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丹师剑宗在线阅读 - 第三千七百四十七章 正式开战

第三千七百四十七章 正式开战

        语鸾在娘亲的提示下看过去,发现此刻天空中盘踞的人马动了。

        只见为首的百匹魔兽飞鹏,成圆形的围在语家的护法大阵之上,那上面缓缓立起上千高手。

        各色魔元光芒,在这千人中飞动。

        那神光粼粼的魔器,破空而出,在天空中闪动着色泽。

        要破语家大阵?

        语鸾瞪大了眼睛。

        “破。”

        就在语鸾心念一动间,那天空中领头之人突然一声大吼,手中白剑轰的朝下就是一挥。

        同一刻,随着他一声令下,千名高手同声暴喝,一剑劈空,横陈而下。

        各色魔元,猛的犹如雨后彩虹一般铺陈开来,在天空中汇聚成一股庞大的七色力量,好似一头巨龙,呼啸而出,在天空中盘旋嘶吼,划空苍穹朝着语家的护法大阵张牙舞爪的扑去。

        力量惊天,海破天惊。

        “瞧见没有?

        刚刚发号施令的那个黄头发魔人,是我得力手下之一。”

        陆尘得意一笑,甚是满意,显然这些手下的表现让他心中很是宽慰。

        “轰。”

        陆尘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巨龙飞下,一头严严实实的撞在了银色的护法大阵上,顿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炸开,震慑八方。

        语鸾一行人在下方只感觉眼前一花,紧接那着铺天盖地的力量对碰形成的漩涡,立时朝着四面八方呼啸而来。

        他们就算离的这么远,一瞬间也觉得这力量射来,如同寒风扑面,就好似有无数的冰凌穿破而来,而且连绵不绝,好似巨浪一浪接着一浪,几乎让人窒息。

        语鸾和陆尘同时心中大动,连忙同一刻齐齐出手,支撑起一个防护罩,把所有人都罩在了里面。

        但是众人虽然被保护住了,一时之间却看不清楚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了,因为这些力量的乱流到处乱窜,所以导致周围一片都是灰扑扑的。

        人在里面,别说看清楚了,就连魔魂也探测不到什么。

        “好变态的力量。”

        原松见此也不由砸吧了下嘴。

        这扫射出来的边缘力量就已经强悍到了这个程度,那中心的强度……这等阵势,若是真的对准了云雅城,那覆灭也是迟早的事情。

        狂飙的力量最终还是消散在天地间,语鸾等人眼前缓缓能够看见了。

        语鸾和陆尘两人配合的很好,见此立刻撤销了防护罩。

        屏障撤除了之后,整个天空沉静,四周一片无声。

        那银色的护法大阵的光芒,依旧笼罩在语家宗门之上。

        看上去这个光照依旧平稳无比,好似没有说过半点伤害一般。

        “没破?”

        陆尘眉色微动,这语家的护法大阵就这么厉害?

        然而就在他一话出口的瞬间,那银色的光罩表面缓缓的出现龟裂。

        一条……两条细缝,三条,四条……碎裂从一条到无数条,不过顷刻之间,整个银色光罩蛛网一般,裂痕无数。

        “砰……”在无数的裂痕下,银色的光罩猛的发出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震的众人都觉得耳朵发出了一声嗡鸣声响。

        然后,语鸾等人便是清晰的看见,那光罩砰的碎裂开来,细小的残片,朝着四面八方破碎而出。

        犹如水银泄地,轰然落幕。

        语家,护法大阵,彻底破碎。

        而后便是露出了里面美奂美仑的语家楼宇亭台。

        “嗷……”万千天空中盘踞的魔兽飞鹏,见此齐齐昂首长啸出声。

        同一刻,天空中为首的将领,手中长剑朝着下方露出的语家宗门,就是一剑斜指:“杀。”

        杀,一个字音划破苍穹好似半空中打了一个炸雷。

        简单决绝。

        顿时万千高手齐齐一声炸喝,声势惊人。

        看到这里原松不由的回头瞧了瞧身边的陆尘,眼中划过一丝对他的钦佩。

        不得不说,独尊盟能够发展到如此境地跟这个家伙的调教是分不开的。

        换句话说,今天能够将独尊盟调理到如此地位,他确实是很有能耐的。

        ???刹那,万千光点齐齐闪动,从天空朝着下方的语家宗门就呼啸而去。

        众人齐齐一声呼荷,而后空中便闪过了万千光点,整整齐齐的从天空对着下方的语家宗门就呼啸而去,一时之间语家中门下方众人也是严阵以待,他们身上所有的魔元力量都被调动起来了。

        所有的人也是魔元鼓动,剑光涌动,魔兽嚎叫出声,更有各种各样的符箓在天空中闪烁着光芒。

        就在语鸾等人愣住的时候,语家宗门弟子御剑而出,由下及上,朝着上方冲来的三宗联军,轰的一声就对了上去。

        顷刻间,只见天空上有无数剑光涌动。

        无数喊杀声震天而起。

        各色魔元在天空中飞舞,笼罩整个这一方上空。

        几乎晃的人眼花缭乱,什么都不看不清楚。

        原来过来给语家帮忙的那些各方大佬,此刻早就已经能躲的躲能逃的逃,剩下的一些都找到了,相对安全的位置将自己隐蔽了起来,而大街小巷上连一个人都看不到了,所有人都躲了起来,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来触霉头。

        毕竟独尊盟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在这个时候还给语家帮忙,得罪了独尊盟,那完全就是傻子中的傻子,丢了西瓜捡芝麻。

        巴结都还来不及,谁还愿意去得罪呢?

