是一个恶魔。



    他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大夫走的时候,江宁侯夫人问他要了一些药。



    安抚好李良晟,回到屋中,侯爷没在。



    问了奴婢,才知道他已经到书房去睡了。



    她悲凉地苦笑,夫妻分别这么久,本该是喜庆团圆的夜晚……



    呆坐在空荡荡的椅子上,外头的奴才也不敢进来打扰,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服下了药。



    一个晚上,江宁侯夫人起来几次,腹痛如绞,拉得不成人样,翌日一早,便连床都起不来了。



    侯爷命人前来通知她起身装扮的时候,嬷嬷如实告知,说夫人病倒了,怕是去不了国公府。



    没多久,侯爷亲自前来。



    他站在床边,看着脸色发青嘴唇苍白的夫人,口气淡漠地道:“既然病了,就好好歇着,等你好了,还是得去登门赔罪道歉,除非你躺在这床上一辈子,否则,但凡下得了床,你都得去。”



    说完,他也没多余的一句问候,便转身出去。



    侯爷做事,一贯雷厉风行。



    既然说了今日登门去请罪,纵然一家子病的病,伤的伤,他自己一人也得去。



    李齐容得知母亲要叫她去给陈瑾宁道歉,已经借口夫家有事,偷偷地回去了。



    侯爷备下了重礼,带着家将前往国公府。



    瑾宁并不知道侯爷今日来,陈国公虽被告知,但是也没当真,侯爷才刚凯旋归朝,要处理的事情多着,怎么会马上就来国公府给个所谓的交代?



    而且,这交代对陈国公来说,给不给都不打紧,确实李良晟不是什么良配。



    听得门房进来禀报,说侯爷带着几位将军战士前来,已经抵达门口,陈国公这才知道侯爷是认真的。



    急忙叫初三叔人去通知瑾宁,便出门去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