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在线阅读 - 第455章 如此这般

第455章 如此这般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老爷陷入回忆之中,正兀自伤感,听得瑾宁问,便继续道:“后来,夫人便知道了此事,到她屋中去大闹了一顿,我夫人当时无所出,已经吃药许久没叫成效,见云娘有孕,以为是我的,便声言可以容她生下孩儿,只是,要子不要母。云娘考虑了两日,决定把孩子交给我夫妇。我不愿意向夫人袒露我不是陈牧的父亲,因为,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陈牧的父亲是谁,外人都以为我是陈牧的父亲,至少,这孩子不至于身世不明,郡主也知道,身份不明的私生子是没有前程的,身世会是他最大的耻辱,这只能隐瞒。云娘生下孩子之后便交给我们夫妇,她自己也没住在院子里了,不知道寻了个什么地方住,每年,她都会找人通知我带陈牧给她见一面,一直到陈牧五岁。”



        “陈牧是何时得知他的身世的?”瑾宁问道。



        “前些天,幸如在禁足的时候偷走回来,以为还能像以往那样求哥哥为他出头,知道哥哥无能为力之后,说了许多尖酸刻薄的话,也是我教育无方,才有她今日刁蛮的性子,她自私成性,无法得逞竟然把这事说了出来,陈牧如今只知道母亲不是他母亲,却不知道我不是他父亲,我本来以为他会来问我的,殊不知,知道此事之后,他却一句都没问过,至于什么窑姐,这是夫人一贯对云娘的称呼,他大概以为自己的母亲是窑姐,所以问不出口吧。”



        “生育之恩大于天,便真是窑姐,他也不该对自己的母亲不管不问。”瑾宁不悦地道。



        “他是读书人……”陈老爷下意识地为他辩解。



        “读书人更该知道孝义二字,子不嫌母丑,他倒好,读那么多书,都读到膝盖头去了?”



        她骂了一句之后,又觉得不该对陈老爷这样说话,到底,他也帮过大娘。



        只是,她也不解,他不过曾是大娘的先生,怎么却愿意牺牲自己的名声来帮助大娘?方才听他说话,似乎对大娘也有几分情意。



        陈老爷似乎也看出了瑾宁的疑惑,道:“我曾得齐大人提携,且对云娘……确实是心生喜欢之情,才会这般,只是我对云娘,一直恪守礼仪,绝无半点越轨之意。”



        瑾宁道:“我信陈老爷的话,谢谢您这样帮助大娘。”



        陈老爷见她口气和缓,便轻声道:“你既然孝顺你大娘,陈牧之事……我知道郡主在太后跟前能说得上话,能否代陈牧美言几句?”



        瑾宁道:“我与他有怨,我为他说话不妥,不过,他是个有才能的人,朝廷是用人之际,埋没了他,也着实可惜,相信朝中会有人愿意为他说话的。”



        陈老爷心头一松,“那一切,拜托郡主了。”



        辞别了陈老爷,瑾宁便老实地回府中等齐大娘。



        结果,一直等到天黑,都没见齐大娘找来。



        瑾宁暗暗着急,大娘跟陈老爷说是要来找自己的,怎么没来?她莫非以为自己在国公府?



        想了想,又见靖廷还没回来,便急忙回了国公府一趟,回去一问管家,管家说不曾见过有人来找。



        瑾宁等了半个时辰左右,又怕大娘去侯府,便留下了可伶,自己回了侯府。



        一直等到靖廷回来,都没见大娘到。



        靖廷见她心神不定,问了原因,瑾宁只说看到庄子里的齐大娘来京,等着她来,却没说大娘和陈牧之间的事情,这始终是大娘的隐私,没得大娘同意,她不能告知靖廷。



        靖廷见瑾宁着实焦虑不安,便吩咐人去各大客栈找一找,结果,找遍了京中附近的客栈,都没她下榻的消息,倒是问了城门那边,说曾看到大概模样的人出了城。



        瑾宁一听着急了,“走了?她回京也不来看我就走了?连我都不见了么?”



        靖廷安慰道:“先别着急,可能她还有点事,过两天再回来也不定的。”



        “罢了,她若不见我,定有不见我的理由。”瑾宁心头很失落,分明在茶馆的时候,她听到大娘说要来找她的,回京城两年多,她都没见过大娘,着实想她。



        瑾宁一宿没怎么睡,到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下,还做了个梦,梦见可伶跑进来说大娘来了。



        等她彻底醒过来,已经辰时过了,靖廷也出去了。



        她起身梳洗,上妆的时候,钱嬷嬷就劝道:“瞧你这一宿没睡是吧?若实在想她,等事儿忙过了,就去青州找她。”



        瑾宁点头,“是的,原本就这样打算。”



        “今日还要出去吗?”钱嬷嬷问道。



        “要去,去店里看看。”瑾宁看着铜镜中无精打采的自己,今日约了陈牧相见。



        “去吧,早去早回,回来再睡一会儿。”嬷嬷说。



        “好,我走了!”瑾宁也不吃早饭了,出去喊可伶,可伶咬着个肉包子就跟她出去。



        路上的时候,可伶问瑾宁,“你觉得陈侍郎会来吗?”



        “会!”



        “如此笃定?”



        “他如今就像一页无法靠岸的孤舟,生活都是虚的,心也是虚的,虽不情愿看到我,但是他还是会来,因为,不管见我是好是坏,到底,他有可以说话的人。”



        瑾宁所料没错,到了鼎丰号,胡青云告诉她,“来了,一大早就来了,我招呼他到后院里坐着等你呢。”



        “行,可伶你自个去吃点东西再回来吧。”瑾宁道。



        “好嘞,我就吃了一个包子,还不够饱的。”说完,她就出去了。



        瑾宁进去后院,陈牧身穿一身黑色的袍子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茶在出神,整个人显得灰沉沉的。



        陈牧很少穿这样的灰沉色,瑾宁记得最初见他,他是鲜衣怒马的年轻侍郎,腰缠金玉带,挂精致玉佩,这样的打扮,还是头一次。



        陈牧看到瑾宁打量他,抬起头冷冷地道:“看什么?”



        瑾宁走进去,淡淡地道:“你穿成这样,我还以为认错人了,你这个年纪,穿成这样,不合适。”



        陈牧脸色陡变,眸子一冷,尖锐地道:“那是不是我要头戴青巾你才觉得合适?”



        大周朝,但凡有家人从事秦楼行业的男子,都必须头戴青巾或者绿巾,腰缠红色带子,便是走路,也得走在官道两边,不可居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