        天下大动,声震惊天。

        语家与独尊盟,正式短兵相接。

        不仅仅是天空上的那些部队对语家发生了攻击,就是其他的那些队伍也开始从四面八方围剿而来,众人整齐的脚步声响彻,这完全不像是宗门对战,而像是几个部队之间开始开战。

        地面上的攻击也是相当的激烈,虽然没有天空中对战那么壮丽华丽,但是却也蕴含着彻骨的杀气。

        这杀气奔腾张狂,在夜空中格外感动人心,此刻独尊盟已经下了决心要血洗语家。

        所以这整个一方天地,都被晕染上了浓厚的杀气。

        “我的天哪,早知道独尊盟这么厉害,我看语家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了。”

        一个云雅城的高手躲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不由得啧舌。

        什么叫踢到铁板,这就叫踢到铁板。

        人家先前不动你,只不过是给你准备的时间,杀你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整个的势力都来了。

        这一阵仗,别说是灭了语家,只怕是整个云雅城,那也是翻云覆手之间的事儿。

        没看到这件事儿连城主都没有出来掺和吗?

        明显城主他就是默认了这件事情,或者说城主也有点害怕,会得罪独尊盟,所以干脆给人家大开后门。

        这就有点意思了……“啥时候我能亲自出手这么对原家,就完美了。”

        原松看着天空中的激战,一派的向往和羡慕。

        虽然原家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可是现在跟他的关族也都不大了,他最亲近的人也都被原家给害了个七七八八。

        要说他现在对原家还有什么感情,那绝对是想要亲手灭掉的感情。

        毕竟对于这些世家大族来说,人只分有用和无用,有用之人,捧上天,无用之人便弃之入地,踩在地上。

        既然如此,那么也都是利益关族,有何谈亲情呢?

        率领这么多高手,说灭就灭。

        语鸾听言从震撼中低头看了原松一眼。

        “有机会的。”

        语鸾轻轻道了一句。

        被天空激战吸引了心神的原松没听见,陆尘到是听见了,当下回头看了语鸾一眼,眼角微挑。

        语鸾见此转眸看着陆尘,没有与陆尘讲原松的事,只伸手握住了陆尘另一只手。

        “我看还是先走吧,这些杂碎覆灭是已经注定的了,没什么好看的,还是先将我的原身找到才是最重要的。”

        见此情况,一直没出声的娘亲突然发话道。

        倒不是她突然改变了主意,而是她突然想起来,既然结果已经注定,而且她也亲眼见证了语家覆灭的一段过程。

        并且亲手覆灭语家的还是她女儿的朋友。

        到时候想知道过程,还不是问一两句话的事情。

        何必在这里耽误了自己,寻找原身。

        天空围剿开始,地面围剿已经四面八方。

        语家眼看着覆灭是妥妥的了,或者就算是不覆灭,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了。

        若是现在还不走,耽误的时间越久,她的原身在影族还会遭遇到一些什么,那还真是说不准的了。

        毕竟原身被人捏在手中的滋味儿,可是不大好受。

        而且原身也没有自己这个魔魂如今这般风光可以翻云覆雨,随便吊打一票人。

        那个原声啊,现在都还是柔柔弱弱不能自理的样子,若是影族人想要从中做点什么,她也只能甘愿忍受。

        陆尘不由的扭头看了看语鸾的娘亲,他刚刚就觉得语鸾娘亲的状态不是很对,如今彻底的发现原来她身上的气息流露出来的是魔魂状态,此刻她就是一个分魔,并不是原身在此。

        他点了点头:“先走也好……”“不,现在先走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语鸾的娘亲却是摇了摇头,“我在语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别的事情不知道,可是他们语家的保护和密集重地在什么地方,我却是清清楚楚的跟我走,前面这个地方就是藏宝阁,咱们从这里进群,到时候再想办法出来,也就是了。”

        话音落下,陆尘不由高高的挑起了眉头。

        这倒也是,之前语家一直都是掌握在语家嫡子的手中,而这人也就是语鸾的父亲。

        他藏着宝贝自然是瞒不了自己妻子的,况且这么多年,语鸾的娘亲一直都与世无争,这家伙想必也不会防备她,所以她娘亲应该是最清楚,这语家藏宝之地在何处的。

        听到宝贝陆尘就觉得心动,虽然他知道这保护自己不能动,一定是要全部交给语鸾娘亲的,但是寻找宝物的过程,毕竟也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他当即点了点头:“此事甚好,你家欺负您这么多年也是该要拿出点东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