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帝国猛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混入
    就在李斌与麾下众将商量怎么救武松之时,李斌的父亲李昭,对着头上、胳膊上和胸前都缠满带血棉布的谢奎宇抱拳说道:“奎宇兄,如果我回不了京城,我那儿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拜托奎宇兄照顾了。”

    面色有些苍白的谢奎宇叹气说道:“盈盈是我的侄女,我照顾她和她的孩子是应该的,李昭老弟,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现在我们中路大军的后面,得有几十万追击的金罗军队,你们别说找李斌了,弄不好你们都得……唉——”

    李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二弟李烈、侄子李猛、已故义兄的两个儿子林祥、林浩,还有自己儿子身边的家兵许褚、典韦、陶思良、陶思远、陶思鹏五人,开口问道:“你们可都想好了,我们这次回头去找李斌,很可能就再也回不去大燕了。”

    本来李昭和李烈麾下还各有七、八名家兵,不过两人麾下的家兵,都已经在陵州城外的血战当中战死了。

    李烈不在意的说道:“大哥,斌子现在生死不明,我这个做二叔的,哪里能置身事外,我是一定得跟你去的。”

    李猛则沉声说道:“大伯,找不到大哥,我是不会离开金罗国的!”

    林祥随即说道:“李叔,我们兄弟俩一直把斌哥当成亲哥哥,如果找不到斌哥,我们兄弟俩也不会离开金罗国的。”

    林浩点头说道:“李叔,我哥说的对,哪怕搭上我们兄弟俩的性命,我们也要把斌哥找到!”

    许褚、典韦、陶思良、陶思远、陶思鹏五人没有说话,但是从他们坚定的眼神中,就能知道他们是如何选择了。

    李昭随后扭过头来,斩钉截铁的对谢奎宇说道:“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李斌既然还没有回来,我这个做爹的不可能再继续干等下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后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把我儿子给找到!”

    谢奎宇苦涩的说道:“当时突围的时候,我还见到了李斌,本来他带着人都快冲出去了,可是他非要回去救他的那些部下,我当时真应该把他拽回来,唉——”

    李昭淡淡说道:“奎宇兄,你无需自责,我李昭的儿子,是不可能在战场上,抛下袍泽独自逃命的!”

    这时左御卫的主帅马怀仁和左御卫的副帅马怀忠带着一些人走了过来,马怀忠苦笑着对李昭和李烈说道:“后面的金罗军队有几十万,你们俩就带着这几个人去找李斌,和送死有什么两样啊!”

    李昭对马怀忠抱拳说道:“主公,我李昭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无论如何我也得去找他,如果我李昭不能回来,只有下辈子来报答主公对李昭的恩情了。”

    李烈跟着也对马怀忠抱拳说道:“主公,我是一定要去找我那侄子的,如果我们兄弟都战死了,下辈子愿意再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马怀忠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有再劝李昭和李烈,而是对两人说道:“我让人拿了一些金罗士兵的衣服和铠甲,你们换上这些衣服和铠甲,也许能蒙混过关,希望你们能找到李斌那小子,这次如果没有李斌带领骁骑营去救左宗卫和右宗卫,也许左宗卫和右宗卫就没了。”

    旁边的马怀仁开口说道:“李斌武艺超群,身边更是猛将如云,本帅觉着李斌也许已经带着部下突出了重围,只不过后面的道路被金罗军队所阻,才无法赶来与我大军汇合,不如你们再耐心等一等,也许李斌这两天就带人回来了。”

    李昭断然说道:“大帅,我也希望能如大帅所说的那样,不过我们还是得回去找一找,我们已经等不下去了。”

    建平十七年八月三日的下午,一小股金罗禁军的步卒押着六名大燕官兵,来到了荣登城的西门,城楼上一名金罗禁军的副营率把头伸出城墙大声问道:“你们是哪个镇的?”

    城楼下一名有些肥胖的金罗禁军步卒仰头回答道:“我们是十九镇第三旅第五营的,我们营抓到了六名燕狗,里面好像还有两个是当官的,营率大人让我们把这六名燕狗送到荣登城来。”

    城楼上的副营率随口又问道:“你们十九镇的主帅叫什么?”

    胖胖的步卒马上答道:“我们大帅是骠骑将军曹惠!”

    城楼上的副营率点了点头,然后对下面喊道:“把城门打开,让十九镇的兄弟们进城!”

