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二纸定情,每天都在抱大腿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你是觉得我太狠了吗?


    怎么会有一种家的感觉?

    妻子做好可口的饭菜等工作一天的丈夫回家。

    闻斯言生命中第一次出现的女人便是曲锦心,他们从一开始,就很特别……

    哪怕闻斯言此时也有一瞬间的冲动,走过去从背后抱着曲锦心的冲动。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这种错觉闻斯言绝对是不会允许他自己有的。

    闻斯言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再去关注曲锦心。

    曲锦心买完东西回来,就开始动手了,品种不算多,可都很精致,闻斯言应该会喜欢吧。

    “你回来了?”曲锦心从厨房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的闻斯言。

    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居然都没有发现,这人开门都没有声音的吗?

    也不叫她一下。

    “恩。”闻斯言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并没有什么表情。

    “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你再等一下。”曲锦心看了眼时间进一厨房。

    曲锦心回到厨房,收下尾。

    闻斯言从进门就一直闻到香味,在看到曲锦心一趟趟进进出出时,便起身走了过来。

    今晚吃的是西餐,他都不知道曲锦心还会做西餐,桌上摆了好几个精致的小碗,水果沙拉,蔬菜沙拉,意面,还有几分小点心,这些全是她做的?

    闻斯言有几分不敢相信。

    突然发现,曲锦心会的东西会不会有点多?

    这个也会,那个也会,她有点让他意外。

    “好了,牛排也煎好了,你的七分熟,应该可以了。”曲锦心关了火,把牛排端到了闻斯言的面前。

    闻斯言洗了手,坐了下来。

    曲锦心还不忘把早就准备好的蜡烛点上了,瞬间气氛就不一样了,橘黄的烛光,让室内也变得暖暖的。

    简单地收拾一番后,烛光晚餐开始了。

    曲锦心有一秒钟的发愣,她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头了,感觉这种氛围有点暧昧了吧……

    算了算了,不想了,本来就是给闻斯言补过生日,浪漫一点挺好的。

    曲锦心开了一瓶酒,倒了两杯。

    既然是给他过生日,就要像那么一回事。

    “今天给你补过生日,生日快乐。”曲锦心端起酒杯,伸到闻斯言面前。

    闻斯言倒是很给面子,轻轻地碰了碰杯子,“疾风告诉你的?”

    除了疾风应该也不会有别人了。

    曲锦心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这个其实也不重要,“送你的礼物。”

    “谢谢。”闻斯言打开是一对袖扣,“很好看。”

    末了,闻斯言又补了一句。

    “喜欢就好。”

    曲锦心浅浅一笑,没再多说。

    这对袖扣的来历闻斯言是知道的,她何必多说,说多了反而徒增烦恼。

    客厅里响起轻缓的音乐,两个人没再说话。

    闻斯言是真有几分饿了,而且曲锦心的手艺真的是很不错。

    七分熟刚刚好,很嫩,关键是还看不到血丝。

    这样的手艺了,怕是能赶出五星级酒店了。

    看来曲锦心都可以开餐馆了。

    桌上的每个小盘子,闻斯言都一一尝试过了,每一样都很好吃,不知不觉,他居然吃了很多。

    “一会儿帮我把这对袖扣收起来。”闻斯言把袖扣又推到了曲锦心的面前。

    “好。”

    “这对袖扣买的很值。”

    曲锦心笑容深了几分,“还是托老板的福,要是没有老板,我只有丢脸的份。”

    这话也没说错,若没有闻斯言那张卡,她哪能跟曲婷婷拼的起,还真是只有丢脸的份。

    “你倒是厉害,一箭四雕。”

    闻斯言脸上冷冷地,一双眼眼像鹰一样看着曲锦心。

    曲锦心心一惊,后背汗都出了。

    这话听着不对,语气有点不太好。

    “狠狠地打了曲婷婷的脸,让她当众出丑,还从季梅兰那得到一笔钱,成功的让那家珠宝店跟闻氏解约了,真是聪明。”

    闻斯言悠悠地开口,语气里听不出心情怎么样。

    “我也没想到曲婷婷会看上我想送你的这对袖扣,要不然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曲家跟我有多大的仇,你是知道的,她们可没少找机会对付我,难得有机会可以让我扳一局,当然不会放过了她们,要是太好欺负了,我都死几回了,你说是不是?”

    曲锦心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老板这是要发难她吗?

    她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听闻斯言这语气摆明就是不高兴。

    “所以你就将计就计,故意不在一开始拿出那张卡,就是为了能让珠宝店的服务员作出两样的态度,以你和曲婷婷两个人的名声的,任何一家的服务员都会选择把东西优先卖给曲婷婷,你用激将法让曲婷婷上勾,让曲婷婷一掷千金花忽掉所有积蓄,最后还是要输给你,最后,你亮出底牌,不但收拾了曲婷婷,顺手还收拾了那家珠宝店的店员,连带着这个品牌一起起诉,闻氏没有花一分钱就成功的跟那家珠宝店解约了,这手段确实是厉害。”

    闻斯言句句敲打在曲锦心的心上。

    曲锦心有一会儿没说话,闻斯言全说对了,遇到曲婷婷是偶然,然后,就是她机关算尽。

    “我也是无意之中知道那家珠宝公司出现资金链问题,要是再和他们合作下去,对闻氏并没有任何利处,反而可能给闻氏带来不好的影响,若是能借着这个机会直接跟他们解约了,应该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曲锦心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闻斯言的脸色,她这么说其实也没错。

    而且也没有骗他。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帮闻氏处理了一件棘手的事情?”

    闻斯言挑了挑眉,嘴角冷笑。

    曲锦心哪敢接这话,这摆明了就是挖苦她,她也不是那么拎不清的人。

    “你是觉得我太狠了吗?”

    “聪明。”

    “这不像是在夸我。”曲锦心又不傻,能听不出来吗?

    “这么明显,还听不出来吗?”闻斯言脸上表情没变。

    “你是觉得我心机太重了吗?”

    曲锦心心里没谱,她本来也着磨不透闻斯言的心思。

    “想要复仇心机就要这么重,只是心思不要用错地方就是了。”闻斯言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警告。

    曲锦心脸色白了白,一声不吭地点了点头,闻斯言这是在警告她,不要把心思动到他的头上。

    她哪有这个胆。