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权宠悍妻在线阅读 - 第481章 李齐容失踪

第481章 李齐容失踪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崔氏最近心情烦躁,见李齐容又登门指责,她怒火中烧,正欲出言反击,却忽地计上心来。



        她充满歉意地道:“容儿,这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好,事后我也很后悔,你放心,我会去找陈牧解释清楚。”



        李齐容哪里肯信?



        冷笑着道:“你去找他?谁知道是解释还是继续说我的坏话?你拉倒,我不会再信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崔氏轻声叹气,诚恳地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了,这样吧,我约陈牧出来,你就在隔壁听着我们说话,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



        李齐容犹豫了一下,虽然不信这个女人,但是,她相信是因为这个女人跟陈牧说了她的坏话之后,陈牧才坚定心肠跟她和离的。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她能去找陈牧解释,那事情还能有转机。



        她对陈牧这个夫婿还是很满意的,年少有为,放眼满朝文武,除了陈靖廷之外,还有谁像他这般年纪,便位居四品?



        而她也相信,如果再找一门亲事,也不可能比陈牧好。



        其实,她认为京中所有的男子,都不如陈牧。



        崔氏见她动摇,眸色一闪,继续道:“事情落到今日的份上,我责任最大,说实话,我对陈牧很欣赏,也因为这份欣赏,才为他打抱不平。当时侯府还有你母亲对他的态度,我都看在眼里,确实对他不公平,出于这种心态,我才会跟他说那番话,可没想到,会导致你跟他和离,所以,之后你每一次过来骂我,我都没做声,任由你发泄,是因为我确实知道自己做错了,容儿,我恳求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崔氏眸光闪动之间,似有泪光若隐若现,李齐容在她的脸上也看到了悔恨,歉意,不安……



        论心机,李齐容不及崔氏万一。



        她只是口气冷冰冰地道:“你真愿意替我解释?”



        “我不仅替你去解释,我还能跟你保证,我解释之后,他一定会来求你复合。”崔氏道。



        李齐容心动了。



        崔氏道歉不道歉,她一点都不在乎。



        不是所有的错都可以道歉的。



        但是,她在乎道歉之后的结果。



        如果崔氏真的能帮她说话,在陈牧面前解释清楚侯府和她的态度,陈牧回心转意的机会很大。



        “那好,你明天便去,但是我要在隔壁听着。”李齐容倨傲地道。



        李齐容并未能发现崔氏如释重负的神情背后的阴毒,只认为崔氏是真心要赎罪。



        崔氏看着李齐容趾高气扬而去的背影,嘴唇一勾,慢慢地笑了起来。



        翌日,按照约定的时间,李齐容先出了府邸。



        崔氏在她出去之后,站在府门口,静静地看着李齐容的背影。



        片刻,她扬手叫来婆子,“走!”



        婆子手里提着香烛,阴沉一笑,“是!”



        崔氏与婆子上了马车,驱车而去。



        崔氏走后,瑾宁从门后走出来。



        她脸上勾着微笑,看来,崔氏要动手了。



        红叶公子派出的细作,经过上一次之后,连续损了几人,而且,如今崔氏压根不知道谁是告密之人,所以,她必须要再发展有力的人。



        而如今放眼整个朝廷,她能接触的人不多,而这个人,必定要有背后的势力。



        这个人,首选江宁侯夫人。



        江宁侯夫人虽然对李齐容表现出来没有太在乎,但是,女人懂得女人的心思,李齐容到底是她的女儿,她绝对不会不管她。



        而最重要,崔氏一定会告诉江宁侯夫人,她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这个敌人,就是她陈瑾宁。



        所以,她先要挟,继而合作,给江宁侯夫人一个台阶,而以江宁侯夫人的性格,她自信日后可以反将崔氏一军,最后的结果,是江宁侯夫人一定会同意。



        “郡主,咱们要跟着去吗?”可俐问道。



        瑾宁微笑,“去,为什么不去?”



        主仆三人,遂上了马车。



        李齐容去到约定的茶馆,开了包厢,点了一壶茶,便等着崔氏和陈牧来。



        她如今谁都不相信,因此,这一次出来,并未叫侍女上来,而是留她在马车里等着。



        崔氏说过,她会和陈牧在隔壁的包厢,李齐容想到日后能与陈牧和好如初,便心情大好。



        不过,连续喝了几杯茶,都还没见有人来,她有些心急了,起身想出去听一下,这一站起来,便感觉头一阵的眩晕,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眼前一阵漆黑,人便一头栽下去。



        李齐容失踪了。



        侍女仓皇地回府中禀报,说她上了茶馆,就再也没有下来,进去找也没找到人。



        江宁侯夫人急忙派人出去找,也命人盘查茶馆。



        茶馆的人说李齐容确实来过,但是后来连账都没结就走了。



        侍女则说她一直在门口等着,没有见到李齐容下来。



        茶馆有三个门口,正门,侧门,后门,李齐容是从哪里走的,茶馆的人说不知道。



        一个大活人,忽然失踪,侯府严查之后无果,便去报官。



        官府接了案子,但是,和侯府一样,查不出李齐容的下落,甚至,连她来茶馆见什么人都不知道。



        江宁侯夫人是真的慌了,连忙命人回娘家求助。



        靖廷自然也知道了此事,因为侯爷已经命人到南监里通知了他,让他派人出去找找。



        南监的探子多,或许,会有线索。



        所以,靖廷回来之后,从不与靖廷私下说话的江宁侯夫人也亲自过来,问他有没有消息。



        靖廷道:“今日南监的探子确实看到大姐进了茶馆,但是,因探子没有只盯一个地方,所以,大姐有没有离开茶馆,或者是什么时候离开茶馆,探子不知道。”



        “那没有继续查吗?在你大姐失踪的那会儿,进出过茶馆的人,有可疑的人吗?”江宁侯夫人问道。



        靖廷摇头,“暂时还没发现,在梳理当中。”



        江宁侯夫人很失望,“一点发现都没有?”



        “没有!”靖廷没有敷衍,也没有安慰,如实告知。



        江宁侯夫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但是依旧维持着礼貌说了一声辛苦便走了。



        她走后,靖廷道:“我从没见过她这般方寸大乱的样子。”



        瑾宁道:“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会不慌?”



        “我一直以为,她对李齐容没有太在乎,她其实一直都偏心儿子。”



        “在利益上可以偏心儿子,但是事关生命安危,做母亲的岂能无动于衷?”瑾宁命青莹去泡茶,然后看着靖廷道:“至少,茶馆暴露了,茶馆若不是崔氏的人,断不可能在茶馆掳人走,三个门口,我都命人盯着,李齐容没有离开过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