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 > 第446章 崔氏与李齐容的恩怨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良晟全然不顾后果,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被羞辱到了极致。



    这倏然拿匕首攻击靖廷,速度很快,也几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



    但是,匕首却被靖廷两指夹住。



    不是被他的铁手夹住,若是被铁手夹住,李良晟至少还不觉得那么羞辱,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拼尽全力,却被靖廷轻巧地用两指夹住他的武器,当下,他呆立当场。



    “逆子!”侯爷上前,一巴掌就呼了过去,李良晟此举,让他几乎一口鲜血吐出来,“他是你义兄,你的武器不是对着敌人,而是对着自己的家人,你不死还有何用?”



    一巴掌不解恨,又连续给他甩了几巴掌,直打得李良晟跌倒在地上,几乎昏过去。



    江宁侯夫人这下子没能再平静了,冲过去护着儿子,怒声道:“你要打死你儿子吗?”



    “他不死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用?慈母多败儿,都是你宠出来的!”侯爷暴怒,见她护着,不由得又踹了一脚。



    “住手,你要打死他,就先打死我!”江宁侯夫人悲沉地看着他,“横竖,我们母子在这个府中一点地位都没了,连外人都不如。”



    说完,她的眸子终于是愤恨地看着靖廷与瑾宁,那精心伪装的平静,也慢慢碎裂,怒火焚烧。



    靖廷不语,面对江宁侯夫人的仇视,他仿佛已经习惯了沉默。



    但是,瑾宁却道:“既然夫人认为我与靖廷是外人,那你们的家事我们不宜过问干涉,告辞!”



    说完,拉着靖廷就走。



    她知道靖廷的性子,更知道江宁侯夫人的套路,不外乎是一直指靖廷这个外人破坏他们一家的感情,到时候说都靖廷心生愧疚之情,靖廷便会为李良晟说话,干脆就先拉他走。



    两人出去之后,后面还传来侯爷暴怒的声音。



    靖廷沉着脸,淡淡地道:“瑾宁,你若觉得在这府中住得实在无趣,我们可以搬出去。”



    “疯狗乱吠,我就得落荒而逃?这府中除了他们,可还有祖父和父亲,有让我厌弃的人也有让我尊敬爱重的人,我怎会为了厌弃的人离开我尊敬爱重的人?”



    靖廷牵着她的手,眸色一暖,“委屈你了。”



    瑾宁也回以暖暖一笑,“和你在一起就什么都不委屈。”



    他的手包着她的手,牵手前行,仿佛寒风也没有那么凛冽。



    经过回廊,便听得前面传来尖锐的声音。



    瑾宁仔细听了一下,是从老夫人崔氏的屋中传出来的,这声音,若没听错,是李齐容的声音。



    瑾宁眸色一沉,道:“你先回去,我过去看看。”



    靖廷点头,“好,你去。”



    女人家的事情,他不宜过问干涉。



    瑾宁大步往老夫人屋中而去,果然见李齐容指着崔氏在骂,“你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心里清楚明白,你是半路入门的,还真想我拿你当祖母尊重?你做梦吧你!”



    崔氏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言不发,任凭李齐容痛斥。



    瑾宁就奇怪了,李齐容好歹也是侯爷严训之下教出来的大家闺秀,虽说之前行事也颇为失德,但是这样痛斥长辈,却是大不敬大不孝之罪,她怎敢如此?



    “大小姐好威风!”瑾宁冷冷地道。



    李齐容听得她的声音,回过头来,眼底还有怒火,“有你什么事?滚!”



    瑾宁哼了一声,大步进去,“这是你的地方吗?让我滚你还没这个资格。”



    李齐容怒指着崔氏,质问瑾宁,“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你就多管闲事了?你别看她一脸委屈的样子,肚子里却是一肚子的坏水,有什么明目张胆地冲我来,背地里暗算我,算什么东西?”



    崔氏抬起头,无奈地道:“我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坚持说我暗算了你,我自问没说过你半句坏话,大小姐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就是你,你别装,我看着恶心。”李齐容哼了一声,也有些忌惮瑾宁,冷道:“年纪轻轻嫁给我祖父,谁知道算计什么?不要脸!”



    说完,她扭身就走了。



    瑾宁有些诧异,这话她都敢说出口?真不怕传到老爷子的耳中去吗?



    她如今和离住在府中,还敢触老爷子的逆鳞?



    看来,要么是崔氏真对她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要么,就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瑾宁看着崔氏道:“祖母不必介怀,她是疯子。”



    崔氏无奈地道:“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总是这样骂也不是办法。”



    瑾宁坐下来问道:“她到底骂您什么?骂的那些话这般难听,您怎么不告诉祖父呢?”



    就算崔氏是继室,但是也是老爷子明媒正娶的夫人,是李齐容的祖母,连江宁侯夫人都不敢太得罪她,这李齐容莫非真疯了不成?



    崔氏道:“她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风声,说我私下与姑爷见面,在姑爷面前说了她很多坏话。”



    “这怎么能怪您?而且,她和姑爷和离,不是她母亲做的主吗?姑爷原本是有心来挽回的。”



    “姑爷挽回,她要面子要尊严,自然不会这么快同意,且加上夫人可能跟她说,姑爷怎么也不会同意和离的,这才使得她越发刁难吧?但是没想到,姑爷最后还真写了放妻书,这不,她便认为我与姑爷说了她坏话,让姑爷对她心冷厌弃。”



    “原来如此!”瑾宁道。



    “算了,不管她。”崔氏站起来,身子却摇晃了一下。



    瑾宁连忙起身扶着她的肩膀,崔氏却闪电般缩开,像是瑾宁触到了她的痛处。



    瑾宁问道:“怎么了?”



    崔氏微微一笑,“没事,昨天她便来过,动过手,我躲开,撞到了肩膀,不过,不碍事的。”



    瑾宁怒道:“她还敢动手?这事你得告知祖父,让祖父为你做主啊。”



    “罢了,你祖父最近忙,这些小事就别惊动她,对了,我一直想找你的,难得你今日过来。”



    她微笑着扬手,着人去拿东西。



    婆子进去,拿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出来,崔氏接过来,递给瑾宁,“这是送你的,喜欢吗?”



    “怎么无端端送我东西?”瑾宁连忙推却,“不可,不可,祖母自己留着。”



    “拿着吧,一点心意,那日你送了我那么多名贵的首饰,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就让人给你做了一根簪子,虽不是极好,却款式别致,你看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