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如嫁给靖廷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如嫁给靖廷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吃宴会的宾客,都是京中显贵,更有皇亲国戚。



        便连和江宁侯齐名的萧侯与靖国候都在场。



        平安公主坐下来之后,正色地道:“先前,侯爷为报县主救命之恩,请了媒人登门求亲,亲事定下也立下了婚书契约,如今两家结不成亲,江宁侯夫人曾到国公府退亲,这退亲的理由,是说县主私德败坏,但是后来证实县主只是为了救本宫的儿子,她与靖廷大将军配合得当,剿灭狼山山贼,立下了大功,被皇上封为县主,此事,想必侯爷也知道了。本宫扯得有些远,但是呢,足以证明,当时江宁侯夫人退亲的理由是不成立的,既然不成立,那么,退婚便作数,如今侯爷回京,国公爷认为,免得耽误县主日后婚嫁,亲事有必要做个了断,侯爷以为呢?”



        江宁侯一直默默听着公主的话,等公主说完,他道:“退亲之时,本侯在战场,对情况不太了解,且等本侯问过夫人,再回禀公主如何?”



        “侯爷请!”公主道。



        江宁侯夫人连忙站起来,“侯爷,请移步一谈。”



        侯爷淡淡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就在这里说个清楚明白就行。”



        江宁侯夫人脸色微变,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怎么说?那些话,是可以对旁人说的吗?



        侯爷盯着她问道:“你当日去退亲,是否以公主所说的理由?”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江宁侯夫人的脸上,江宁侯夫人只觉得难堪不已,却也只得应声,“是!”



        “查实之后,可有登门致歉?”侯爷问道。



        江宁侯夫人道:“找人登门问过她……问过县主,若县主愿意,亲事还当数。”



        “找的谁去?”



        江宁侯夫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是靖廷。”



        “两家议亲,你叫小辈去问县主是否愿意?荒唐吗?”江宁侯的声音不高,但是十分严厉,已然是半点面子都不给她了。



        “此事……此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全,委屈了公主。”江宁侯夫人咬了咬唇,屈辱地道。



        “本侯还听说,良晟与长孙拔的女儿长孙嫣儿珠胎暗结,可有此事?”江宁侯没给她喘,息的机会,继续逼问。



        江宁侯夫人没做声,手中用力捏着袖子,默默点头。



        江宁侯继续问:“在亲事没退之前,你可有叫人登门去逼县主为妾,说侯府要迎娶长孙嫣儿为少夫人?”



        现场死一般的沉寂。



        这是内宅丑闻,一般人都恨不得千方百计遮掩起来,江宁侯竟然愿意牺牲侯府的名声来保全县主的名声。



        侯爷果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有还是没有?”侯爷见她不作答,厉声再问。



        江宁侯夫人垂下了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神也木然,“确有此事,是我看上了长孙嫣儿,逼良晟娶她,我嫌弃她是庄子里回来的野丫头,不愿意让她做我的儿媳妇。”



        他也终于明白,一直不喜欢宴客的他,为什么忽然叫那么多宾客临门。



        她不愿意去国公府赔罪,他便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



        江宁侯夫人的话,无疑是惹人非议和愤怒的。



        但是江宁侯很满意,他看着陈国公道:“如此,退婚一事,是我侯府不对,国公爷今日前来退亲,于情于理,本侯也该当着诸位亲贵大人的面,给国公爷道歉。”



        说着,他便站起来,对着陈国公拱手作揖,“国公爷,县主与本侯有救命之恩,本侯登门求亲,不是还恩,是欣赏县主的勇敢与高洁,本侯本以为这场胜仗是送给他们成亲的好礼,却不曾想,是李良晟那逆子没这福分,本侯回京两天,没有合眼过一刻,痛心疾首,因妇人愚昧,错失良缘,但是我侯府纵惋惜,却也比不上县主名声受损,本侯若能做什么弥补,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对一个武将而言,这是很重的承诺。



        尤其是江宁侯这种言出必行,恩怨分明的人。



        陈国公没想到国公爷会当着大家伙的面这样说,这面子是真真的给足,给余了。



        “侯爷言重了,是我那闺女没这福分。”陈国公托住侯爷的手,感慨地道。



        其太傅夫人笑着道:“你们两家惺惺相惜,不结亲倒是可惜了,话说,靖廷大将军不是还没娶亲吗?不如,这退亲就免了,换个新郎倌吧。”



        陈国公微怔,靖廷?那敢情是好的。靖廷是杀戮沙场的战将,杀气重,应该能镇得住瑾宁的煞气。



        侯爷却脸色微变,道:“靖廷如今在外,要等他回来问过他的意见再说。”



        孙尚书道:“本官也认为可以,靖廷和县主不是联合救出世子剿灭狼山山贼吗?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啊,这亲事若要退是不免可惜了,不如,许给靖廷吧。”



        在场的人纷纷说。



        陈靖廷素来也没多少人看得起,这些亲贵都认为他是靠着生父的名声和江宁侯提拔才有今天,那些军功,未必就是他自己的功劳。



        娶个野丫头县主,倒和符合身份。



        陈国公一直等着侯爷发话,侯爷骑虎难下,道:“确实是好主意,此事若靖廷到时候没有意见,那就定下来吧。”



        陈国公微微一笑,侯爷这样说等同是承诺下来了。



        也好,瑾宁若还能嫁入侯府,也是她的福气。



        陈国公自己也知道,自己最近对瑾宁的看法不断地改变,甚至,有时候真会出于父亲的身份去替她考虑。



        尤其,是看到她对着甄依的画像哭泣的时候,他心都有一种再碎裂的感觉。



        公主看着侯爷,见他似乎有些不情愿,而且,他今日整个人都有些消沉萧瑟,这和往日斗志昂然气势威严的他太不相符了。



        肯定不单单是因为退亲之事的。



        公主和陈国公留下来吃宴会,江宁侯夫人无脸再留下来,借身子不适先回了屋中。



        等待宾客慢慢散尽,公主单独留下来与侯爷说话。



        公主在督查衙门多年,且原先就是京兆府的捕头,办案多年,心思缜密,一个人细微的表情变化,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侯爷有心事!”公主与侯爷走在府中的院子里,秋意起了,满园飘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