    看到荣登城的西城门打开了,那名有些肥胖的金罗禁军步卒,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其实这名有些肥胖的金罗禁军骑兵就是李斌假扮的。

    今天上午,李斌带人偷袭了一小股金罗禁军的步卒,并且还抓了几个活口,逼问出了李斌所需要的信息和情报。

    七月三十日那天,左宗卫和右宗卫的两万五千多名禁军官兵,以及近三万名府兵,最后只有数千人成功突围,其他的人或是被杀或是被俘,逃出来的人当中,还有一部分如李斌他们这样,由于道路被金罗军队所阻,没有办法回到大燕中路讨伐大军之中。

    金罗军队的主力正继续追赶着大燕中路讨伐大军的大部队,不过却留下了不少金罗军队,在附近一带清剿逃散的大燕官兵,李斌他们袭击的这一小股金罗禁军第十九镇的步卒,就是奉命留下来清剿大燕官兵的。

    而被金罗军队擒获的大燕官兵,暂时都被送到了荣登城内进行看押。

    金罗国的禁军,目前已经扩编为了四十二个镇,都是以数字命名,从第一镇排到了第四十二镇。

    金罗禁军的编制和官职,则基本上都是仿照大燕禁军的,只不过金罗禁军第一镇到第十镇的主帅,官职为从二品的大将军,后面三十二个镇的主帅,官职为正三品的骠骑将军。

    李斌随即与薛礼、杨再兴、吕布、黄忠、裴元庆、雄阔海、秦琼、尉迟恭、蒙铁、李拔、鲁智深以及四名家兵樊虎、徐天皓、徐天韬、苏文仓,打扮成了金罗禁军的步卒,沙磊、魏闳、高勇、肖宁、夏忠、苏泰六人则假扮被俘的大燕官兵。

    沙磊六人都是主动要求帮着去救武松的,本来李斌是让他们留下来,照看重伤的李额、李腾、颜良、文丑四人,沙磊六人非要一起去救人,李斌只好把石肃、杨洪、孙熊、方虎、韩彰、韩瑞六人留下来照顾伤员。

    当然以孙熊、方虎、韩彰、韩瑞的身型实在太引人注目,也不适合去荣登城救人。

    李斌等人进入荣登城之后,城门处的那名金罗禁军副营率,还给李斌派了一名领路的金罗厢军士兵,李斌从这名厢军士兵的口中得知,目前荣登城内已经看押了一万多名燕国战俘,不过其中多是燕国府兵当中的辅卒,被擒获的燕国禁军官兵并不多,就算是燕国府兵的战卒,也没有抓获多少。

    这名金罗厢军士兵有些感叹的对李斌说道:“燕狗的战斗力确实强悍,听说很多燕狗都是宁死不降,怪不得燕狗号称大燕兵甲甲天下,这次咱们金罗国就算能击退燕狗的入侵,最多也只是一场惨胜。”

    这名金罗厢军士兵还没有领着李斌等人抵达关押燕国战俘的军营,就被李斌给打发走了,随后沙磊、魏闳、高勇、肖宁、夏忠、苏泰六人把外面的衣服一脱,也露出了金罗禁军步卒的衣服和铠甲。

    从那名金罗厢军士兵的口中,李斌还得知此时荣登城内至少有五万以上的金罗军队,所以李斌他们这二十余人,根本不可能把被俘的一万多名大燕官兵都救出来,只希望能寻找到武松的下落,把武松救出来。

    而李斌等人要救的武松,此刻正浑身包裹着带血的棉布,坐在一顶营帐里面,啃着一只烤羊腿。

    在武松的对面,则坐着一名身材相当魁梧的蛮族将领,这名蛮族将领看着正啃羊腿的武松,哈哈大笑道:“武松兄弟,我胜屠纯的烤羊手艺不错吧?”

    金罗国东部地区的蛮族人,其实长相与燕人、金罗人没有什么分别,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就连大部分蛮族的语言,也与燕语、金罗语一样,只是在口音上有些不同。

    蛮族的贵族大多为复姓,胜屠纯是黑水蛮中一个大部落的头领,今年只有二十三岁,被称为是黑水蛮的第一勇士,黑水蛮则是金罗国东部地区四大蛮族之一,整个黑水蛮差不多有两百万人口。

    武松用眼神瞥了胜屠纯一下,并没有说话,依然大口啃着烤羊腿,不过眼中却露出了鄙视的目光。

    胜屠纯对武松的态度并不在意,继续笑着说道:“武松兄弟,对于我的提议,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只要你愿意归顺我,财富、权势、美女,这些东西你将垂手可得!”

    武松把啃了一半的烤羊腿,扔到了身前的木桌上,用左手擦了一下嘴上的油,武松的右手受了伤,已经缠上了白色的棉布。

    武松冷笑了一声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让我武松归顺你,嘿嘿,你这个东蛮子就别白日做梦了。”

    胜屠纯身后站着的一名披甲壮汉,顿时怒声说道:“你这个燕狗别给脸不要脸,再敢对头领出言不逊,我南荣智非活剐了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