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在线阅读 - 第389章 晕倒

第389章 晕倒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靖廷一手扶着她,几乎是抱着她上了马车。



        叫了车把式把马车开走,瑾宁半边身子靠在他的身上,呼吸屏住,却抵不过细碎的痛楚慢慢地渗入脾脏心肝,半响才迸出一句话来,“不是说还有一个月吗?”



        靖廷抱着她,哽咽道:“不是外婆,是你父亲,他……自缢上奏告母!”



        瑾宁浑身冰冷,许久许久,她都没发出一声,甚至连呼吸都似乎停止了。



        靖廷用力抱着她,用一手搓着她的脸,试图暖和她的冰冷,“别难过,他去得甚是欢喜,他说,他早就只求一死了。”



        他的手扫过她的眼底脸颊,干涩一片,没有泪水。



        他放开她,扶着她的肩膀担忧地问道:“瑾宁,你若难受,哭出来。”



        瑾宁看着他,脸色古怪,“难受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我恨他,他死了,我难受什么?”



        “别这样,这样憋着伤身体。”靖廷焦灼地道。



        “不难过,真的,我觉得这个是他最好的归宿了!”瑾宁说。



        她坐直了身体,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一座山压着,呼吸不过来,怎么都呼吸不过来。



        她深深地吸气,觉得那气也到不了底,眼前一阵漆黑,人便直直往前倒了下去。



        靖廷眼明手快,一把拉住抱她入怀,“瑾宁,瑾宁!”



        瑾宁睁开眼睛,觉得气慢慢地渗入,她艰难一笑,“我没事,许是牢里冰冷潮湿,冻着了。”



        靖廷抱着她,她全身都在颤抖,牙关作响,脸色白得厉害,她拉住靖廷的衣袖,冲他努力地笑着,说了一句话,声音却仿佛不是她的。



        “靖廷,咱俩,都是孤儿了,都无父无母了!”



        “还有我,你还有我,别这样……”



        “我知道,要节哀,我要节哀……”她把手放在胸口,看着靖廷,“我知道要节哀,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痛得厉害,我痛得厉害……”



        “瑾宁,别吓我,看着我,看着我……”靖廷看到她嘴角有鲜血溢出,心里一慌,掀开帘子喊道:“快,去靖国候府!”



        “靖廷,你跟他说一声,我不用他救,我自己有把握,我能出来,你去跟他说一声,我不用他救……”



        一口鲜血喷出,瑾宁的头一沉,身子软了下去。



        马车来到靖国候府,靖廷抱着她冲了下去急奔进去,嘴里惊慌喊道:“瑞清郡主,瑞清郡主……”



        靖国候夫妇都在,听得叫喊,急忙冲出来,见他一脸的血,瑾宁昏倒在他怀中,靖国候沉声道:“快送厢房!”



        靖国候夫人也连忙吩咐下人,“请郡主!”



        人抱进了厢房里,靖国候夫人问道:“怎么回事?”



        靖廷看着瑾宁那张苍白的面容,忧心忡忡地道:“她知道国公爷走了。”



        “哎!”靖国候夫人叹息一声,“其实他不至于要这样。”



        靖国候道:“子告母,是大罪,便是入罪,做儿子的也得受惩处,且他告的还是死了的母亲,大不孝……不过,倒不至于要死,恐怕,他早有寻死的心了。”



        瑞清郡主提着药箱赶来,靖廷马上让开,道:“郡主,拜托你。”



        瑞清郡主点点头,坐下来为她诊脉。



        这手搭上去,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看得靖廷心里慌得很,“如何?”



        “脉象很乱,胎毒蚀心,”瑞清郡主看向身后的靖国候夫人,“母亲,入宫去求皇祖母拿一粒雪莲丹。”



        “好,她要紧吗?”靖国候夫人问道。



        “要紧,很要紧!”瑞清郡主沉声道。



        靖廷听得这话,方寸大乱,“我去,我入宫求太后拿药。”



        他策马而去,定比靖国候夫人快。



        “好,你快去!”瑞清郡主拿出针包,叫住了立刻便出门而去的靖廷,“还有,讨了雪莲丹,问问太后可还有七毒草,若有的话,一并要了。”



        “七毒草?”靖国候夫人一惊,“要七毒草做什么?毒性很强的。”



        靖廷怔怔地看着瑞清郡主,心里紧缩起来。



        “备用!”瑞清郡主轻声道,“去吧,大将军,兴许真用得上,自然盼着不用,看备下了,总是好的。”



        靖廷转身而去。



        他策马入宫,一路风霜雨雪,浑然不觉冰冷,心头,有狂怒升起也有悲伤填入。



        靖廷走后,靖国候夫人问瑞清郡主,“她情况这么不好吗?”



        瑞清郡主轻轻叹气,“母亲,她身体里本就有娘胎里带来的寒毒,接二连三地受伤,底子掏虚了,身体一虚,扯了急火,就会导致寒毒反噬入心,伤肺腑心脏,寒毒在她身体里许久了,不算厉害,但是慢慢浸yin,五脏六腑哪里有不损伤的道理?如今这急火一上,牵一发动全身,寒毒加快,若雪莲丹压制不住,怕是要七毒草以毒攻毒压制寒毒了,所幸七毒草虽霸道,可她能撑过去的话,寒毒便可暂时遏制。”



        “雪莲丹的功效不错的,或许有用,不必用七毒草。”靖国候道。



        瑞清郡主垂下了眸子,静静地看着瑾宁,“父亲,老夫人那边也快了。”



        靖国候夫妇对视一眼,皆轻声叹息。



        “这种娘胎里带来的寒毒,最怕的就是掏心的伤痛,七情六欲皆能损伤肺腑肝脏,尤其大悲,是真要命的,她不是寻常人……”



        瑞清郡主压低了声音,“她魂儿是重归的,阳气轻,经不得这样生离死别的折腾。”



        靖国候夫人点点头,“是啊,除非无情,否则还真伤底子,本以为经历了前生的事,她会变得无情冷狠。”



        “人若无情,和杀人机器有什么分别?皇祖母要的也不是那样的人。”瑞清郡主道。



        靖国候道:“其实陈国公不必这样,瑾宁虽然说进去吃点苦头,但是关不了多久,太后总会想法子救她出来。”



        “陈国公倒不是说只为营救她出来,而是不愿意叫她背负不孝之名,他容不得任何人玷污他女儿的名声,我听说,他给李大人留的书信里,写了一句,求仁得仁,可见,他留着这条命,目的是要护着瑾宁,他对瑾宁,有亏,对甄氏,有愧。”瑞清郡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