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 > 第361章 痴傻的女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屋中沉香的味道散发开来,沁人心脾。



    靖廷素来喜欢沉香的味道,沉香让人宁神沉静。



    “大将军请坐!”陈幸如坐在椅子上,抬起头,半是幽怨半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不必了,听说你要见我,有什么就赶紧说吧。”靖廷淡淡地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大将军不觉得自己太残忍?”陈幸如冷道。



    “何出此言?”靖廷问道。



    她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裙裾扫过洁净的地面,如一尾浅浅游来的金鱼。



    靖廷身上的沉水香比较淡,但是近距离,那味道便钻入她的鼻中,她抬头看着靖廷淡漠而俊美的容颜,心中有片刻的痛,这男人,本该是属于她的。



    “今世缘,前世因,你我虽未能结成夫妻,可依旧还是通过某些原因牵扯不清,我这里没有洪水猛兽,你连坐坐都不敢吗?还是说,陈瑾宁今日所做一切,也都是你的意思?这般伤我,你成功复仇了,心里可痛快?”



    靖廷不想和她纠结坐不坐的问题,只想尽快说完走人,因而坐了下来,“好,现在可以说了。”



    陈幸如看着他,“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可知道陈瑾宁今日对我做的事情?”



    “知道!”靖廷道。



    “是你的意思?”



    “差不多!”



    “我不信!”陈幸如冷冷地盯着他。



    靖廷淡淡地笑了,“信不信都好,确实是这样。”



    陈幸如抽了一口气,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对我,就这么快忘情?”



    “从没有过情,何来忘情?”靖廷问。



    “你……你我原先都要成亲了,你却说对我没情?”陈幸如眼底发红,有倔强的泪水在打转。



    “我与你不过是见了几面,定下了亲事,若成亲之后,我们或许会有夫妻之情,但是,既成不了夫妻,自然就没有,有什么好奇怪的?”



    陈幸如听了这话,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痴心妄想,靖国候看不上她,便连这个寄人篱下的陈靖廷也看不上她。



    她心里发恨,但是看着他的脸,却不自觉地沉迷,心头悲哀地想着,难道她这辈子就真的这么命苦吗?不,她不能认输。



    香气兜头兜脑地袭来,她脑中思绪混乱,腹部渐渐生出暖意,她眸光盈盈地看着靖廷,压下心中的不忿,“我只问你一句,若我甘心为妾,你可愿意接纳?”



    靖廷缓缓地摇头,“我此生,不纳妾!”



    陈幸如心中大痛,“为什么?就为她?”



    “是!”



    “她有什么好的?”陈幸如倏然抓狂大吼,“她哪里比得上我?”



    “这个问题,不必分辨,我觉得她好就成。”



    陈幸如退后两步,定定地看着他,眼中滑下泪水,她深呼吸,忍住想放声痛哭的冲动,“我都退到这份上了,你们还想我怎么样?我都甘心为妾了,你要羞辱也羞辱够了,你一个男人,难道还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吗?”



    靖廷看着她想哭又使劲忍住的样子,道:“瑾宁让你走,是为我出一口气,其实我心里并不恨你,但是我不能留你,我有她一人足矣,你也不必甘心做妾,你离开侯府,还能再找一门亲事,做正房太太,过你自己的日子,不必这般委曲求全,这就是我的意思。”



    说完,他便转身了。



    陈幸如猛地抬头,从背后抱着他,再也忍不住了,哭着道:“你若是不恨我,那你就好好地看我一眼。”



    身子猛贴上来的那一刻,靖廷只觉得浑身滚烫,竟有片刻的神迷。



    陈幸如双臂缠绕着他,发出了娇息的声音,靖廷拉开她的手回头看她,见她脸色绯红,眸子迷离妩媚,他慢慢地皱起了眉头,看向旁边汩汩喷烟的香炉。



    门开了,又迅速关闭上,他回头看了一眼,翠儿和巧儿已经出去了。



    陈幸如抱着他,红唇凑过来,靖廷伸手挡开她的脸,沉声道:“你不必这般作践自己,收拾东西,明日便走吧。”



    陈幸如已然痴迷,只一味凑上前来想亲吻他的唇,靖廷推开她,转身打开门,大步而去。



    陈幸如哭倒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陈靖廷,陈瑾宁,你们要我走,我偏不走,我偏不让你们好过!”她捶地哭道。



    翠儿和巧儿见靖廷离去,急忙进门扶起了她。



    “小姐,奴婢放重了分量,他竟然也不为所动,不如算了吧,我们走就是了。”翠儿不忍心她这般难过,便劝道。



    “不,不!”她扬起阴鸷的眸子,“你去请世子过来。”



    “世子?”



    “我不离开侯府,便是穷我所有,我也要留在这里,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她一把拉住巧儿的手,眼底已经升起了欲念,脸色绯红得厉害,她咬着牙道:“去,马上去,请世子过来,熏香再点起来。”



    “是!”巧儿看到她这副模样,只得应道。



    瑾宁本以为这一场谈话,好歹持续半个时辰,算上陈幸如的不依不挠,半个时辰是保守了。



    只是不过是两盏茶的功夫,靖廷便旋风般进门了。



    瑾宁诧异地抬头,“这么快就说完了?”



    “嬷嬷您先出去,我有话跟瑾宁说!”靖廷盯着瑾宁,眸光有些吓人。



    “好!”嬷嬷应道,便带着青莹出去了。



    瑾宁站起来,“怎么……”



    身子忽地凌空一起,一顿晕头转向,便已经被掷于床上,“别撕……”



    “撕拉”一声布帛的撕裂声想起,她的新寝衣已经被撕烂,瑾宁叹息,两件寝衣了,这幸好是做了五件,陈幸如这药下得可真猛啊。



    胸口有触痛传来,他的唇霸道地印上,近乎噬咬,然后便是长驱直入。



    青莹方才见大将军神色不好,被赶出去之后拉住嬷嬷问道:“大将军是不是生气了?会不会怪郡主呢?”



    钱嬷嬷笑了,“傻瓜,大将军怎么舍得跟郡主生气?”



    “但是方才的脸色好吓人啊,仿佛要吃人一般。”青莹心惊胆战地说。



    屋中,忽地传来瑾宁的惊呼声。



    青莹跳了起来,就要往里冲,“不得了了,真的打人了。”



    钱嬷嬷一手拉住她,“丫头,别咋咋呼呼的,没事,走吧,到侧屋伺候去。”



    “但是……”



    “小丫头片子,懂得什么?”钱嬷嬷把她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