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在线阅读 - 第184章 抢嫁妆

第184章 抢嫁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夫人嘴里冒着血沫子,呼吸轰轰地响,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便昏了过去。



        陈守成夫妇却也不管,只是在屋中继续翻找。



        找了一通什么都没找到,袁氏忽然想起她总是一个人去库房,会不会这老东西把珍贵的东西都放在了库房?那样,谁都想不到啊。



        翠玉院里。



        袁氏已经打包好,过来帮陈瑾瑞和陈梁柱收拾。



        陈瑾瑞恨得破口大骂,“怎有你这种糊涂的人?你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快收拾吧,幸好你父亲现在还不知道,他先被人抓了去,若是等他回来,府中下人一说,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长孙氏心里确实是害怕极了,她并不知道陈国公回府,因为自从闹完之后她就回了屋中,想了好一会儿,觉得是没办法找到借口辩驳了,便收拾东西走人。



        她要走,自然得带一双儿女走。



        陈梁柱喝得醉醺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听得母亲说要收拾东西,还以为要出游呢。



        “我们就这样走?什么都没有,能去哪里?”陈瑾瑞越想越生气,本来是堂堂国公府小姐,即便被休了回来,可她还梦想着能回武安侯府,如今却落了个私生女的名声,便是逃出去,也不再是锦衣玉食了。



        陈梁柱打着酒嗝,“咱去哪里出游?咱没银子,祖母不是有吗?问祖母要啊。”



        长孙氏没好气地道:“那老不死的银子会给我们?想也别想。”



        正在整理衣裳的陈瑾瑞却忽然抬起头,眸子一闪,“她不给我们,我们可以去拿啊,她有一箱首饰就放在库房的柜子里。”



        “怎么可能?她的首饰可名贵了,怎么会放在库房里?”长孙氏摇头道。



        陈瑾瑞走过来,眼底闪着喜悦,“真的,有一次我去库房拿东西,看到她在里头不知道鼓捣什么,后来见我进来马上就锁上了柜子,不过我还是见到她的首饰盒了。”



        长孙氏眯起眼睛,冷笑一声,“没想到这老鬼还藏了一手,竟然把名贵的首饰都放在了库房?那些首饰可都是那死贵甄氏的陪嫁,价值不菲,咱随便拿几件出去变卖,便够我们母子三人吃喝不愁了。”



        “走,趁着二叔二婶还没发现,我们得先拿了。”陈瑾瑞伸手去拖陈梁柱。



        陈梁柱听得有名贵首饰,登时跳了起来,“好,快去。”



        母子三人便连忙去了库房,长孙氏是没有柜子的钥匙,揪了几下没有揪开,陈梁柱在库房里找了一个锤子,使劲砸了几下,有下人闻得声响过来,被陈瑾瑞阴沉着脸怒斥,“滚!”



        下人吓得连忙就退了出去。



        柜子被砸开之后,果然里头放着一个很大的首饰箱。



        首饰箱是花梨木制造而成,外头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上了沉甸甸的一把锁扣,陈梁柱一下子就锤开了,陈瑾瑞上前打开,母子三人顿时惊呆。



        上头放着一副完整金镶翡翠头面,只看一眼,便觉得价值连城。



        底下到底有什么长孙氏已经不去考究,光这一副头面,长孙氏就口水直流。



        “我见过甄氏戴过一次,那年是皇太后的寿宴,她入宫饮宴,听闻,这还是她成亲的时候,皇太后赏赐给她的,价值万金啊。”



        长孙氏伸手触摸,心里头直狂笑,当年,她看到这副头面,想着若是自己的该多好啊,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终于是她的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传来袁氏尖锐的声音和急速的脚步声。



        长孙氏心中一惊,连忙把首饰箱抱在了怀中,然后回头警备地看着袁氏和陈守成快步走来。



        陈梁柱和陈瑾瑞则拦在了身前,敌意甚重。



        袁氏看了长孙氏怀中的首饰箱,冷笑一声,“大嫂,不是你的东西,可千万不能碰,赶紧放下。”



        长孙氏把首饰箱抱紧了一些,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东西自然不是我的,可也不是你的,再说,我也不是据为己有,这是大姐的东西,我先拿来保管着。”



        袁氏哼了一声,“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保管?”



        “我若不能保管,你就更不能保管,你是二房的,这是大房的东西。”长孙氏冷道。



        陈守成在一旁问道:“这箱子里头有什么?”



        可别费事抢了一个空箱子。



        “没什么,就是我大姐当年戴的一些首饰,不是名贵之物,只是有纪念价值,我们大房得留下来。”



        袁氏讽刺地道:“纪念价值?你可别笑死人了,当年对付甄氏,你就没背地里插刀子吗?说白了,甄氏会死,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如今倒说什么纪念,你要脸不要?”



        陈瑾瑞冷冷地道:“再不要脸,也没有二婶这般不要脸,这么多年白吃白喝,鹊巢鸠占不说,还反客为主,掠夺了多少主家的财物?如今还来继续抢大房的东西,到底是谁不要脸?”



        袁氏大怒,指着陈瑾瑞怒道:“你这个没脸没皮的小贱胚子,你有什么资格说话?你记住,你只是被武安侯府休回来的弃妇,陈家宽容让你暂住,可也只是赏你个遮头的瓦顶,给你一口饭吃,你安安分分便好,否则,回头就把你赶出去。”



        “二婶有这本事,赶啊!”陈瑾瑞冷道。



        袁氏盯着她,“好你个陈瑾瑞,昔日对我恭谨顺服,巴结讨好,如今见了利益,便露出了本性,本来难听的话我的不想说,如今是逼着我说是吗?我告诉你们母子三人,你们都不是陈家的人,一个老表子生了一对野种也敢在国公府抢东西?”



        说完,她冲过去便要抢长孙氏怀中的首饰箱。



        长孙氏急忙退后,往边上拐了一下想出去,却被陈守成拦住。



        “给我!”



        首饰箱没有盖严实,里头发出的金光绿芒让陈守成顿时瞪大了眼睛,离开就伸手去夺。



        “你走开!”长孙氏尖叫一声,猛地跑开,可这库房堆放的东西多,她急乱地跑,脚下一绊,摔在了地上,首饰箱也掉在了地上,里头的东西全部都散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